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圣物研究所,控制室。
    空气中的燥热里透着一股焦灼,两方人马静静地看着对方,无人开口,却剑拔弩张。
    是真的很燥热。
    因为控制室中央的金属台面上燃着一堆火。
    火焰腾起,星火飘摇,火舌几乎要舔到天花板了。
    乓!!
    沉默中,天花板的LED灯管被高温烫坏炸裂,电火花在断裂的接口处跳闪,由灯管铺就的天花板也就随之暗下了一块区域。
    “你们在干什么?”为首的队长手持步枪问。
    组长摊了摊手,满脸不屑:“工作咯,不然呢?”
    “队长,他好像根本没有要解释这堆火的意思啊。”手下附到队长耳边悄声说。
    “这堆火,是什么意思?”队长黑着脸,用枪口指了指金属台上的火堆。
    其中的纸质燃料早已经蜷曲成了黑色的无机物,灭火之后风一吹就会散掉。
    他有理由怀疑这帮人为了躲避他们的搜查,直接在控制室生起火堆烧掉了审判院需要的证物,可他没有证据。
    队长微微呲牙,环视了控制室一周。
    下一刻他望着某一台机器,愣了一下。
    碎纸机?
    一台碎纸机......
    两台碎纸机......
    三台......
    四台......
    ......
    八台???
    一间控制室里,竟然有八台碎纸机???
    你们这不是把“我在销毁证据”几个大字写在自己脸上了么???
    “工作用得着在办公室点火?”队长低沉脸色望着对方为首的,被称作“组长”的男人。
    “冷啊,加班到这么晚了,弟兄们烤火取取暖怎么了?不过分吧阿sir?”组长轻声笑道,“我们待会儿准备搞个篝火晚会,烤点东西吃,如果阿sir你们有带食材,欢迎一起哦。”
    “......”
    什么鬼,这里圣物研究院的人都是些什么见鬼的乐天派?
    编理由至少让人听起来合理一点好么!
    “装什么傻,光是滥用封印物就够你们在裁断庭上喝一壶的了!”队长厉声威胁。
    圣物研究院楼下的那些埋有爆炸性封印物的区域,刚刚已经让他手底下的人直挺挺地躺了好几个。
    简直跟轻量化地雷区没什么区别。
    “哦,阿sir你说楼下啊!”组长听完一拍手,啧啧叹息,“那是我们用来防猪的!有绝对严格的申用记录,而且可以反复人工制造。”
    “......”
    “阿sir这幅表情,莫非......这是炸伤了您手底下的得力干将?”
    “......”
    “我说呢!兄弟们刚刚加班加到热火朝天,以为谁搁外边儿放鞭炮呢噼里啪啦的,真得劲儿!诶唷,原来是您啊!”组长一拍大腿像是醍醐灌顶,随即弯腰苦笑着道歉,“多有得罪,抱歉啊抱歉。”
    一套阴阳怪气加虚伪关怀的丝滑连招下来,组长严厉地转过身:“下次谁要不在雷区放警示牌,下个版本游戏抽卡必连歪!听到没有!”
    “听到了!”全体研究员唰地立正,异口同声地回答。
    “......”
    组长转过身,赔笑着说:“阿sir,您看我已经严肃端正了院内的歪风邪气,赏罚分明,审判院这次大驾光临所为何事啊?”
    队长面容抽搐,下一秒他凶狠地抬起枪对准研究员们。
    “先灭火!然后......把这帮人都给我绑起来!”
    “我看谁敢!”
    几乎是一瞬间,组长从腰间抽出一把硕大的柯尔特左轮,枪口漆黑对准队长戴着战术目镜的额头,黑亮的漆面映照熊熊火光。
    “你反了!知道我们是谁么!”队长身后的队员被组长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吓了一跳。
    “呸!”组长扭头啐了一口,“反了?你们怕不是忘了扣了什么帽子在我们头上!”
    “我们不过是照章办事!”
    “放你娘的狗屁!照章办事我们就要跟你们走?你今天要敢开枪,要是敢动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东西哪怕是一抹灰,圣物研究院保证你们走不出这栋大楼!”
    紧张的气氛顿时飙升到了极点。
    在场的研究员只有组长带了枪,其他人两手空空,只能随手抓起身边的各种东西当做可有可无的防身用具。
    小队人员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圣物研究院的底线在哪。
    但对比后勤之类的部门,搞研究的人精神状态的确存疑,搞不好一点就炸。
    领头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更不像是虚张声势。
    楼下的雷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圣物研究院这里集中存放着整座收容所的绝大部分封印物,其中不乏危险性极高的物品。
    如果这群研究员真的豁出去了,那何止是这栋楼,收容所整片区域里的生物都难逃一死。
    一片沉寂中,门廊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队长下意识地回望。
    “队长......”队尾的队员疑惑地回头。
    而后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呆滞,张开嘴高声唱起歌来。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还没摸清楚状况。
    整个队伍直接傻了。
    人群中像是炸开了锅,各种废话一箩筐一箩筐地被扔出来,之前还气势汹汹的队长也不例外。
    他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捂住嘴,一时间大脑空白。
    研究员们先是一愣,正疑惑发生了什么时,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穿着粗气出现在了门口。
    程渡!
