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第二天早上,那个人起来洗漱完毕,看何自然志意甚坚,于是问道:“你爹娘是怎么死的?”
    何自然哭着把父母的死说了一遍。
    那个人猛然而起,怒道:“你父母的死,死得甚是不值!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何自然,我爹叫何阴阳,我娘叫辛桃。害我爹娘的那个人叫严峻!”
    “原来你是何阴阳的儿子!”
    “您认识我爹?”
    “十年前,我腿抽筋,是你爹给我治好的。”
    “师父,你教我学武吧,我学武为了强身健体,将来济世救人!”何自然又跪了下去。
    果然,这句话,把那个人打动了。他点了点头,说道:“这还有点意思。志存高远,才能有所作为,我同意了。起来吧。”
    何自然站了起来,问道:“师父,我还不知道你高姓大名呢。”
    “也是,我把这事忘了。我叫‘木敷和’,其实和你的名字倒也相配。”
    “师父,弟子见识浅陋,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会和师父的名字相配?”
    “你叫何自然,你父亲当年给你取名字的时候,大概是想让你‘合自然’,也就是融入自然的意思。而我的名字当中,其中‘敷和’也就是风调雨顺、与自然和谐的意思。”
    “那师父的‘木’姓跟名字相连又有何意义?”
    “《内经》当中,敷和本来是春季自然和谐,而五行当中,春季属木,所以我就叫木敷和了,我是生于春季。”
    “师父,如果春季没有风调雨顺,那就不叫‘敷和’了吗?”
    “何自然,你很有智慧,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是的,如果不风调雨顺,就会有太过或者不及,太过和不及也有各自的名字。你读《黄帝内经》就会了解。”
    “师父,我家里有本《黄帝内经》,对于四时五行、五运六气我总是看不懂,所以我也就没法融会贯通。”
    “可以理解,我也看不懂呢。来,既然你拜我为师,我总得教你点什么。我属于清风派,先教你‘清风掌’吧。”
    “是,师父,请师父指教。”何自然弯腰行礼道。
    “我清风派虽然是一大门派,但是招数只有五招。其他都是辅助招数,靠自己的悟性自创。五招也是按照季节的变化而命名,你看着了!”
    说完,木敷和扎好马步,缓缓推出了一掌。
    “这一招叫‘清风徐来’,也叫‘春风拂面’。”
    果然,何自然感到一股柔和之风,扑面而来,甚是舒服。
    “后面的四招分别叫‘热风烧心、暑风中暑、秋风萧瑟、寒风刺骨。”说完,木敷和分别使出了四招,把何自然看得目瞪口呆。
    “师父,现在明显是春季,你怎么能让你的掌风变冷变热?”
    “这当然要靠内功加持了。”木敷和五招使完,收了气力。
    “你先把这五招学会,我再教你内功。”
    何自然花了一个月,才学会了这五招“清风掌”。
    这天,何自然在练习清风掌法,木敷和看了,微微点头。
    “何自然,你这个掌法揉进了你自己的变化,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今天,我再教你‘清风剑’。”说完,木敷和用宝剑使出了五招。
    “师父,你这个‘清风剑’的招数竟然跟‘清风掌’是一模一样的!”何自然叫道。
    “当然,招数是一样,可是作用却不同。一个可近身肉搏,另外一个可在远处击伤敌人。肉搏的时候难免自己也会受伤,而距离远的话,伤敌更容易。”说完,上下翻飞,五招剑法揉进了千变万化。
    何自然看得眼花缭乱,默默记住师父的出招和收势。过了一会儿,木敷和问道:“自然,你记住了吗?”
