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翌日醒过来,洇月才得知了怨气值减少的事。
    他慵懒的眯了眯眸,看了眼窗外。
    今天下了雨夹雪,天气乌涔涔,沁骨子的冷。
    他难得有些有些松散,将头靠在塞壬的肩膀。
    缓了片刻,最终洇月还是去往了福利院。孩子们今天的训练也不能落下,恰好老旧的福利院有一处空置的大堂,可以在那里训练。
    到了福利院,没想到晏羿早早的来了。
    给孩子们讲了几个故事就混成一片,看起来倒没什么架子。
    洇月雾蓝色的眸微深,“晏羿?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要给这些孩子上格斗技巧的课?”晏羿咧嘴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观摩学习下。”
    “哦?光观摩有什么意思,不如你亲自示范,教教他们。”洇月微笑说。
    “你对我还真不客气,”晏羿翘了翘嘴角,揉了揉手腕活动了下,“行,就让我教他们什么是正宗的格斗技巧。”
    说着,他rua了下囡囡的头,“女仔,好好学。”
    就这样,洇月成功将自己的活儿抛给晏羿。
    从某方面来讲,晏羿算是个不错的老师,并没有一上来就教高难度的技巧,而是主打一个循序渐进,照顾到每一个孩子。
    无事一身轻,洇月表面看着,实则跟塞壬悄悄私语。
    快到中午,他才象征性的给晏羿倒了杯热茶,“辛苦了。”
    也不知道晏羿是不是故意的,接茶的时候,他的手指在洇月手背上蹭了蹭,大大咧咧的说:“怎么说我们也是认识那么多年的朋友,你跟我客气什么?”
    他喝了口热茶,突然向着洇月靠近,嗅了嗅,“不过你是用的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兰香味挺好闻的。”
    晏羿好像丝毫不觉得这个举动有多冒昧,
    刻意的靠近,营造一股暧昧的氛围。
    洇月眸光渐渐发冷。
    而等白沅从别墅赶过来,就看到这样暧昧的一幕,
    他在原地呆立了一秒,才尖叫着冲过去,“你们在干什么?”
    白沅真的快气死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昨晚才跟晏羿说了洇月毁容的事,
    可晏羿不但不信他,反而对洇月更有意了!
    洇月究竟给他的晏羿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冲过去,他想都没想,就拉着晏羿的胳膊想把他扯到一边。
    这疯子般的行径弄得晏羿脸色很不好看,他不耐烦的皱眉,用力甩开白沅,差点把白沅甩在地上,“够了白沅,你少在这里发疯。”
    “我发疯?”白沅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表情又像哭又像笑,他真的被狠狠刺激到了,“晏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都已经对我做了那种事,别想轻易甩开我!”
    可能是心虚,晏羿下意识地瞥了洇月一眼,脸色一阵青一阵黑,为了防止白沅泄露更多,他想都没想就捂住了白沅的嘴,恶狠狠说:“闭嘴!”
    连告别都来不及,他拽着白沅的胳膊出了福利院。
    洇月在一旁笑吟吟的,在线吃瓜,并有个很重要的问题。
    白沅为了养鱼,同时跟晏羿、泽月、宁谈三人暧昧不清,哪个都没确定过婚姻关系,这才能维持表面和平。
    但,白沅和晏羿那种事都发生了,
    他想问:原主那洁癖的哥哥知道吗?
    *
    塞壬到底是不懂人类间的情感的。
    就譬如说,见了那一幕,他明明心里也很不高兴,却在为白沅过于激烈的反应感到疑惑。
    “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这段时间,杏子跟塞壬相处的还算和平,渐渐的也算熟悉了。
    杏子很看不惯的说:“当然生气啊,晏羿那个家伙摆明了对宿主大人意图不轨嘛!”
    意图不轨?
    这个词塞壬学过,等同于觊觎洇月的意思。
    塞壬眯了眯眸,冰蓝色的眼一瞬间暗沉,
    鲛人族对伴侣的占有欲究竟有多强?
    是但凡有人觊觎伴侣,就算是同族,也会厮杀并追杀到天涯海角的程度。
    何况是鲛人的始祖塞壬?
    几乎立刻,塞壬周边的能量便暴动扭曲起来,
    无形飓风压的杏子四处乱窜,它被吹的晕乎乎的,一瞬间恍惚,仿佛能看到塞壬头顶上不断冒着【黑化值+100】的字眼。
    嘶、这就是吃醋的鲛人吗,太可怕了!
    “宿主大人!”你快管管啊!
    洇月戏谑,“谁让你刺激塞壬。”
    尽管“已黑化”,尽管气息暴动,
    但对于洇月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
    他捧着塞壬俊美至极的脸庞,倾身吻了上去。
    下一秒,暴风雨消失,一切风平浪静,
    塞壬缓缓簌动了下雪白的睫毛,只觉得唇齿又香又软,
    他失神的看着洇月的脸,不仅被亲的眼睛湿漉漉的,眼尾也红了,
    头顶不断冒着黑化值【-5】的字眼。
    总算平静了,不愧是宿主大人,真行!杏子松了口气。
    洇月的唇被吻得有种娇媚的红,分开后,他勾了勾唇,“冷静了?”
    塞壬喉结滚动了下,点点头。
    “你想教训晏羿,也不是不行,但目前他还有用,小惩大诫就好,别太过分。”
    塞壬歪了下头,思忖了下怎样做才算“不过分”,结果下一秒就听见洇月温温柔柔的说,“不如就打断他一条腿吧。”
    杏子:?
    对alpha来说,断腿就意味着不能行动,很致命的!
    打断一条腿在洇月眼里只是“小小惩罚”,
    嗯,真不愧是宿主大人……
    *
    洇月下了指示,塞壬自然会出手。
    塞壬都打算好明天晚上行动了。
    可令洇月和塞壬都没想到,他们还没动手,晏羿就受了很重的伤!
    起因是晏羿白天外出了趟,好像接到了家族示意要完成什么任务。
    白天晏羿还好好的,
    等下午,晏羿撑着一口气再回来,就已然是重伤的状态,
    衣服破破烂烂的不说,有好几处血肉都模糊了,瞧着凄惨无比。
    浑身上下都是被强大污染物攻击过的痕迹。
    洇月见了眉毛微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把晏羿伤成这样,他看向塞壬,
    塞壬很快给他答复,他眼露厌恶,对洇月说:“在他身上,我嗅到了很脏很臭的气息。”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