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洛翎舟看着洇月润红覆了层水色的唇,俯过了身。
    气息微沉,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带了撩人的味道。
    对于他的暧昧靠近,洇月垂着眸,并没有抗拒,这给了洛翎舟一种“他接受”的讯号,顿时压的更近了些,
    然而就在头慢慢相靠,快要吻上去的时候,
    洇月却蓦地后退了一下,唇角扬起一抹无辜的笑,有些害羞的眨了下眼,“翎舟哥,我累了,想休息了。”
    扬了扬手中的盅碗,“很美味,谢谢招待~”
    洛翎舟愣了愣,
    他好像被眼前看似乖巧、实则神秘的人戏弄了。
    没人敢这么对他,一时间,洛翎舟不气恼,只觉得愉悦而有趣,心里也像有根羽毛在搔挠,他勾唇,“好,用不用我陪你?”
    洇月摇头,“不用的。”
    洛翎舟倒也没做其他的,就出了房间。
    杏子躲在一旁看着,这时才出来,“这样行吗?他上钩了吗?”
    洇月微微一笑,“等晚上就知道了。”
    午夜时分,漆黑一片,万籁俱寂,就算是抱团的也撑不住了,在一阵迷雾作用下进入了梦乡。
    洇月房间里的灯也熄了。
    月华罩着的人,睡颜恬静、美丽而清冷圣洁。
    这时,平静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一个男人的身影徐徐的现身。
    他走到床边,
    不是为了伤害洇月来的,而是为了消除心里被留下的钩子。
    幻颜术能蒙蔽视觉,却蒙蔽不了触感,指腹轻柔的触碰着洇月的脸,描摹着他盛美至极的眉眼与轮廓,片刻,他俯了身准确无误的吻住了洇月的唇。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消失不见。
    彼时,“沉睡”的洇月才睁开了眼,慵懒的笑了笑,“瞧,这不就上钩了?”
    *
    第二天的天气还行,至少没下雨。
    一清早,穆天奕就召集大家在古堡门口汇合,十个人分三路分别寻找出口。
    相比于其他人都拎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洇月什么都没拿十分轻便,他心知肚明——没玩到最后,这些人是逃不掉的,带着行李只会徒增累赘。
    果然,才走一个小时,没找到出路,也没找到信号,这些人就已经累了。
    看着洇月目光闪烁,一副想命令洇月帮他们拿行李的样子。
    洇月理都没理,直接无视。
    就这样,走了一上午,都快把森林走遍了,都没能找到出路,也没能看见其他能求助的人,反而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原点。
    这森林,就好像是被水晶球罩住的内里世界。
    重新在古堡面前汇合,大家身体疲累的同时,心里也蒙上一层灰色的阴影,情绪满是急切与惶恐。
    真到这时候,他们也顾不得洛翎舟是他们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了,忍不住埋怨且指责,
    “去什么地方不好,非要来这鬼地方!”
    “都是你,把我们害到各种地步!”
    洛翎舟唇角挑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眼皮的痣血一样的红,“可当初,是你们非要跟来的。”
    “我独自探险那么多次,从没遇到什么危险,为什么加了你们,反倒惹上了灾祸?”
    “你们是不是该反思下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惹上了什么人?”
    这一席话,直接让刚才指责他的人无言以对了,眼神闪烁一脸心虚。
    论亏心事,他们一个比一个做得多,难道…这就是报应?
    穆天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下意识地看向他哥。穆天奕还算冷静,“再找找吧,实在找不到出路,就先躲古堡里。”
    “今天再联系不到我,我的特助会替我报警。”
    这无异于给众人心中添了希望,
    “还是天奕哥办事周到。”
    “好,我听穆哥的。”
    一直到了晚上,仍没找到别的出路,眼看天色一点点暗淡,他们无功而返,刚进了古堡的门,有人回头一看,直接吓得跌倒,“你们…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一听,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灰衣斗篷的身影若隐若现。
    像是警告那样,它现身了,不断朝着古堡靠近。
    它的身形就跟正常成年人差不多,可却让众人浑身一寒,打心里感到恐惧。
    “关、关门!”
    直到大门被合上,众人仍心有余悸,盯着大门迟迟不敢放松警惕。
    见门口半天没动静,有人上了二楼顺着窗户向下看去,那灰衣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即便如此,大家也不敢在大厅多待,纷纷缩回楼上的房间,对那东西颇为讳莫如深。
    然而逃避解决不了困境,他们自认为的安全基地,转天就被入侵了,上午八点,有人下楼拿瓶装饮用水,结果差点被吓破胆——
    就看到灰衣人出现在大厅,它抬头,脸上是一片黑暗虚无。
    “啊!”那人被吓得直往楼上跑。
    他的惊叫声引起了各房间人的注意力,
    “大早上,你鬼叫什么?”穆天延被吵醒,一脸不耐烦的说。
    “那、那东西进来了,那东西就在一楼客厅。”
    穆天延从他慌兮兮的声音听到了不对劲,他脸色一变,想用最快速度回到自己房间,可还是晚了,“灰衣人”已经盯上了他。
    “现在,把所有人都叫下楼。”
    沙哑难听的声音响起,
    根本没给穆天延拒绝的选项,他敢摇头,就会立刻被无形的力量扭断脖子!
    在死亡面前,穆天延惊恐的屈服了,他点点头,“好,我做。”
    最终按“灰衣人”说的那样,穆天延将所有人骗下了楼。
    他的做法让大家敢怒不敢言,毕竟,那诡异的“灰衣人”就在一旁虎视眈眈——谁也怕说错话就被弄死。
    而见九个人都到齐,“灰衣人”才满意的点点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虽然“灰衣人”声音有够难听,但洇月还是勉强听懂了规则——
    很像狼人杀。
    灰衣人当裁判,其他九人是玩家,其中三名“猎杀者”,六名“无辜者”,每晚猎杀者都能杀死一个无辜者,持续三个晚上。
    天亮了,大家能猜测谁是猎杀者,但没有把猎杀者投票出局的权利。
    换句话说,猎杀者拥有最高权利,无辜者丝毫没反抗的能力。
    而游戏里“死亡”,估计现实中也难逃劫难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要名垂千古 神级上门女婿 全体起立:向我的七个未婚妻敬礼 正青春黑岩 幽冥翻天录 夫人会种田 农门空间小地主 诡异降临:我成了一名医生 我跟他们有仇 系统:我的渔村我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