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喂!你小子笑什么啊!”夏超忽然急了。
    “啊?我没笑啊。”秦尚远躲在苏柏背后耸耸肩。
    “苏柏妹妹,离这个变态远点,哇~他笑得真的好猥琐啊!”夏超很诚恳地向苏柏提出了建议。
    “够了。”苏柏转过身,给了两人一人一个脑瓜崩。
    “情况已经够模糊的了,该忙什么忙什么。”
    说完,她走向另一侧的步行走廊。
    秦尚远吃痛捂着头,乖乖闭上了嘴:“......”
    夏超站在原地,略微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多大的人了,夏超你还是队长,齐懿没死你们就不动是吧?”苏柏语气冷淡。
    “啊......”夏超见有些绷不住脸面,表情十分沮丧,“苏柏妹妹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安排场外的围栏安装!”
    “我去看看树根覆盖的情况,至于那个家伙,”苏柏若有所思地看向蹲在另一个大厅的树影,“应该不用管它吧?”
    “依照现在的情况,不用管它的,之后我会叫工作人员来进行监测,”夏超连忙给出了专业的意见,“或许它是在找什么东西。”
    很自觉地分配完任务之后,苏柏和夏超就各自离开了。
    秦尚远没有说自己要做什么,也没说自己不做什么,反正他就是个自由人。
    这段时间苏柏一直跟他在一起,似乎也没指望过他做什么,反倒是每次有危险的时候,苏柏会第一时间把他护在身后。
    这搞得秦尚远有些不好意思。
    苏柏不会喜欢我吧我测?
    秦尚远脑子突然里冒出了这个奇怪的念想。
    但下一秒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苏柏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怎么看不都像是会喜欢人的样子。
    但自己呆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干,总不好吧?
    总感觉那个死妹控会找理由数落自己。
    秦尚远不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人,相反这种奇怪的责任心会驱使他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他不由得看向隔壁大厅那个蹲在地上的佝偻巨影。
    思索片刻之后,秦尚远穿过步行长廊,来到了树守的身后。
    这里的大厅白天在做儿童活动,商家在小广场上铺设了一张巨大的充气城堡,里面倒满了各色的海洋球。
    白天的充气城堡挤满了家长和孩子,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树守蹲在充气城堡前,似乎是在认真捣鼓什么。
    秦尚远从背后看着它,忽然感觉这头大怪物像是一个在公园沙堆旁玩沙子的小孩。
    巨大的树躯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树守缓缓转过了身。
    秦尚远被它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个趔趄。
    它举过枯枝败叶聚成的巨手,迟缓地递到秦尚远的面前。
    秦尚远下意识地抬手躲闪,但他定睛一看,树守粗大的手指指腹上,伸出了两只细小的枝丫,枝丫此刻正夹着一颗蓝色的海洋球,动作相当精密。
    树守看着他,眼睛里像是有什么话要诉说。
    过了会儿,一串听不懂的奇怪音节从树守口中蹦了出来。
    ?
    秦尚远顿时一脸的懵逼。
    红光闪过,系统自动开启了。
    小弹窗。
    【检测到您的外部情况。】
    【提醒您自助购买任务道具。】
    秦尚远这才想起来,还有任务道具可以使用,但坑比系统说升级到lv2后道具需要自己购买。
    上次兑换了一万的系统代币,用八百系统币解锁了【柳玉颜的脊髓】的l级效果根须。
    代币余额还剩了很多。
    秦尚远打开邮箱,说是自助购买,但邮箱里就只有一个选项。
    【神奇的翻译机。】
    什么鬼名字啊!
    秦尚远一口老血。
    系统你干脆改名叫哆啦a梦的次元口袋好啦!
    【抱歉,不能更改系统名。】
    ......
    购买神奇的翻译机。
    【将扣除5000系统代币。】
    什么鬼翻译机要五千??
    【使魔沟通翻译机,一次买断,终身享受。】
    真的?
    【千真万确。】
    行吧......秦尚远皱着眉头点击了购买。
    五千系统代币瞬间扣除,余额上的数字转动最终停在了4200。
    真是花钱如流水。
    红光闪过,系统关闭。
    但【神奇的翻译机】的效果来得意外的快。
    “丸……丸吗?”树守再度缓缓地开口。
    雄浑伟岸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但听起来它好像有一丝羞涩。
    哈?
    秦尚远眨了眨眼睛。
    这家伙,在邀请我?
