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回病房的路上,苏柏冷着脸,一声不吭。
    秦尚远也没有吭声。
    本来他想着借这个机会,让苏柏多和夏蔷柔接触接触。
    可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讲实话,这件事至少一半得赖苏柏。
    苏柏对别人的耐心不多。
    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的6小时外,至少有18个小时都板着个脸。
    像是随时都有人欠她八百万似的。
    他记得从前老妈老是跟他讲以后女朋友得找个开朗活泼的。
    秦尚远问为什么,老妈就掰着指头说你你看你爸成天就知道看书玩游戏,你呢以后工作了也是个大男人了,孙子孙女就不说了,毛都还没长全呢。
    你妈我又是个话篓子,那一大家子吃饭谁陪你妈聊天呢?
    当然只有儿子的老婆啦!
    要是儿子的老婆平时老板着个脸,见了公婆也闷着不说话,那你老妈我啊,可就寂寞咯!
    ......
    去去去,想哪去了。
    苏柏是个很好很可靠的伙伴。
    但他倒是想象不出苏柏谈恋爱,或者有朝一日成为人妻的样子。
    苏柏似乎永远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即便睡着时也是如此。
    只要有一丁点不寻常的风吹草动,哪怕前一秒她睡得再熟,下一秒那力道足以放倒美洲野牛的拳头就已经豪迈地轰出去了。
    哪个男人这么倒霉,结了婚估计家里家外都说不上话吧?
    叨叨个梦话都得被锤成午夜大猪头。
    秦尚远洗漱了钻进被子里,白色的被套有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苏柏蹲坐在一旁的折叠床上,下巴放在膝盖上,双臂环抱小腿。
    身上裹着上次那张皮卡丘的小毯子。
    一来二去,秦尚远也算是这家医院的熟人了,这是值班护士特意来留下来的。
    短短几个月时间来了四五次,光手术就做了两场。
    这层楼的值班护士从业以来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有时候甚至怀疑秦尚远是看上了特别科室的白医生,所以故意给自己弄伤老往医院跑,还老挂白医生的号。
    苏柏睡了快一个月小床,腿脚都伸展不开。
    秦尚远光是看着就觉得睡那张床一定很难受。
    他当然劝过很多次,让苏柏不用来守着过夜了,也提出过换床睡,他睡小床苏柏睡大床。
    但这女孩一句都没听,只是冷冰冰地说等到他出院,她就回家。
    然后依旧我行我素。
    “苏柏?”秦尚远凝望着轻闭双眼的苏柏,微微叹了口气,试探着扯了扯她的皮卡丘小毛毯。
    回来之后苏柏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
    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累了。
    老实说,苏柏的表情并不能实时反映她的情绪,因为苏柏表情的波动并不是很大。
    如果你某一天肉眼可见地发现,苏柏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不用再怀疑,那就说明你周围有什么东西很大概率是离死不远了。
    “嗯?”
    苏柏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慢悠悠地应了一声。
    恍惚间,秦尚远的余光忽然落在床头的那本页脚微卷的《故事会》上。
    秦尚远心里忽然明了了。
    苏柏往常都有睡前看书的习惯,今天却没有。
    “你......不高兴了?”秦尚远试探着问。
    苏柏听到这句话,先是刘海下细长的眉毛微挑,然后漂亮的眼角微微睁开,瞄了一眼秦尚远。
    但随即又缓缓合上了,那睫毛美得惊心动魄,开合间仿佛蝴蝶扇动翅膀。
    “这个不用你关心。”苏柏沉默了片刻。
    ......
    “早点睡吧。”末了苏柏补上一句,“晚安。”
    秦尚远吃了闭门羹,只能闭上嘴巴耸耸肩,又默默钻回被子里。
    临睡前,他照常看了一眼自己的面板。
    【精神状态:90。】
    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吧?
