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翌日,月中。
    这天就是第十一天了。
    洇月明显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后颈微微灼热,好像有什么契约将会形成,
    洇月摸了摸后颈,微微注入了些月力。
    这时空间一阵波动,又是洇崇闯入了他的房间,从背后环住他。
    洇月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方式,倒也没多压抑,他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的力量觉醒了?”
    “差不多觉醒了吧。”洇崇微笑,神情颇为志在必得,他手指抚了抚自己烙印下的痕迹,舔舐了下牙尖,又深深咬了下去。
    顿时,昏黑的房间地面便立刻生出阵法一般的蓝色光晕,光晕将他们席卷,并且伴随着金色符文生成,将他们紧紧缠绕。
    洇月睁眼,也知道这是最后的步骤了。
    毫不迟疑,他同样咬在了洇崇的颈肩,相同的位置。
    此时此刻,阵法开始凝滞了,不是被破坏,而是有两种能量在相互抗衡,
    只有赢的那一方,才会拥有最终的掌控权。
    一月白一黑暗的能量在空间中无声碰撞着,激起骇人的波动。
    也幸亏有阵法结界相护,否则周围早就被荡成一片废墟。
    洇崇松开了唇齿,舔了舔牙尖的鲜血笑了,“被我契约有什么不好的,就算是之后,我也保证事事你为先。”
    洇月不甘落后,也笑了笑:“这话我同样留给你,你为什么不能心甘情愿被我契约?”
    “而且比起被掌控,我更喜欢当掌控人的那一方。”
    洇崇眸光微闪,继续抗争。
    他们几乎陷入了两厢僵局,洇崇不能更进一步,洇月同样也不能轻易的赢得胜利。
    就这样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局面才终于有了变化。
    最后到底是洇崇退了一步,“败给你了。”他任由洇月作为掌控者的一方,将他彻底契约。
    法阵生成,洇崇颈肩也多了一个纹身一般的美丽月白花——这是洇月留在他身上的标记。
    洇月哼笑,“就算你不让,我也会赢。”
    好好好,你说的就是真理。
    洇崇没有辩驳,甚至觉得自己身上的这个标记还挺好看的。
    他唇角微勾,“标记生成,现在我就是洇月的人了,王,今天要不要顺便临幸了我?”
    洇月推开他,“不,回你自己房间。”
    洇崇一向是厚脸皮的,又怎么肯回去?
    可兴许是因为标记的缘故,他的双腿竟不受控制的行动了,慢慢地就走出了洇月的房间。
    他难得的顺从倒是让洇月微微发愣,直到看到洇崇那幽怨的神情,这才得知——这根本不是洇崇的本意!他是无法挣脱契约的控制!
    等同于说,洇月不论是什么命令,他都必须、立刻的要去执行。
    洇月弯眸一笑,忽然了解到契约的益处了。
    而另一边,洇崇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每当他想要亲近洇月,都会被洇月随口一个指令给弄开。
    洇崇想吻他的时候,洇月:“我渴了,去倒杯水。”
    洇崇想抱洇月的时候,洇月:“别动,你去把我的画架拿来,我要作画了。”
    要光是这样,倒也不是过于难受。
    只是他因为契约契约,没办法接近洇月,洇月反而百般的来蛊惑引诱他。
    光撩拨,不负责。
    洇崇快被他逼疯了。
    但也没办法。
    经此一遭,他被洇月更是驯服的服服帖帖的了。
    没办法反抗,洇崇干脆就表现的很好。
    洇月见他最近表现的不错,这才赏给他一个吻或是什么。
    总归是有了甜头,让洇崇明白,顺从洇月能获得好处,讨好的更卖力了,丝毫不见邪神霸气威猛的样子。
    等灰衣人重新被召唤到这间房子,看到这一幕简直惊了——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人……”
    洇崇也不怎么顾忌形象,他用恢复了的力量复原了灰衣人残损的容貌与身体,之后就让他摘下灰袍:“从现在起,你能在人类世界自由行动了。”
    “不过人间也有人间的规则,不能轻易动用邪力害人,不然你会惹上某些麻烦。”
    灰衣人谨记这些话,再次真诚感激的道谢,“谢谢你,邪神大人。”
    灰衣人、也就是洛翎舟离开了。
    洇月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琢磨着,也是时候让聂月醒过来了。
    于是当天他就联系了杏子。
    在当初穿到位面的时候,杏子就已经做了契约,储存好了聂月的身体与灵魂。
    它虽然不能逆天改命,但邪神能啊。
    即便只是作为活死人般活着,但也算是拥有了一条生命。
    聂月也能不负遗憾,重新追求他的梦想。
    分工合作,洇崇让聂月灵魂附体,洇月则是修复好了聂月的腿以及脸上的伤疤。
    聂月重新活了过来,他看着洇月和洇崇,哽咽的说不出话,眼里蓄满了泪水。
    洇月叹口气,对他递上纸巾,“哭什么?你摆脱了那些人渣的控制,还能重新追梦,应该高兴才是。”
    “只是以后,被欺负了可不能毫无作为了,有时候越忍受,只能越增加对方的嚣张气焰。”
    聂月哭的鼻子红红,点了点头,“我、我会反抗的!”
    洇月微微一笑,“好了,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你自己多保重。”
    聂月下意识问:“去哪里?”
    “唔,去旅游?去各个地方看看,”洇月歪头,具体去哪里他还没想好,“希望再回来时,能看到你重新站在舞台上发光发亮。”
    聂月眼里闪烁着亮光,重重点头,“我会的!”
    当晚聂月没睡,而是整夜的在雕木偶——雕的是杏子,他的手艺一般,复刻不了洇月的容貌,只能挑个简单的。
    雕刻了一晚上,想在明天时送给洇月。
    可到了早上,却发现房间一空,不论是洇月还是洇崇都不见了,可能是大半夜他们就先离开了。
    聂月攥着木偶有些沮丧,
    还好杏子还在,
    “哇,这是送给我的吗?可爱捏!”
    杏子抱着跟它一样的木偶喜欢极了,聂月的失落也消失了,露出灿烂的笑,“嗯,送给你!”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要名垂千古 神级上门女婿 全体起立:向我的七个未婚妻敬礼 正青春黑岩 幽冥翻天录 夫人会种田 农门空间小地主 诡异降临:我成了一名医生 我跟他们有仇 系统:我的渔村我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