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你乱说什么?”木敷和看着何自然,目光闪烁不定。
    “那后来严峻怎么又回来了呢?”齐未辛问道。
    “后来他看到何自然一家没有消息,而所谓的‘严峻’已经死了,也就放心回来了。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严格’。”
    “难道村民都没认出来?”齐未辛不大相信。
    “村民不傻,假装不知道而已。”木敷和解释道。
    何自然道:“师父,我还是决定去瞧瞧。”
    “去吧,师父陪着你。”
    三人进了屋,只见一个中年妇女坐在院子里,两鬓已经发白。
    “请问这是严峻的家吗?”何自然问。
    “不是,这是严格的家。”那个妇女站了起来,一脸惊慌。
    “那请问您是?”
    “我是严格的老婆,李梅。”
    “我听人讲,李梅是严峻的老婆啊。”
    “严峻死了,后来我又改嫁给了他的远房弟弟严格。”
    何自然不再说话,只是思考着李梅的话。李梅的话严丝合缝,好像是准备好了似的。
    “你说严格生病了,请问是什么样的病?这位是何郎中,让他看看,是不是有机会能治好。”木敷和说道。
    “何郎中?”李梅打了个寒战,望了何自然一眼。
    “是啊,你们听说过何郎中吗?”
    “我们不需要郎中,你们还是请便吧。”李梅下了逐客令。
    “让他们进来看看吧。”里面传出来了一个病歪歪的声音。
    李梅没有说话,把何自然师徒带进屋去。
    何自然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床上,满脸都是病色。依稀之中,何自然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当年的严峻。他想到了自己父母的惨死,何自然眼神露出了凶光。
    那个男人睁开眼,看了何自然一眼,然后又闭上了,说道:“你就是何自然吧?你没死?”
    木敷和吃了一惊,和齐未辛对望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何自然道:“我是何自然,你是严峻吧?”
    <app,^免费小说网站
    严峻又睁开了眼,说道:“你动手吧,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何自然努力使自己平静,说道:“我是郎中,我是来治病的。”
    “这几年,我每天都是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是我害了你的父母,你杀了我,替他们报仇吧。”严峻说完了话,有点气喘。
    “你想死,很难。我要把你的病治好,让你活受罪!”说完,何自然拉出了严峻的胳膊,给他把脉。
    严峻无力反抗,任凭何自然把脉。
    何自然道:“严峻,你的病为热邪侵入脏腑骨髓所致。你哪里疼痛?”
    “腋下,疼了好久了。”严峻低声道。
    何自然掀开了被子,看到了严峻的腋下有几个如米粒般大小的肿块,按上去坚硬却十分疼痛。何自然按了一下,严峻疼得晕了过去。
    何自然取出铍针,刺破了那几个小肿块,放出脓血。
    何自然问李梅道:“你们家里可有猪油?”
    李梅慌忙答道:“有、有、有,我们烧菜都是用猪油。我去拿,你等、等一下。”李梅有点慌乱。
    李梅转眼拿来了猪油,递给了何自然。何自然在严峻的伤处涂上了猪油,并没有包扎。
    何自然用针刺了一下严峻的人中,又揉了揉严峻的膻中穴,严峻慢慢苏醒过来。
    李梅道:“何郎中,你真是大人有大量,还能替严峻治病,这是我们想不到的。”
    “这个病叫马刀挟瘿,也叫米疽。发起来很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快就会没命。”说完,站了起来。
    严峻伸了伸手,由于力气不够,又垂了下去。李梅懂得了他的意思,赶紧取出十两银子,递给了何自然。
    “你认为我会要你的银子吗?”何自然推开李梅的手,银子洒了一地。何自然没再说话,转身出了门。
    木敷和带着齐未辛,跟着何自然出了门。
    “何自然,你这个格局不是一般的大了,能给仇人治病!”木敷和夸赞道。
    “没有这样的格局,也不可能成为高明的郎中。”齐未辛附和道。
    “齐未辛,你哪里不舒服,让我徒弟给你瞧瞧,肯定能治好。”
    “这个……”齐未辛脸红了。
    “齐未辛,你还真的有病啊?”木敷和有点幸灾乐祸。
    “跟你有个屁关系!”齐未辛说完,拉着何自然到了村子附近一个偏僻的树林,避开了木敷和。
    “师叔,你哪里不舒服,我给你调理一下。”
    “这个……”齐未辛神色忸怩,张口语言,又说不出口。
    “师叔,你说罢,我是郎中,会为你保密的。”
    齐未辛看到何自然一脸的真诚,点了点头,说道:“何自然,你一定不能告诉你师父啊!”
