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怪物声势浩大地对着两人吼叫,而匍匐在它身后的鱼群仿佛蓄势待发的万军。
    在它吼声结束的那一刻,湖中的鱼群挥舞着诡异的长肢,山海般汹涌地上岸!
    “来吧。”邱明山伸手低语,勾起嘴角像是挑衅。
    他的身体正在急剧变化,浑身的骨骼发出异响,邱明山的面骨开始扭曲变形,鲜血淋漓,而人类的皮肤之下,那些属于恶魔的细胞被唤醒,它们正在疯狂地增殖彼此咬合,形成坚硬嶙峋的皮肤。
    他用狰狞利爪缓缓地拧动节流阀。
    下一个瞬间,骇人的高温从腰带的核心释放,以邱明山为中心,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冲击波飞速地向周围扩散!
    突如其来的高温强风驱散了大片的灰雾,同时掀飞了鱼潮的先锋军,长着虫肢的鱼和周围的树叶一样燃烧起来,痛苦地翻滚。
    而腰带的核心此刻犹如一颗被熔得通红的钢珠,正在放出耀眼的辉芒!
    液态金属般的物质从核心散布,流动着覆盖到邱明山正在异变的全身,最后又迅速冷却,赫然形成包裹住那具躯体的漆黑外甲。
    苏柏靠着【隐秘王座】强化后的身躯勉强在冲击波中保持住了身形,她惊异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应该不能再被称之为人类了。
    那具荆棘般的佝偻身躯静静地伫立在被高温烧焦的草地上,怪物般的面容已经被金属的面罩紧紧覆盖,昆虫般的硕大复眼也是漆黑如墨。
    浓白的蒸汽从金属甲板的缝隙中急促地喷涌排出,那些既具有生物特性也能看出金属质地的身体上,隐隐能看出熔岩般的细芒。
    邱明山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长长地叹息。
    另一头怪物先是露出了惊惧的神色,随后它再度咆哮起来,剩下的鱼潮受到它的催动,继续从湖中涌动着冲锋!
    漆黑的怪物怒吼着高高跃起,以恐怖的势能砸进鱼群,他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鱼群一层接一层地盖住,鱼形使魔疯狂地涌入,堆叠成的小山覆盖住他,像是正在贪婪地啃食。
    但下一秒,小山中传出油门轰动的怒吼!
    携带着高温的冲击波再度释放!
    无数的鱼形使魔被恐怖至极的冲击波击溃,原本覆盖在邱明山身上的鱼群被抛得高飞,一头接一头地被他咆哮着洞穿、点燃、粉碎!
    成吨的鲜血刚刚洒到上空,随即就被恐怖的高温蒸发,随即化作一阵阵血雨落下!
    苏柏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战斗,她听说过这种诡异又特殊的战斗方式,并不依靠恶魔的契约能力,而是直接动用恶魔的遗骸。
    这是属于恶魔的战场,只能由恶魔来终结!
    ......
    回过神来,没有时间再给她惊讶了。
    “契约·凝风,生效。”
    她再次咬破手指,领域轰然展开,苏柏攥紧双拳,领域之内的风与雾旋转着向她的拳头汇集。
    空气中残留的高温将雾中某种高浓缩的可燃物质引燃,她每轰出一拳都伴随着一股炽热的烈焰!
    烈焰轰击在那些脆弱的鱼腹,将整头鱼形使魔连带骨骼也一同熔穿。
    寄生在鱼身上的怪虫随之脱落枯萎,这些本属于寄生恶魔的眷属生物早应该死去了。
    ·
    秦尚远被身后忽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得抖了一下。
    苏柏偷偷带了炸药?
    他趴在别墅外高处的草丛,架上狙击枪屏住呼吸,通过窗户看向刘羽山的家中。
    浓雾弥漫了整片别墅区,四周死寂,像是寂静岭里的恐怖场景,迷雾中似乎随时会有怪物出没。
    刘羽山的家里只有很微弱的灯,但不得不说系统给的契约能力刚刚好,他能清楚地看到此时此刻那幢别墅里正在发生什么——
    齐懿。
    ·
    “你你你你,你谁啊!”
