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苏柏像是一头被制服的猎物那样被男人踩在脚下,月光照亮她的小脸,穿着单薄校服的身上满是伤痕。
    苏柏的眼角带着盛放的怒火,眼底流淌着和男人一样的暗红色光芒。
    两个契约人?
    秦尚远面部微微抽动,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苏柏在战斗中陷入劣势。
    他不由得将目光转到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的身材极其魁梧,这样寒冷的冬夜之中,他竟然只打着赤膊,背上隆起的肌肉如同游走的龙蛇。
    他戴着漆黑的铁铸面具,面具刻画的是狰狞恶鬼。
    秦尚远立刻冷静下来,他得做点什么,不能看着苏柏挨打。
    对面是什么来路还不清楚,但就这样的架势看来,苏柏的处境恐怕会越来越凶险。
    下一秒,大厅中央的人影闪动了起来。
    苏柏左手撑地,右手攥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皮肤隐隐泛着暗铜色的光泽。
    这是【隐秘王座】生效时的状态。
    苏柏的肌肉量虽然看不出太大的变化,但是与某个恶魔签订的契约会在瞬间异化她的肌肉形态。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苏柏可以毫无压力地举起接近一吨的重物。
    左手掌下的树根轰然断裂,其下的地砖忽然横生裂纹!
    呼啸的风声!
    巨量的风正从每一个进风口向整座大厅汇集,气流汹涌地在每个过道里奔腾。
    它们仿佛是苏柏忠实的仆从,应着她的召唤而来,高速的气流贴着墙壁和编织的树根旋转,在大厅形成了一股恐怖的旋涡。
    噼里啪啦的声音从四壁传来,大理石砖和树根被正在被刀锋似的密集气流切断,从高空坠落。
    男人的面罩中传来沉重的呼吸声,他察觉到了不对,魁伟的身形瞬时模糊,以极高的速度飞身退去。
    苏柏艰难地原地起身,她从兜里掏出一根皮筋,将长发高高束起。
    随后如同一头警惕的幼兽那样环顾四下。
    “苏柏?!”夏蔷柔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们躲着别动!”苏柏躬身大吼,“这家伙很危险!”
    下一刻,光影掠过,仅仅是数秒,就结束了几次交锋。
    每次光影交接结束,苏柏的身上凭空多出几道血痕,但对方的臂膊也受伤不轻。
    男人伸手,将脱臼的臂膀利落掰正。
    对峙。
    此刻,苏柏和男人之间仿佛紧绷着一根极细的丝线。
    下一个瞬间,丝线毫无征兆地绷断!
    男人如同一头蛮牛那样,手脚并用地朝着苏柏横冲直撞了过来!
    整座大厅都在随着蛮牛狂奔的脚步震颤!
    可苏柏丝毫不慌,她先是稍微稳了稳身形,而后身体后倚,沉肩坠肘,坐腕立掌。
    太极起手,斜行拗步。
    “苏柏竟然还会太极?”秦尚远目瞪口呆,没吃过猪肉,但是他见过猪跑。
    “跆拳道、空手道、巴西柔术、泰拳、华夏武术中的各大门派、以及自由搏击等等。
    你所知道的几乎所有格斗术,苏柏都系统学习过,并且能够做到精通。”
    夏蔷柔和秦尚远同样是旁观者,但是此刻她的眼中却含着光。
    “原来苏柏这么强?”秦尚远又吃了一惊。
    他原本以为苏柏只是依靠蛮力在战斗,现在想来,或许只是因为当时面对的敌人太弱了。
    脆弱的敌人,只需要纯粹的暴力就能解决。
    而现在,需要在暴力之中灌注一丝技巧。
    蛮牛的身形在苏柏的视野中越来越大,他此刻就像是一辆小型汽车被踩满了油门。
    那股凶猛的架势,仿若千斤重锤,几乎能够摧毁面前的一切。
    苏柏气沉丹田,意念集中,周遭环境中的所有信息都在这一刻汇入她的眼睛、耳朵甚至是肌肤毛孔。
    下一秒,蛮牛冲撞直抵苏柏的面门!
    两者体型巨大的差距下,苏柏就像是汽车上拴着的挂坠小娃娃,要硬生生接下蛮牛的冲撞,无疑是螳臂当车!
    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秦尚远以为苏柏会被撞得横飞出去时。
    苏柏却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腾挪脚步,似粘似躲,竟然贴着蛮牛闪开了!
    长发摇曳,她不仅是闪开了,最后发力的一记双推掌,让蛮牛顺势撞向了大厅的承重大柱!
    轰——!
    水泥砌成的承重柱被恐怖的力量撞去了半边,顿时飞沙走石,烟尘四溢。
    玻璃橱窗纷纷破碎,整座大厅再度摇晃起来。
    秦尚远看得瞠目结舌。
    太极拳中的以小胜大,四两拨千斤,如今他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自己应该不用出手了吧?
    蛮牛般的男人从水泥块中站起身来,灰土在他身上无声抖落。
    他沉默地看向苏柏,双眼中的暗红在铁铸的鬼面之后愈发炽烈,如同烧热的烙铁。
    “你是谁?”苏柏沉声问。
    死寂弥漫在大厅之内。
    半晌之后,男人缓缓开口。
    “星期一,坠地。”蹩脚的中文。
    “什么?”苏柏没有听懂。
    “坠地,你叫我坠地就可以。”男人的声音浑厚如牛,附带着嘶哑的呼吸声。
    “是某种代号么?”
    “是的。”
    “坠地,为什么要和她浪费这么多口舌?”穹顶的空洞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随后,一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女人轻盈地落地。
    她身材高挑,月光像是舞台的聚光灯那样洒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女人娇柔地傍在名为“坠地”的男人身边,像是倚着一台巨大的机械。
    “星期三,娶妻。”女人不以为意地做了自我介绍。
    “坠地,娶妻。”苏柏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女,“你们的代号真有意思,此行的目的?”
    坠地抬手,手指缓缓指向角落的那头树人的方向。
    “把那头使魔交给我们。”娶妻说,“还有那个姓秦的小子。”
    “你说巴德尔?”苏柏眯起眼睛,“和秦尚远?”
    “花之恶魔的使魔,你们竟然知道它的名字。”娶妻怀抱双臂,“不过也不重要,至于秦家的小子嘛,他是重要的祭品。”
    “抱歉,我只能告知你们,它们俩......”苏柏紧了紧手上的拳击绷带,“现在都属于约束局!”
    两扇巨大的木盾竖在巴德尔的面前,让它此刻看起来如同一座小堡垒。
    “坏人,来找巴德尔。”巴德尔慢吞吞地说,“旧姐姐,保护巴德尔。”
    “对啊!你还不做点什么?”秦尚远说,“你的旧姐姐现在要一打二啊!”
    “可是,姐姐让我来保护哥哥,我帮旧姐姐,”巴德尔挠挠脑袋,“就不能保护哥哥了。”
    “保护我?”秦尚远愣了。
    他忽然想起了那段无端的梦。
    梦中女孩的面容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坐在巴德尔手上的女孩,花之恶魔芙罗拉,就是它的姐姐么?
    使魔,竟然称呼创造自己的恶魔叫姐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