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何自然弯腰施礼道:“晚辈见过谷伯父。伯父家里肯定是粮食多多。”
    谷多多笑了,说道:“你就是何郎中吗?我女儿发热说胡话的时候,一直叫着何郎中。事不宜迟,何郎中,赶紧跟我过去吧。”
    何自然来到谷麦的家中,见谷麦被病折磨得瘦了一圈,心疼得抱怨道:“谷姑娘,你病成这样,为何不早点找我呢?”
    谷麦望了望父亲,没有说话。
    何自然给谷麦做了四诊合参,知道是谷麦在北方的时候受了寒气,寒邪入肺,到了南方以后又中了暑热,引起了寒热往来。于是在日落后三刻,谷麦热邪暂退的时候,进针其手太阴肺经太渊穴,补其正气。又在日落后漏水下四刻,补其足太阴脾经,促脾之运化功能恢复。
    调理以后一顿饭功夫,谷麦就出汗了。谷麦说舒服很多了,让何自然回去休息。
    随后的一个整夜,谷麦都没有再发热。第二天早上,谷多多来到了霍升明家里,说谷麦已经能吃粥了。
    “发热后饮食要清淡,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以助肠胃功能恢复。谷伯伯,你要告诉谷麦。”何自然叮嘱道。
    “何郎中,你放心吧,这点基本常识我和她娘都懂。”谷多多说完,就告辞回去了。
    下午,阳光正好,微风徐来。
    睡过了午觉,霍升明说道:“来,何自然,左右无事,我用我的‘火形拳’来会会你的‘太极刚柔拳’。”说完,拉开了架势。
    何自然道:“请霍师父多指教。”话音刚落,一招“如阴似阳”打了出去。
    霍升明叫道:“好拳!”然后,一招“火中取栗”,攻破了何自然的防线。
    何自然刚要还手,就听院子外面传来了许多人的脚步声。
    两个人停了下来,出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十几个衙役到了门口。霍升明问道:“众位大人,不知道到了我的门口,有何贵干?”
    其中一个领头的捕快抱拳道:“霍师父,我们接到举报,有人用针灸给人治病,所以来缉拿。”
    霍升明道:“治病也犯罪?是谁举报的?”
    <app,^免费小说网站
    捕快道:“本着对举报人保密原则,恕不方便透露。请问何自然何郎中是住在你家里吗?”
    何自然上前道:“我就是何自然,是我给病人治病的。”
    捕快道:“何郎中,请跟我们到衙门走一趟!”
    何自然望了一眼霍升明,霍升明点了点头,说道:“何自然,你先跟他们去吧,我随后就来找他们县老爷。”
    在霍升明的家门口,何自然不想做任何反抗,跟着衙役走了。
    次日清晨,霍升明带着两个徒弟一起来探监,被牢头拒绝了。牢头道:“一个时辰以后,老爷升堂,你们在大堂相见吧!”
    霍升明等不得不来到县衙大堂,看到知县老爷已经坐在大堂之上。
    不一会儿,何自然被押至公堂,却拒不下跪!
    霍升明来到他身边,用大拇指示意他下跪,低声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县令一拍惊堂木:“下跪何人?”
    何自然道:“何自然!”
    “你可知罪?”
    “小民并不知罪!”
    “依大清例律不得针灸行医,你可知道?”
    “小民不知!”
    突然,谷麦上前跪倒,喊道:“知县大人,小女子愿意作证,何自然没有针灸行医!”
    “你是何人?”
    “小女子谷麦,何自然何郎中就是为小女子治病的,所以小女子知道前因后果!”
    “你说他不是针灸行医,那他用的是什么治疗方法?”
    “何郎中用的是按摩方法和刮痧方法!”
    “按摩何处?又刮痧在哪里?”
    “何自然何郎中按摩了小女子的手太阴肺经之太渊穴,足少阴脾经之太白穴!刮痧在两眉之间!”说完,抬头站了起来,走到了县令的面前:“老爷请看,我两眉之间都刮痧刮破了!”
