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霍升明看到何自然脸色灰白,知道这个消息对何自然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们俩事情虽然没有公开,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相互喜欢着对方。
    霍升明安慰道:“何郎中,谷麦没有同意,和她父母吵了一架,跟着我跑了出来。”
    何自然听了,心中有了稍许安慰,但仍是说不出话来。
    “何郎中,谷麦虽然跑了出来,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你还是抓住这个机会,两个人好好地商量一下吧。”
    说完,霍升明就走开了。
    吃中饭的时候,何自然觉得食不下咽,喉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好不容易吃了点饭,匆匆忙忙地推开了碗筷,走了出去。
    霍升明和木敷和对望了一眼,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有多说话。
    何自然来到了小溪边,看到谷麦迎风而立,身体甚是单薄。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何自然心疼不已,取下了自己的披风,替谷麦披在了肩上。
    “然哥哥,我还能这样叫你吗?”谷麦眼中无限幽怨。
    “当然,谷妹。只要你愿意。”
    “我师父跟你说了吧?我父母希望我嫁给一个有钱的人家。”
    “你父母也是为你好。谁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穷郎中呢?”
    “然哥哥,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何自然欲言又止,觉得脖子里的琥珀跳动了一下。
    “你觉得我能不能嫁到财主家里呢?”
    “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谷妹,我只知道,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
    “然哥哥,可是我心里并没有那个财主的儿子!”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APP,&~更多.免费*好书请下载塔~读-小说APP。
    “对不起,谷妹,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够优秀,只是个穷郎中。也许你父母看不上我。而且我流浪漂泊,四海为家,如果我有个女儿,我也不希望嫁给这样的人。”
    谷麦听了,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真的是你不够优秀吗?
    还是你心另有所属?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何又几次三番地撩动我的心弦?
    我现在遇到困难了,你却那么多的借口!
    谷麦心里充满了绝望!
    摘下了何自然给她的披肩,扔给了何自然,自己向山谷的远处跑去!
    何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追过去,谷麦也不可能原谅他。
    但是也不放心谷麦走远。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
    于是,何自然远远地跟着谷麦。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突然,山谷起风了。
    凉凉的风,夹杂着细雨。
    何自然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尽快地赶到谷麦的身边!
    就在山谷的拐角处,谷麦不见了!
    何自然心里吃了一惊,明明就在前方,怎么突然看不到了?
    何自然运起随风走轻功,来到了拐角处。
    除了花草树木,就是不见谷麦的身影!
    何自然迅速地登上了山顶,四周瞭望。
    没有人,没有谷麦,只有薄雾浓云笼罩在四野。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何自然的心情突地下沉,哑着嗓子喊道:“谷麦,谷麦妹妹!……”
    有回声!但是是山谷的回声!
    没有找到谷麦,何自然没脸回去。
    他无法面对霍升明和自己的徒弟谷香。
    何自然环着山谷找了一夜,直到天色已明,隐约听到了师父的喊声。
    何自然循着师父的声音走去,他不想再让师父他们为自己焦躁着急。看到师父站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之巅,何自然运足了一口气,喊道:“师父,我在这!”
    原来木敷和看到何自然和谷麦一日一夜未归,知道肯定是出了事。于是和霍升明商量,大家分头去找。
    齐未辛道:“也许他们两个年轻人谈恋爱去了,你们也去打搅他们?”
    木敷和道:“何自然不是那样的人,即使是谈恋爱,也会回来跟我们说一声的。”
    霍升明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于是大家分头去找。
    塔读@告^在线免。费阅&读!
    “是一个昏迷的女子。她给我们指路以后,又昏了过去!”水静顺道。
    “何郎中,这个女子好像和你也认识呢!”沈柔说道。
    何自然一步窜了过去,看到担架上的人正是谷麦,昏迷不醒!
    “水掌门,沈师妹,你们是怎么遇到她的呢?”何自然问道。
    “我们是在西山的入口,遇到她的,当时她晕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头上很烫呢。”
    何自然手伸到谷麦的额头,果然滚烫!
    于是把谷麦抱起,放到了小木屋的一张床上。然后让谷香扶着谷麦坐着,自己在谷麦的肺俞输入了内力。
    不一会儿,谷麦就睁开了眼,醒了过来。
    何自然给谷麦四诊以后,熬了点姜汤,让谷香喂了谷麦喝了。
    何自然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塔读小说,无广>告^在线免。费阅&读!
    他想着先把谷麦的病治好了再说。
    何自然让谷麦先休息一下,自己走了出去。
    水静顺道:“何郎中,我这次是专门来找你的。”
    “水掌门,不知道你找我何事?”何自然虽然吃了一点东西,但是由于情志受到了打击,精神仍是萎靡。
    “师父,何郎中也许也病了,你等他好一点再说吧。”沈柔在旁边劝道。
    “水掌门但说无妨,沈师妹,我扛得住。”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何郎中,我的眼睛有了问题,总是迎风流泪,是怎么回事?”
    何自然给水静顺做了四诊合参,说道:“水掌门,你的病属于心肾不交,一水不能胜五火之故。”
    水静顺道:“何郎中,此话怎讲?”
    何自然道:“经言:积水者,至阴也。至阴者,肾之精也。你的心神肾志不能感召,故肾精离去则神慈,水无所控也。”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APP,&~更多.免费*好书请下载塔~读-小说APP。
    水静顺道:“何郎中,你讲的东西太专业,我也听不懂,能否用简单的语言告诉我?”
    “水掌门,我打个比方你就懂了。肾控制水,就好比肾是掌门人,而水是徒弟。如果徒弟脱离了师父的控制,徒弟就出走了。”
    “这个我懂了。好比我就是肾,而我的徒弟沈柔是水。我管不到她,她就跑了?”
    “是呀。由于你做掌门人,甚是操劳,所以心肾皆虚。而你吹风的时候,眼泪脱离了肾精的控制,所以就出来了。”
    “那为什么是吹风的时候呢?别的时候不出来呢?”
    “因为风属阳属热,风热冲进眼睛带动五脏皆热,阳气往上冲,阴气往下走,那泪水无人管,所以就自动出来了。”
    “何郎中,你这个比喻太恰当了。沈柔,你可不能脱离师父的魔掌!”水静顺说道此处笑了。
    沈柔道:“师父,我肯定不走,否则你眼泪就流的更多了。何郎中,那我师父这个病好调理吗?”
    “好调理。调和阴阳就好了。”
    当晚,何自然给水静顺补了心肾二脏。在日落后漏水下二刻,进针手厥阴心包经之内关穴以及手少阴经心经之神门穴,安心定神。在漏水下六刻,进针足少阴肾经之太溪穴,以补阴之不足。
    原文来自于塔&读小说~&
    次日,谷麦的精神好了许多,热也退了下去。只是神情抑郁,并不开心。
    何自然去看望谷麦,希望谷麦能原谅他,但是被谷香推了出去。
    “臭师父,我姐姐不愿意见到你,你滚!”
    何自然听了,一回头,瞥见了谷麦满脸的泪水!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反派大佬被我养歪了 穿越之八王之王 仙途大忽悠 无敌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人间执道 修仙死路一条! 东皇仙君 从前有间庙 昆仑侠 三龙震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