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木敷和也擦了擦眼泪,被眼前的场景感动不已。
    齐未辛站在木屋的门口,看不下去,转身回了木屋。
    “娘,我跟你去,给二叔治病。”何自然擦干了眼泪,坚定地说道。
    塔读小~。>说—*.—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木敷和挥了挥手,说道:“乖徒儿,去吧,把你二叔治好了再回来!”
    何自然跟着二婶翻过了西山,来到了老家。
    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只是村民的房屋更加破败。
    何自然来到了二叔家,看到一个老人躺在床上,不住地哼哼。
    “老头子,你看看谁来了!”二婶喊道。
    何自然走上前去,说道:“二叔,自然孩儿回来看你了!”
    “自然孩儿?你回来了?”二叔张开浑沌的眼睛,望向了何自然。
    何自然鞠了一个躬,说道:“二叔,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二叔拉着何自然来到门外,阳光下,二叔眯缝着眼。
    何自然看去,只见二叔的右眼始终有条缝,合不上!
    首发&:塔>-读小说
    “这个老头子,就是右眼合不上,睡觉也合不上,说自己要死了,躺在床上让我每天伺候他!”二婶埋怨道。
    何自然给二叔把了脉,看了舌苔,说道:“二叔,你这个是阳跷太盛,阴跷的经气难以向上濡润眼睛,不是什么大病!”
    二叔听了,来了精神,捂住何自然的手说道:“孩子,你说的是真的?能给我治好吗?”
    “二叔,好治,针刺调理一下就好了。”
    何自然说完,问了二叔早上醒来的时间,在漏水下十三刻进针申脉穴,泻去太盛之气,又在其醒来后漏水下十八刻,进针足少阴经上的照海穴,补其阴跷不足。
    不一会儿,二叔感到眼皮轻松了好多,慢慢地可以合拢了!
    二叔很高兴,说道:“孩子,你的水平可比你爹强多了。你看看,我每天让你二婶去你家打扫卫生,把房子保护好,等你回来娶媳妇呢!”
    何自然听了,热泪盈眶,低声说道:“谢谢你,二叔、二婶,我回家看看!”
    何自然来到了自己的家里,在香案上给父母上了香,磕了头。想到幼时父母的宠爱,一时间悲从中来,痛哭不已。
    二叔把他拉了起来,说道:“孩子,你不能这样哭,这样会哭坏了身子的。”
    塔读^小说APP@更多优质免费小说,无广告在@线免<费阅<读!>^>
    二婶也说道:“孩子,去我家里,我给你下了面,打了个荷包蛋!”
    何自然一听,眼泪更止不住了,他耳边总是响起娘的话:“孩子,面下好了,面下面有个蛋!”
    来到了二婶家,何自然捧起碗,夹起了面,却哽咽着难以下咽……
    二婶摸着何自然的头,说道:“多好的孩子,你爹娘也该放心了。”
    何自然平静了一下,狼吞虎咽吃完了面,向二叔二婶告辞!
    不是家乡不好,只是家乡太让人痛心!
    父母的恩情,何自然只想放在心中,因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来到了西山山谷,何自然看到了师父和师叔齐未辛正在和官兵搏斗!
    何自然的第一个感觉,这个山谷也没法待了。
    不想多说,也无需再说!何自然提起宝剑,如入无人之境!
    首发&:塔>-读小说
    可是对手并不简单,何自然遇到的第一个对手竟是霍未苦老儿!
    并未思考,何自然使出了湿土剑法,如狂风,似暴雨,击飞了霍未苦的链子锤,一招“隔空柔波”掌,荡开了霍未苦的水葫芦!
    霍未苦暗暗叫苦,这小子是自己的克星,只能先逃!
    何自然又接住了兰铁成的宝剑,运起清风剑法,与兰铁成周旋起来!
    木敷和看到何自然回来,信心大增,把西域鬼魅打得连连后退!
    而齐未辛苦战金坚成,显得力不从心。
    旁边站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哈哈大笑:“何自然,昔日你用银针射瞎了我的左眼,今日我要报仇!大家一起上!”
    旁边的十几个高手应声而动!
    真是一场恶战,何自然师徒三人大战近二十位高手,其取胜机会不言而喻!
    齐未辛的胳膊已经受伤,只能左手使剑,不由得且战且退!
    塔读@-读小说
    天空中一个声音说道:“天地人和谐统一,无事不成!无病不医!”
    狂风又突然消失,把徐怀意等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众人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徐怀意道:“你小子有点邪门!今天就绕了你,改天再来取你首级!”
    木敷和、齐未辛挥剑上前,被何自然拦住了!
    “师父、师叔,穷寇莫追!”
    看着徐怀意等仓皇而逃,不由得想起,是不是黄帝救了自己?
    为何琥珀跳动?
    难道是果子李?
    忽然,何自然看到小溪的对面,一个皮肤微黑的姑娘,明眸善睐,面如桃花,穿着麻布衣衫,背后有鲜花映衬,向自己走来!
    何自然丢掉了宝剑,向前狂奔,喊道:“果子李姑娘,果子李姑娘!”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突然脚下一个踉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何自然睁开了眼睛,又是在师父的小木屋。
    “乖徒儿,你终于醒了!”木敷和喜笑颜开。
    齐未辛也叫道:“好孩子,你还是活过来了!”
    何自然张开嘴,咿咿呀呀地想说话,却说不出声音!
    木敷和用水瓢滴了几滴水,谁流进了何自然的口中,如甘泉般清冽!
    “乖徒儿,你睡了五天五夜,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木敷和老泪纵横。
    “你胡说什么呢!孩子不是好了么!我去熬点粥,给孩子补补。”齐未辛擦着眼泪,走了出去。
    木敷和又喂了几滴水,何自然能轻微地发声了。
    “师父,你、你说我睡了五天五夜?”何自然断断续续地问道。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可不是嘛!你是郎中,你知道的,如果一个人不吃不喝,最多撑六天!我都想放弃了!”木敷和又哭又笑。
    “师父,你、你老大不小了,还哭呢?”何自然想伸手替师父擦眼泪,可是手上无力。
    木敷和抓住了何自然的手说道:“醒来就好,休息一下,你又是一条好汉!”
    何自然喝了齐未辛熬的粥,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何自然醒来已是中午。
    因为何自然喝了粥,所以力气有所恢复。何自然听到外面有声音,不由得向门外望去。
    木敷和与齐未辛坐在门口。
    “齐师妹,自然这个孩子命大。不知道受了什么打击,怎么就突然病了!吓死我了!”
    “师哥,可不是嘛。唉,我还以为他不回来了呢!”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我徒儿会长命百岁!况且,他济世救人的心愿没了掉,怎么可能抛下我们?”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也是。我觉得就是他回家了一趟回来,然后和我们一起大战徐怀意等人,估计是累的!”
    “师妹,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好像他又穿越了。你没听到他说‘果子李姑娘’!”
    “说不定是幻觉呢?我们根本没有看到有什么姑娘!”
    “如果是幻觉,也是累的。这孩子太辛苦了。他心中都是病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
    “师哥,你收了个好徒弟。”齐未辛赞道。
    “可不也是你的徒弟嘛!”木敷和自豪地说。
    何自然听到此处,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疼痛,于是喊道:“师父,我想大便!”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洪荒:出世拜师太清 妖魔乱世,身具面板,横行无忌 仙道长生传 开局召唤:我竟是幕后黑手 武林贱尊 大宋侠王 归义 暗月天地 幻变诸天归一剑 小狐狸今天追到帝座大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