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苏柏这才注意到秦尚远背后拖着的是整整两个旅行袋。
    尼龙材质的袋子让他看起来像是要进城务工。
    “你去藏器室了?”苏柏一把拉开袋子的拉链,漆黑色的金属光泽在长廊微弱的光下若隐若现。
    藏器室是苏柏比较熟悉的称呼。
    夏家作为约束局的创始家族之一,掌握着恶魔与契约的秘辛,数百年间这个家族戮杀了无数的使魔,将无数恶魔从人间驱逐回了地狱。
    此间所依靠的手段自然不会是西游记里唐三藏那样的循循善诱,而真正负责驱魔的家族成员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
    尤其是在那个恶魔横行人间的时代,恶魔的群体苏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所以在每座属于夏家的房产里,都会修建用于陈列枪械炸弹等武器的库房谓之“藏器室”,也算是夏家一以贯之的优良传统。
    夏素月虽然远离家族的恶魔事务,但舒窈山庄有“藏器室”,在苏柏看来也不算意外。
    “汤普森、司登、什帕金......”苏柏仅凭触觉就辨识出了枪械的型号,“都是些老物件。”
    “老物件?”秦尚远一头雾水,满脸沮丧,“意思是都不能用了?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拉过来的!”
    “这些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候使用的枪械,击发上倒是没有问题。”
    苏柏随即抽出一支汤普森冲锋枪,又从另外一个袋子里抽出合适的弹匣。
    她熟练地将弹匣装配好,然后单手将枪提了起来准备拉栓上膛。
    “怎么样,还行吧......”
    秦尚远看着苏柏波澜不惊的样子,仿佛寻常的女孩在收拾东西准备出门逛街。
    但不等他说完,只感到身后一阵阴风,后颈的汗毛骤然竖立!
    电光火石之间,苏柏以闪电般的速度垫步上前,同时伸出手将秦尚远抛到自己身后!
    随后黑暗之中枪火快速地闪灭,她单臂支架着手里那支汤普森冲锋枪,对着来袭的庞然黑影打完了一梭子弹!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钟,那头怪物的血肉四溅,重重地瘫倒在地毯上。
    秦尚远惊魂未定地喘着气,苏柏则淡然地更换着弹匣。
    “等等......”秦尚远发现了不对劲,“苏柏,这玩意儿,好像不是鱼。”
    苏柏顿了顿,掏出手机蹲下身来,打开了背面的闪光灯。
    秦尚远愣了。
    死掉的怪物不是被虫子寄生的鱼,而是人。
    一个早已经扭曲变形的人。
    “安帕。”苏柏扫了一眼,旋即淡淡地说。
    秦尚远暗自提了一口气,他知道苏柏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具人形的皮肤早已经腐烂,取而代之的是遍布全身的青色脓疮和裸露的湿润组织。
    属于人类的面骨压缩变形得十分严重,两颗硕大的眼珠分别朝外凸出,开裂到耳根的嘴里长满了竖排密集而锋利的尖牙。
    某种鳍状的结构从人形的颅顶延伸到它佝偻的背部,散发着一股海鲜市场收摊时的腥臭味。
    安帕是某位与海洋相关的恶魔,他的使魔也多半具有水生生物的特征,苏柏的推断也恰如其分。
    “还记得医院的那次事故么?”苏柏起身,利落地更换弹匣。
    秦尚远点点头。
    那天晚上苏柏第一次在他面前使用了契约能力,将那头“鱼人”的脑袋砸得粉碎。
    “我们当时都以为那是寄生恶魔派遣的斥候,”苏柏说,“但后来事实证明,它更可能和安帕有关。”
    秦尚远深以为然地“嗯”了一声。
    寄生恶魔似乎跟安帕在私底下达成了一些隐秘的约定,但可惜的是他当时被苏柏的霰弹枪轰晕了过去,寄生恶魔临死前的哀告他一句也没听见。
    “她临死前说了什么来着?”秦尚远问。
    “你是说寄生恶魔?还是柳玉颜?”苏柏轻描淡写地问。
    “这有区别么......好吧,寄生恶魔。”秦尚远挠挠头。
    “寄生恶魔不能彻底地、真正意义上地杀死宿主,”苏柏说,“他和柳玉颜的关系就像是光的波粒二象性,不能用简单地二元概念来划分......
    我的意思是,她临死前变回了柳玉颜的样子,一直在求我放过她。”
    “别的呢?什么都没说么?”秦尚远有些惊讶,“按照动漫里的剧情,这种精英怪级别的角色领盒饭之前,不是都会讲一些推动剧情的台词什么的么?”
    “完全没有,她只顾着保命,大概已经被吓傻了。”苏柏摇摇头,“但可以确定的是,寄生恶魔似乎被安帕利用了。
    根据约束局的文件,寄生恶魔出现的时间在都容市辖区的封印动摇之后,而那些被镇压的恶魔在出逃时,大概都受到了安帕的帮助。”
    “听起来恶魔们都还蛮相亲相爱的......不过安帕为什么偏要在都容市活动?”秦尚远挠挠额角,“别的地方没有封印么?”
    “问题就在这里。”苏柏说,“华夏乃至整个世界范围,存在着大大小小数万座封印,你们秦家在都容市辖区内布下的,并不算规模最大的一座。”
    “安帕的位格并不低,几头下位恶魔并不值得他去驱使,除非......”苏柏低垂眉眼,细细地思索,“他在都容市有一个确定的目标。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在这里扎下了很深的根系。
    他一直选定自己在人间的代理人为他办事,帮助封印中的恶魔出逃,筹划金钱恶魔斯旺的复活仪式,都只是他顺水推舟而已。
    寄生恶魔死了,刘羽山也死了......
