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这些人,能用的无非那两种手段,一钱财利诱,二暴力威胁。
    可惜都难为不到洇月。
    沈怀炜笑意微敛,手指敲了敲桌子,声音压低:“确定不考虑?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洇月眼尾微上挑,好笑的说:“不然呢?拿上钱走,然后把郁宴宁留下来当你们这些人渣的玩具吗?”
    以他的地位,从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即便心性再沉稳,沈怀炜面色也微微一沉,“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应该知道,像你这种蝼蚁,我动手能捏死一大片。”
    “哦,那你大可以试试。”洇月气定神闲,眉眼含笑,“还有,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就笑着看你遭天谴的那一天。”
    沈怀炜目光更加阴冷。
    若不是场所不对,他恐怕会忍不住立刻动手。
    余光瞥到郁宴宁拿着画过来,他骨子里蠢蠢欲动的暴虐才堪堪平息,“怎么还拿过来了,不找个地方挂上吗?”
    郁宴宁眉眼冷漠:“还给你。”
    沈怀炜愣了愣,这次笑容没能维持住,“宴宁,你不用那么客气,你不是一直派人查这幅画的下落吗?我是专门买来送你的。”
    这种情况,他应该说声“谢谢”?
    郁宴宁歪了下头,“谢谢,不过不用,这应该是赝品。”
    赝品?
    沈怀炜脸一下子黑了。
    一千万的赝品?
    “郁画家,你是不是看错了?”
    洇月嗤笑出声,“这幅画空有框架,美则美矣,毫无灵魂,也就骗骗一些画技不精湛和外行人。”
    沈怀炜脸色更难看了。
    洇月欣赏着他难看的脸色,不妨再搞个事火上浇油,
    当着他的面将脑袋靠在了郁宴宁的肩膀,“哥哥,你都不知道这人有多过分,趁你不在的时候,想非礼我也就算了,居然、居然还开了一张支票想包·养我。”
    说着,轻蹙着眉,雾蓝色的眸怯生生的,引人怜惜极了。
    沈怀炜:?
    简直胡说八道。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闻诤说他是小绿茶了。
    他嘴唇微动,立刻就要解释,可比他更快的是郁宴宁冷厉刺骨的眼神,“现在,拿着你的赝品画离开。”
    沈怀炜咬牙,目光阴恻恻的。
    “哥哥,好可怕哦,你看他还瞪我!”洇月缩了缩肩膀。
    郁宴宁这次站了起来,直接来到了沈怀炜面前。
    沈怀炜震惊,比绿茶污蔑他更憋屈的是,他发现郁宴宁居然比自己高!
    再也待不下去,沈怀炜转身拿起画就走。
    …
    人离开,洇月才不装了,恢复原样。
    郁宴宁自然知道洇月是在演戏,不过还是觉得,洇月依附在他身侧,娇软喊“哥哥”的样子,好可爱啊。
    墨发下,郁宴宁耳根微微发红,抓着洇月的手,“能再喊一次吗?”
    “得寸进尺。”洇月哼笑一声,忽然按住他的肩膀,将他压在柔软的沙发上,像搔挠猫咪似的刮了刮他的耳朵。
    “唔。”
    郁宴宁睫毛一颤,苍白的脸立刻浮上红晕,耳尖一片酥麻。
    “不要。”头皮在发麻,他没忍住抓住了洇月的手。
    洇月不缓不慢的掰开他的手指,笑意嫣然,“叫声哥哥,我就放过你。”
    不论是猫猫,还是郁宴宁,耳朵都有够敏感的。
    郁宴宁黑眸发湿,像蒙了层水雾,喉咙间压抑的满是破碎声,最终还是撑不住了,低垂着眉眼对洇月服软了,“哥哥。”
    “真乖。”洇月温柔的亲了亲他的耳尖。
    *
    回到别墅,沈怀炜就将这赝品画摔个粉碎,地板一片狼藉。
    闻诤和覃宗白恰巧回来,目睹了这一面,彼此对视了一眼。
    进展不妙啊。
    他们没吭声,
    等沈怀炜回归冷静,闻诤才给他端了杯水,“沈哥,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本来想用一点钱打发了你口中的绿茶,但他不太识相,并不打算配合我,”沈怀炜神色冷酷,“那就把碍事的人先处理掉吧。”
    说着,两人齐齐看向覃宗白。
    像这种事,一向由覃宗白动手,他手底下人多,手段也够狠。
    覃宗白则没理睬他们,紧紧地盯着手机,“宣传片要出来了。”
    “什么?”没头没尾的话让两人一愣。
    “《虚拟恋人》的宣传片将在游戏两周年、也就是三天后的傍晚七点全网全平台发布。”覃宗白说着。
    而官方爆料,宣传片的内容跟公主有关,他绝不能错过。
    “在这之前,你们找个机会,将他引出来,我会找人把他处理掉。”
    闻诤嗤笑一声,没想到覃宗白这次这么专情,都过了这么些天热情依旧没削减。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连带着他一起都蛮期待的。
    “行,三天后七点是吧,尽早把他处理了,然后我们准时守点看宣传片。”
    *
    就这样,闻诤负责把洇月引出来动手,覃宗白则负责找人收拾掉洇月。
    或卖到某人贩子聚集的地方,或卖给某地下产业链挖肾什么的。
    不过想要把洇月引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洇月基本上都待在郁宴宁的别墅里,只有傍晚才来绿草地散散步。
    闻诤一连盯了两天,都迟迟没找到机会,终于在第三天,他明白不能让自己太被动,选择主动出击。
    他联系了本地一个画廊的老板,让老板给洇月打电话,声称对洇月的画作很感兴趣,约他出门见面详谈。
    对于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家,这应该很有诱惑力,果然,洇月答应了,并且约定好明天下午五点咖啡厅见面。
    明天就是宣传片全网公布的那天。
    五点的话,时间应该刚刚来得及。
    闻诤琢磨着,转头将这个消息告知给了覃宗白,让他在咖啡厅的那条偏僻小路埋伏好。
    而闻诤不知道的是,
    洇月早就看透了他那点浅薄的设计,
    他是主动落网的。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要名垂千古 神级上门女婿 全体起立:向我的七个未婚妻敬礼 正青春黑岩 幽冥翻天录 夫人会种田 农门空间小地主 诡异降临:我成了一名医生 我跟他们有仇 系统:我的渔村我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