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空旷的废墟上响彻。
    江清澜和风云霄二人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惨剧。他们虽然看的很爽,但是一点声响都不敢弄出来。
    此刻,江澜的身躯上,属于血饕的那部分气息被江潮生暴力的剥离,跟扯牛皮糖一样撕扯。
    血饕虚弱的哀嚎着,先是不死心的讨饶,自知无果后又开始对着江潮生疯狂输出。
    骂的很脏,因为用的是江澜储备的词汇库。
    不过只嚣张了片刻后,血饕的声响彻底消弭,它变成了一团漆黑的肉瘤被江潮生握在手中。
    啪!
    跟随手碾死了一只蚂蚁一样,肉瘤被捻成齑粉。
    江潮生甩了甩手,虚空中凭空出现水流将他的手清洗干净,接着他又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旧日投影。
    突然间,遮天蔽日的阵法图影自海岩城地下飞出,烙印在天穹之上。
    星辉耀眼,繁奥瑰丽的太空覆盖了原本黄昏的天色。
    这一手偷天换日,把一旁的江清澜和风云霄两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个时候,他们看见星图中的巨蟹星座显化出一只横亘数里的螃蟹,一钳子猛地夹入旧日当中。
    “啊!!!”
    熟悉的惨叫声传来,这次听得更为真切。
    一只几百米高度,似龙非龙,满身触手涌动,头角峥嵘的血兽被螃蟹从旧日中活生生的夹出,霎时间鲜血流成了雨幕。
    正是血饕的本体!
    此刻它惶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来自于先辈口中的周天星斗大阵,瞬间如丧考妣!
    就是这个破玩意,在旧日横行的时代,硬生生的把它们这些使徒们杀到了绝种。
    别说它了,甚至连黄衣,盲目,克苏鲁,索托斯,母神,黑山羊那几个家伙看见这玩意,也是扭头就跑,根本没有与之战斗的勇气。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血饕不甘的嘶吼,祂刚刚复苏的肉身在缓缓崩溃,此刻已经临近质解的边缘。
    作为旧日使徒之一,祂虽然不会死亡,可是祂忍受不了死寂的黑暗,在这样的孤独之中,祂会疯掉的!
    是的,能让一位旧日疯掉的死寂会有多么恐怖?无法想象,那是玉玉症,或是半夜emo,都远远达不到的程度。
    祂,只是想再贪恋那一抹明媚的光亮,然后再吮吸一口这个世界的本源……最好是冰原之地,那样的感受就像是人类在灼热的夏季喝一口冰沙一样舒爽。
    只是这么简单的诉求而已……
    血饕在虚空中原地打滚,祂那庞大的身躯上无数的触手挣扎扭曲,绽开一阵阵血雾弥散,不过随着星穹之上的双鱼座显化出两条千米长的美人鱼将祂环绕后,祂瞬间就偃旗息鼓了,焉巴巴的萎缩下去。
    旧日未曾完成圣域投影,即使是旧日使徒,在未曾完全降临之时,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但血饕如果是按照正常流程降临的话,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律者在时代的变迁中,会拥有二代、三代、甚至4567代的说法。
    可旧日不同,那群怪物是真正不死不灭的,从远古留存至今的存在。即使死亡,只要属于祂那不可名状的概念,或是生灵的恐惧,以及祂存留于世的名讳没有消失,那祂们便不会算作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只是会陷入长久的沉眠而已。
    这也是旧日的棘手之处,那些有的没的憨憨使徒,简直跟狗皮膏药一般黏人,真是想甩都甩不掉!
    况且祂们的权柄还诡异至极,虽然同等阶位的崩坏可以减免,但属于人类阵营的江潮生没有看一眼就爆炸,瞧一眼就疯狂,靠近点被融化,已经是万幸了。
    这种规则上的能力体现无法豁免,与一个人的修为高低无关,一旦触发关键的即死条例,就算是圣境的传奇都要陨落。
    在旧日降临的第五阶段,所有被笼罩的物质都会被同质化,哪怕是无机物身上都会长满触手,死去的亡者们都会归来。
    与这样牛鬼蛇神的画面比起来,崩坏真的是太温柔了!