    “我刚才记住的,可是现在怎么又忘了呢?”何自然挠了挠头。
    木敷和哈哈大笑,说道:“你忘掉才是对的,否则你记住我的招数,就被束缚了。你只需要记住前面那五招即可,其他的变化你要自创。”
    何自然每天勤学苦练。把清风剑的五招练会,何自然用了半年时间。
    一年以后,木敷和对于何自然的进展甚是满意,于是选了个好日子,让何自然跟自己学习内功。
    木敷和道:“我们清风派的内功,其实也来自于内经。名字叫《营卫之脉》。主要是养护三阴经来调和五脏。五脏强,则百病不生,而且精气神增强百倍。练习的过程分别如下:足少阴护精,手少阴暖心,足太阴养脾胃,手太阴气存,足厥阴升机,手厥阴包心。”
    何自然道:“师父,我看过《黄帝内经》,你说的这个内功心法我都理解了。”
    “那就好。练习内功并没有时间限制,可以练习一辈子。你从今天就开始吧。”说完,把如何练习《营卫之脉》的内功心法都交给了何自然。
    这一年的年运为‘风太过’,木敷和生于春季,所以木敷和犯了太岁,被大风一吹,生起病来。
    一开始,木敷和并没在意,以为休息几天也就好了。谁知道,十天过去了,病势依旧缠绵不退。何自然慌了,为师父把脉,却又未得到精髓,说不出子丑寅卯来。这时,何自然才知道自己知识浅薄。
    “师父,我得回去取回《黄帝内经》和银针,然后才能跟你治病。你自己能不能照顾自己半天?”
    “去吧,半天没问题。我知道自己是犯了太岁,伤了肝和筋,只是恢复且需时日。”
    何自然告别了师父,翻过了山头,来到了何家村。
    由于近两年没回家,家中到处破败不堪。只是屋子里和院子里还是很干净整洁,何自然不由得觉得奇怪。
    来到了屋子里,看到一个妇人正在收拾房间,何自然眼眶一热,叫道:“娘,我回来了!”
    那个妇人转身一看,一个小伙子,嘴上长了一圈绒毛,但是容貌没变,说道:“自然,你这个孩子,你娘儿两个去哪里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原来是隔壁的婶子。何自然忍住眼泪,道:“婶娘,对不起,我把你当成我娘了。”
    “你娘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你叔每天都叫我过来收拾屋子,他说‘说不定哪天他们娘俩就回来了,你去收拾一下!’,还真被这个老家伙说着了,真的回来了!”
    何自然泪如雨下,哽咽说道:“婶娘,我娘她死了!”
    “什么?”婶娘吓得丢了扫把,颤抖着问道:“你娘那么年轻,怎么就死了?”
    “是前村的严峻害死的,我爹也是他害死的!”
    “怪不得,去年这个家伙被人杀了,真是报应啊!”婶娘一把抱住了何自然:“孩子,你受苦了,以后婶娘就是你的娘!”
    “婶娘,你说什么?严峻死了?”何自然紧紧地拉住婶娘的手,难以置信。
    “是啊,大家都在传,这个严峻得罪了什么人,被宝剑穿胸而过!”
    “真是恶有恶报,我还没报仇,他倒是死了!”
    “这个恶霸死了也就算了,可怜他的老婆,不能生,连个孩子都没有,还得守寡。”
    “婶娘,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你见了我叔代我问个好。”说完,找到了那本《黄帝内经》,拿了诊箱子里面的银针,往山谷奔去。
    “这孩子,来去匆匆,看着倒是长大了。唉,辛桃命薄,没福气享福啊!”婶娘深深叹了口气。
    回山谷的路上,何自然浮想联翩。
    “严峻无缘无故就死了,是谁下的手呢?”
    “婶娘说是宝剑穿胸而过,天下谁有这等功夫?”
    “天下的高手很多,也许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师父教我的‘清风剑’里面,有一招叫‘寒风刺骨’,他当时教我的手法就是宝剑出手,穿胸而过!”
    “记得我认识师父的第二天,师父就一招,宝剑穿树而过!”
    突然,何自然眼前一亮:“难道是我师父出手,替我报了仇?”
    “如果是师父替我报仇,为何他不告诉我?”
    “肯定不是师父,师父曾批评我,不应该把报仇挂在嘴上!”
    “我得回去问问师父。”何自然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何自然由于学会了内功,力气渐长,不到一个时辰,就翻过山头,来到了山谷。
    放眼望去,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正在和师父搏斗!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极品竹简 西游:我能修改旁白 我在酆都府当差的这些年 我以无忧入江湖 武侠:剑 我真的是仙子 大苍守夜人 反派大佬被我养歪了 穿越之八王之王 仙途大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