    “这是当然,为病人保密,是郎中的职责。”
    “我、我、我……我的那个月事,好几个月没来了。”齐未辛说完,臊得转过脸去。
    “师叔,那我给你搭个脉吧,看看是哪条经脉脏腑出了问题。”说完,何自然给齐未辛把了脉,又看了舌苔。
    “怎么样?”齐未辛红着脸问道。
    “师叔,您的肝肾有点虚,阳明经的胃气也不足。您的饮食起居不规律啊!”
    “唉,你小子还真是神医,百分百地准确。”
    “可以调理。晚上我就给你先调理一下肝脾肾三脏,明天再调理一下足阳明胃经。”
    当天晚上,何自然在日落以后漏水下一刻进针齐未辛的足少阴肾经之复溜穴,漏水下四刻进针足厥阴肝经之太冲穴,接着在漏水下五刻进针足太阴脾之太白穴,均以补法。叮嘱齐未辛配合进针呼气出针吸气,在取得暖针感后迅速出针,并用干净的棉花球堵住针孔,以使所补之真气留存。
    次日,何自然又用毫针给齐未辛调理了足阳明胃经之足三里穴,以补法,并用艾灸灸其天枢穴和子宫穴。并叮嘱齐未辛自己有空按摩膺窗穴和屋翳穴。
    经过何自然十几天的调理,以及齐未辛饮食起居规律化的配合,齐未辛感到身体舒服了很多,脸色也渐渐红润了需多。
    这天清晨,木敷和把何自然叫醒,师徒俩切磋起了“清风剑”,把几个招式都使用了一遍。木敷和摇了摇头,说道:“何自然,你穿越了以后,就没怎么练剑吧?怎么把武功又还给我了?”
    “师父,确实没有。那个时代很少用到武功,请师父谅解。”何自然抱拳施礼道。
    “什么狗屁师父,还摆臭架子。何自然,以后你还是拜我为师,跟我学习武功,保证你天下第一!”齐未辛站在旁边,脸红红的,笑嘻嘻地说道。
    “就凭你的豹形拳和五毒散?能教出天下第一的徒弟?”木敷和哈哈大笑。
    “怎么了,你的清风掌和清风剑又怎么了?就是在你们清风派,也有胜过你的。何自然,你过来!”齐未辛招了招手。
    何自然望了师父一眼,请师父示意。木敷和道:“去吧,她那点水平,我是十分清楚的!”
    何自然跟着齐未辛来到远处,齐未辛道:“何自然,何郎中,有喜讯。”
    “师叔,有什么喜讯?”
    “那个,我那个月事来了。”齐未辛已近中年,神色还是有点忸怩。
    “师叔,这真是好消息啊。恭喜师叔。”
    “还不是你小子的功劳。只是,你师父好像对我不怎么感兴趣,你还得帮帮师叔。”
    “师叔,如果是医术上的事情,我可以帮忙。可是这感情上的事情,我也不懂,还得师叔你加把劲。反正,有空的话,我会点点师父的,请师叔放心。”
    木敷和看到何自然和齐未辛在远处嘀嘀咕咕,心里甚是不爽,喊道:“喂,你们俩说什么呢?对我还保密?”
    “哈哈哈,好笑啊好笑!”一个男子的声音由远及近,“木敷和,如果你把那本《营卫之脉》给了我的话,我就把他们的丑事告诉你!”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反派大佬被我养歪了 穿越之八王之王 仙途大忽悠 无敌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人间执道 修仙死路一条! 东皇仙君 从前有间庙 昆仑侠 三龙震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