    星穹上,被团团星辉凝聚的射手座中。
    此时,一只半人马的身影不紧不慢的从彼岸的深空里走出,它头顶的晶辉发缕飘扬,一柄形如弯月的帝弓被其握在手中。
    星辰在汇聚,交融成缤纷万千的色彩,一道漫步寰宇的箭矢,飞梭时光,瞬息间将血饕数百米的身躯洞穿成血雾。
    祂不可置信的低下头,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片世界,最终不甘的溃散成漫天粉末。
    就在一击爆杀旧日使徒之后,地表上的江潮生猛地喷出一大口血雾,不过地上却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染,他蹲下身缓了好久才重新站起。
    并没有理会江清澜二人的意思,江潮生眼中闪过复杂的神情,探出手伸向江澜的额头。
    江清澜刚要上前阻拦,便看见江潮生整个人化成一道流光遁入了江澜的眉心。
    “是魂体。看来他计划来此,早就做好了准备。”
    风云霄眯了眯眼,扫视着周围的天地,像是在感知着什么。
    “那怎么办?”
    江清澜焦急不已,原地跺了跺脚。她并不清楚江潮生的目的,她害怕本体有危险,心中连续呼叫崩坏神的名讳。
    她一连给这家伙call了好几个电话,不过那边却意料之外的无人接通,于是江清澜开始四下寻找崩坏神的身影。
    诡异的是,周围的崩坏兽都四下的散去了,有些在城里游荡,有些都已经跑去了城外,可找了一大圈江清澜也没有找到一点崩坏神的影子。
    她看向风魔宗弟子和林凡师徒的位置后发现,在血饕完完整整的死亡之后,所有的战斗都已经停止了,受伤的伤员或是崩坏兽直接在原地修整。
    那么,这就奇怪了,崩坏神那个家伙跑哪去了?
    她虽然跳脱了一点,甚至还有些屑,但江清澜总感觉这家伙并不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那种人。
    实在没办法了!
    江清澜咬了咬牙,探寻无果后,她准备尝试自我潜入江澜的精神识海拯救本体。
    不过就在她刚分离出魂体准备一股脑儿钻进江澜脑门的时候。
    一股庞大的斥力将她整个人弹开。
    精神恍惚了一下,江清澜的意识归体,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江澜脑门上浮现的金色禁制。
    这是焊死了!
    而且是从里面关上的门。
    一个禁制倒不是让江清澜感到惊讶,她惊讶的是这道禁制的气息为何如此熟悉,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奶香味。
    一个大胆的想法猛然间窜上江清澜的脑海,如同惊雷炸响。
    她看着本体沉睡的娇小身形,嘴巴夸张的大成了O型。
    与此同时,精神识海的深处。
    一座水晶雕砌的王座漂浮在黄金海面上,江澜慵懒的单手撑着脑袋,翘着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坐在上面,她那明黄色的琥珀瞳孔看向波动的识海边缘。
    此刻,江潮生的身影匆匆出现。
    他瞧见王座之上的江澜,脸上的表情瞬间就绷不住了,袖袍下的指骨捏紧,吱嘎的直响。
    江潮生瞬间意识到,谱写的剧本可能要往未曾预期的方向偏折了。
    “嗯…想要把你钓过来,真让我好等啊。”
    江澜笑了,她的身旁一道朦胧光影突然出现,也一脸看好戏的目光看向江潮生。
    两人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在作秀一样!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重生从努力当学霸开始 绝天剑帝 毕竟成神 凌旭主宰 阴阳轮回劫 九叔:抽中鬼血的我愈加变态 长生:一曲唢呐,送葬诸天仙帝 我若叫出大帝老祖,阁下如何应对 从解析太阳开始 超人的赛亚人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