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曹襄最终还是随着刘大海一同加入了骑都尉进行训练。
    一同的还有牛二。
    牛二是唯一的一个刘大海打算带到战场上的刘氏庄园之人。
    至于那些被刘大海一早就收养的半大小子,早已经交给了秦老。
    他们现在年纪还是太小了,再过个三五年,才是他们的时代。
    在军中,霍去病没有给除了刘大海外的任何人好脸色看。
    曹襄已经被霍去病臭骂多次了。
    今天他们的训练仍然是步行奔驰,目标仅有三十里地。
    骑都尉的所有将士们,除了日常披甲外,还要额外负重二十公斤的重物。
    霍去病和李敢,以及骑都尉中比较出色的十几名将士比较轻松。
    这还是霍去病为了照顾大多数将士,才选择暂时以三十里为目标。
    这群将士没有太过让霍去病失望,至少他们能咬牙坚持负重奔驰三十里,不掉队。
    显然公孙敖丢给自己的这些人也是训练过不少时日的。
    不然实际应该像大海和曹襄一样。
    二人是军中之耻,两手空空连大部队都跟不上。
    因为大海对他们骑都尉帮助的太多了,所以霍去病只好去骂曹襄。
    而且,霍去病也能看出来,其实大海应该也能多少跟上大部队,只是为了照顾曹襄罢了。
    曹襄仅仅坚持跑了两里路左右,就已经跑不动了。
    只见其双手捂住小腹,有一步没一步的跑着。
    其左边是刘大海,神色轻松无比。
    他毕竟也是每日都要练武之人,还经常和府中下人切磋。
    速度放慢点,咬咬牙还是能坚持个三十里路的。
    三十里路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
    如果不负重,能慢跑个三十里,已经说明身体各方面素质都很不错了。
    而且可以说是远超常人。
    但曹襄就不一样了。
    从小娇生惯养,还体弱多病,这一年身体才开始大幅度改善。
    让其一次性奔走三十里,根本不现实。
    若是对方真的突然奔走三十里,刘大海觉得曹襄猝死的可能性贼大。
    曹襄左边是霍去病,右边是刘大海。
    李敢则率队早早的向目标点奔去了。
    毕竟对他们来说,每日负重三十里奔走只是一道开胃菜。
    大多数军士差不多一个时辰就能完成了。
    看着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曹襄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
    他们几人,就他曹襄手无寸铁之力。
    连牛二都能跟上大部队,早早没了身影。
    这也是曹襄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差。
    霍去病见曹襄神色不对,向刘大海问道:“阿襄这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现在的霍去病已经没有再带入将领的身份,所以对曹襄也多了一份关心。
    毕竟没有一个将领希望自己的部队有曹襄这种弱者。
    尤其是霍去病的骑都尉。
    刘大海点了点头:“现在时机还算不错,只要曹襄能够坚持锻炼下来,虽然不敢说比的上你和阿敢二人,但比大多数平常将士强还是可以的。”
    毕竟曹襄的身板摆在那里,还算有些魁梧,现在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再多加锻炼,还是很不错的。
    霍去病闻言这才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道:“阿襄,你要是感觉坚持不住了,就及时停下来休息,毕竟这是你第一天参与训练,我也不能对你要求太高了。”
    再怎么说阿襄也是他舅母的儿子,曹襄要是在他这再训练出什么毛病了,回去和他舅母也不好交代。
    曹襄白了霍去病一眼,刚才骂自己不行,这会又说不能对自己要求太高了。
    不过霍去病一开始的那种气势,曹襄多少还是有些畏惧。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曹襄估计他可能已经被斩了。
    不过他确实也坚持不住了,于是试探性的问道:“我能不能换走的?我已经感觉自己不行了。”
    霍去病微叹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曹襄这才如释重负,走三十里可比跑三十里轻松太多了。
    他不信自己跑不了三十里还走不了!
    一旁的刘大海觉得骑都尉的训练似乎有些太严苛了,忍不住问道:“去病,每天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将士们真的能受得了吗?”
    霍去病闻言笑道:“你当公孙敖那老儿是白坐那个位置的?他对那群羽林郎的训练可比我现在狠多了。”
    “我大汉的将士就是这么训练出来的,唯有如此,才能在战场上痛击匈奴!”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签到大唐:开局造反当皇帝 汉朝至上 从梁山开始,霸占三国 抗日之铁血战将 我与那位尚书大人 红楼:帝国柱石 隋唐单雄信:不烧瓦岗一炉香 凛冬长夜 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 我的飞行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