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秦家的历史可比约束局早得多,毕竟他们是约束局的创立家族之一,”江洋解释说,“早在约束局成立的数百年前,秦氏祖先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斩妖师了。
    数百年来,秦姓斩妖师一直以血脉维持着封印的存在。
    对于封印,他们的观念相当保守,但这样的保守态度是用历史上无数血的教训换来的。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渴求恶魔的力量了,因此他们不惜铤而走险。这些里世界的叛徒们,有的甚至穷其一生都在寻找世界各地的古墓和封印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个家族的封印地就应该作为一项最高的机密被保守。”
    “但是它最终还是崩塌了。”林澜说。
    秦家封印的崩塌本就在约束局的预料之内,但奈何维持这处封印的秦家早已衰落。
    这是一列失控的火车,所有人都知道它终将撞向山崖,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结果来得比测算的要快。
    “作为最后的秦家血裔,秦尚远,甚至从他的父亲秦禹开始,就已经不具备维持封印的能力了,这从遗传学的角度是解释不通的。”江洋说。
    “这就是夏家对他这么感兴趣的原因?”林澜说,“以至于专门送去他们最中意的武器,在他身边贴身保护他?”
    “也不全是,我已经脱离家族很久了,老人们的想法,我也拿捏不清楚。”江洋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那双布洛克雕花的牛津鞋面已经沾满了矿井中的灰尘。
    罐笼缓缓停稳,铁栅栏打开。
    江洋带着林澜前往另一个地点。
    “四百米只是矿井深度的一半,我们还要乘坐两趟人车。”江洋说。
    “竟然这么深?”林澜很惊讶。
    “没错,他们在八百多米的深度发现了大量的金铜矿,但因为封印的原因始终没有刻意开采过。”江洋说。
    “那个自燃而死的主播,也是听说这里有未开采的金矿,才起了直播的心思,因为是废弃矿场,又加了个恐怖直播的噱头。”
    “哪想到真成了恐怖直播了。”
    深度来到海平面以下,林澜已经感觉的有些热了,矿井最深处仿佛有一台烧得炙热的锅炉。
    人车在轨道上摇摆着停下,前方是黑漆漆的甬道。
    “快到了。”江洋很绅士地牵着林澜下车,接着给了她一张防尘口罩。
    两人佩戴上口罩,一前一后地步入甬道。
    前方只有一点光亮,热浪从甬道的尽头涌来,即便是隔着口罩,林澜也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
    从黑暗转换到明亮的环境,耀眼的光霎时笼罩了两人,刺得林澜睁不开眼。
    等到她的眼睛慢慢适应,才看清楚甬道的尽头。
    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
    “欢迎来到,人与恶魔的——”江洋深吸了一口气,“墓地。”
    ·
    秦尚远愣了。
    哈?
    姐姐?
    使魔这玩意儿还带家属的?
    “你姐姐是谁?”秦尚远想了会儿,问。
    树守巴德尔听到之后缓缓抬起了头,憨憨又木讷的巨脸上写满了疑惑。
    只见它缓滞地张开嘴巴:“泥这莫问......姐姐费森气的......”
    你姐姐好大的官威啊,什么人呐问个名字都还要生气。
    秦尚远皱眉。
    “那,你姐姐在哪?”
    “在嘿远的地方碎觉。”
    睡觉?别的地方还蛰伏着巴德尔这样的树守么?
    “那你怎么过来了?”
    “姐姐刚刚醒,但是还没有完全醒,要我过来枣人......”树守巴德尔迟缓地说,它缓缓挪动巨大的躯体,双手撑地,用巨脸贴近秦尚远。
    鼻息狂风般贴面袭来。
    秦尚远紧闭双眼,脸上的肌肉拧成一团,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巨牛接近并打量了。
    随后,巴德尔的巨手伸出细枝,它用夸张的不成比例的木手指精密地抓住了秦尚远的衣领,要将他缓缓地提起来。
    “秦尚远!”苏柏从远处百米冲刺了过来。
    血液飙飞,风压凝聚。
    铁拳穿透了巴德尔的手腕,树干应声断裂,秦尚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沁人心脾的摔痛感从背后蔓延开来。
    秦尚远挣扎着缓了一会儿。
    巴德尔怒吼一声,下一秒就挥舞着另一只手朝苏柏砸去!