    客厅中,齐懿被拘束带绑缚着双手。
    他浑身发颤,脸上的白肉随着害怕的情绪水波般颤抖。
    “刘羽山。”蜡黄方脸的矮男人坐在椅子上安静地喝茶,然后吐出茶渣子。
    “你不是医生么?你干嘛把我带到这里来?”齐懿惊诧地问,“我得了癌症长了肿瘤,你说的,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我还想见见我爸我妈!”
    齐懿惊恐地哀求。
    “哼,你的确是个死人了,告诉你也无妨,”刘羽山嫌弃地皱眉,“那是骗你的。”
    “骗我的?”齐懿眼眶中还含着泪,忽然停住了。
    “不说你得了肿瘤,你怎么会再花钱检查,再做手术呢?”刘羽山很自然地摊手。
    紧接着他咧开满口的黄牙狞笑:“你不做手术,我怎么收钱呢?”
    “你还是明星医生?”齐懿诧异地看着刘羽山。
    “那不是跟上面打声招呼的事么?”刘羽山不屑地笑了一声,“在我这个位置上,就算是你也可以。不然,患者们还怎么放心乖乖听我的话呢?”
    “真是可怕。”齐懿看着刘羽山,微微颤抖。
    “人就是这样,贪生怕死、懦弱无能,”刘羽山咬着牙说,“稍微说一点什么东西就能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恨不得直接跪在我的面前。”
    说完他低声奸笑起来:“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用什么赚钱最容易么?”
    “什么?”齐懿强装着镇定和他对话。
    “恐惧,还有希望。”刘羽山摆出一副导师的姿态,“你们这些社会上的人都是猪猡,
    告诉你们明天就要死了,你们会恐惧。
    再告诉你们还有得救,你们就会跪下把钱送给我,同时还会对我感激涕零。”
    齐懿咽了口唾沫,他心跳加速,不敢说话,这人是个疯子。
    但,他说的,好像有那么一些道理......
    “既然要赚我的钱,那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齐懿继续装着胆子问,160斤的肉也不是白长的。
    “有人需要你。”刘羽山说到这里,有些愤愤不平。
    “谁?”他心里一紧。
    “要死的猪,有必要知道自己会被送去谁的餐桌么?”刘羽山恶狠狠地笑。
    “他妈的,你要杀要刮至少让我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吧?”齐懿怒火中烧,“我爱你!猪怎么了?猪会干你这种不是人干的事儿?有脸说猪?”
    齐懿咬着牙口吐芬芳,如果真要死了,有些话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刘羽山被这个胖子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
    “算了,没必要跟将死之人多费口舌。”刘羽山强压着怒气喝茶。
    ·
    门外,秦尚远收起了【巡雾者】,方便偷听屋里的对话。
    齐懿这胖子,还挺勇的嘛。
    不过如果是仪式需要,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难道是要等到某个特别的时间?
    他听苏柏说过,不同的恶魔仪式需要的条件不同,寄生恶魔需要灵、肉和骨,以及150个活人,但或许换一个恶魔就不同了。
    苏柏告诉他,约束局记录中有某个恶魔的复活仪式,是将肉身浸泡在成吨的液态巧克力中,再用甜甜圈进行祭奠,于是位于北美的约束局只能在当晚匆忙炸掉了整个区所有的巧克力工厂。
    当然,这种条件十分罕见,后来他们发现借此复活的也只是个弱小的低位恶魔。
    客厅中没了动静,他双手结印,开启了【巡雾者】。
    不过刘羽山跟他之前印象里的似乎不同,他不再像早上有着一身肃杀之气、精致而沉默寡言,反而更接近一个贪迷酒色的中年男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