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因为这层“婚姻”诱惑。
    主角团到底没听劝,还是前往了平原。
    他们不懂地形,不像狩猎队一样经验深能趋吉避凶,吃了不小的亏。
    才走不久,就被妖异藤蔓缠住了,
    也幸亏晏羿有火焰能力,一把烧了妖异藤蔓才解决危机。
    之后再深入,更是没设防就陷入了地洞之中。
    那地洞是先人设的,伏击污染物用的,地底不少森森白骨与野兽骸骨,却成了困住他们的牢笼,吓得白沅脸色发白。
    又没现成工具,也只能在地洞中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
    “先找找有没有其他出口吧。”泽月皱眉。
    他没指望白沅,让护卫保护白沅,至于洇月,在泽月眼里也是个柔弱的omega,轻视也好刻板印象也罢,他也没指望能帮忙,就这么跟晏羿自顾自搜索起来。
    洇月本来也没打算帮忙。
    可谁知这两位自诩厉害的S级alpha,摸索半天也没摸索个所以然。
    同时,一股阴寒的气息在不断逼近。
    洇月只好抬起手,往斜上方指了指,“晏羿,你变成幻型,去撞碎那块石头。”
    话音刚落,白沅没忍住撇嘴找茬,“洇月哥,你不懂就别给晏羿哥哥添乱了。”
    “撞石头?就算晏羿哥哥铜墙铁壁也不能这么犯傻啊?”
    “添乱?”洇月含笑看着他,“这一路究竟是谁没用又添乱,你心里没点数?”
    洇月也懒得跟他计较,眸里笑意微敛,“晏羿,我让你砸。”
    晏羿一贯是厌恶这种命令口吻的,
    可不知怎的,脑袋一抽,他居然检查也不检查,真的照做了。
    火红的棕狮猛的攻击那焦褐色的石头,
    顷刻间墙壁上流露出一条通道。
    “居然真的有出口!洇月,你还真行!”绝处逢生让晏羿惊喜不已,这话脱口而出。
    洇月微微一笑,“没给你们添乱就好。”
    这话无异于在打白沅的脸,白沅脸顿时涨红,又不禁开始发青,他噘着嘴,想对晏羿和泽月撒娇——
    他特别爱用娇弱、可怜的形象。
    如果这里是A区,是种植玫瑰的温室,或许会惹人眷顾怜惜,
    可这里是地洞,是险境!
    在安全都没把握的情况下,谁又顾得上他那点做作的情绪?
    眼看晏羿眼里已经有些不耐了,白沅只好闭嘴,心里恨恨的咒骂洇月。
    有了通道,由晏羿打头阵,率先曲腰往洞口走,最终直通一个地震形成的天然地裂中。
    这是先人预备的离开的道路,顺着上坡走段时间,就能离开这地裂。
    可没等几人松口气,那通道突然就传来一阵“嘶嘶”的虫声。
    那声音愈发清晰而沉闷,摆明了是以一种很快的速度逼近,一股恶臭味也迅速充斥方寸空间。
    “不好,”见此,饶是泽月那冰山脸都变得凝重,“有不低于A级的污染物在靠近。”
    “A级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晏羿没他那么敏锐,不屑的嗤笑一声,别说是A级,就算是一只S级的污染物,他都有一战之力。
    “可如果不是一只,是一群呢?”泽月沉声说。
    一群?那就另当别论了。
    事到如今,只有一条路——
    “跑!”
    要是能跑上地面,说不定能暂时脱困,要是一直在地裂待着,被污染物群包围,即便这里有两个s级的alpha,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主角团也明白这点,赶紧往上坡跑。
    与此同时,那通道也终于钻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半米大的赤红蜘蛛。
    赤红蜘蛛身上还裹着粘液,明显是刚从卵里破壳而出,刚出生的幼年蜘蛛就已经是A级,那么母体……绝对是个强横的s级污染物!
