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夏超颅内只是空白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
    他捂着鼻子靠近了这头怪物,走出几步,他便感到脚下泥泞不堪。
    夏超埋头,厚厚的一层混着血的粘液堆积在石滩上,他抬起脚,鞋底粘连的粘液拉出长长的细丝。
    夏超略微“啧”了一声,忍着恶心环视四周。
    这个依靠巨石形成的天然房间中,除了那头怪物,还有巨大的机械仪器。
    简陋的操作台上摆放着计算机,六根透明软管从操作台一旁两排一人多高的铁罐中延伸出去,软管中的液体泛着奇异的红色暗光,向后蜿蜒隐没入黑暗。
    夏超想也不用想,那些软管是接入这头怪物背部的,在这里做实验的人以这头怪物为实验对象,不知道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夏超检查了所有的硬件设施,计算机已经被格式化了,电源被切断,柜门大开,其中原本存放的文件也不翼而飞。
    整个房间中只有铁罐中的物质还在源源不断地朝虫后的身体里输送。
    夏超走近那两排铁罐,目光仔细扫过每一个角落,想要在漆图的文字上找到一些暗红色液体的信息。
    可是四周检查了一遍,罐体上的文字都是些不要紧的东西。
    缝合的虫后还在不断地喘息着,口中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夏超听不明白的句子。
    夏超走到桌前,忽然停下了脚步。
    桌子下方的粘液中,斜斜地浸入了一张纸屑,那节纸屑显然是在慌乱中被落下的,这里的主人察觉到有人进来,只能慌忙逃窜。
    夏超缓缓躬下腰,他将那张纸屑拾了起来。
    翻面。
    目光接触到纸屑正面的瞬间,一股无名的恶寒瞬间袭遍了夏超全身。
    那是被截下来的一张寸照。
    寸照上的那个女孩眉目清秀,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那个从小就抱着他的手撒娇,腻声腻气地叫他“哥哥”的女孩——
    ......夏蔷柔!
    二次冲击下,夏超的心跳和呼吸正在逐渐加快。
    他只感觉天旋地转,脑子里时而空白时而绞成一团乱麻。
    他下意识地扭头,豹子般恶狠狠地看向那个虫后,忽然生出了一个拷打她的念头。
    但那头虫后显然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意识。
    她最好的结局就是死亡,别的一切对她而言已经毫无意义了。
    正在愤怒之际。
    虫后嘶哑的声音再度清晰地在他耳后响起。
    “夏超......原来是......”
    夏超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不可思议地回头,怔怔地看着背后这头虫后,表情像是见了鬼。
    顷刻之间,空气中那股异香陡然浓厚!
    空气中,风声在迅速变化,瞬间凝聚成了一种叫“杀气”的东西。
    夏超面容微微抽搐,他以极快的速度轻点脚尖向后躲闪,顺势抽刀向前方横扫!
    暗中银光如同雷电闪灭,陌刀奇长的刀刃应声将夏超面前的设备统统拦腰斩为两半,削口竟然出奇的平整!
    人形的怪物从暗中显出身形,那是一个瘦弱而细长的“人”。
    它浑身滴着淡绿色的粘液,身上的凸像是死去的珊瑚那样多孔而坚硬,孔洞中有黏稠腥臭的液体缓缓涌出,四肢和背脊处生长的鳍状结构正在随着它的呼吸而起伏,如同荆棘般尖锐混乱。
    这种东西和鱼形使魔不同,它一现身就充满了不洁与亵渎的气息。
    就像是由某位恶魔亲手捏造的、令人作呕的塑像,充斥在无数人类的夜梦深处。
    夏超平复呼吸之间,那张介于人与鱼之间的面庞缓缓抬了起来。
    怪异的吼叫声中,它挥舞着变异的长爪,不顾一切地朝夏超扑了过来!
    可夏超手中握着的是斩马刀,古代的军士面对敌军骑兵,用力一挥便可连人带马一同斩杀!
    而这柄刀刃足足豪饮了百年的淋漓鲜血,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往昔执掌这柄长刀的人,从未在战场上畏惧过!
