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何自然无颜面对果实将军一家人,葬了果子李以后,就来到了黄帝的中宫。
    只见黄帝和黑帝相对而坐,侃侃而谈。见到了何自然的到来,黑帝微微一笑。
    何自然施礼完毕,问道:“陛下,不知道白帝和赤帝现在何处?”
    黄帝道:“他们有事,就先回去了。我们几个人商量,现下也只有黑帝能帮你穿越回去。不过,白帝答应到时候助力刮西风。”
    黑帝道:“还需要有风信子。”
    “风信子已经有了,何自然,你那块琥珀呢?”黄帝问道。
    何自然从怀中掏出了琥珀,给黄帝和黑帝看了一眼。怕引起何自然伤心,黄帝刻意没说果子李的魂魄就是风信子。
    黑帝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有了风信子,明天会刮西风,黄帝您破土,余负责发洪水,将何自然裹成粽子一样,放在小木船中,借风顺水而穿越!”
    黄帝拍了拍何自然的肩膀,说道:“何自然,带好你重要的东西,明天我们就行动!”
    何自然跪了下来,泪流满面,说道:“谢谢黄帝陛下,谢谢黑帝陛下,谢谢五帝。有了你们的帮助,何自然才有机会穿越而来,也方能学成后再能穿越而回!”
    黄帝道:“好了,起来吧,不要婆婆妈妈的了。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勇敢一点!”
    次日,黄帝命令黄岩和夏热运来了一个由大树掏空而制成的小船,把何自然放了进去,再把盖子盖紧,密封好以后,运到了大河边。何自然也没有和他们告别,何自然知道,一切尽在不言中!
    西风渐起,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黄帝一口气吹开河岸,黑帝念动咒语,洪水暴发,夏热和黄岩把小船扔进了洪流!何自然晕了过去,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何自然醒了,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浅滩,一个人在外面敲打他的木船!
    何自然喊道:“救命啊!救命!”
    外面的那个人吓了一跳,觉得怎么这个木头里面有人喊救命,于是远远地站开了。
    何自然道:“外面的大哥,我是一名郎中,被困这个木头中,请沿着缝撬开木门,我就能出来了,定有重谢!”
    外面的那个人拿着斧头,走了过来,说道:“你说你是郎中,你能治什么病?”
    何自然喊道:“什么病都能治!你说你有什么病?”
    “我老娘有病,偏头疼,你能治吗?”
    “当然能治,我会针灸,调理一下就好了!”
    “你是个针灸郎中,那太好了,我娘就喜欢针灸!”说完,叮叮当当地砍了起来。
    不一会儿,木门就被敲开,何自然爬了出来。他不敢睁眼,外面的阳光太耀眼,他用手遮住双眼,然后慢慢睁开。
    何自然看到了一个打鱼人,四五十岁的样子,神情甚为凄苦。于是问道:“大哥,谢谢你了。现在是何年何月?”
    “现在是大清道光五年。兄弟,你难道不知?”
    “说来话长,还是先去看病吧,带我去见你的母亲。”何自然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大清三年,三年,不知道大清王朝有没有什么变化。
    那位打鱼人把何自然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村子。
    到了村口,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说道:“余大哥,怎么了,今天打了一条大鱼?”说完,哈哈大笑。
    “老三,你可不能瞎说,这位是何郎中,我带他来给我母亲瞧病。”
    “那就是了,只是这位何郎中的穿衣打扮和我们不同,我看有点奇怪!”那个老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你是少见多怪。这位何郎中刚参加完戏班子,当然衣服跟我们不同了。”
    何自然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几千年前的衣服,不由得甚是尴尬。对于余大哥帮自己圆谎,心中也是暗暗感激。
    到了家里,余大哥找出自己的一件新衣服,说道:“何郎中,这是我刚做的新衣服,还没穿过,你就凑合着穿。”
    何自然道:“余大哥,那多不妥,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穿上吧,就当我给你的诊费。我看兄弟也不像凡人,不能惹人嘲笑。况且我们穿的都是粗布衣裳,你不嫌寒碜就行了。”
    何自然心中暗暗称奇,怎么一个打鱼人说出来的话,那么符合大道,而且善解人意,便下决心把余大哥的老娘头疼病治好。
    何自然给余大娘把了脉,又看了三部九侯之象,对余大娘说道:“大娘,您的偏头疼是长年累月疼,还是偶尔疼?”