    晏羿见了没忍住骂了句脏话。
    倒霉。
    早知道就不来了。
    后悔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只能拼尽全力跑!
    对于这点,晏羿和泽月毕竟都是S级,体力很好,洇月也游刃有余,只有自小娇生惯养的白沅,没跑几百米就已经跑不动了。
    “不行了,我好累。”
    眼看白沅遥遥落后,马上就要被蜘蛛追上,晏羿和泽月只能折回,泽月背起白沅,由晏羿来断后。
    尽管如此,他们的进度还是被拖慢了,被蜘蛛群紧紧缠住。
    晏羿没忍住皱眉,“白沅,你这体力也太差了。”
    他又看向洇月,“同样是omega,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白沅本就惊惧,听到这句略带责怪语气的话,又生气又委屈,直接就抽噎了,眼泪刷的掉下。
    泽月凉凉的扫了晏羿一眼,“行了,你也少说两句。”
    顿了顿,“洇月,照顾好自己。”
    洇月弯唇,“放心,我可不是什么拖油瓶。”
    那句责怪的话本就刺痛了白沅的心,
    听到这句,白沅更受刺激了,趴在泽月背上,一双眼怨毒不已的瞪着洇月。
    洇月淡定挑眉,心里微微一笑,
    他明白,自己的刺激到位,白沅忍不住要动手了。
    早在今天被区长告知要当向导时,他就知道白沅意图不轨。
    憋到现在,总算忍不住了。
    对此,洇月并没有设防,他原以为白沅会偷偷攻击他或是什么,倒是没预料到,靠近的时候,白沅会朝他身上洒下一些粉末。
    才洒完,白沅就已经克制不住的勾唇,用唇语说:你死定了!
    哦?是么?
    洇月嗅了嗅那股焦干味,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
    而对于这个答案,不用问,很快洇月心里就有了答案——
    是一种,能吸引污染物、令污染物变得更疯狂的东西。
    因为原本还对晏羿具有敌对性的污染蜘蛛,立刻便转移了攻击对象,朝着洇月那边涌来。
    晏羿并没有多想,趁此机会一跃离开了地缝。
    等回到地面与泽月、白沅汇合,他才松了口气,“总算甩掉那些缠人的玩意儿了。”
    他还没发现洇月被困在里面了,一个劲儿的庆幸。
    还是泽月脸色骤然一变,“洇月呢?洇月没跟你一起出来吗?”
    晏羿顿时错愕:“我没注意,他不是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吗?”
    “没有!我以为他会跟你在一起!”泽月拳头紧攥。
    气氛一时变得沉默生冷。
    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除了始作俑者的白沅。
    白沅遮住下半张脸,他快要笑出声了,
    一个没眷属的omega被那么多蜘蛛围攻,
    可不论是亲哥哥,还是前未婚夫,竟没一个管他,
    他都能想象,那场面洇月得有多悲惨多绝望了!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白沅能笑一整天,他狠狠掐了下胳膊,才勉强泪汪汪、露出难过的表情,“晏羿哥哥、泽月哥哥,你们不用管我,快去救洇月吧?”
    “万一洇月还活着呢?”
    泽月迟疑了下,“那你…先躲起来,等我们回来。”
    白沅对泽月露出个甜甜的笑,“好。”
    一旁的晏羿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自己亲弟弟都快死了,居然还一点不着急,还记得关心白沅。
    懒得等他,晏羿率先冲进了地缝里,泽月紧跟其后。
    在他们看来,洇月被困住,必定凶多吉少,可等他们抵达战场,却猛然怔住了,
    就看到洇月身形如玉,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他手里皎白的月灵花散发着柔光,透着一股强大又纯净的力量,
    而地面,满是污染蜘蛛的尸体。
    两人瞳孔深缩,这都是洇月干的?
    将洇月丢下时他们没后悔,
    却在没亲眼看到那场压倒性的视觉盛宴,他们后悔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