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可能是夜深了,路上一直等不到空车,秦尚远和苏柏只能傻站在街边。
    苏柏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秦尚远说话。
    气氛久违的清闲。
    “我还以为你到毕业都不会跟我说话呢。”秦尚远幽幽地说。
    “要不是因为你惹上了这种东西,我也不会来跟你说话。”苏柏冷冷地答。
    “你怎么知道的?”秦尚远一愣。
    “这是秘密。”苏柏冷冷地看了秦尚远一眼,“车来了。”
    秦尚远看向远处的车灯,连忙伸手拦车,出租车朝他们驶来靠边停下。
    “你先回吧,我在这儿等下一辆。”秦尚远对苏柏说。
    “上车。”苏柏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下令。
    ?
    秦尚远老老实实地坐进后排,他正准备跟苏柏说拜拜的时候,苏柏也弯腰坐了进来。
    两人在后排贴的很近,秦尚远能闻到苏柏头发的香味,竟然还隐隐夹杂着一丝血腥的气息,想必是之前在战斗中留下的。
    “你你你你……”秦尚远有些不知所措。
    “报地址。”苏柏说。
    “哈?”
    “你家地址。”
    秦尚远想了想,报了个小区的名字,司机师傅按下计程器,出租车在安静的马路上平稳地行驶起来。
    昏黄的光影掠过车窗。
    “干什么?”苏柏看了一眼正看着她的秦尚远,“没跟女生一起坐过车么?”
    “这倒不是……”
    “还是说,你想让我再贴近你一点?”苏柏的声音依旧冰冷,但却透着一股挑逗。
    “啊这……”秦尚远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苏柏那张饱满粉嫩的双唇上。
    他缓缓下移目光,即使穿着保守的校服,苏柏的那里也……
    打住!打住!!
    “我是说,我以为你跟我家住在相反方向。”秦尚远挠挠头。
    “你说得对,”苏柏面无表情,“但是我今晚睡你家。”
    ???
    “我家?”秦尚远瞪大眼睛,瞬间石化。
    “嗯,突然有点事,我大概回不了家了。”苏柏的眼神透过车窗,一路上的浮光掠影都落在她的脸上,整个画面像是一卷泛黄的旧胶片。
    ·
    四中,教学楼下。
    寒风刺骨,约束局和收容所的清理工作正在收尾。
    “你见到他了么?”林澜竖起衣领御寒,背后是旋转的警示灯。
    “我需要见他么?”江洋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目光平视着眼前漆黑一片的操场。
    “江所长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多大的水花都激不起您的兴趣啊。”林澜舒了口气。
    江洋没有回答,只是无声地笑笑。
    “可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男生,”济美在一旁疑惑地嘀咕,“也就长得好看而已。”
    “耐心些,给少年们多一些成长的时间。”江洋说。
    “虽然没见到人,但江所长还是很关心他本人的嘛。”林澜揶揄,“那个尚未入学,就被预评估为‘晨祸’的女孩,也没见得江所长对她有什么不一样的眼色。”
    “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林局长,”江洋说,“说说这次的恶魔事件吧,都容市已经很久没有恶魔的身影了。”
    “很坏的消息,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的封印在几天前终于崩溃了,”林澜沉声说,“虽然封印的崩溃是早就已经预料的事,但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这是秦家先祖设下的古老封印,本来以它的效力,可以维持千年,如果有秦家斩妖师代代看管的话,甚至能够永世永代地封印住那些东西,但是秦家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衰落了,如今只剩下了秦尚远这一根独苗,家族的封印自然也无以为继。”
    “能确定那些恶魔的身份么?”江洋问。
    “确定不了,秦家作为曾经的大家族,辗转几乎整个东亚,几百年间斩杀和封印的恶魔不计其数,”林澜说,“这些逃逸的恶魔灵魂散布广泛,回到了他们原来的“故乡”,
    不排除他们之中有一些在人间的肉身早已消散,逃逸之后只能在虚空中等到死亡,而更多的恶魔会尝试寻找到他们的眷属,进而在人间复活。”
    “短期内的稳定不用担心,复生需要时间,并且每个恶魔所需要的仪式材料各不相同。”江洋沉吟,“但是麻烦会源源不断地接踵而至,总局也会探查到,在那之前,我们只需要磨亮自己的刀锋。”
    “恶魔内部也并不总是和谐吧?”林澜幽幽地说。
    “谁知道他们会因为什么再起争执呢?那本来就是一个纷争不断的世界。”江洋的声音低沉。
    “先着眼于眼前的问题吧,”林澜看了一眼腕表,“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
    “赌学院会不会给秦尚远发录取通知书。”
    “我以为这是没有悬念的事,”江洋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林澜局长赌什么?”
    “我赌会,通知书很快就会发下来。”林澜说。
    “那我就顺林澜局长的意,赌不会吧,”江洋笑笑,“赌注呢?”
    “不如就赌济美吧,如果我赢了,就把济美让给我,”林澜歪头看向江洋旁边的女孩,“我看上济美好久啦,也想要一个香香甜甜的秘书。”
    一旁的济美闻声娇躯一震,尴尬地对着林澜笑了笑。
    “好啊,”江洋轻描淡写地答应了,“那如果我赢了呢?”
    “江所长什么考量?”林澜问。
    “不如林澜局长赏脸,一起吃个饭吧。”江洋目视前方,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好啊。”
    ·
    某老小区。
    秦尚远带着苏柏绕过小道,踩着积雨找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单元楼,屋顶的雨棚遮不住雨,顶楼的雨水正在“啪嗒啪嗒”地往旁边的电瓶车座椅上滴。
    秦尚远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味道。
    一楼的老人喜欢把家里养的大黑狗拴在门口,他们回来的动静惊醒了大狗,大狗醒来先是嗅嗅味道,然后热情地摇起了尾巴。
    “没想到你还认得我啊,小黑。”
    秦尚远有些欣慰地摸摸大狗的头,对于小黑来说,他不过是出门了几天,而在秦尚远的记忆里,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再见到过这只狗狗了。
    “我家在5楼,这里没有电梯,得劳烦你爬楼梯了。”秦尚远不好意思地对苏柏说。
    苏柏的家庭条件看起来不差,抛开那张不是很友好的脸色来说,也能称得上是知书达理。
    在大家普遍都用砖头机的年纪,她总是能及时用上最新款的智能机,想来父母在吃穿用度上不曾亏待过她。
    苏柏这样的女孩,在家里应该很受宠吧?
    “没事,我体力很好。”苏柏跟在秦尚远身后。
    吱——
    老旧的铁门被小石头打开了,不得不承认小石头的功能还是蛮实用的。
    “你手上的这是?”苏柏注意到了,顺口问。
    “好像是叫‘狡之牙’?说是封印物什么的,但我习惯叫它小石头,是我妈给我的。”秦尚远回答。
    “狡之牙,序列号061的封印物,失踪很多年了,”苏柏一愣,“没想到在你手上?”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