    夏超面露凶光,双脚并立带刀势,在鱼人进入刀刃斩杀范围的瞬间,他单手畅快利落地挥刀!没有技巧,也称不上刀法,爬满黑纹的兵刃径直将那头人鱼斩为两半。
    血液在刀身上的细密纹路中浸润,夏超手腕轻轻一抖,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噗呲——
    夏超心中一惊,是漏气的声音。
    他抬头循声看去,那两排铁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破坏掉了。
    即使只是几个很小的缝隙,罐体中的高压也在不断地迫使其中的物质朝外喷射泄漏。
    空气中的那股诡秘异香浓度再度攀高,身后那头巨物也忽然间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夏超心中惊异,扭头看去,黑暗中冒出了几个鱼人,不过它们没有立即朝夏超扑过来,而是如饥似渴地攀爬向虫后的腹部。
    鱼人与虫后的体型差距极其夸张,那些率先爬上虫后身体的鱼人开始弓腰舔舐人躯,它们的喉咙中发出欢愉的嘶吼,像是在进行着某种神秘的祭祀。
    而虫后在它们的舔舐下,痛苦的嘶叫声如同汹涌的海潮般一浪高过一浪,震得夏超耳膜隐隐作痛。
    攒动中,其中一头鱼人忽然仰头,它的下颌开裂到耳根,露出尖利密集而枯黄的牙齿。下一秒,那头鱼人的口中伸出了一根细长猩红的软管。
    鱼人埋头,软管仿佛针刺般扎进了虫后人体那个应该叫做“肚脐”的地方。
    黑暗中,某种类似于欢呼或者愤怒的嘶吼声在这一刻达到高潮,虫后巨大而畸形的腹部蠕动更加剧烈了,黑点密集地在其中试图突破。
    虫后痛苦地翻滚着,铁链搅动,那双脆弱的人类手臂在挣扎中再次变得鲜血淋漓。
    夏超背后的汗毛忽然根根竖起,他感受到了某种如同浪潮般的东西。
    循着感知看去,黑暗中,一点两点的红点如同星光般挨个亮起,最后遍布整片空洞。
    每一对红点都是一双灼热的眼睛,鱼人们在欢呼。
    它们在迎接什么东西的到来。
    夏超的额头渗出冷汗。
    鱼人、虫后、不明的物质、诡异如同祭祀的行为......
    他好像明白了。
    这些鱼人是虫后的守卫,它们安静地守护着族群中唯一能够分娩生育的个体,就像是蚁群中的工蚁。
    但同时,这些守卫当中也有能够使虫后怀孕的“雄性个体”。
    这些雄鱼人争先恐后的爬上虫后的躯体,就是为了抢夺交配权,因为虫后只能受孕一次。
    那股时而高涨,时而低迷的异香,就是吸引雄鱼人来交配的信息素,这种由虫后产生的信息素原本应该是遵循某种规律释放。
    可有人为了加快交配的频率,人为给虫后注入了能够刺激信息素分泌的物质......
    浪潮般的嘶吼中,夏超双耳发鸣。
    可这太匪夷所思了......甚至是有悖天理!
    这是对进化论和科学的亵渎,是对生物与伦理的践踏!
    虫后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她为什么会有人类的意识?
    她一轮再一轮地孕育出鱼形使魔,为的是什么?
    生产的尽头在哪里?
    伴随着一阵诡异而刺耳的欢呼,虫后畸形的腹节突然停止了蠕动。
    接着,一具包裹着白色黏液的人形从虫后的尾部被“吐”了出来。
    人形顺畅地从产道中滑了出来,伴随着热气滑落在石滩上。
    夏超本想缓缓地靠近,可下一秒那具本应该是新生婴儿的人形动了起来。
    其中的人形略显艰难地剥离腥臭温热的胎衣,从胎衣中露出了头,接着在石滩上赤裸着站起了身。
    夏超眼角抽搐,静静地看着这人类无法想象的一幕。
    “你好,夏超大少爷。”
    男人微笑着向夏超打招呼,就像是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清晨和他相见。
    夏超怔怔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如果在那张脸上多添几道皱纹,再将那头漆黑的头发刷得苍白。
    那就更熟悉了。
    ......夏素月的管家,吴本先!
    夏超胸中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点燃,他咆哮,愤怒地暴起挥刀!
    可下一秒,天地震颤!
    仿佛头顶有万钧重量的马车轰隆隆地撵过,整个洞穴都在摇动!
    岩柱断裂,石块哗啦啦地滚动,夏超失去平衡摔落在地上。
    背后的岩壁彻底解体了,震惊中,夏超单手撑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扭头看去,背后坍塌形成的空洞里灯火通明。
    那是舒窈山庄的酒窖。
    而那里站着的,是另外一个吴本先!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