    苏柏摆出格斗的架势,用小臂硬生生接住了巴德尔的大手。
    两者体型相差悬殊,站在秦尚远的角度,仅仅是巴德尔的小臂就有苏柏整个身躯的大小。
    但苏柏眼底流淌着红光,毫无惧意。
    苏柏没有给巴德尔移动的机会,她用左臂接住枯枝聚成的拳头之后,五指弯曲,顺势扣住树干上的凸起。
    紧接着,她右手握拳,以腰力挥拳,凝聚风刃的拳头再度贯穿了巴德尔的另一只手!
    树干断开,木屑纷飞。
    “苏柏!苏柏!”秦尚远躺在地上急忙喊停,“停手苏柏!”
    “怎么了?”苏柏回头,眼底满是戾气。
    “它不是想伤害我。”秦尚远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姿势怪异地想要拉伸还在疼痛的背部,“哇我的背......”
    巴德尔呆住了,它看了看自己断掉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断掉的右手。
    接着,它笨拙地跪了下来,侧着庞大的身躯,想用断臂去够到地上被苏柏卸下的手臂。
    嘴里还一直在叨念着一些莫名其妙的音节。
    但在秦尚远的耳朵里,巴德尔说的是——
    “疼。”
    “好疼啊哥哥。”
    “这个姐姐好凶。”
    巴德尔见自己够不上手臂,脸色有些慌张,大眼睛甚是委屈地看了看比它矮小许多的苏柏。
    它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这样凶狠,什么都不说,就打断了它的手。
    随后,它挪动着庞大的身躯,自顾自地躲到了大厅墙壁的角落中去,它将脸埋在膝盖里,像是受了委屈的大狗。
    整个大厅忽然一片寂静。
    苏柏也愣了。
    她看了看拳头缝中的木屑,又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大树干,最后将目光投向秦尚远。
    “委屈了这是。”
    秦尚远沉默了一会儿,见苏柏看向他,略微有些尴尬地说。
    “怎么办?”苏柏罕见地问出了这种问题。
    “哄呗。”秦尚远挠挠额角,面露难色。
    苏柏有些错愕,停顿了几秒,开口问:“怎么哄?”
    她的确不太擅长哄人这种工作。
    相比之下,她好像更擅长将人大卸八块。
    秦尚远也不懂,但看起来巴德尔的思维方式和人类小孩似乎差不多,应该勉强可以当作人类小孩来哄吧?
    想到这里,秦尚远跑到充气城堡里拿出了两颗蓝色的海洋球,给苏柏手里塞了一颗。
    “跟我来。”秦尚远摆了摆头示意苏柏跟上。
    他们走到巴德尔面前,秦尚远晃了晃手里的海洋球。
    “巴德尔,要一起玩吗?”秦尚远小心翼翼地问。
    “它叫巴德尔?”苏柏也学着秦尚远的样子,举起手里的海洋球,略微生硬地晃了晃。
    树干摩擦,咯咯作响,巴德尔摇了摇头。
    秦尚远思索片刻,转身将两条巴德尔断掉的手臂拖了过来。
    “你的手我给你搬过来了,巴德尔。”秦尚远再次小声地喊,“这位姐姐不是有意的。”
    “快说点什么啊!”秦尚远咬牙,小声拐了拐苏柏的胳膊。
    苏柏见状,一改往日的常态,小心温柔地朝着巴德尔说:“对不起,巴德尔。”
    “手臂......没关系姐姐,手臂会寄几长出来的。”巴德尔微微抬头,却只露出了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珠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
    “巴德尔累了,巴德尔要碎觉了。”它怯生生地说,“哥哥姐姐,晚安。”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