    县令一看,果然如谷麦所说,两眉之间都破了。
    县令又问道:“你说他按摩你太渊穴和太白穴,却又在哪里?”
    谷麦撩起了衣袖,露出了雪白的手臂,指着手腕之处,说道:“这里就是太渊穴。至于太白穴,在小女子足上,不便展示给大人,请见谅。”
    县令道:“这个,她没有非礼你吧?关于医术方面的东西,本官不懂,这样下午我请我们当地名医来听审,有没有罪,审完再说。退堂!”
    两边的衙役敲着杀威棒长声喊道:“退堂喽……”
    何自然感激地望了一眼谷麦,跟着衙役走了。
    出了大堂,霍升明问道:“谷麦,真的没有用针灸吗?”
    谷麦望了一眼霍升明和尹徵道:“师父,你还不相信我吗?”
    尹徵道:“师妹,不是你为了救何自然编出来的吧?”
    谷麦怒道:“你们不相信我就算了,下午审过你们就明白了!”
    下午午时一过,知县再度升堂。
    县令一拍惊堂木,喝道:“我请了我们当地最知名的郎中‘甄究’老郎中和‘甄平人’神医来听审。何自然,谷麦上午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吗?”
    何自然知道谷麦为了救自己,故意编出来的。但是自己也不能辜负了谷麦,于是说道:“是真的!”
    “那你说说谷麦姑娘得的何病?却又如何治疗?”
    “谷姑娘得的是寒热病。我给她诊脉以后,用我的内功按摩其手太阴肺经之太渊穴,补其肺阴不足。后来又按摩其足太阴脾经之太溪穴,扶助其脾经之正气,以恢复脾之运化功能。再后来在其眉目之间刮痧,泻除其皮肤间热邪。”讲到岐黄之术的病因病理,何自然头头是道。
    “两位甄郎中,这个何自然说的是否可信?”
    甄赐点了点头,甄平人却站了起来,走到了何自然的面前,左看右看!
    何自然昂首而视,但是霍升明和谷麦的手心却已经冒汗!
    县令丢下了一枚令箭,喝道:“既然甄平人郎中有疑问,那就说明何自然说谎,来人哪,押回监牢,等待再审!”
    甄平人转过了身,摇了摇手,对县令说道:“知县大人,且慢。这个何自然他不是人!”
    县令一惊,问道:“甄神医的意思是?”
    甄平人又仔细地围绕着何自然转了一圈,说道:“他是神!”
    何自然、霍升明、谷麦都松了一口气,县令还是没有明白,说道:“在我县地盘,本县只相信两位甄郎中是神医!”
    甄平人又摇了摇头,说道:“大人,谬矣。这位何郎中才是神医!他说的内容,是治病之良方,在医学典籍《黄帝内经》中有描述,已经失传很久。大人,这样的人才,怎么可能有罪呢?究竟是何人要治他于死地!”
    县令吓了一跳,心想,这个甄平人神医很有名望,就连知府大人和巡抚大人都得给他面子,我可不能得罪他,否则,谁能保证自己没病?于是一拍惊堂木,喝道:“经过两位神医听审判断,何自然并未触犯大清例律,当庭释放!退堂!”
    谷麦喜极而泣,过去催促狱卒道:“你们没听到吗?大人说他无罪释放,两位大哥,快快打开他的枷锁!”
    回去的路上,何自然说道:“谷姑娘,谢谢你救了我。”
    谷麦道:“何大哥,是你自己救了自己而已。我们一定查出那个举报你的坏人,为你正名!”
    何自然道:“霍师父,我在监牢里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那个举报我的人是谁。我刚来此处,不认识几个人,也无人了解我。霍师父,你猜能是谁呢?”
    谷麦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师父,何大哥,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诸天逆流证道 狂少都市修真记 从咸鱼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我写春秋创儒道 我在凡人修神道 开局长生,内卷的修仙界炸锅了 快穿,从太阴星开始 侠骨枪魂江湖路 重生之我有收徒系统 我的师姐竟是大魔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