    而现在,他的使魔又出现在了舒窈山庄。
    我们不清楚他的目的。
    但这一次,他选定的代理人,又会是谁呢?他在这里么?”
    苏柏的目光缓缓抬起,在黑暗中与秦尚远对视。
    “你是说......”秦尚远的声音微微颤动。
    ·
    “杰兰特!”夏超在烈火中咆哮。
    整座大厅此刻化作了一片汹涌的火场。
    红色的帷幕正在熊熊燃烧,大理石贴砖被高温炙烤得皲裂,无数奇形怪状的尸体堆积散落在火场里。
    那些鱼的表皮被火灼烧得蜷曲,血肉之下露出其中蜷缩的人类白骨,在火焰中犹如森白扭曲的枯木。
    原本火势是没有扩大趋势的,但随着鱼形使魔尸体的堆积,尸体上的油脂成为了天然的燃料。
    夏超只顾着保护夏蔷柔,成群的使魔源源不断在向他这边围拢,这些怪物虽然个体战斗力弱,但胜在数量庞杂。
    就像是富有攻击性的火蚁群,如果给它们时间,它们甚至能杀死一头非洲象。
    所以夏超不敢有半点懈怠,可他忘了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这些鱼形使魔,而是散落在大厅的火种。
    不知不觉间,大厅中的火焰已经几乎把他们逼到绝境了。
    杰兰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没了声响,夏超有些担心。
    不过作为杰兰特的同窗,他知道这二货向来喜欢独来独往,这种突如其来的失踪也不是第一次了。
    “哥哥......我们是不是快要死了?”夏蔷柔无力地趴在他的背上,气若游丝。
    “不会的,小场面,你哥我在学院见过的大场面可太多了。”
    夏超伸出沾满血的手轻柔地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随后脱下外套塞进背后的大鱼缸里浸湿。
    他将意识模糊的夏蔷柔抱在怀里,用湿透的外套裹住她的上半身。
    夏蔷柔穿着一件漂亮的露肩礼服,纤细伶仃的肩颈外露,只是这件礼服似乎有些不太合身,穿在她的身上略显局促了一些。
    为了出席今晚的宴会她还化了精致好看的妆,珍珠耳坠在熊熊火光下流淌着灼热的光。
    过了几秒,他忽然想起来了。
    这件塔夫绸的白色礼服,还有这对耳坠,都是夏蔷柔十三岁那年的生日礼物。
    虽然说生日礼物这种东西,对于夏蔷柔而言算不上什么稀罕玩意儿。
    每年八月中旬的时候,都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物件以夏素月的名义,通过夏家的专人递送抵达这里。
    意思是夏素月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有可能是一座两层楼高的轻松熊,也有可能是一辆被漆成粉色的法拉利跑车,更多的时候会是装着各种当季奢侈品新款的大盒子。
    可夏蔷柔并不期待这些东西。
    她让管家把轻松熊捐到流浪动物救助站。
    跑车被随意地扔在山庄的某个角落里积灰。
    那些衣服没有穿过就被塞进她宽得吓人的衣帽间里,甚至连吊牌都没剪。
    因为这么多年的生日礼物,只有她身上穿着的这件礼服,是夏素月亲手送到她手里的。
    作为哥哥,夏超也在那年送了妹妹一对耳坠。
    夏超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年,多年不见的父亲竟然破天荒地亲自来了一趟都容市,就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过一个生日。
    那晚的餐桌上烛光摇曳,虽然父亲只是安安静静地切割着盘子里的牛肉,但盛装的妹妹却显得很开心。
    她穿着这件珍珠白的礼服,戴上温润的珍珠耳坠,向父亲和哥哥展示自己新学的小提琴曲,夏超也松弛了不少。
    真是久违的感觉啊,就像是梦似的。
    这丫头,今晚大概也是想在父亲面前好好表现自己吧?
    所以为了这个小心思,她戴上了耳坠,穿上了这件早就不太合身的裙子。
    就像是个相信童话故事的小女孩,蒙住眼睛假装自己的时间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一晚,从未流逝。
    夏超叹了口气,但呛人的浓烟灌进了他的呼吸道,下一秒他就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火势已经不允许他再拖延了。
    夏超抬起头,目光快速地掠过二层的看台,火焰只在一层燃烧,二层的情况相对来说要好不少。
    但也正因为如此,房外的鱼形使魔也在从那里的缺口爬进这栋房子。
    他们所处的角落地势得天独厚,正面突袭的使魔根本踏不过他们面前的火堆,而意图从二层往下爬行的使魔也会直接栽进火海里。
    不过现在二层是唯一能够撤离的后路,他得想个办法带着夏蔷柔一起上去。
    夏超抬头,环形阶梯中间衔接的部分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平台,原本是放置花瓶的地方,但在先前的战斗中,那尊花瓶早就被打碎了。
    以夏超目前的体力考量,把那里作为跳上二层的中转处,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径。
    而二层的鱼形使魔们早就闻到了他们的味道,十多头鱼形使魔围拢在环形阶梯的边沿,看似鼻孔的结构如同猎犬般拼命而贪婪地嗅闻,嘴中发出“嗬嗬”的声响。
    半透明的黄色粘液从它们狰狞锋利的嘴中流出、拉长,紧接着蒸发在高温的火苗之上。
    那些死灰色的眼球虽然没有半分生机,但夏超依然觉得它们在盯着自己。
    这些鱼形使魔似乎知道那里是夏超逃生的必经之路,于是纷纷围拢在那里,想做一次守株待兔的猎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