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洇月是故意的。
    他总觉得那晚的变故跟郁宴宁脱不开关系,才又使了这么一招,本意是试探,
    没想到郁宴宁会那么端不住,一下子就暴露了。
    指尖的湿润温软,跟那一晚如出一辙,洇月垂眸,笑意妍妍的看着眉眼温顺虔诚的男人,并没制止,任由着他清理自己的指尖。
    郁宴宁颤动着睫翼,情绪愈发的激动,他迷恋的啄吻着洇月的手,好像病态的瘾君子,眼尾都因兴奋微微发红。
    可他越开心,洇月就越不满,
    吻的很开心嘛。
    他轻哼一声,将手抽回,捏住了郁宴宁瘦窄的下巴,“你走那天,我做了个梦,好像也有人像这样吻我的手,这感觉跟现在一模一样,你说奇不奇怪?”
    没了亲吻的手,郁宴宁一开始还有些呆,但听到这话,眸色立刻幽暗梭黑,
    他静默了三秒,才抬眸,矜冷的眉眼很无辜,“只是梦。”
    洇月意味不明的哼笑一声,“真的只是梦吗?不是你在搞鬼?”
    郁宴宁睫毛心虚似的一抖,俊美的小脸顿时表现的更无辜了,“我在临市,洇月,我没办法搞鬼。”
    见这家伙一味装纯良,就是不肯承认,洇月慵懒的睨着,也放弃了戳破他的想法,“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
    郁宴宁僵硬的身躯肉眼可见的松弛下来。
    就这演技,骗得过谁?
    洇月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接下来,他尽情差使着郁宴宁。
    郁宴宁可能是心虚,不管什么要求都受着,白天时当洇月的“仆从”,到了月色浓郁的夜,他便顺服的当洇月的模特。
    洇月自从发现他对自己的触碰会产生非常激烈的反应后,就放弃了用画笔作画,而是用指尖,在光洁苍白的皮肤上绘制。
    这在洇月眼里是艺术,在郁宴宁眼里,就是“欺负”。
    洇月又在欺负他了,
    可是,就算阵阵酥麻窜到脑海,他手背因强忍而绷紧,
    他也好喜欢。
    郁宴宁歪着头,痴迷眷恋的看着洇月的眉眼,心头满是愉悦,
    他们是恋人,要有来有往的,今天洇月欺负了他,那么他该用什么方式欺负回来呢?
    洇月沉浸在作画中,并没发现郁宴宁的小心思,
    他画的是某些玄妙的图腾古字,用金银色所绘,因为他发现,郁宴宁清冷的气质跟这些格外的贴合,画上仿佛是上古的神祇。
    洇月端详着自己的作品,极为满意。
    对此,他不吝惜的用手遮住了郁宴宁的眼,吻了吻他的脸,“乖。”
    假如郁宴宁有猫一样尾巴,此刻定会激动的将洇月缠起来,郁宴宁黑沉的眸变得亮晶晶的,“洇月,能再亲一次吗?”
    “我会更乖的!”
    洇月勾唇,“想得美,等你取悦到我时再说。”
    “哦。”郁宴宁一时有些失望。
    可怎么样才能取悦到洇月。
    对于人类的七情六欲各种情绪,郁宴宁总是难以学会,尽管他披着人类的皮囊。
    他不懂,干脆就去问了画展的负责人:「怎么样能让恋人高兴?」
    负责人一看,乐了,嘿别说,他还真有这方面的经验!「讨恋人欢心,讲究个一送礼、二约会,送礼要送恋人心心念念许久的礼物,约会要带恋人去浪漫的地方吃饭或者游玩。」
    郁画家是个宅男,负责人生怕他不会,特意介绍了几个S市的约会圣地。
    郁宴宁认真的看着,一一记在心里。
    于是翌日,身为夜猫子的他难得的在早上出现。
    洇月看到他还挺惊讶的,“早安,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郁宴宁给洇月端了杯牛奶,睫翼垂下,有些害羞似的,“今天我想带洇月去一个地方。”
    “好啊,”还挺难得的,洇月言笑晏晏,没想到郁宴宁也会主动出门啊。
    不过,令郁宴宁和洇月没想到的是,他们本来都做好了要出门的计划,上午九点,就有个不速之客敲响了门。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人渣少爷闻诤。
    像原著里描述的那样,剧情关键点总算来了。
    今天一早,搬家公司的人就托运来了行李,他们三个人也直接入住到了隔壁的别墅里。
    沈怀炜忙着公司的事,覃宗白还在痴迷那位公主,因此来拜访的人只有闻诤。
    门一开,闻诤便露出灿烂的笑:“嗨,好久不见啊郁大画家,你还记得我——”
    话没说完,就看到开门的洇月,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你是谁?郁宴宁呢?”
    洇月环胸,打量着这个染了红毛的男人,是半眼也瞧不上,“我自然是这家的住户,你又是谁?”
    住户?这不是郁宴宁的房子吗?
    闻诤皱了皱眉,对不感兴趣的人,他脾气一向很差劲,“走开,我找郁宴宁。”
    说着,他就直接走了进来。
    简直自大、脾气差又没礼貌。
    看到客厅里的郁宴宁,才换了副面孔,“郁大画家,是我啊,闻诤,我搬到隔壁了,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
    闻诤?郁宴宁面无表情,“不认识。”
    这让闻诤脸色一僵,他咧唇,流里流气的说:“不记得不要紧,以后多走动走动不就认识了?宴宁,我可是你的粉丝,你每幅画我都记得。”
    是么?
    闻言,洇月勾唇,“那你一定是多年的忠实粉丝吧,你还记得郁宴宁一年前的今天对外发布的画的名字吗?”
    闻诤怎么可能记得?
    本来那句话就是胡扯,登时就被噎住了。
    闻诤皱眉,一脸不爽的看着这个拆台的戴口罩的家伙,“你是谁?为什么住这里?”
    可能在外面,多的是人对着闻诤吹嘘拍马屁,
    但洇月可不是惯着他的人,
    洇月挑了挑眉,直接当着他的面就靠在了郁宴宁的怀里,亲密无间的将脑袋抵在郁宴宁的颈肩,“当然是郁哥哥让我住这里的。”
    闻诤脸色更差了,“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还看不出来吗?”洇月弯眸,更加软若无骨的趴在郁宴宁怀里,“郁哥哥都让我住在他家了,还能是什么关系?”
    话说这么说,眼神是赤条条的挑衅。
    闻诤唇角噙着冷笑,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不知死活挑衅他的,看向洇月的目光一时间透着凶性,他皮笑肉不笑,刚想说点威胁的话,
    岂料话还没说呢,
    就见面前的人已经“害怕”的“哆嗦”了下,
    “郁哥哥,他的眼神好可怕哦,好像要杀人一样,他不会是杀人犯吧。”
    闻诤脸一下子绿了。
    ?你才是杀人犯。
    靠,遇到绿茶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小兵张易 梦回小山村看我如何改写人生 神骨之力 财色巅峰 都市之妖孽霸主 杀手一刀 我就刷个短视频,古人先上瘾了? 快穿之男配真甜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