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秦尚远手持双刃,如同追逐猎物的猛兽那样奔袭向那台血人拉动的车驾。
    车驾在摇晃的桥梁上缓缓地行驶,脚下的鱼人们纷纷伸出怪异嶙峋的枯爪想要阻止秦尚远的行进。
    空间中充斥着混乱诡异而血腥的气氛,可他却隐隐感觉有些乐此不疲。
    他满身是血地倒提着长剑,剑锋沿路切割开数不清的头颅,鱼人还来不及哀嚎就被淹没在同伴和自己的血浆里。
    车驾上的吴本先并没有多看秦尚远一眼,他驱使着没有皮肤的人体攀向金字塔的顶点,就像是时间洪流中的阴暗历史那样稳稳前行不容置喙。
    脚下的鱼人嘶吼哀鸣,这些被束缚的怪物或许在死亡的最后一刻觉醒了神智,本能地想逃离死亡的宿命。
    秦尚远的速度变慢了,他一脚深一脚浅地踩进没过脚踝的血浆里,视野里一直有一块暗红色的界面,红色界面上显示着他身体的实时数据。
    系统给的buff是一次性的,防御减掉了不会再增加,生命值掉落了也没有血包,他的体力也在持续稳定地减少。
    系统总是会给秦尚远一种“这是游戏”的错觉。
    所以拿到buff之后他老是会觉得自己可以放心大胆地为所欲为,就像《真·三国无双》里的武将那样挥舞青龙偃月刀或者方天画戟大杀四方。
    但系统从没告诉过他获得这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让他身陷这个充满着诡谲生物的世界么?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再次审视自己和那个自称里斯本的恶魔之间订立的契约了。
    恍惚间,秦尚远离吴本先的车驾越来越近。
    他正在一段鱼人垒起的斜坡上飞奔,四周不断有骷髅似的鱼人沿着同伴的尸身爬上桥梁,可都被他断然地用雨中剑斩杀。
    一路上的鱼人都没能拦下这个嚣张的刺客,此时的他终于得以近身自己的目标。
    呼啸的血风中,浮在半空的吴本先轻飘飘地回头,眼中红光飘摇。
    他勾起嘴角沧桑的皱纹,以一种嘲弄的姿态看着在身后追赶他的秦尚远。
    “小家主,”风吹乱吴本先的银发,他对着秦尚远高喊,“你也要和我共赴这场觐见么?”
    “不,我要卸了你的车轮。”
    话音未落,秦尚远纵身一跃!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阔剑,剑锋直指吴本先身下浮动的那轮圆盘。
    铛!!!
    空灵的回响回荡在洞穴中,鱼人们随着震荡声痛苦地放声嘶吼,洞穴中像是同时吹响了浑沉号角。
    车驾的行进并没有被影响,雨中剑斩在了某种透明的结界上。
    秦尚远勉强维持着平衡落地,手腕被剑身传来的震动震得生疼。
    他本想着先阻止车驾的行进,再按芙罗拉说的处理掉封印物1-13,可没想到有一层透明的结界隔开了吴本先和外界。
    难怪杰兰特说开启觐见的吴本先是整个空间中最为稳定的存在。
    这背后似乎有一套隐秘而复杂的理论。
    秦尚远来不及多想,他凭空抽出那柄精致的小锤子握于手中,然后学着苏柏的样子咬破手指。
    血液飙飞!
    他的血液滴落在锤身的铭文上,血珠缓缓渗进金属表面蚀刻的密集纹路,变得一干二净。
    秦尚远的注视下,某种奇异的寂静只维持了半秒不到——
    一声巨大的叹息。
    叹息声回荡在秦尚远的头顶,与此同时,他手中那支某种金属打造的锤子像是活了过来。
    一种仿佛钢铁藤蔓般的深色物质从锤身中长出,飞速向着锤子两边蔓延纠缠,最后形成了一人之高的杖形物品!
    难怪要叫它“剥离之杖”。
    秦尚远微微皱眉,锤头原封不动地被镶嵌在杖的顶端,现在看起来小巧精致了不少。
    他举动大臂,轮转手中如黄金般沉重的剥离之杖,呼呼风声之中,秦尚远再度飞奔了起来!
