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赢啦!”
    山谷飘摇的细雪中,无头的白色巨猿提着自己的脑袋,无力地瘫倒在谷底的浅滩上。
    “忍殺。”
    随着屏幕上缓缓浮现出的汉字,芙罗拉凯旋似的举起双手,兴奋地宣告胜利。
    打了boss神清气爽,她畅快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扭头看向窗外。
    无数密集的白色气泡正从海渊中上浮,芙罗拉走到窗边,俯视漆黑的海渊。
    忽然,一只粗大猩红的肉质触手飞速地刺穿千万吨海水,从看不见尽头的海渊中扭曲着生长出来!
    触手贴着芙罗拉面前的窗玻璃飞掠而过,一路上它穿透了一切挡在它面前的海洋生物,像是一列无法阻挡的高速列车。
    座头鲸、大王乌贼、大白鲨……数十头大型生物的尸体被串联在触手上,血色迅速在海水中蔓延开来。
    “看来光靠那个叫苏柏的女孩,还是不行啊。”
    良久,芙罗拉叹了口气。
    她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暗红乍现!
    “走你。”
    芙罗拉轻声颂念,眼中的红光再度高涨,她双颊的神秘花纹逐渐浮现,一直延伸到她细骨伶仃的肩胛。
    与此同时,无数大大小小虬结的树干,凭空从这栋海中小屋的四壁生长出来,树干们绞缠着那只肉质触手向暗无天日的海渊攀越。
    在约束局的档案中,这是一项名为【牢缚树界】的契约,能够让埋藏于地下的植物根系迅速膨胀生长,进而形成束缚大型目标的牢笼,序号85。
    但在芙罗拉眼里,这只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芙罗拉聚精会神地闭上眼睛,她感觉到那东西正在和她角力。
    芙罗拉的小脸微微抽动,额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火元素质核用的挺顺手嘛……可惜啊,这是在海里!”
    ·
    “赢一场,输一场。”
    苏柏面无表情。
    “赢了轮锤,输给了我。”
    秦尚远一脸茫然,随后意识过来了什么:“等等,苏柏……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女侠!女侠!”
    撒库拉上气不接下气地喊,手底下拖着五花大绑的胖子一路跑到了两人面前。
    “哎哟哎哟……”
    撒库拉弯着腰大喘气,缓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急急忙忙地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件白色的t恤衫。
    “你这是……”秦尚远一愣,心说你小子这架势是要谁签名来着?
    “小白桃女侠!我仰慕您很久了!”撒库拉猛地九十度鞠躬,将t恤衫和油笔举过头顶。
    这位救星般的女侠一定是小白桃没错了!
    他看人从没看走眼过!
    “小白桃?”秦尚远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了,“苏柏,你就是猎人网站上那个名声大噪的‘小白桃‘?”
    苏柏静静地看了一眼深鞠躬的撒库拉,然后接过t恤衫,在上面飞龙走凤地签下了“小白桃”三个大字。
    “很奇怪么?”苏柏递回衣服和笔,扭头静静地看向秦尚远,“我记得我告诉过你。”
    “诶……”秦尚远干笑两声,讪讪地挠头,“有么?”
    撒库拉珍重地收好衣服,向两人告了别,踩着崎岖不堪的废墟走出了场地。
    “你认识他?”苏柏看着那个有些驼背的背影问。
    “刚认识的。”秦尚远顺着苏柏的目光看过去,“但总感觉是个很熟悉的人。”
    “话说苏柏你怎么在这?还有你居然也是注册的猎人?”秦尚远回到正题。
    “先把衣服穿上吧。”
    一件黑色的兜帽卫衣扔了过来,罩在了秦尚远脸上。
    秦尚远嗅嗅鼻子。
    苏柏的味道。
    然后他扒下卫衣老老实实地套在了身上,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苏柏竟然只穿着一件运动内衣!
    大片素缟般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外,浑身的肌肉分明而匀称,六块腹肌赫然在目。
    看起来健康有力。
    瞬间像是有一股血气冲上天灵盖。
    “你鼻子流血了。”苏柏友情提醒。
    “啊?哦。”
    秦尚远呆呆地眨了眨眼睛,伸手摸了一下温热湿润的人中,接过苏柏递过来的纸巾。
    “谢谢谢谢……”
    说话间,他埋头一看,被脚边挣扎的西装胖子吓了一跳。
    “唔!唔!”胖子嘴里塞着几坨餐巾,面带愤怒,脸和脖子涨得通红。
    “李默!”秦尚远瞠目结舌,“你把他抓到了?”
    “这种危险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苏柏没有回答,反而是责问。
    “解释起来比较复杂……”秦尚远扣扣后脑勺,声音越来越小。
    他总不可能说我为了完成夏素月的委托跑去七日酒吧认识了一个短发巨乳的调酒小姐姐几杯酒下肚她告诉我想完成委托就得来猎人集会然后呢恰好又碰见了老熟人杨潇好像准备犯事儿……
    然后就发生了这么一大串事情。
    他也总不可能说我在一场梦里看见了一个很像你的女孩死了,所以我不想把你扯进这些麻烦的事里……
    “还有,刚刚那家伙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就敢乱接擂台赛?”
    “……”
    “猎人集会的人都是些亡命之徒,这些雇佣兵打起架来是可以不要命的,你去跟他们比?”
    苏柏的冷脸上微微有一丝不悦。
    “我我我我……”
    秦尚远结结巴巴地想解释说自己已经不比从前啦!这种情况我觉得我可以轻松处理!
    可下一秒,沉钝的风声扑面而来!
    那是一柄黑色巨斧!
    正高速旋转着朝他劈过来!
    苏柏凶狠地回头,她找准位置侧身提胯,扭转腰肢给出一记威力恐怖的膝击!
    隐秘王座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消散,那柄巨斧就这样被生生侧击飞了出去!
    嘭!
    半截斧身轰然深陷进水泥墙里,斧柄急颤,斧面裂开了黑色的微痕。
    “谁!谁!到底是谁!!”
    满脸横肉的汉子从暗道里冲出来,双眼发红,大有一副举头问苍天的架势。
    他身后还跟着一大堆黑衣保镖,手里提着各种刀枪棍棒,个个凶神恶煞。
    “到底他妈的是谁他妈的要砸老子他妈的场子!!!”
    汉子怒不可遏地喘着粗气,恶狠狠地四顾。
    可看到苏柏的一瞬间,他脸上的愤怒忽然凝固了。
    甚至有些肉眼可见的尴尬。
    “啊......是桃姐啊......那没事了。”
    他一秒柔情,转身向下属们高喊道:
    “没事了没事了,是桃姐!
    诶你!对!说你呢!谁他妈让你提西瓜刀的!收起来!我们不是黑社会!
    啊还有你!把手榴弹给我放回去!后面的!rpg拉回去!你们他妈的疯了吧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把榴弹都带来了!”
    “老、老大......是你让兄弟们都把家伙带上的啊......”一个黑西装小弟在后排默默地举手。
    “你下个月工资请兄弟们吃烧烤!”
    汉子扭头一路小跑到斧子面前,谨慎又心疼地摸了摸斧子上的裂痕,又一路小跑到苏柏面前。
    “桃姐,您说您这么多年都不来一次,这次光临大驾怎么也不先告诉我一声?”汉子点头哈腰地赔笑,“您看,这样的场子我还有很多,您要拆多少都可以......”
    “不必了,”苏柏冷冷地抬手,“我们来抓一个人,出了点意外。”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