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杳白属于那种清雅端丽的小白花长相,五官精致美好,一颦一簇像盛开的水仙花般美好。
    只是莫名给人感觉很怪,
    怪到,那张脸给他一种像是画了人皮的假脸,空有皮囊毫无风采。
    杳白的气质也跟相貌很不搭,平心而论,他身高一米七多,却给人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平时细声细语娇怯的样子,更跟面相不符。
    当初师尊短暂出关把杳白从外面带回来,也没介绍身世与其他,光说收了杳白做小弟子,让原主好生照顾他。
    这点更显得杳白不同寻常。
    洇月若有所思,“或许,我该查一下杳白的出身和以前的事了。”
    不过就算查也不是现在。
    将灵食吃完,洇月回了灵剑峰,准备先做一番计划。
    首先,把原主的东西要回来,他可不想便宜了白眼狼,其次,把月华七绝修炼到第四绝,这样外出历练才更为安全,至于最后一步自然便是以接领任务的名义外出了。
    计划做好,洇月在竹林里又参透了遍剑诀,随后御剑飞行去了灵剑峰的次等峰。
    步入一片桃林,慢慢走到尽头,一座雅致的竹屋才出现。
    没等洇月进去,身后便响起噔噔噔的脚步声,旋即是尖锐的声音,“洇月!我已经给你发求救令牌了,你为什么没来救我!”
    “你知道这段时间我被那该死的女人磋磨的有多惨吗?”
    “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弄得这么狼狈。”
    洇月缓缓回头,就看见一个头发如同鸡窝、衣服破破烂烂的少女。
    不用想,她应该就是最刁蛮任性的四师妹沈筱了。
    想必是受不了磋磨偷偷跑回来的。
    洇月目光凉凉,咎由自取。
    他也不跟沈筱客气,“救你?我凭什么要去救你?我是你爹吗?还要事事替你操心替你解决!自己作死惹出的烂摊子自己解决,我可没那个义务惯着你。”
    这还是大师兄第一次对她说这么重的话。
    沈筱一下子懵了,“你、你说什么?”
    洇月挑眉,“怎么,本来脑子就不好使,现在连耳朵都聋了?”
    “我说你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要真把自己当千娇万宠的小公主,就趁早把你爷爷喊出关,让他来帮你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
    “别事事让我帮忙,我很厌烦!”
    依洇月看,
    沈筱的爷爷、这些人的师尊简直是丝毫不负责任!
    是,他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捡回一个弟子来养。
    可他没教过,更没尽过一点师尊的义务,全都是原主在教他们。
    连沈筱的亲孙女,执法长老都没管过几天。
    沈筱没那个公主命,竟还养出了公主病!
    这样的人,迟早惹出大麻烦。
    对此,洇月只想说:都别来沾边!
    沈筱脸色慢慢涨红,她愤怒的对洇月甩鞭子,“你怎么敢那样说我?你信不信我让我爷爷把你逐出师门!”
    洇月耸了耸肩膀,“如果你能联系到你爷爷,那么求你尽快。”
    “快让师尊为你做主,把我逐出师门,有你们这样的师弟师妹,能跟你们彻底撇清关系实在是太好了!”
    沈筱已经被怼的说不出话了,她震惊的看着洇月,他是疯了吗?
    明明才一个多月不见,她就好像不认识面前的人了一样!
    心里一阵憋屈,这时余光瞥见狄焕天出来,沈筱一下子委屈的嘟起了嘴巴,小跑过去想让狄焕天为自己做主,“狄师兄,你看大师兄,他居然骂我!”
    狄焕天如今也明白洇月不好惹了,有了床上躺着的叶夺舟的前车之鉴,他不敢再颐指气使了,呐呐的说:“师妹,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还不是碧海派那个贱人……还有大师兄,他明明收到了求救令牌,还不来替我解围。”沈筱恨恨的瞪着洇月。
    洇月微微一笑,“再瞪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如何?”
    沈筱:“……”
    她迟疑的扯了扯狄焕天的衣袖,“二师兄,大师兄他好像变了。”
    岂止是变了,简直能用疯魔来形容。
    狄焕天咬牙,“你去屋里看看你叶师兄,看了你就知道了。”
    说罢,他故作镇定的看向洇月,“你来这里又想干什么?”
    现在沈筱也回来了,正好人齐了!
    洇月向他走近,“别紧张,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屋内。
    看着重伤的叶夺舟,看着一旁脸色苍白的杳白,沈筱气的浑身发抖,“你是说,叶师兄是被洇月打的?”
    “反了,真是反了他了!”
    “你们就没向掌门禀报过?他恶意残害同门,我就不信掌门毫无作为!”
    杳白低下头,他也想告啊,可,这事毕竟是叶夺舟偷袭在先,他们根本不占理。
    “他、他太残暴了,我不敢!”杳白红着眼睛抹泪。
    “你不敢我敢!”沈筱脑袋一热,就要当这个出头鸟!
    然而没等她有所行动,洇月已经进了门。
    “要去告状啊,”洇月含笑,“欢迎,只不过告状前,我有件事要通知你们,”
    “记住,这是通知,不是商量,把以前或我赠予、或你们无耻索要的东西都还回来!”
    “你们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这个大师兄吗?刚巧,我也很厌恶你们,把东西还我,从此我们再没一丝一毫的关系!”
    众人浑身一震。
    一是震惊洇月竟要脱离师门,二是震惊他要拿回珍宝的举动。
    毕竟放眼修真界,像洇月这般离经叛道的还真没几个!
    “你你你,”沈筱半天才找回声音,“你别忘了,师尊是如何交代你的!师命重于山!”
    重个锤子。
    “是么,那从现在起,我把师尊也开除师籍,反正以我的天赋修为,连掌门都对我抛出了橄榄枝。”当然,后面是在胡说。
    不过这几人明显真信了。
    各个表情不一。
    有怔然,有解脱,也有对未来的惶恐。
    毕竟他们都心知肚明,没洇月这个靠山,灵剑峰的人会更加不受重视。
    之前过得太顺风顺水,也直到这一刻,他们才后知后觉感到了对未来的不安。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小兵张易 梦回小山村看我如何改写人生 神骨之力 财色巅峰 都市之妖孽霸主 杀手一刀 我就刷个短视频,古人先上瘾了? 快穿之男配真甜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