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青童道:“师妹,我们跟踪这个木违和,曾经也到过松江府!”
    绿意道:“难道木违和又把经书卖给了洋人?”
    何自然道:“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去松江看看。”
    青童道:“好吧,我们一起去松江府,一定要把经书找到。”
    “师叔、师姑,你们先去吧。我把师伯埋葬了以后再去找你们。毕竟是我师父的哥哥,我不能把他抛尸荒野。”
    青童点了点头,携手绿意往松江府而去。
    何自然买了棺木,然后找了当地的几个农民,给了每人一两银子工钱,找了一块风水好的地方,安葬了木违和。
    虽然木违和与自己的师父不对付,但是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何自然在坟前磕了几个头,去松江府找青童、绿意去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也看透了生死名利,何自然不再急躁。信马由缰,缓慢地走在路上。
    这一日,到了嘉兴,何自然休息了一天,决定去南湖看一眼。
    天气晴朗,既无烟,也无雨,南湖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丽,何自然兴趣索然。
    何自然正待转身离去,就听旁边“扑通”一声,好像有人落入了水中!
    何自然一惊,立即纵身一跃,来到了出声之处。只见一个人在湖中扑腾,没多久,就要往下沉了!
    何自然没有时间考虑,纵身一跃,落入了水中,抓住了一个人的头发,向岸上游来。
    到了岸边,何自然抱着那个落水的人,走上了岸。
    何自然把那个人放在了地上,那个人胸脯微耸,是个年轻的女子,容颜甚是秀丽。
    何自然按压了几下女子的胸部,女子吐出了不少水,眼睛也睁了开来。
    “姑娘,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年轻就想不开?”
    “这位大哥,你为何要救我?你就让我走吧!”说完,挣扎着又往河边走去。
    何自然一把拉住了姑娘的手,说道:“妹妹,无论有多难的事情,都有办法解决。你年纪还轻,不能寻死。”
    “大哥,我爹得了病,我们家穷,没钱治病。我爹娘准备把我卖给一个六十岁的老财主做小妾,换钱治病。但是我想到未来的日子,跟一个老人过日子,我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看,妹妹,我说了,天下无难事。巧了,我就是郎中,你带我去看看你爹爹的病。我不要钱。”
    姑娘望了他一眼,眼中现出一丝喜色,但是瞬间即逝。
    何自然知道她不相信自己,说道:“姑娘,你如果不相信,我跟你去。如果治不好你爹的病,我就不再插手你的事情,任你要死要活,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姑娘听了,把何自然带到附近的一个村子,进了村东头的一户人家。
    何自然一看,柴门犬吠。一只瘦狗,叫了几声,看到姑娘回家,就不叫了,摇起了尾巴。
    姑娘把何自然带进了屋,喊道:“爹、娘,我带来了郎中!”
    一个大娘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看到姑娘身上湿漉漉的,问道:“孙燕,你这个死丫头,怎么浑身是水?”
    “娘,我失足落水了,是这位郎中大哥救了我。”
    “郎中,会治病吗?”
    “娘,你带这位大哥去给爹看病,我去换身衣裳。”
    “这位郎中,你身上也湿了,我家里也没有衣服给你换。”
    “大娘,我姓何。你们家是姓孙吧?不要紧,我年轻,再说了,现在是夏天,衣服湿了才凉快,一会儿就干了。”
    大娘把何自然带到一个老人的床前,说道:“孩他爹已经卧床几年了,家里的钱也花光了,就是治不好病。”
    “大伯、大娘,我给大伯治病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孩子,只是我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剩一个闺女了。本来说卖了,给他爹治病的。你看看,如果你满意,你带走!”大娘,说完,流下泪来。
    何自然伸出手,给大娘擦了眼泪,说道:“大娘,我就是这个条件。我给大伯治病,不要钱,但是你们不能卖女儿,能做到吗?”
    “孩子,你说的是真心话吗?哪里有给人治病不要钱的?难道让我们自己去采草药?”
    “大娘,你让我先给大伯诊断一下。”
    “他大小便失禁,每天都是我给他擦呀洗呀。好在他还能吃,所以活到了今天!”
    何自然给老人看了眼睛、舌头、脸色,也把了脉,说道:“大娘,大伯的病是肾气失衡,所以不能主二便。我给他针灸调理几次也就能好了。其他的脏器有点弱,我也能调理。”
    大娘老泪纵横,拉着何自然的手说道:“没想到老头子命这么大,还能遇到一个好郎中。他是我们家的劳力,他倒下,我们家的天就塌了。”
    何自然安慰道:“大娘,是病都能治。等日落后,我给大伯先调理一次。”
    这时,那个姑娘换好了衣服出来,问道:“郎中大哥,我爹的病能治吗?”
    何自然点了点头,说道:“不麻烦。这样,我也有点饿了,你去买点菜,做个饭。”说完,何自然掏出了几块碎银。
    大娘说道:“这可使不得。只是,我们家也没有米下锅了,都无法请你吃饭,真是对不起了!”
    何自然把银子塞给了那个姑娘,说道:“孙姑娘,去吧,买点粮食,买点菜,我们好好吃一顿。”
    那个姑娘含着泪,出去买东西了。
    日落以后,何自然在漏水下四刻给老汉调理了足厥阴肝经,又在漏水下五刻调理了足太阴脾经。到了漏水下六刻,何自然持针进入老汉的足少阴肾经之复溜穴,以补法,并让老汉配合进针呼气,出针吸气。
    次日,老汉感觉好了很多,竟然能起身了,大小便虽然难控,但是不再遗溺。
    过了两天,何自然又给老汉的足少阴经调理了一次,孙老汉基本能控制大小便了。
    一家人都很高兴。何自然道:“妹妹,再给大伯调理一两次,基本就没问题了。以后只要生活有规律,作息有度,按时吃饭,就不会复发。”
    姑娘道:“何大哥,感谢你给我爹治病,还给钱我们买东西吃。这个恩情,我们全家无以为报。以后就让我当牛做马,来伺候你,好吗?”
    何自然摇手道:“妹妹,万万不可。你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伺候你的爹娘就行了,我不要求回报。”
    “不是说好了,要嫁给我的吗?我银子都准备好了!”这时,外面进来一个胖胖的财主,一脸横肉。年纪看起来比姑娘的父母都大。
    “拿来!”财主伸手向旁边的一个管家。
    “老爷,这是十两银子!”那个管家把一个布包放在财主的手上。
    孙大娘道:“徐老爷,你看看,我家当家的病也好了,我们就不卖姑娘了。银子您拿回去,我们就算对不起您了。”
    徐财主怒道:“说好的交易,你们说变就变?老孙的病,是不是这位年轻的郎中治好的?我听说还用了针灸!”
    何自然走上前去,问道:“徐老爷,怎么的,你还想去报官?”
    “哼哼,如果你们毁约,那我就去报官了!”
    “徐老爷,你去吧,我已经多次进过官府了。你看看,我现在还不是平平安安地在外面行医?”
    “这次肯定和以前的不同!”徐老爷说完,转身就走。
    孙大伯拉着何自然的手说道:“何郎中,这个徐老爷有后台,他侄子是本地知府!”
    “哦,他侄子是知府?”
    孙大娘道:“可不是嘛!我们当地人都怕他。如果他报官,恐怕对你不利!”
    “大娘,这个我倒是不担心,我就是怕他对你们不利!”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洪荒:出世拜师太清 妖魔乱世,身具面板,横行无忌 仙道长生传 开局召唤:我竟是幕后黑手 武林贱尊 大宋侠王 归义 暗月天地 幻变诸天归一剑 小狐狸今天追到帝座大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