    “草!程渡来救我们了!”有人惊讶地怪叫。
    “程渡大爹!”研究员们双眼噙着泪花,闹哄哄地奔向门口。
    组长跟在最后,眼看纸质材料已经被烧光了,他提起墙角的灭火器,也不管隔在中间的小队队长,对着那堆火就是一阵猛喷。
    审判院的小队全员思维速度已经被程渡的契约能力大幅削减,在旁人看来,他们现在快跟流着哈喇子的傻子没什么区别了,就连被灭火器喷脸也不知道躲一躲。
    组长也是第一次见到“缄口”作用于人类的效果,目光扫过那一张张近乎呆滞和疯狂的脸,他才隐隐感受到这个听起来没什么杀伤力的契约能力的可怕之处。
    “幸好没占程渡便宜......”组长心底松了口气,随后抛掉手中的灭火器转身朝门口跑去,“程渡大爹!!”
    无数双手朝程渡伸了过去,程渡一时间慌了神,也不知道该握哪双。
    最后还是组长力排众人后来居上,紧紧握住了程渡的双手。
    组长眼看着程渡,双眼闪着泪光,堂堂圣物研究院,所里别人见了都得绕道走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程渡研究员......”组长紧了紧双手,重重地点点头。
    “额......”程渡正要张嘴,立马被组长以两指轻柔封住。
    “寒暄的话就不必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以你的情况也说不出什么寒暄的话,你也知道以往团建真心话大冒险都没让你参与,因为你每次都选真心话......”组长挠挠眉心,“你没事就好。”
    “组长,我们现在去哪?”有研究员问,“外边都是审判院的人,他们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的!”
    组长望了一眼玻璃幕墙外各色闪烁的光,脸色微沉:“都这幅样子了,逃也难逃,不过好在该处理的都处理光了。医疗部那帮傻子估计早被抓住了,通知江洋所长没有?”
    “所长的手机没法拨通!”
    “坏了。”组长大叫,“最坏的可能,所长被这群人拦住了。”
    “不应该啊!江洋所长的评级可是夜鬼,什么样的人才能拦住他!”研究员们大惊失色。
    江洋所长在众人眼里向来都是如山般高大沉默的形象,那双波澜不惊的瞳孔背后仿佛藏着莫大的秘密,而他本人的战斗力也像一口古井般渊深莫测。
    从他独身应对上位恶魔摩洛克的遗骸来看,“夜鬼”的称号,他一定是担得起的。
    真要兵刀相向,审判院即使派出再多的武装,流出的血也不够那柄名为“玄错齿”的诡异刀刃洗去灵怨。
    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束缚住他?
    “所里唯一的战斗力就是所长,如果连他都被审判院压制了,那我们也就只能举手投降了。”某位研究员垂头丧气地说。
    “反正任务都完成了......投降也不是不可以。”某位研究员弱弱地说。
    “不行!”组长一时间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能就这么投降!他们来得太突然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这里有我们几十年来的研究成果,有封印物099,还有刚出生的小猪崽子......”
    “而且我们还有最后一件秘密武器......”组长恶狠狠地攥拳于胸,“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
    研究员们在组长的发言下备受鼓舞,眼神放光群情激愤。
    “跟他们抗争到底!”
    “绝不低头!”
    “跟他们拼了!”
    “为了人类!”
    “......为了人类会不会太宏大了?我们现在属于自身难保啊!”
    “......”
    “为了099酱!”
    “......”
    “为了099酱!!”
    “为了099酱!!!”
    “呃,对了,谁知道济美小秘书去哪了?”组长在一群宅男的自我催眠中及时刹车。
    “小秘书在骚乱开始的时候就不见了。”有人回答。
    “奇怪......”组长喃喃,小秘书那细胳膊细腿的现在能去哪呢?
    没等他细想,程渡一声不吭,“咚”地栽在了他怀里。
    “程渡!”有人惊呼,伸手想要扶住他。
    组长拍开那人的手,低头端详着程渡苍白的面孔,他立刻意识到了。
    连续高强度使用契约能力让程渡体力不支了。
    下一秒,子弹贴着众人的耳畔飞过,像是刀片划破空气,将他们身后的玻璃击得雪花般粉碎。
    原本被困“缄口”的小队队员们像是宿醉刚醒来般,支撑着身边的墙体颤抖着双腿勉强起身。
    小队队长弓腰靠着门框,涨得通红的脸上像是大写着“怒”字。
    黑长的枪口冒着袅袅细烟。
    “你们一把枪,我们十多把,来,看谁先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