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有这么好的事?”秦尚远迟疑了。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永恒真理被牢牢记在他的脑子里。
    况且是在里世界这个人人奉行“交换”的社会之中。
    “我说了嘛,随缘。”小n将擦干净的空杯子放在墨晶吧台上,“缘这东西很难说,和喝酒一个道理,有的人一喝就倒,有的人千杯难醉。”
    “我觉得不合适的人,他就算出一百万、一千万,也拿不到这个消息。”小n继续说,“而我觉得你合适,所以你只需要喝掉这杯酒就好。”
    秦尚远看着吧台上的那杯冒着气泡的金汤力,又将目光投向小n。
    作为一个三天不倒霉就会怀疑生活一定出了问题的人,他还是觉得没那么简单。
    “当然,主要是因为这张卡的主人,是尊贵的0号贵宾。”
    小n的手指在墨晶吧台上敲了敲。
    “0号贵宾有权力获得这里的任何信息,他把自己的卡交给了你,意味着你现在就是0号贵宾,这就是你和那些人的区别所在。”
    “你怎么确定这张卡是他给我的,而不是我捡到,或者偷来的呢?”秦尚远稍加思索后问。
    “因为这样做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了。迄今为止几十年,还没有这种人能大摇大摆地活着走到这里。”
    小n的语气仿佛是在说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
    “所以,你是喝呢?还是......”
    秦尚远不等小n说完,他目光一沉,抓起杯子,豪迈地朝喉咙灌了下去。
    咣!!
    杯子重重地砸在墨晶吧台上,冰块贴着透明的杯底旋转。
    秦尚远胸膛起伏着抹了一把嘴,看向吧台后愣住的小n:“好了,n小姐。”
    小n笑着摇摇头:“秦先生,可以不用那么急的,我又不是饭桌上劝酒的中年男人。”
    “你知道我是谁?”
    秦尚远忽然意识到,自己从见面开始就从没有做过自我介绍。
    “秦尚远,”小n念出了他的名字,“邱明山常常提起你。”
    ......
    瞳孔无声地张大,秦尚远呆在了原地。
    “邱叔?”
    “他生前经常来这里喝酒,”小n点点头,“点一杯干马天尼,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小n指指吧台另一边一尘不染的烟灰缸。
    “那家伙一天一包烟,酒吧唯一的烟灰缸快成他的了。他死了之后我们为了纪念他,就把这个烟灰缸留在了这里。”
    “纪念?”秦尚远心中像是有什么被微微地震了一下。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再看见那个男人留在这世上的痕迹。
    “以恶魔之躯杀死恶魔的男人,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拉风了英雄故事了。”
    小n摇摇头。
    “他行走在约束局和我们这种灰色场所之间,追逐了某头恶魔十多年。
    他说自己是条疯狗,疯狗以前也是一条有家的好狗。
    可某天来了一个人踹掉了它的窝,把它扔进了雨里,它从此就一无所有了。
    狗除了自己的窝还有什么值得珍视的东西呢?
    所以它即便是死,即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拉着那个踹掉它狗窝的人一起下地狱。”
    水雾悄无声息地弥漫。
    秦尚远被震惊得说不出话,但随后他就低下了头去。
    这么想来,对邱明山来说,或许死亡才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件幸运的事么?
    “他是困在过去的幽灵,是一个纯粹的复仇者。”
    小n望着头顶折射的暗金色光芒,幽幽地说。
    “不过他提起你的时候,倒是一脸阳光灿烂,”
    小n话锋一转,
    “他说自己有个没有血缘的小侄子,小时候是个机灵鬼,长大反倒腼腆了,像个女娃,所以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他说的那个小侄子。”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小n缓缓开口。
    “邱明山生前的十多年里常常去看你,只不过碍于身份,从不会在你眼前露面。”
    秦尚远心里“咯噔”一声。
    他愕然扭头。
    那只晶莹剔透的烟灰缸闯进了他的视野,他的脑海中缓缓浮现出那个男人的样子。
    邱明山是唯一一个在吧台坐着独自抽烟的客人。
    他顶着胡子拉碴的脸,单肘撑着吧台安安静静地喝酒。指间的烟丝一寸寸地燃烧,长长的烟灰坠落,青雾在低迷的光里上升。
    他有时候低垂眉眼,一言不发,
    有时候则兴冲冲地跟小n聊起自己那个没有血缘的小侄子。
    他比划着说自己什么时候又去看他了,他长高了,已经开始像个小伙子了。我看到他上台领奖了,还在全校同学面前发言。
    就像是一个父亲自豪地跟别人讲起自己的儿子。
    可他这一切都是他隔着学校的栅栏看到的。
    说完他灌下一口酒,酒杯在吧台上碰出清响,他又重新变得沉默。
    “要来一杯他的纪念酒么?”小n提议,“‘亡命之徒’,用他钟爱的马天尼调制,店里卖得很好。”
    “不了,n小姐。”秦尚远深吸了口气,将目光重新移到小n身上,“我们继续说交易的事吧,酒我已经喝了。”
    “当然。”小n将吧台上的杯子挪开,露出杯底压着的一个早已准备好的信封。
    秦尚远拿过信封,拆开来,里面是一张黑色的邀请函。
    “玛门拍卖行的邀请函。”小n说,“不出意外的话,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拍卖会?”秦尚远打量着那张纯黑色烫金的邀请函。
    “里世界最负盛名的拍卖行,富商和老派的贵族云集,专门进行封印物的交易流通。”小n介绍,“它存在的历史相当古老,即使约束局不赞成有私人流通组织的存在,也会给玛门拍卖行一些面子。”
    “没有邀请函,银行里存着再多的钱也没有资格参加这家拍卖行举行的交易。”小n微微一笑。
    难怪她不担心“情报”被泄露,原来真正有用的“情报”是这封邀请函。
    “不过在去之间,你要先通过‘猎人集会’的审核。”小n补充说。
    “猎人集会?”
    “里世界的雇佣团,也是猎人网站背后的运营方,他们在世界各地自发排查渗透人间的使魔,也会接受像玛门拍卖行这一类组织的安保工作。”小n耐心地解释。
    随后她手中擦杯子的动作停了片刻,审视的目光投向秦尚远:“看来约束局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啊?”
    “为什么拍卖行宁愿选择灰色组织来做安保,也不愿意选择约束局?”秦尚远有些不解。
    “约束局是里世界规则的制定者,但他们的正义是有选择的正义,也并不代表别人的正义。”
    小n轻描淡写地说,转身踮起脚,将擦好的杯子整齐地放回背后的酒柜。
    “集会虽然分布在世界各地,但每个区域的位置经常变动,具体细节你可以在猎人网站上查到,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秦尚远点点头,小心收起邀请函:“谢谢n小姐,再见。”
    “不客气,有空常来玩。”小n说罢,从身上的口袋里摸出一张卡,抛落到秦尚远怀里。
    秦尚远拿起卡片仔细端详。
    同样的金属质地,这张卡却不是黑金配色,而是普通金属的银色。
    上面同样用激光蚀刻着复杂的识别码,蛇与苹果的凸版标识赫然在目。
    标号“3427”。
    “这是邱明山的识别卡,他既然不在了,那就给你吧。从今天开始,你是这家酒吧的会员了。”
    目光在那张卡上停留了片刻,秦尚远郑重地将识别卡收好。
    今天的任务也算是结束了吧。
    还有意外收获。
    正准备离桌的时候,忽然间,一阵尿意盈盈。
    秦尚远挠挠头:“请问,厕所在哪?”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