    远看去,那瘦削的身体和修长的剥离之杖间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感。
    吴本先被惊动了,他回头,满身是血的少年手中提着长杖,疯狗似的追赶着他的车驾。
    他满布皱纹的眼角微微颤动,脸上再没有了之前的风轻云淡。
    先前秦尚远说要卸了他的车轮,他并没有理会,甚至还能嘲弄两句。
    因为即便秦尚远能杀掉一路上的所有鱼人使魔,也不能奈何他身下的车驾。
    但现在他慌了。
    因为秦尚远手里的东西真的能扒了他的车轮。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此刻的他能感知到空间中所有事物的气场。
    秦尚远手中的长杖是唯一能够威胁到他的东西。
    那是某种封印物?还是什么鬼玩意儿?
    吴本先心跳加速,他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缰绳,下意识地想要驱赶身下的血人加快爬行的速度。
    已经快到塔顶了!
    已经快到塔顶了!
    畸形的虫母在黑暗的祭坛中翻滚,鱼人们围绕着它发出欢呼。
    吴本先银发散落,他怒吼着驱车,身下的百匹血人发出渗人的嘶吼,某种不属于他们的意志刺痛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强迫着他们加快速度。
    血和泪混杂在一起,染红他们暴露在外的牙齿。
    车驾加快了速度,吴本先一边驱车一边惊恐地朝后望。
    秦尚远的速度也没有落下,他轻车熟路地在无数颅顶奔袭,胸中感觉到了某种追逐猎物的愉悦感。
    但与此同时,只有他能看到的视野里,自己的各项数值也在飞速下降。
    【生命值:2564/10000。】
    【体力:582/10000。】
    【防御:785/10000。】
    ......
    【生命值:1654/10000。】
    【体力:423/10000。】
    【防御:645/10000。】
    ......
    【生命值:1001/10000。】
    【体力:375/10000。】
    【防御:420/10000。】
    ......
    秦尚远没有减速,这是对赌,他如果恐惧犹豫他就会失败。
    这对在下面厮杀的苏柏、夏超和杰兰特来说,不公平。
    “你怕了!”
    他咆哮着举起剥离之杖。
    时间仿佛变慢。
    塔顶的母虫痉挛着吼叫。
    鱼人们的嘶吼如同潮水高涨。
    第一头血人攀上塔顶。
    那双血掌已经被磨损得只剩森森白骨。
    可已经晚了,吴本先惊恐的表情扭曲而丑陋。
    剥离之杖末端的锤尖,已经接触到了覆盖车驾的那层结界。
    像是安全锤击碎玻璃,泛着微微荧光的裂痕在一瞬间显现,随后蔓延勾勒出整个结界的形状!
    无形的罩子如同玻璃般碎裂了。
    浮空的吴本先狠狠地摔落在长桥斜坡上,与之一同坠落的还有圆盘状的封印物1-13。
    吴本先顾忌不得自己的形象,他像是马拉松最后百米要决胜的选手,抱起那扇圆盘狼狈不堪地想要冲过终点。
    剥离之杖在击破结界的瞬间变回了原来的小尺寸,准备挥杖的秦尚远虽然惊讶,却也感到一股如释重负。
    没办法,面对还想直追母虫的吴本先,他只能再次拔出柳玉颜的脊髓冲上去。
    “你该歇会儿了!”秦尚远咬着牙将脊髓剑贯穿这个老人的肩胛。
    在感受到利刃刺穿肉体的那一瞬间,秦尚远的手上忽然不受控制地有些松劲。
    ......
    这就是杀人么?
    和枪或者炸弹都不同。
    用冷兵器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类,那种刺破肉体的阻力和震动会如实地反馈到你的手心,触动你密集的神经。
    可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已经不是人类了!
    秦尚远心跳止不住地加快,他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安慰自己。
    吴本先哀嚎一声,那股冲劲瞬间被巨大的疼痛冲散,他扑倒在离塔顶一步之遥的地方。
    封印物1-13滚落在一旁。
    风声、血腥味、诡异的哀泣。
    数值的掉落终于停了下来。
    【生命值:541/10000。】
    【体力:75/10000。】
    【防御:113/10000。】
    秦尚远思绪如麻,一边平缓呼吸,一边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可下一秒,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脚下的封印物1-13。
    消失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