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独臂的男人西装革履,外罩低调奢华的黑色大衣,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一队人马。
    之前在万达碰到的壮汉阿壹正站在他的身后,为他撑起一柄漆黑的遮阳伞。
    男人摘下墨镜,深色的眸子看向秦尚远。
    “秦家的家主秦尚远,久仰大名,你好啊。”男人留着钢针般的花白短发,脸上明显有着岁月刻蚀的痕迹。
    秦尚远回看向他,却又只觉得他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年人。
    那种位高权重者的威严,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您是......”秦尚远暗自用手肘碰了碰苏柏,示意她救场。
    看这架势,必然是夏家的人。
    苏柏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转过头没做回应。
    “夏素月,小女顽劣,先前多亏你照顾了。”男人轻轻点头示意。
    男人背后的女孩轻哼了一声,手腕上黑绳系的圆环玉佩忽闪忽闪。
    狡之牙的另一部分。
    秦尚远这才注意到,夏超和夏蔷柔兄妹也跟在他的身后。
    夏超也穿着黑色的正装,外套黑色大衣,只不过胸前别了一枚代表夏家的金色徽章。
    他不屑地打量了秦尚远一眼,吊儿郎当的气质在父亲面前收敛了不少。
    夏蔷柔则穿着一袭素黑色的长裙,袖口、领口的部分以白丝带点缀。
    她的头发扎成了规规矩矩的马尾,素白的脸蛋上一抹冷风吹出的绯红。
    “犬子护妹心切,举止不当,多有得罪。”夏素月一一道歉。
    秦尚远错愕,这是干什么?
    要不是这种严肃的场合,他已经后退三米远了。
    先不说他本来就有点社交恐惧症,街上要是碰到半熟不熟的同学老师都得绕道走。
    现在忽然冒出一个已为人父的家族长辈,两人初次见面就一个劲跟他道歉。
    这唱的是哪出啊?
    不等秦尚远回答,夏素月重新戴上了墨镜,嘴角轻微勾起一个弧度,朝墓园走去。
    大队人马乌泱泱地跟在夏素月身后,引来了广场上不少人的目光。
    秦尚远心里发毛,倒忽然开始思考起自己有没有不经意间做错什么事了。
    凡是沾上约束局的,有哪个是什么吃斋诵佛的善茬?
    自己应该不至于半夜被绑去工地上浇水泥柱,或者被消音手枪一枪爆头吧?
    “家族长辈们的客套而已,别放在心上。”苏柏看着那个背影,淡淡地说。
    “你们来得挺早。”女人的声音。
    两人扭头,是裹着黑色大衣的林澜,钢笔尖形状的耳坠在发间闪闪发亮。
    化了一个淡妆来掩饰憔悴的神色,想来是火焰恶魔的事件最近让她焦头烂额。
    “澜姐。”两人不约而同地打招呼。
    “走吧,快开始了。”林澜没有多说话,将手轻轻搭在秦尚远和苏柏的肩膀上。
    秦尚远和苏柏跟随林澜走进墓园,绕过弯弯曲曲的小道,走进一片偏僻的墓地。
    这片墓地和外边的墓园隔开,是一片开阔的草坪。
    位置很偏,一般来参拜的人都走不到这里来。
    墓地意外的宽敞,雕刻简洁的墓碑密密麻麻地排布。
    秦尚远一眼望去,大概有一千尊出头。
    墓碑上雕刻着逝者的名字和生卒日期,有的墓碑上有逝者的黑白照,而有的没有。
    远处的不少墓碑已经有了风吹日晒的痕迹,石料显得沧桑。
    而近处的百来尊墓碑,不难能看出来是新近雕刻的。
    墓碑前摆放着或黄或白的菊花,气氛肃穆。
    秦尚远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那尊刻着“邱明山”三个字的碑。
    邱叔的遗照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三寸照,而是被抓拍的某个瞬间。
    他当时正在吃一个大包子,大惊失色地伸手想要阻止偷拍他的人,却没想到那副窘迫的表情被永远定格在了相框里。
    秦尚远看着那张无可奈何的大叔脸,默默笑了笑,可能这就是音容宛在吧?