    “常年的疼啊,孩子,有时候疼得受不了,我真想撞墙死了算了。”余大娘道。
    “大娘,是病都能治。您这偏头疼是因为足少阳经脉瘀堵,有邪气。我用针灸给您调一下,您能接受吗?”
    “孩子,大娘就喜欢针灸,不喜吃汤药。”
    何自然叮嘱余大娘明日早上记住醒来的时间,届时针灸循经补泻调理。
    次日,何自然在大娘醒来后的漏水下十四刻,进针足少阳胆经的临泣穴,以泻法,并嘱咐余大娘配合进针吸气,出针吸气。在余大娘感到凉凉的针感后,何自然摇大针孔,缓慢出针,尽泻邪气。
    经过何自然的几次调理,余大娘的偏头痛渐渐地好转,何自然也在余大娘的家中住了近一个月。
    一个月当中,何自然问了这个地方的方位,才知道这里都是西山东面的余家庄,而他的师父木敷和,就住在西山的西边。
    何自然把余大娘的偏头痛病治好以后,翻过了西山,往西山师父木敷和的住处走去。
    何自然想到马上就能和师父见面,心情十分激动,展开“随风走”轻功,往师父的住处奔去。
    到了那个十分熟悉的山谷,何自然大喊:“师父,师父,我回来了!”
    师父并没有出来,却听到了远处的山谷里有金戈交鸣之声!
    何自然心想师父危险,自己得赶紧过去支援!
    近前一看,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手持宝剑,不住地往木敷和身上进攻!
    木敷和用清风剑抵挡,但是不知是功力不济还是故意忍让,木敷和不住地倒退。
    何自然看到师父要吃亏,立即挥剑而上,一招“清风徐来”,刺向了那个女子的面门!
    那个女子吃了一惊,怎么来了一个青年,武功甚是过硬,不由得使出绝招“二龙吐珠”,挽出了两个剑花,分别朝木敷和和何自然推去!剑气“嗤嗤有声”!
    何自然不敢轻敌,于是一个鹞子翻身,腾空而起。半空中又一招“回头是岸”刺向了那个白衣女子的后心!
    白衣女子感到后背凉飕飕地,对方的剑尖近在咫尺,自己无从躲避。突然往地上一躺,喊道:“木敷和,你杀了我吧!”
    木敷和一招“潇潇落木”,挑开了何自然的宝剑,问道:“请问你是何人,却为何会我清风派剑法?”
    何自然扔了宝剑,朝木敷和奔去,喊道:“师父,我是你的徒弟何自然啊!”说完,抱住了木敷和!
    木敷和推开他,朝何自然仔细地看了看,说道:“你是何自然?你是我的徒弟何自然?你的脸上长了胡须,比以前更壮了,师父差点没认出!”说完,木敷和两眼闪着泪光,激动万分。
    那个白衣女子站了起来,捡起了宝剑,说道:“好啊,木敷和,你师徒两个联手对付我,真是无耻!”
    何自然问道:“师父,这个女人是谁?为何那么狠毒,招招都想置你于死地?”
    那个白衣女子喝道:“无名小辈,见了长辈还不行礼?我叫齐未辛,是你师父的女朋友!”
    何自然大吃一惊,说道:“师父,你有女朋友,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木敷和拉住了何自然,仔细地看了看,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敷衍地说道:“好徒儿,有出息了!”
    “师父,这个白衣女子真的是你女朋友吗?”何自然又问了一遍。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反派大佬被我养歪了 穿越之八王之王 仙途大忽悠 无敌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人间执道 修仙死路一条! 东皇仙君 从前有间庙 昆仑侠 三龙震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