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那是什么?”秦尚远跳下床,伸手想要触摸那些黑色的丝丝缕缕。
    这些东西更像是某种菌丝,末端细微,又有些像人的毛细血管。
    他的手指只能摸到冰凉光滑的玻璃。
    【太岁。】
    秦尚远先是一惊,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但那些黑如泽漆的菌丝一动不动,如同封尘在透明琥珀中的化石。
    他再次看向那些还映着伏案影子的窗户,那里的玻璃边缘也隐约爬行着同样的黑色菌丝!
    【放心,太岁的本体不在这里,这些只是它延伸出的菌丝束。】
    “菌丝束?”秦尚远问,“太岁这玩意儿是真菌?”
    “太岁”的名称在华夏人看来相当复杂而模糊,既是某个星象的名字,又和命理之学相关联,但约束局却把它冠加到了这种使魔的头上。
    他略微放下心来,隔着玻璃触摸镜影中的太岁。
    这些“生物”和他之前见到依附在杨潇身上的诡异肉瘤不同,倒是跟安静生长的一些植物有些相似。
    “它究竟是谁的使魔?”秦尚远不由得好奇。
    寄生恶魔的使魔,也就是那种附着在鱼身上的怪虫,名叫“畸食虫”,寄生恶魔现身之后这些低等的眷族也集体苏醒了过来。
    而花之恶魔的使魔树人巴德尔,在奥丝塔拉·芙罗拉即将苏醒的时候也提前出现在了市区。
    使魔的出现,是它们所崇拜的恶魔苏醒的前兆。
    即便焰魔摩洛克仅仅只是残留在人间的遗骸复苏,也会招致大规模的火之精。
    那同理可以猜测,这次太岁的出现,可能也预示着某头新的恶魔即将现世......
    或者,已经行走在了人间?
    【约束局不知道它们到底崇拜着谁。】
    系统更新了对话框。
    秦尚远翻了个白眼:“你还不如不说。”
    【人类目前对恶魔的认识还很幼稚,至少总局以下的机构是这样的,你在蓝湖学院的权限止步于‘祸’级,只够调取分局的信息库。】
    【分局的信息库里,有关“太岁”的描述中没有提及它们的崇拜对象。】
    【但我可以告诉你,太岁这种东西生长在无回之城潘地曼尼南的边境,是于黑暗中仰望天渊的无主之物。
    它们没有脑子也没有崇拜的恶魔,行动只依靠纯粹的本能。】
    “潘地曼尼南的......无主之物?”
    无回之城潘地曼尼南。
    秦尚远低头,想起了鱼人潮中那如同古钟回荡的诡噩声浪。
    芙罗拉说那是个每个维度都极度混乱的空间,是“地狱”的一部分。
    既然太岁生长在潘地曼尼南,而描述中,太岁又存在于镜面空间中。
    那是否说明,潘地曼尼南就是镜面映出的另一个世界?
    【不,无回城并不完全等同于镜面世界,镜面只是它们与人间沟通的媒介之一。太岁的菌丝能够穿行在两个现实之间,但如此大规模出现在人间,好像还是第一次。】
    “你是说,这里......”
    秦尚远一愣,忽然想到了一个令人胆寒的结论。
    太岁,已经将自己的菌丝布满了整个人间世界?
    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秦尚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整个人间不至于,但至少是整个都容市。】
    ......
    车库中一片漆黑,只有某辆车的镜前灯微微亮着。
    苏柏呆呆地端详着梳妆镜里的自己。
    平静的余光注意到了蔓生在镜子边缘的黑色菌丝。
    ......
    舒窈山庄,废墟旁的西楼卧室。
    夏蔷柔如释重负地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可正准备闭眼的她忽然愣住了。
    “窗户是不是脏了......”
    雨后的月光透过纱帘,照进宽敞的房间。
    她赤着脚走到落地窗前,指尖摩挲着窗户棱角的黑色丝状污垢。
    “明天跟杨妈说说吧。”
    ......
    某家准备打烊的烧烤店,老板刚送走最后一桌醉醺醺的客人。
    “这盘子是不是......”
    他疑惑地看着光洁的瓷盘上怎么都洗不下来的微小裂痕,又使劲用钢丝球擦了几遍。
    “奇了怪了。”
    他没再多管,洗净油污后就转身将盘子收进了消毒柜里。
    ......
    “怎么回事?是下过雨的原因?”
    秦尚远有些不安,扭头看向已经熄灭的一排排窗户。
    这几天的雨的确有些频繁,天气预报说是因为立春后寒潮,提醒市民们加衣御寒。
    【原因之一是因为潘地曼尼南与人间的缝隙,在上次被吴本先打开了。】
    “不是已经关上了么?我他妈因为这个还差点死了。”
    秦尚远纳闷,这玩意儿这么难封的么?
    【更主要的原因——因为塟魔之井的封印破碎,都容市所在的空间出现了微弱的扭曲。】
    “塟魔之井?你是说秦家的封印?”
    秦尚远原本想说“我家的封印”,但他实在是有些陌生,说不出口。
    “那怎么办?那玩意儿谁能恢复?”
    几百年的古老封印,跟名胜古迹似的,再怎么修复也比不上原原本本的好使。
    况且里面的恶魔灵魂死的死逃的逃,即使大部分藏在山里的使魔,在芙罗拉苏醒的瞬间也被即刻抹杀。
    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损失最小化了。
    没想到还有余波。
    【暂时没有什么办法,这些蔓生出的菌丝没有意识,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动,先专心解决杨潇那家伙吧。】
    明明是解决太岁,怎么变成解决杨潇了?
    秦尚远打算明天去猎人集会,先找到那个叫李默的家伙。
    【明明是解决寄生恶魔,怎么变成解决柳玉颜了?】
    秦尚远还没反应过来,红光消散,系统下线了。
    ·
    “什么大秘密?”
    济美好奇地睁大了亮晶晶的眼睛。
    “呃......”组长看着江洋,有些为难地指了指济美。
    “没事,她是我的秘书,没什么需要回避的。”江洋直言。
    “好的!”组长小跑到显示屏前,开始在众人的目光下操作起来。
    “那个......”一旁的程渡似乎想说什么。
    组长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程哥,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你让咱们的江所长和所长秘书急。”
    ......江洋和济美默默低头,揉了揉刺痛的眉心。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组长清清嗓子,意思是要进入正题了,“让我们来看看样本的分析结果。”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