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乌天,也就是王道,无比期待,他想到见到王御圣。

    他年岁不小了,但亲情不可能隔断,独自飘零在外,很想念自己的父母,离开那片半腐朽的宇宙大半纪元了。

    昔日,王御圣以那柄旧圣时期的裁纸刀,为他斩开前路,亲自送他到超凡中心宇宙边缘地带。

    他的母亲则站在后方,曾含泪对他挥手,依依不舍,那两人的面孔至今还清晰浮现,似就在不远处。

    当年,他父母曾告戒,刺青宫、纸圣殿都是他们的死对头,但最可怕的还是刺青宫身后的那个生灵。

    那是在上半张名单上都很恐怖的存在,可以俯视诸世,坐看超凡中心一纪又一纪地更迭。

    “你父亲会过来。”大雾深处的声音传来。

    大露散开,一柄刀出现,不是很长,黑色的刀体不过尺许左右,都有些像匕首了。

    王道顿时一惊,这是他父亲的那柄短刀?旧圣时代的裁纸刀,也算是纸圣殿的克星。

    “刀伯,你亲自过来了?”乌天惊喜,对它很尊敬。

    “我是分身。”短刀开口,它是以永寂黑铁打造,内部注入了裁纸刀的一道元神碎片。

    “刀伯,我父亲什么时候过来?”王道询问。

    “快了,详细讲下最近一纪元的事,让你父亲做些准备。”裁纸刀说道。

    接着,它到了近前,继检验肉身过后,又验证他的元神之光,确定没什么问题。

    “我父亲......迈出那一步了?!”王道呼吸都急促了,当年他离开的时候,他父亲就在做准备,但是,那个时期迟迟未冲关。

    刀伯的分身告知:“你父亲原本想走你爷爷的道路,但是,感觉太耗时时间,最后将两种路结合了起来,最终破关了。”

    它流动澹澹乌光,尺许长,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虽然不是正身、但依旧是以违禁主材铸成。

    “我爷爷......他真的还在世上?!”乌天有些失神。

    他父亲迈出那一步了,他爷爷到了什么层次?估计不会弱于他父亲!

    他也曾琢磨过,按照他自己的身份背景,理应立足璀璨光芒中,但是,跨界过来后他有些凄惨。

    他爷爷是很多纪元前的古人。

    他父亲曾提及说,王泽盛早该成真圣了,算一算时间,也该到超凡中心大宇宙了。

    但是,无论是上一纪,还是在这一纪,他根本就没有在新宇宙听闻过这个名字。

    所以,他怀疑自己的爷爷出事了,未能踏足超凡中央大世界。

    “应该还在,我见过你爷爷,他确实很.....不凡,较为另类。”裁纸刀开口,想说什么,但最后没多评价。

    王道开口:“可是,我并没有见到,也没有听说,他大概还未跨界,希望我爷爷顺利。”

    刀伯点头让他宽心,道:“你父亲成为真圣后,神感超常,极其敏锐,于冥冥中有感,你爷爷肯定无恙,未来相见可期。”

    “我爷爷若是站在至高领域中,再加上我父亲,到时候一定捶爆刺青宫,昔曰我身体半废就是拜他们所赐!”乌天愤满。

    他讲述当年的经过,上一纪后期,他在依附于超凡中心的气泡宇宙中,和古贤道韵对决时,刺青宫的异人竟亲自降临,顶级元神意识附体,欺他不了解规则,将他满身御道真骨击溃。

    “刺青宫那位异人叫什么?“刀伯问道,自从见面后,它就心头一沉,感觉愤慨,因为王道的修为还不如从前,被人废了。

    “卓封道。”乌天讲出这个名字。

    正是王煊上一次在同片石林中面对的那位来头甚大的古异人,活了

    很多纪,极端强大。

    在那一役中,王煊较为细心,深入了解规则,也知道自己有个侄儿曾在那里被人算计,险些死掉。

    在那一战中,在同层面的绝对中,他将卓封道给捶了,打得很没面子,元神意识无奈退场。

    当然,王煊那时化名商毅,并且动用的是混元神泥之躯,积极为刺青宫牵引那条粗大的因果线。

    “是他、曾经很了不起,刺青宫的最强异人.但是,他真圣路已断,也就很少被人划分在有前途的绝顶异人之列了。”

    刀伯听闻后,第一时间就知道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当年卓封道还曾带着不少异人围剿过王御圣。

    但在异海时,他被王御圣打爆了,如果不是其他异人联手阻击,挡住了王御圣,他就彻底消亡了。

    “若非妖庭的人出现,那一次我肯定死了。”王道告知情况。

    “价向妖庭求助了吗?”刀伯问道。

    王道摇头,道:“没有,但我知道,他们得悉情况后,去阻击刺青宫的追兵,不过我离开后,没在他们面前出现过。”

    刀伯略带责备道:“你母亲不是告诉你,真要有危险,有杀身之祸,就冲向妖庭吗?”

