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七日酒吧,水雾迷离。
    不知道名字的爵士乐曲轻佻而缓慢,冰块和玻璃折射出璀璨低迷的暗金色光芒。
    吧台一如既往地像是迷雾之中的灯塔。
    短发巨乳的调酒师像是知道秦尚远会来,早早地在墨晶吧台上放好了一杯嵌着半块柠檬的金汤力。
    细密的气泡在冰块的缝隙中缓缓上浮。
    “哈喽,靓仔。”小n擦着杯子打招呼。
    今天的酒吧没什么人,大部分的位置都空着。
    “杜松子酒的比例调低了,口感更像是气泡水。”小n将酒杯推向秦尚远,“这杯酒照样记我账上,算我请你的。”
    秦尚远在高凳上坐下,端起酒喝了一口。
    酒味比上次淡了些。
    “很熟练啊,像个大人了。”小n笑着称赞。
    她的笑容有一种特别的魅惑,瞳孔深处闪着若有似无的赤红。
    “n小姐,”秦尚远下意识避开了小n的笑容,酝酿了一下措辞,“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一位叫‘李默’的客人?”
    “李默?”小n放下手里的活,盯着头顶成排的玻璃杯想了想,“的确有这么一个人,怎么了?”
    “他做什么的?人在哪?”秦尚远脸颊微微发红,酒力上头得很快。
    “坑蒙拐骗的骗子而已,没人知道他在哪。”小n低头继续擦起杯子。
    “我听说他是这里的常客,还有那张会员卡。”
    “只有你手里的那张黑卡才是值得人注意的贵宾哦,”小n说,“一般的银卡不过是普通客人,你也知道,里世界的灰色地带鱼龙混杂。”
    原来小n也不知道。
    秦尚远陷入了沉默,那杨潇的事,还是只能回到英冬守株待兔了。
    “靓仔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小n扬起嘴角,双眼中暗红色跳跃。
    她身体前倾靠近秦尚远,只留出暧昧的空气,将那对富有弹性的大家伙搁在了吧台上。
    “有什么青春期的烦恼就说出来......让大姐姐替你答疑解惑啊。”
    好家伙......!
    秦尚远本能地后仰,躲避这幅壮观景象带来的冲击,然后握拳捂嘴轻轻咳嗽了两声。
    “我有一个朋友......最近老是说自己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可是我们都没看到?”秦尚远旁敲侧击地问,“n大......啊不,n小姐怎么看?”
    “有两种可能。”小n耐心听完,伸出葱根般纤细的手指比了个“2”。
    秦尚远坐正了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第一种,”小n说,“你......的朋友可能是精神病。”
    精神病?
    秦尚远摇摇头,我一个身心俱康学习优秀偶尔看看涩涩舒缓压力迈开腿就能跑十多公里的活力少年,怎么可能是精神病?
    “第二种,”小n接着说,“有什么外来的东西在干扰他。”
    “干扰?”
    “某种东西趁你虚弱的时候入侵了你的神智。”小n说。
    “入侵了我的神智?”秦尚远微微一怔,“还是在虚弱的时候?”
    自己那时候是满状态,怎么会虚弱?
    “虚弱可不止是身体上的,”小n慢悠悠地说,“有时候神智上的虚弱更为致命。”
    “神智上的虚弱?”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饕餮和色欲。”小n缓缓说,眼中的红光也随之流淌,“这七种罪孽根植在人性深处,有的恶魔眷族以这七种罪孽为食。”
    秦尚远一愣。
    英冬的教室里,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内心的愤怒好像的确陡然上升到了极点。
    以......愤怒为食的使魔?
    “太岁,一种镜面生物。”小n继续说。
    “太岁?镜面生物?”秦尚远的印象里,太岁是某种菌类。
    “很低阶的眷族,崇拜的恶魔不详。它们的实体存在于镜面空间,任何可以反射的界面都能成为它们侵入现实的媒介。”
    小n指向酒吧暗色的落地窗。
    秦尚远看过去,外面的雨还没停。
    高空中密集的雨点斜着打在玻璃上,水珠将远处的霓虹模糊成一个又一个色彩斑斓的光点。
    “尤其是在雨天的时候。”
    小n接着说。
    “不过太岁大多时候只会被当做一种楔子。”
    “楔子?”
    “因为蚕食罪孽的特性,经常被用来撬开人类的精神壁垒,让没有身体的恶魔得以寄居。”小n解释,“但这些恶魔大多是些没有位阶的小恶魔。”
    “没有位阶的小恶魔?”
