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颜啬也道:“何郎中,我的朋友,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何自然给施财主做了四诊合参,然后问道:“施财主,以前的郎中给您吃了什么药?”
    “具体药材我也不懂,但是他们都说当中有石药草药。”
    “这就是你为啥消瘦的原因了。施老爷,你的五脏皆虚,五脏脉微小,所得之病为热中、消中。”
    “热中、消中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有内热,特别是肠胃。因为你是富贵人家,所食皆肥甘厚味、肉食细食,所以会有热中、消中之病。而没有诊断明确的郎中,却又给你配了芳草石药,经言‘芳草之气美,石药之气悍’,这两者气急疾坚劲,只有心平气和之人,才能服用。再遇热气,伤了脾土,脾伤而及其他脏腑。脾主肌肉,所以热邪伤了肌肉,肌肉无法得到滋养,因而你日益消瘦。”
    “何郎中,你真是一位神医。你的判断跟你亲眼所见一样。我不仅消瘦,而且容易口干和小便次数多。”
    “施老爷,你现在不光是伤了脾胃,而且伤了五脏。五脏受伤,基本难治。如果再遇甲乙日你服了芳香悍急之药,说不定性命难保。”
    “何郎中,此话怎讲?”施财主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心跳加速。
    “芳草之药属木,木克脾土。甲乙日亦属木,所以对脾伤害极大。”何自然耐心解释。
    颜啬看到施财主吓得说不出话来,立即说道:“何郎中,你赶紧给他治疗吧,你看他吓的。”
    何自然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就开始调理。”
    当日日落后,何自然在漏水下五刻,进针足太阴脾经之太白穴,以补法。并请施财主配合进针呼气,出针吸气。在施财主感到有暖针感时,立即出针。在日落后漏水下八刻,又进针手太阴肺经,以补法。
    次日日出后漏水下十五刻,何自然又针刺调理了足阳明胃经,进针足三里穴,以泻法,泻出肠胃之热邪。
    再过两天后,何自然又在日落后漏水下一刻调理了足少阴肾经,漏水下二刻调理了手少阴心经,漏水下四刻调理了足厥阴肝经。均以补法,补其阴之不足。
    经过何自然近两个月的调理,施财主的脉象终于有了好转,胃气逐渐丰盈,精气神也逐渐回归。
    何自然道:“施老爷,你的病需要长期调理。如果你能够作息有度,生活起居有时,不吃肥甘厚味之美食,你的病不会再复发。所以,治这个病,靠自己更有用。自己是最好的郎中,因为没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施老爷拿出了十个金元宝,给了何自然,说道:“请何郎中放心。我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做,但是也请你有空再来给我调理。这点心意,还请笑纳。”
    何自然把金元宝推了回去,说道:“施老爷,这两个月来,我师徒在你家里吃喝玩乐,花掉不少钱,我不能再拿你的金子了。”
    施财主突然跪了下去,说道:“何郎中,你不拿,就说明你以后不会再来了!”
    何自然立即扶起施财主,说道:“这个使不得,施老爷赶紧起来,不要折我的寿。那我就拿一个做盘缠吧。以后路过此地,定会来给你调理。”说完,只取了一锭银子。
    随后,何自然告别了施财主,来到了颜啬的家中话别。
    颜小白正在院子里练剑。在何自然给施财主治病的两个月里,木敷和偷偷地把清风剑法教给了颜小白。所以何自然看到颜小白练清风剑,不由得吃了一惊。
    颜小白反复地练习“潇潇落木”那一招,但总不到位。何自然道:“颜小白,你的劲用大了!”说完就要上前示范。
    <app,^免费小说网站
    颜小白又一次把剑刺出,直往何自然的大腿!
    何自然想要躲避,由于距离太近来不及,宝剑刺入了何自然的大腿之中!
    颜小白吓得脸色发白,怔在了原地。
    齐未辛喝道:“颜小白,你干什么?你竟然刺伤了何自然!”
    颜小白眼里闪着泪花,嗫嚅着说道:“我是无意的…….”
