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翘家?”秦尚远抠抠脑袋。
    “当然咯,不翘家哪能吃烤肉、喝奶茶啊?”夏蔷柔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家里管得还挺严。”秦尚远“哦”了一声。
    “原本我是能经常出来的,可是最近一个月,家族忽然来了一大堆人,哥哥也来了。”
    夏蔷柔趴在大桥冰冷的钢铁栏杆上,俯瞰漆黑汹涌的江水。
    “虽然哥哥来了我很高兴,但是他们却说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把我关在家里快一个月了。”
    “我一个月都没去学校,上次给我写情书的男生,我都还没来得及看他长什么样呢。”
    “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偷跑出来,结果被那三兄弟发现了,就追过来了。我还给了服务员小费呢我,让他们帮我拦住,结果没什么用。”
    夏蔷柔说完,叹了口气,小脸上遮满了愁云。
    秦尚远抽了抽眼角,心说大小姐您心真大,那三哥们儿谁敢拦呐,保安来了都得拿防爆盾。
    秦尚远手机响了,他掏出兜里的诺基亚老人机,来电人是苏柏。
    夏蔷柔竖起了耳朵贼眉鼠眼,吹着蹩脚的口哨,有意无意地偷瞄秦尚远的屏幕。
    “你跟苏柏,关系很好嘛。”夏蔷柔咳嗽了两声。
    “你认识苏柏?”秦尚远脸上带着疑惑,接起了电话。
    “这边出事了,快回来。”苏柏的声音冷如刀锋。
    还没等秦尚远开口,苏柏率先挂断了电话。
    一道尖锐到让人牙齿发酸的刹车声。
    秦尚远和夏蔷柔同时回头,一台黑色的保时捷卡宴直挺挺地横在路边,车窗缓缓下摇。
    戴墨镜的男生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扭头看向窗外,用食指勾下墨镜露出半张脸。
    秦尚远和男生对上目光,对方的眼神像是要立刻将他拦腰斩断那样凶狠。
    “哥!”夏蔷柔惊呼。
    “哥?”秦尚远惊异地看向夏蔷柔。
    “你小子叫谁呢!”男生摘下墨镜愣了一秒,忽然急了。
    ·
    万达商场,五楼男厕。
    苏柏站在小便池前,对着一棵“树”,沉默了。
    那是一株有些矮小的绿色植物,但偏偏横截面却相当的大,光看大小像是花市上售卖的矮胖独干发财树。
    这棵树上没有一片绿叶,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还未绽放的花朵。
    上百支色彩各异的花朵像是被打了生长素,此起彼伏地拥挤在一起,布满这棵树的每个角落,仿佛是出自某位艺术家之手的造物。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树干的下半部分长出了一支怪异的根须,根须上长满了小花,呈抛物线的弧度,一直延伸到小便池里。
    如果再仔细一点,会发现这个树其实是一个人形。
    ......
    “又是这个小胖子啊?”林澜穿着既往的制服大衣走进了男厕,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嗯。”苏柏扭头。
    那株矮胖的花树其实是齐懿。
    三十多分钟前,齐懿站起来说自己去上个厕所,但一直没有回来。
    十分钟前,商场拉响了火灾警笛,整座商场的人都在有序地往外疏散。
    苏柏透过商场的玻璃幕墙,看到了路边伪装成消防车的收容所车队,随即意识到状况不对,就奔向了这层楼的男厕。
    但他没有死,苏柏还能试探到他的心跳。
    “别推我!”秦尚远骂骂咧咧地撞进了厕所。
    他的背后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生。
    男生的气质很难形容,二十三四岁的年龄,正介于成熟和幼稚之间。
    那身手工缝制的西装是痞气中捎带庄重的英式三件套,内衬马甲笔挺,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有质感。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西装外套着和林澜同样式的大衣御寒,像是刚从一场酒会离场。
    看得出是一位翩翩公子。
    秦尚远霎时就愣住了:“澜姐,苏柏?”
    “你们这么快就见面啦?”林澜看着秦尚远和他身后的男生,表情欣慰,“看起来相处得不错嘛。”
    秦尚远没好气地朝后白了一眼。
    男生也不饶人地回瞪过去。
    澜姐你从哪看出来的相处的不错了?
    苏柏显然也看到了。
    她下意识地半退几步,眼神瞬间变得警戒了起来:“夏超。”
    “别介意啊别介意。”夏超举起骨节分明的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我不是来监督你的,家族对你最近的表现相当满意。”
    “家族?”秦尚远看了看夏超,又看了看苏柏。
    没人回答。
    “这次约束局行动得很快。”
    沉默了片刻,苏柏给出恰如其分地评价。
    林澜无奈地摊手:“不同往日了,华夏片区的管理和调度最近被全权移交给了几大董事之一的夏家。”
    “董事?”苏柏满脸诧异。
    “看来你对自己的家事不关心啊。”林澜扬起眉毛。
    “母亲的家事而已,母亲已经过世,跟我也就没什么大的关系了。”苏柏垂下眼帘。
    “怎么能不是家事呢?”夏超一听,立马急了,“你舅舅知道你这么说该多伤心啊!”
    “闭嘴。”苏柏冷冷地说。
    “哦。”夏超被吓得抖了一下,噤若寒蝉。
    秦尚远默默看着两方拌嘴,他才知道原来苏柏是单亲,这之前他还以为苏柏是那种被爸爸妈妈从小爱到大,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女孩。
    “这些本来是你去了学院之后才会接触到的,早点知道也没关系。”林澜说,“约束局获得了世界各国的官方承认,但是作为隐藏的机构,其起源本来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我们都知道,恶魔的起源很早,无论是西方传说中的恶魔还是东方神话中的妖魔,在真实的历史上都有能够追溯到的根源。
    虽然在普遍的印象中,恶魔对于人类往往是不屑一顾的,但他们的存在和其污染产生的使魔却对人类造成了伤害。
    于是在世界各地的文明中,自古以来便衍生出了许多以斩妖除魔,卫道人间为己任的各方家族。
    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无数次地将那些东西封印或杀死,也有无数的义士献身于这场漫长的战争之中。
    不少的家族被历史淘汰,逐渐式微,但仍然有几支家族抵抗住了历史的巨轮,在这场战争中延续到了如今,并且已经根系庞杂。
    他们无一例外地掌握着巨额的财富,家族子嗣深入各个国家的金融和政治领域。
    这些家族联合起来出资,利用现代的武器组织起了如今的约束局和各学院,用来培养对抗恶魔的新生力量。”
    “夏家和曾经的秦家,都是约束局的创始者之一。”林澜娓娓道来,分别看了一眼夏超和秦尚远,“也就是董事。”
    秦尚远瞳孔震颤!
    原来自己的家族,曾经竟然是这种听起来牛逼哄哄的存在?
    可是爸妈居然从没跟他提起过。
    “原本,设在世界各地的约束局都是由总局统一调度的,但是夏家最近的几年一直在试图夺回华夏的独立调度权。”
    林澜接着说:“现在,这个提议已经通过长老会了。”
    夏超双手插袋,一脸无奈地看向苏柏:“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了吧?”
    苏柏别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尚远。
    秦尚远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眼神和夏超撞在了一起。
    两个人瞬时在对方眼中看出了对彼此的厌恶。
    “夏超是被派过来协助行动的,最近西南地区的恶魔事件数量飙升,我也忙得焦头烂额。”林澜摊摊手。
    “但重大的事件基本上都发生在都容市,比如现在的......”夏超走近那株花树,他像是研究者那样仔细端详其上生长着的、含苞待放的花朵。
    “花之恶魔。”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