    呆呆地等待几秒钟之后,树守见秦尚远不应,睁大眼睛,凑近了看他。
    浓热的鼻息带着木屑喷在秦尚远的脸上。
    秦尚远闭上眼睛摸了一把脸,没有说话。
    树守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它伸出另一只爪子挠了挠光秃秃的树皮脑袋。
    树干摩擦发出生涩的异响。
    紧接着,树守又迟缓地转过身,将手里的蓝色海洋球放了回去。
    秦尚远看着这家伙的一举一动,脑子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它似乎并没有放弃,再次转过身的时候,尺寸巨大的双手中已经捧满了各种颜色的海洋球。
    “丸……丸吗?丸吗?”它好像有些兴奋又有些着急,那双比牛眼睛还大的眼珠像珍珠一样透亮。
    秦尚远忽然间明白了!
    它以为秦尚远不理它,是嫌小球太少了。
    所以它转过身又捧了一大把出来,希望秦尚远能和它一起玩。
    就像个孩子一样,把自己认为最珍贵的玩具和朋友分享。
    该死。
    秦尚远怔怔地看着树守那张纯真的笑容,眼角抽动。
    夏超不是说这是恶魔的使魔么?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孩啊!
    还是个很大方的小孩!
    亏他之前还以为这是树之恶魔什么的,哪有恶魔的智力跟个三岁小孩差不多的?
    那还怎么忽悠人类?
    秦尚远思索了片刻,心生一计。
    小孩子的话是最好套的。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树守。
    树守看到秦尚远动了,圆圆的眼睛明亮,开心地咧开了嘴。
    “想我跟你一起玩啊?”秦尚远站起来拍拍屁股,脸上带着蔫坏的笑。
    对付恶魔之类的他可能不擅长,但是要说到糊弄小孩子,他可能比小孩子本人还玩得开心。
    “对……对……哥哥,这个球球很好玩。”树守的眼睛都亮了,在以一个它认为很快的速度,真诚地点着头。
    ......
    虽然这次的小孩子,稍微比平时大了那么亿点。
    秦尚远咽了口唾沫,心一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这个得这么玩……”
    他一把拨开树守的巨手,然后纵身一跃!
    一头栽进了充气城堡的海洋球里。
    树守显然没有见过这样的玩法,它先是一惊,然后欢欣雀跃地拍起那双树枝构成的大手,嘴里发出咯咯的低沉笑声。
    它很认真地看着泡在海洋球里的秦尚远,像是一个在观察仓鼠游泳的幼儿园小朋友。
    秦尚远就是那只仓鼠,可它管仓鼠叫哥哥。
    拍完手,它忽然情绪低落了起来,脸上看得出有不高兴的表情。
    “你怎么了?”秦尚远一愣,心说这玩意儿怎么还突然伤感起来了,明明自己都还没开口问呐!
    “哥哥……丸得很开心。”树守扭扭捏捏地说,声音缓慢而低沉,“巴德尔不能开心……巴德尔太重了,会把球球鸭坏……”
    原来这货叫巴德尔。
    “没事,压坏就压坏呗。”秦尚远若无其事地说。
    怎么感觉还挺懂事的,比小区里那些熊孩子乖多了。
    “鸭坏了.....姐姐费不高兴。”树守巴德尔怯生生地说,那副委屈的表情看起来憨憨的。
    它环抱着膝盖,巨大的躯干同时往后缩了缩,远离了充气城堡和海洋球。
    ·
    南部山区,葬魔之井。
    “被烧死了?”林澜一愣,“他带汽油了?”
    矿井因为海拔的原因,最深处的确会很热,但空气中的温度也不至于达到一些可燃物的燃点。
    “不,从总总迹象上来看,像是自燃。”江洋解释说。
    矿洞长廊中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几分钟后,他们走到了下井的罐口。
    简陋的铁栅栏缓缓打开,江洋和林澜走进罐笼。
    “这原本是给矿工们下井采矿乘坐用的特种电梯,深度四百多米,现在已经被收容所的人员接管了。”江洋说,“我们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重启这里。”
    工作人员按下启动键,罐笼缓缓开始下行。
    头顶的钢索结构发出巨响,罐笼摇摇晃晃,环绕他们周围都是简易蒙尘的钢架,钢架背后是机器开凿的,凹凸不平的岩壁。
    “我还以为这里只有大理石矿。”林澜有些惊讶。
    “不,大理石矿是在之后才发现的,”江洋说,“当然它也为秦家带来了不少的财富。”
    “但在那之前,这里一直是秦家封印的所在之地。”
    “那为什么他们一直不告诉约束局,封印的所在?”林澜问,“我们有最专业的团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