    “是无意吗?我看你是有意的!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
    “我有什么心思了?”颜小白气得颤抖,指着齐未辛说道:“你这个老女人,不要胡说八道!”
    齐未辛一听,怒火中烧:“好你个颜小白,你心里喜欢何自然你以为我不知道?何自然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你总是偷偷溜过去看他!你含情脉脉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我看何郎中怎么了?他治好了我爹的病,我感谢他不行吗?”
    “他治好了很多人的病,难道每个病人都会含情脉脉地看他吗?”
    “就是我喜欢他又怎么了?你吃醋了?你这个没人要的老女人!”颜小白口无遮拦,脏话随口而出!
    “你、你、你……”颜小白的话,像一支箭,射中了齐未辛的心窝。齐未辛转身狂奔,眼泪夺眶而出!
    木敷和追了过去,喊道:“齐未辛,你去哪里?”
    何自然撕下自己的衣襟,裹住了自己的腿伤,一瘸一拐地向门外走去。
    颜小白抛下宝剑,追了上去,拉住何自然的手说到:“何大哥,你不要走。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刺伤你吗?”
    “女人的心思,我从来不猜。”何自然忍住腿上的疼痛,淡淡地说到。
    “你受伤了就不能走了。我是为了留你多住几天啊!”颜小白低声说道,羞得自己的耳朵根子都红了。
    何自然心中一阵感动。颜小白本无恶意,只是手段太过激进。何自然在颜小白的拉扯下,又走进了院子。
    “小白姑娘,即使我愿意多住几天,可是你得罪了我的师叔,她肯定是不愿意了。”
    “唉,谁让她老人家说破了我的心事,让我出丑?我恨不得杀了她!”颜小白突然变得咬牙切齿。
    “你怎么能说她是‘老人家’呢?如果她听到了,又跟你没完没了!”
    “我听到了!何自然,如果你还要你师父和你师叔的话,我们马上离开颜家,不要和这个小魔女在一起!”院子外面,齐未辛的声音又响起。
    原来齐未辛被木敷和劝了回来,说让何自然养好了腿伤再走,不要让何自然落下残废。齐未辛一想,也对,何自然对自己确实不错,不能伤了他。
    “齐师叔,何自然不能走!”颜小白又提着宝剑窜了出去!
    “我呸!你可不能叫我齐师叔,恶心!”齐未辛的火气又上来了。
    木敷和道:“颜小白,我们一起去隔壁施财主家养伤,也是一样。如果留在你们家,你让何自然怎么养伤啊?”
    “你们俩去施财主家住,何大哥留在我们家养伤,我来照顾他。如果不方便,我出去把我师父找来照顾他!”颜小白为了何自然,也是拼了。
    “你师父回来了!”大家听到一匹马到了家门口,接着马上跳下来一个人,正是颜小白的师父商未尖。
    何自然又一瘸一拐地出来,给大家做了介绍。
    “原来你是西域淘金派的商大侠啊!怎么到了我们中原?”木敷和甚是热情。
    “木大侠,说起来甚是狼狈。我们淘金派的一个分支,得罪了另外一个门派,两派厮杀,我派分支中的师兄弟和弟子全部被对方杀死,只剩了我一个人逃了出来。逃到了此地以后,就落脚了此地。适逢颜员外开恩收留。为了报恩,我就收了颜员外的女儿颜小白为徒,一直到了现在。木大侠,你的名气在中原那可是响当当的,现在又有了好徒弟,嘿嘿,以后还得关照落难的兄弟啊!”说到此次,商未尖揉了揉眼睛。
    颜小白也摇了摇何自然的胳膊,说着他耳朵说道:“何大哥,你留在我家里养伤吧,我还有一个秘密告诉你呢!”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洪荒:出世拜师太清 妖魔乱世,身具面板,横行无忌 仙道长生传 开局召唤:我竟是幕后黑手 武林贱尊 大宋侠王 归义 暗月天地 幻变诸天归一剑 小狐狸今天追到帝座大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