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医院门口,寒风凛冽。
    秦尚远和苏柏并肩站在一起等车,他回想起十多分钟前在厕所的一幕幕,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秦尚远回头望了一眼,整座医院都被黑暗所笼罩,保安亭也熄灯了,他忽然感到一股轻微的窒息,建筑顶层写着“都容市第五人民医院”的灯牌静静亮着红色的光,仿佛黑暗中的恶魔向他投下肃穆而不洁的凝视。
    “你在想什么?”苏柏看了一眼秦尚远。
    秦尚远突然被苏柏的声音拉回现实,表情像是如梦初醒:“没什么。”
    还是暂时不要告诉苏柏,他也只是怀疑,等有了具体的结果再让苏柏知道。
    反正以苏柏的实力,就算那个刘羽山真的有什么不对劲,也能轻松被她锤爆吧?
    秦尚远默默地想。
    ·
    回到家里,秦尚远先是冲了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然后躺在床上裹好被子。
    系统。
    红光闪过,界面展开。
    【柳玉颜的脊髓】静静地躺在背包里。
    严格来说,这段脊骨不太像一把大剑,更接近于一段古铜色的短刀,类似于日本武士使用的肋差,刀身仍旧能够识别出宽厚的脊椎关节,边缘锋利,并且还带有微小密集的锯齿。
    他趁当时四周昏暗,在刘羽山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瞬间,从系统中掏出了【柳玉颜的脊髓】触碰到了刘羽山的手掌。
    虽然只是一瞬,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目前来看貌似运转得还不错。
    小弹窗。
    【寄生眷属已部署。】
    【是否启动l级能力:根须。持续时间12小时。】
    秦尚远扫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如果现在开启,根须的效果会在下午一点左右结束,这期间应该足够察觉刘羽山的异常动作了。
    启动l级能力:根须。
    【已启动,使用者视觉、听觉、味觉、嗅觉以及触觉将和目标共感。】
    共感?秦尚远一愣。
    眼中见到的世界逐渐模糊,身上的被子,手边的枕头,头顶的灯......周遭的一切都在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剥离褪去。
    ·
    都容市第五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办公室。
    秦尚远眼角微颤,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来到了这里,他的身体纹丝不动,仿佛只是换了一个场景。
    此刻他的身上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正坐在办公桌前,手边是一盅沏好的大红袍。
    蜡黄而苍皱的右手端起茶杯,啧了一口,舌尖微微发涩,吐出茶叶,咳痰。
    这就是......共感?
    秦尚远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禁锢在这副身体里的灵魂,而这副身体的主人,叫做刘羽山。
    他不能掌控这具身体,只能依靠刘羽山的眼睛当一个观察者。
    办公室此刻空无一人,刘羽山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冥想。
    过了一会儿,正当秦尚远昏昏欲睡时,耳边传来了轻微的开门声。
    “刘主任,还没回家呢?”是女人娇媚的声音。
    刘羽山缓缓睁开眼,秦尚远的视野也随之恢复,他向门口看去,那是一个眉眼娇媚的年轻女人,脚上蹬着红底高跟鞋,丰满的腿上穿着黑色吊带丝袜,贴身包臀裙恨不得高到肚脐去。
    她顺手带上了门,迈着款款的步子一边走向刘羽山,一边脱掉羽绒服,露出只穿着吊带的丰硕滋润的上半身。
    秦尚远的目光随着刘羽山的目光,略带猥琐地从上到下打量着女人,仿佛面前的女人是一件摆放在橱窗中的精致瓷器。
    秦尚远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小王,你来啦?”刘羽山舔了舔嘴唇,一把将女人用力地揽进怀里,顺手拍了拍她丰满圆润的臀部。
    好家伙......
    刘羽山贪婪地嗅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后将脸埋在女人的胸口。
    女人瘫软着坐在刘羽山的腿上,手臂绕住刘羽山的脖子,口中传来一声声轻微的喘息。
    “刘主任您讨厌......这么晚了。”女人娇嗔地拍了拍刘羽山的背,面色渐起红润,“人家要回家啦,不是说好了明天么?”
    “我提前验一下货嘛。”刘羽山的目光像蛇那样在女人衣缝的每个角落里钻过,“今天穿的什么颜色?”
    “讨厌啦,主任,您明明都验了那么多次了......”女人娇羞着轻掐刘羽山的胳膊,随后丰唇贴近刘羽山的耳边,呼气如兰地呢喃,“是紫色的哦。”
    不对。
    秦尚远也跟着仔细地鉴赏。
    这小王在骗人啊,明明还带了黑色的蕾丝绣花。
    “呀,您的手怎么啦?”女人惊讶地捂住嘴巴。
    “不小心划伤了。”刘羽山毫不在意地说。
    刘羽山的语气油腻粘滞:“不如今晚......”
    “讨厌,人家待会儿要回家啦,”女人娇嗔,身子骨柔软,“还是上次拜托您的论文的事,我有些放心不下,我可就指着它们来升职了。”
    “我的小乖乖,这个你还放心不下么?”刘羽山贪婪地亲吻、抚摸,“我手底下那么多研究生呢,他们要是想毕业......”
    “那我就放心了,刘主任您真是热心助人。”女人千娇百媚地夸赞,“刚刚出门的时候,我听说您白天接手的患者现在状况不太好。”
    “手术做完了,他那种病有点并发症什么的,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
    刘羽山没抬头,而秦尚远已经快被香味熏得昏死过去了。
    “刘主任您真是高见啊。”女人任凭这个皮肤蜡黄又矮小的方脸男人摆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刘羽山冷冷地笑,“下了手术台,没有富贵,那一切就看天命咯。”
    不行!
    不行!
    秦尚远死死闭上眼睛,随后又猛地睁开,像是在深海潜水的人突然回到岸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自己又回到了卧室的床上,周围都是熟悉的陈设。
    秦尚远脸部抽搐,胸口跟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
    妈的,刘羽山玩这么花。
    再不撤出意识,不等刘羽山的动作,秦尚远就先就顶不住了。
    平复下心情后,秦尚远开始回忆刚刚的所见所闻。
    那个名叫小王的女人看样子应该也是医院里的医生,跟刘羽山之间存在着一些不干净的交易。
    刘羽山用自己所带的研究生做出的学术成果,来换取女人的身体。
    看起来是社会里很常见的权色交易,和恶魔这种超自然的存在扯不上什么关系。
    他自己对待患者的态度也很模糊不清,至少根本不是医院公关口中所说的什么“济世良医”。
    难道真的不是刘羽山?
    秦尚远陷入沉思,难道真如他所说,那摊血只是因为某个病人的伤口崩裂了?
    但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的那股无名的威压该怎么解释呢?
    他能感觉到【根须】的连接还在。
    秦尚远逐渐理解了【柳玉颜的脊髓】的使用方法,在【根须】效果持续的十二个小时内,他能随意地加深或者减轻连接,就像是潜水那样任意控制下潜的深度。
    “就算查不到恶魔相关的东西,那也至少要找到能举报这个烂人的证据吧。”
    秦尚远躺在被窝中自言自语,随后合上眼睛,沉沉睡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