    红光抹去,他怀着忐忑的心情闭上双眼。
    不知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秦尚远感觉耳边有大风刮过。
    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竭力将双眼隙开一条缝。
    空间开始扭曲了。
    像是一块被打乱的调色盘
    窗帘、窗户、天花板、灯、床头柜上的《故事会》、小床上的苏柏......
    所有的一切都在缓缓扭曲,然后飞速离他远去。
    像是车窗外后掠的风景。
    尔后所有一切静止,如同枯叶轻轻飘落在镜面般的湖水上。
    此时他依旧是躺着的,鼻尖的消毒水味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更熟悉的气味。
    他的卧室。
    刚安静没多久,耳边又响起了蚊子般的唱歌声。
    “kisay依你那拉打,唔唔给次喏一咖喱~”
    “那古罗莫挪拉多,那你喏那一多……洗带莫~”
    “姨妈妈吸其他米奇莫嘎啦速速咩~~”
    “希望の花......”
    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像是电钻在开凿水泥墙。
    秦尚远暴躁地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此时的他活脱脱是被楼上吵醒的怨种邻居。
    “还要不要人睡觉啊!!!!”
    秦尚远愤怒着揭被而起!
    那副样子磨牙吮血!
    “铛铛铛铛!”
    电脑屏幕上,鲜花炸开,K歌软件对刚才的演唱打出了SSS级的优秀评分。
    穿着宽松T恤的芙罗拉随手丢掉手里的麦克风,背对着秦尚远轻笑一声。
    “什么嘛......我唱的,还蛮准的嘛。”
    ......
    “别玩梗了啊啊啊啊啊!!!”秦尚远头痛欲裂,抱着脑袋作崩溃状。
    “欢迎我们的加把劲骑士!”
    芙罗拉笑嘻嘻地转过身,张开双手做出迎接的样子。
    “别玩梗......”秦尚远倒在床上,像是差一口气就要口吐白沫。
    “真无聊,看了动漫不玩梗有什么意思?”芙罗拉吐了吐舌头,从椅子上转过身,獠牙闪烁,“你是听了梗会死星人么?”
    “我知道你有事找我,我也有事问你,”秦尚远喘了口气,“但是咱们能不能换个时间?”
    他指着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在“三点”的位置。
    可秒针静止在正好60秒的位置,没有转动。
    “三点而已,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啦,”芙罗拉摊摊手,“又不会耽误你睡觉的时间。”
    “姑奶奶,你平时都不睡觉的么?”秦尚远躺在床上扶住额头,语气很诚恳,“我很难想象你天天晚上在我脑子里练歌,我一个月没睡好觉了。”
    “不开玩笑咯,”芙罗拉笑嘻嘻,爬过来拍拍秦尚远的肩膀,“看,看窗外。”
    秦尚远闻声睁开眼睛,顺着芙罗拉手指的方向看去。
    巨大的黑影悬浮在深蓝色的夜空中。
    按理说它看上去应该有上百吨沉重,可那飘动的身姿轻盈得像是春日里的鲤鱼旗。
    秦尚远还没回过神来。
    一条触手扒拉上了窗户。
    成排的吸盘牢牢吸附在玻璃上,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过了数秒,一颗臃肿软润的大脑袋从蓝色的深空中探了出来,乌黑的眼珠好奇地打量着屋里的景象。
    ......
    “起得太猛,居然看见了大章鱼,我再睡会儿。”
    秦尚远眨了眨眼睛,没有犹豫,转身就倒。
    “你没眼花!”芙罗拉从背后把一脸懵逼的秦尚远给拎了回来。
    “啊?”秦尚远像是还没睡醒。
    “这是你的......”芙罗拉深吸了一口气,“意识之海啊。”
    “海?”
    秦尚远的声音穿透海水,微弱的水纹如同声波那样,以悬浮在深海中的小房子为球心,向四面八方传播。
    水纹所到之处,鱼群们纷纷震动着扭转游动的方向。
    小房子孤零零地悬浮在深海中,鱼群围绕着它来回游动。
    而其下不可见的深渊里,鲸歌深远而空灵。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