    苏柏带着秦尚远挤进了人堆,最后和夏超、夏蔷柔站在了同一排。
    在场的人数有些出乎秦尚远的意料,大概有两百来人。
    除了秦尚远熟悉的那几张面孔,更多的是他素未谋面,或者仅仅打过照面的收容所人员。
    收容所所长江洋也在场,这个眼神如鹰隼般的男人脸色苍白,看到他之后,稍稍点头致意。
    秦尚远哪敢怠慢,尴尬地笑着点头回应。
    他和江洋所长也就是在和摩洛克交战的战场上有过一面之缘,说起来两人确是有一段坐而论道的交情。
    但说来有些惭愧,正面战场上三个人,江洋所长以一己之力拖住了摩洛克的遗骸,芙罗拉紧随其上将其收服。
    就他秦尚远在那里划了一整个太平洋的水。
    “你小子真行啊。”夏超低声咬牙切齿。
    ??
    秦尚远一愣,别想了,这个死妹控绝不可能是在夸他。
    妈的,阴阳怪气是吧?
    秦尚远正想反驳,后腰上的肉忽然被狠狠掐了一下。
    他疼得面部一抽,回过神来。
    “肃静。”苏柏收回手,面无表情。
    “看到没有,苏柏妹妹还是维护我的!”夏超平视前方,小声咬牙切齿。
    “你也一样。”苏柏平视前方,不怒自威。
    ·
    参加葬礼的人陆陆续续到齐了。
    不光是约束局和收容所的人,还有些别的面孔,他们或是崭露头角的知名企业家,或是一些艺术领域的大拿,甚至还有几位当红的明星。
    无论他们平时在公众面前有多风光,此刻的他们都面色凝重,穿着深色的衣服,和所有人站在一起。
    “夏家在各界的人脉都很广,他们是自愿前来吊唁的。”苏柏瞥了一眼秦尚远,看出了他的疑惑,“他们和里世界有或多或少的关系,也受过夏家的不少庇护。”
    哀悼会正式开始,作为约束局局长的林澜走出人群发言。
    “这次的事件,一共有96位同事离开了我们。”
    “他们是父母们的好孩子,是在场诸位的好战友。”
    “直到矿洞坍塌,身体燃烧殆尽的前一秒,他们仍旧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是他们用自己宝贵鲜活的生命,踏出了人类在恶魔领域前进的一大步。”
    “我们此刻同聚于此,正是为了缅怀他们逝去的亡魂。”
    “同志们,我们是人类历史的逆行者!人类的历史已经踏进了21世纪,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与那些存活了千万年的恶魔们赌上生命斗争。”
    “我们挣扎,我们反抗,我们死亡。我们逆行的尽头,不是所谓的两界平衡,而是人类真正自由的明天!”
    “斯人已逝,我不想将他们称作无私奉献的孤魂,因为每个生命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而无私奉献是一个冰冷无情的赞美。”
    “契约、遗骸、生命,人类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人类。”
    “我们付出生命的意义,在直到看见自由的影子的那一天,才会真正实现。”
    “他们死在了追求自由的道路上,而总有一天,我们也会。”
    “自由的精神在我们心中永垂不朽!”
    “他们的灵魂在我们的心中永垂不朽!”
    林澜悲怆地闭上双眼,将手放在左胸口。
    “敬人类!”
    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将右手置于左胸,神色肃穆庄严。
    “敬人类!”
    秦尚远被浩大的声势镇住了。
    他怔怔地环顾。
    无论是苏柏、夏蔷柔还是之前吊儿郎当的死妹控夏超,此刻都静静地颔首默哀。
    秦尚远动容,他忽然想起那个冰冷的雨夜。
    暴雨浇不灭的烈火里,已经彻底变成恶魔的男人双眼空洞,他伸出丑陋的爪子想要摸摸秦尚远的头,用嘶哑的声音要他转动剑柄杀掉自己。
    一行热泪忽然夺眶而出。
    他缓缓将右手放在左胸口,沉声念道:“敬......人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