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总之,程渡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加入了约束局。
    虽然他们的登场在程渡灰暗的生活中显得有几分滑稽,甚至让他几度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靠谱。
    但程渡从没后悔当初选择加入的决定。
    人生就像是过山车,他以为自己在一处遗失掉的梦想,在另一处又找了回来。
    这帮人摇旗大喊为了人类,那就真的是为了人类。
    他们好色贪吃,但是正义。
    组长说的团建ktv桌游一个不少,但临到了任务出动,这家伙也会带头冲在第一个。
    虽说是研究员,但是这些家伙送起死来堪比挪威旅鼠。圣物研究院负责封印物收容后的研究,其中包括各种对魔武器的开发,
    由于不同封印物具有的性质千差万别,稳定性也大相径庭,所以开发对魔武器的过程,大多数时候就像是在黑盒子里做化学实验。
    但圣物研究院好像从来不在意这种事情,对魔武器的开发标准就一条——能炸。
    听起来简单粗暴,但准确来说,是有较高的能量释放等级。
    无论是恶魔还是使魔,在人间存在的条件之一就是需要具有肉身,换句话说,驱魔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摧毁恶魔在人间的躯体。
    “从某种角度来说,驱魔和灭蟑螂在本质上是没什么区别的。”组长看起来义正言辞,“你可以选择炸弹,可以选择喷火器,也可以选择大号一点的拖鞋......当然,如果是大号一点的拖鞋我们可能需要一台机器人来操作,呃话说你觉得造一台高达怎么样?”
    但那时候废话恶魔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无法从口中吐出有效信息的程渡,见程渡说了半天都没给出一句意见,组长只能失望地转身离开。
    “能炸”的唯一标准让圣物研究院成为整个收容所最危险的区域,如非必要,其他部门的人员是万不敢踏足圣物研究院一步的,甚至一度到了在路上见到圣物研究院制服就避之不及的程度。
    对此,组长倒是向来不屑一顾:“安全?什么安全?安全了那我们对魔武器还做不做了?要么它炸要么我炸要么你炸,有一个能炸就行。”
    程渡觉得蛮好,在这片堪称研究员乐土的地方,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虽然他因为恶魔变得近似哑巴,也因此没办法得到职称上的升迁,这么多年了依然是个平平无奇的小研究员。
    但他心里很踏实,他被分配到处理室,每天处理着一批又一批的数据,用不着应付各种没意义的检查,也不需要对哪位领导卑躬屈膝说好话。
    江洋所长是个毫无架子的人,虽然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严肃,可组长带着一帮人在观察室面前开香槟裸奔的时候,他也从来没出面制止过。
    嘭!!!
    楼脚的某处忽然传来爆炸的巨响,整幢建筑都为之轻轻震颤。
    程渡没有在意突如其来的爆炸,大概是审判院的人触发了圣物研究院布置的封印物陷阱,这种小玩意儿在附近的草地上被铺得到处都是。
    关于秦尚远的研究数据还有很多,他要在审判院的人赶到之前,尽快把这些东西都处理干净。
    这个叫秦尚远的男孩太诡异了,什么人的身体里才会同时有三种完全不同的灵共存?
    并且这三个灵在一具人类的躯体中竟然没有任何紊乱的迹象?
    这无论怎么看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可它的的确确发生了。
    恶魔附身人类是圣物研究院一直在探索的课题,可因为可供观察的样本有限,并且魔灵一般会在短时间内就完全杀死所附身的人类灵魂,导致这项课题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
    所以秦尚远在圣物研究院看来是绝无仅有的珍贵样本,如果不是因为秦尚远受到那个苏姓女孩的保护,圣物研究院一定会背着江洋准备好麻袋和大棒,把他偷回来继续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对于今晚的变故,他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分局和总局在一瞬间忽然站在了对立面。
    分局叛变?
    他不相信,因为分局行事向来透明,收容所里更甚,都是些神经大条的宅男吃货,那点小心思全用在怎么变卖所里的猪仔资产增加团建预算上了。
    如果不是什么误会的话......