    “约束局划分的‘伏潮震,祸鬼神’,这些家伙引发的灾祸大多属于‘伏’或者‘潮’。”小n说。
    秦尚远点点头:“我大概知道了。”
    他仰头喝完杯中的残酒,杯底在吧台磕出脆响。
    秦尚远转身就要出门。
    “几天后,李默会出现在猎人集会上。”小n的声音隔着浮动的水雾传来,飘渺如烟。
    秦尚远回头,目光越过光柱交织的的水雾。
    小n的眼睛在雾中仿佛两枚发烫的暗红色星芒。
    水雾薄纱般荡漾,酒吧的门关上了。
    小n埋头继续乐在其中地擦起杯子,慵懒地踩着爵士乐的调子,全然不顾地面之上升起来的黑色泡影。
    泡影在水雾中不断地变换形状,最后凝聚成一个凹凸有致的人形。
    各种细节如同被吸收凝固的墨汁那样在人形上具现。
    泡影缓缓地凝成了一位性感的长发女人。
    她穿着红色的鱼尾裙,丰满的胸脯松白得像雪。
    “n小姐,”女人长发散落,单肘撑在吧台上,手里拎着一支空杯子,“威士忌酸。”
    她又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一大一小两个同伴:“再来一杯莫吉托......对了,能麻烦给我一瓶纯的伏特加么?”
    “威士忌酸108、莫吉托128、伏特加248,一共484现付,”小n将伏特加放到女人面前,熟稔地翻转面前的立牌,露出蓝绿两色的二维码。
    “微信还是支付宝?”
    “我们也需要付钱么?”女人嫣然一笑,歪了歪头。
    她倒不是付不起,只是对小n突如其来转变的态度有些好奇。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合作者当然是要算清账单的,不然容易提前撕破脸皮,”小n头也不抬地调酒,“娶妻小姐。”
    “不过比起付钱,我更好奇你的身份。”娶妻说,“你为什么要跟我们合作?
    唤醒他体内那位火元素大公的核质?
    引导他接触‘门’进而开蒙?
    现在他已经具备了攀爬者的特质,只等待选择那七柱王座中的某一座,是最好的高位晋升材料......
    你也想从那个男孩身上的宝藏里,分得一杯羹?或者把他推进深渊......”
    啪!!!
    话音还未落,手中的玻璃杯毫无征兆地在娶妻的指尖碎裂了,细如粉尘的玻璃渣散落在吧台上。
    “你!”
    娶妻眼角微颤,媚人的双眼此刻怒瞪向正在若无其事调酒的小n。
    她的眼瞳瞬间凝聚收缩成一条竖缝,仿佛一头凶猛的猫科动物。
    杯影随着她的愤怒在吧台上缓缓凝聚升起,这种黑物如同被激怒的蛇群那样前后摇摆,幻形为危险而锋利的形状。
    “你我都知道,这座城市从封印崩塌的那一刻开始早就成了一座牢笼,它最后的结局就是被潘地曼尼南污染,沦为现世边境。
    这时候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盯着秦家的遗产不被末日覆灭,你装什么?”
    “你的老板没有告诉你,不要好奇与自己无关的事么?”
    小n抬头,眼中的红光没有焦点,万花筒般的花纹轮转,炽热却透着刻骨的冷漠。
    “搞不好,会死的哦?”
    空气中的气氛骤然剑拔弩张。
    ......
    “叮!”
    “支付宝到账——484元。”
    机械亲切的女声让两人都愣了一下,那种即将攀升到巅峰的紧张气氛忽然被打破了。
    矮了娶妻一个头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吧台前。
    她举起手机,面无表情地将支付成功的页面展示给小n,脑袋的高度刚刚好能越过吧台。
    “莫吉托那杯,朗姆酒少要一半,多加两勺糖。”少女对小n说,“谢谢。”
    小n眯眼忽然笑了起来。
    “圣女小妹妹是摩羯座么?这种酒和你一样外表冷漠,内心火热呢。”
    她推过一杯装满冰碎和柠檬薄荷的莫吉托,眼睛再度睁开时,那股烈火般的炽红已经消散得一干二净,瞳孔还原成了干净的纯黑色。
    “不,天蝎。”圣女呆呆地咬着吸管,扭头凝视高空霓虹中飘摇的夜雨。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