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砰!
    火药在枪膛中炸出火光,黄铜弹壳退出,子弹击发!
    几乎是同时,白驹的效果崩解。
    2阶白驹,只是数秒的时间,已经快要耗尽余卓的所有精力,两行鼻血缓缓流出,他的精神已经过载了。
    但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将子弹对着黑影的面门击发。
    这样一来就能结束战斗了......
    余卓这样想着,但眼中的画面却开始扭曲起来。
    子弹......停住了。
    子弹颤颤巍巍地悬停住了,停在了距离黑影面前几厘米的半空!
    甚至没能碰到对方的战术目镜。
    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它出膛的瞬间凭空将它捏住了!
    余卓瞳孔骤缩!
    他握着匕首的手还在下意识地与黑影角力,可是下一秒,黑影就挥刀砍断了他角力的左小臂!
    小臂在半空中带着血浆划出一道弧线,随后滚落在钢架平台之上,断臂手中中还死死握着那把战术匕首。
    余卓恶狠狠地咬牙,他走神了,这就是走神的代价。
    但是对方却没有直接杀掉他。
    紧接着,黑影伸出纤细的手指。
    捏住了那颗悬在眼前的弹头,如同移开一枚棋子那样,轻描淡写地将弹头摘离了眼前!
    “白驹......?”黑影低头打量着手心的黄铜弹头,缓声说。
    余卓的视野正在模糊颤抖,恐惧在他的心底蔓延。
    刚刚那个,是什么?
    “你刚刚用了契约能力,对吧?”
    黑影的声音经过变声器的处理,难辨雌雄。
    “但你又是怎么判断出,和你交战的对方,是否有契约能力呢?”她一脚将余卓踹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余卓难以再做出大的动作,他只能死死咬住牙,让自己不会因为痛楚而哀嚎。
    为敌人所耻笑,是战士的耻辱。
    “你不是战斗单位,”黑影沉声说,“但我承认你的格斗素养。”
    “不过,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情报。”
    “情......报?”余卓眼角微颤。
    “看来你在学院的格斗老师没有教过你这些常识,也难怪他的学生会有现在的下场。”黑影的语气略带嘲讽。
    “在两国交战中,敌对国掌握了什么武器,布设了哪些防线,安插了哪些间谍,都是重要的情报。”黑影缓缓地说,“而在里世界中,契约能力,就成了情报中重要的一环。”
    “如果不知道对方的契约能力,却在搏杀之中贸然使用自己的,就有可能成为断送性命的举动。”
    “因为你让对方掌握了你的信息。”
    “更何况你的契约只是序号58的白驹,你,应该只能勉强开到2阶吧?”
    “既没有能力做到瞬杀,还是约束局制式的。清理清理那些低阶的使魔,可能还会奏效。”
    “你......你是谁?”余卓喘着粗气,问。
    “你没有必要知道,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黑影冷冷地说。
    “好歹告诉我点什么,让我死得明白。”余卓咧开满是鲜血的嘴,直勾勾地顶着黑影的目镜。
    黑影沉默了片刻,将手郑重地置于左胸。
    吟诵道:
    “我永耀的主,于冰川的深处碎裂巨浪,在万古的大陆掀起怒涛。黑渊巨殿中镌刻祂的无数尊名,星野正确之时,祂的御座要重返人间。”
    “你的主?有意思,能知道祂的名字么?”余卓嘶哑地说,他正竭力保持着清醒。
    唯一还能动的右手藏于身后,点开了手机录音。
    “卑贱的人类只配知道祂最微不足道的尊名。”
    “我并不介意知道。”
    “安帕。”黑影缓缓说。
    “安帕?”
    余卓用尽自己四年所学的知识,也只是隐约记得这个名字,似乎存在于一则语焉不详的北欧地区的古语之中。
    “那么,你可以死了。”黑影的声音冰冷。
    .
    真的要死了么?
    余卓长舒了一口气,只觉得眼皮沉重。
    没能成为一名拘束官,真是遗憾啊......
    但,这也算是,斗争到了最后一刻吧?
    子弹破风而过的声音。
    鲜血四溅。
    原本那枚从余卓枪口中射出的子弹,缓慢地一寸接着一寸没入他的额头,沾着粘稠的血,再缓缓从他的脑后穿出。
    约束局收容所,研究组组长。
    余卓,24岁,阵亡。
    ·
    万达商场,深夜。
    商场大厅,某家衣帽店的橱窗前,蹲伏着一头巨大的影子。
    微弱地展台灯打在它由树枝组成的斑驳脊背上。
    “这就是......使魔?”夏蔷柔瞪大了眼睛,“会动的树?”
    巴德尔已经醒了,它断掉的手臂还在缓慢地生长恢复,此刻正转着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的二人。
    “新姐姐。”巴德尔慢吞吞地说。
    “对呀对呀!”夏蔷柔很得意,转过身对秦尚远说,“它好乖!”
    秦尚远正想说什么,但下一秒,他忽然愣了。
    “你听得懂它说话?”秦尚远陷入震惊。
    “听得懂啊,你听不懂中文么?”夏蔷柔一脸莫名其妙。
    天赋异禀?
    mua的,就这破功能,系统还收了他钱!
    “嘻嘻嘻,没想到使魔这么乖啊,好像一只大狗狗哦。”夏蔷柔伸手去抚摸巴德尔粗糙的大脑门。
    “巴德尔系大狗狗......”巴德尔咬着手指缓缓地思考,“巴德尔不系大狗狗。”
    “好了吧?”秦尚远无奈看了一眼激动的夏蔷柔,打了个哈欠。
    “好了就走吧,正好苏柏一个人睡,听夏超说她是你表姐,你们可以挤一挤。”秦尚远哈欠连天。
    “那多不好意思......”夏蔷柔地脸蛋上平添了一抹绯红。
    一阵骚动,顶上的天花板忽然有什么扰动起来。
    秦尚远和夏蔷柔正想抬头,下一刻却被面前生出的长枝卷走。
    巴德尔将他们护在怀里,抬头死死地盯着上方。
    “巴德尔你干嘛?”秦尚远懵了。
    他和夏蔷柔此刻就像是雏鸟,被母鸟护在翼下。
    “怎么了?”夏蔷柔也有些懵。
    “有、有坏人。”巴德尔慢吞吞地说,“巴德尔感觉到了坏人。”
    坏人?
    秦尚远不由得想起了那场梦。
    梦中的巴德尔像是一辆巨大的花车,大手之中,托举着那个名为花之恶魔的少女。
    寂静。
    下一秒,头顶的钢架轰然坍塌!
    玻璃渣、钢架混着断裂的树干猛地坠落,在大厅的地面砸出巨响!
    一时间,尘烟四起。
    透过树干的缝隙,秦尚远看到了大厅内的景象。
    皎洁的月色透过大厅顶部,斜斜地洒进商场。
    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央,静静地伫立着一个人影。
    秦尚远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烟尘之中灼烧飘摇的两枚暗红瞳孔。
    一股至邪之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他的膝盖微微抬起,脚下似乎踩着什么东西。
    浓烟渐渐散去。
    陌生魁伟的男人显出身形,秦尚远才看清,他的脚下,踩着一个人。
    苏柏!!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