    微光映亮程渡的脸庞,他注视着计算机屏幕上正在推进的绿色进度条,等到进度条跑满整条空槽,所有剩下的本地数据都会被清空。
    下一秒,程渡脑子里忽然一闪。
    他眼角微微抽搐着起身,一个可怕的猜想在他脑子里炸开了锅。
    如果这一切不是什么误会的话,那所谓的“叛变”很有可能只是个幌子!
    总局要借此夺取对分局的控制权!
    清理圣物研究院所有文件的命令是几十分钟前下达的,而刚好审判院的代行官也在今晚抵达。
    为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呢?
    难道是因为审判院原本就是冲着这些数据资料来的?可是如果有需要的资料,总局完完全全可以通过正当的程序来向分局索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除非那些研究数据......原本就不是正大光明进行的。
    比如关于秦尚远。
    可是为了赚外快带大家搞团建,组长手底下偷摸进行的小项目也不少,为什么唯独这件事会在总局激起这么大的波澜?
    难道说,总局一开始就知道秦尚远的存在?
    但碍于某种原因,他们不能直接对秦尚远着手进行研究?
    所以才假借分局收容所的圣物研究院之手,得出他们想要的数据......
    那分局在其中扮演的,其实是毫不知情的中间人?
    说不定总局比分局更清楚秦尚远是什么东西,也比分局更清楚三灵一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他们需要一些更精细的答案。
    而这一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成为了总局设下的一个圈套,总局知道秦尚远一定会引起收容所的好奇心,进而在隐瞒的状态下对他进行研究,一旦达成这一步,他们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用“叛变”的幌子,在混乱中顺理成章地获得所有的研究数据。
    沉默了片刻,程渡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是他的胡乱猜测,但至少有些东西是有迹可循的。
    他只需要把这里的数据清理干净......
    “停下你手里的动作!”有人在门口大喊。
    程渡猛地回头。
    全副武装的五人小队鱼贯涌入了处理室,齐刷刷的漆黑枪口在程渡面前围成一个扇面。
    程渡一愣,缓缓举起了空荡荡的双手。
    他用身体遮挡住屏幕,空槽正在被绿色的进度条填满,如果他算得没错,只剩下最后三十秒。
    决不能落到审判院的手里!
    “你在做什么?”五人小队的队长抬了抬枪口质问,声音冷厉。
    “做事情。”程渡脱口而出。
    队长一愣,和队员们面面相觑,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回答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混蛋,问你在做什么事情!”队长又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厉声逼问。
    “什么事情?这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记我是记得起来,就是有点忘了。”程渡面无表情地张嘴,莫名其妙地废话从他嘴里吐了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队长彻底愣了。
    “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有队员窃窃私语。
    “不知道啊!感觉像是听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另一位队员“嘶”一声,紧皱眉头深思熟虑起来。
    “但处理室是需要重点搜查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们一组率先来这里了!”队长立刻反应,“把他给我扣上!技术人员补齐,看看这些设备里都有什么东西!”
    一个站在侧边的队员忽然突发奇想地朝程渡身后看了一眼。
    清除数据的进度骤然映入他的眼帘!
    “队长!”
    发现猫腻的队员正想回头报信。
    可下一秒,程渡的双手在半空中以一个难以察觉的动作掐诀。
    契约,缄默,生效。
    几乎是同时,在场所有人沉默了一秒。
    队员们疑惑着纷纷将手伸向自己的耳朵,就在一秒前,那里好像爬进去了什么东西。
    队长注意到了全体成员这个不约而同却又怪异的举动,
    他看向刚才大喊的队员,想问他为什么大惊小怪。
    可他动了动嘴,青春动人的旋律脱口而出——
    “ohbaby情话多说一点~想我就多看一眼~表现多一点点~”
    “......”
    队长眼角抽搐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
    怎么回事?!
    怎么唱起歌来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