    不过,它也知道王道的性格,十分要强。然后,它亲自检查王道的状态,点头道:“大半道行都曾失去?御道化从头再来,自真仙起步,如今又到超绝世了。”

    “嗯,卓封道记住了我的御道化气息,回去后,他们动用了禁忌级的力量,想要将我找出来。我迫不得已、抽出那些碎掉的真骨,逆转自身的御道化气息等,使之倾向于我母亲的方向。短时间内,我不断运转秘法,促使其异变,最后只留下一块顶骨,其他没改变的真骨,被迫放弃了。”

    王道说出当年的经历,自己抽骨,确实非常的惨烈。

    但他已经释然,重走一遍道路,他觉得在同境界时,比当年更强。

    “那些舍弃的御道化真骨呢?”刀伯问道,若是还保留着,真圣自有手段让那些骨头复苏,帮王道重塑真身。

    “当年,我为了不被禁忌之力探查,逆转御道化真身后,立刻遁走了,没有再管那些。”

    只有一块顶骨被他成功转化并带走,其他应该落在了追杀他的刺青宫超凡者手中。

    “禁忌之力......是刺青宫的真圣亲自出手,对你追朔?”刀伯问道,而后告诉他,这一纪元就会和刺青宫清算。

    乌天听它这样说,赶紧面色严肃地提醒,刺青宫现在很强势,如今更是四教联手,正在对付五劫山,组成小团体了,非常难惹。

    “四教?真到搏命时,四位真圣不会是一条心。”刀伯开口。

    而后,它又提及王御圣冥冥中遥感,那种至高层次的直觉,应该不会有错,王泽盛还在。

    刀伯接着道:“你的身后,真圣也不算少,会怕他们吗?你的父亲,再加上你的祖父和祖母,这就有三大高手了。”

    “刀伯你等会儿,我虽然听父亲说过,我的祖母也还安好,但是,她也......成为真圣了?”王道有些晕乎乎了,感觉十分梦幻,非常的不真实。

    他这么苦兮兮,极端凄惨,可是,他身后却真实地站着数位御道生灵?

    刀伯给予肯定的回应:“当然,你祖母很强,和你祖父走的是同样的路。”

    王道真是觉得做梦似的,脚下都有些轻飘飘了,他的背景似乎......非常不凡,不比那些真圣子嗣差分毫!

    但是,他的人生之路却非常崎区,走得异常艰难,有着血淋淋的经历,着实和他的身份不相符。

    如果再加上妖庭那位“外公”,他身后那就是四圣了,

    他自己都觉得有点麻了。

    不过,妖庭的那位和他亲爷爷不对付,估计不能让两者相见,不然可能会出事。

    “上一纪后期,导致你出事的罪魁祸首是卓封道是吧?”刀伯开口,有些同情王道。

    它接着道:“他这是在记仇,知道了你的身份,想报复你父亲。不过,这一纪他死定了。或许,很快他就要毙命了。”

    王道很激动,来了精神,这意味着,他父亲马上就要跨界过来了?

    他想起了170多年前的一件事,道:“卓封道,也有吃瘪的时候,我听说上次他在同样的地方,被人爆锤了一顿。”

    刀伯深感意外,道:“那倒是有意思了,不会是和你有关,故意为你出头吧?”

    接下来,两人密聊,谈了很久,刀伯详细了解最近最近一纪以来的各种变化,以及如今的现状。

    “跟我走,去一条很隐蔽的宇宙裂缝,等着迎接你父亲过来。”刀伯带走了王道。

    上一纪分别时,乌天独自上路,如今父子终于要相见了,他心绪起伏,难掩那种激动之情。

    “我母亲会过来吗?”在路上他问道。

    刀伯以至高秘法传音:“大概要晚上一些时候,等你父亲确认这边的大环境后,再做决定。甚至,你父亲可能大杀一番后,也可能先离开一段时间。”

    王道深吸了一口神话因子,他意识到,自己的父亲,这次跨界是要搅起血雨腥风,是为大开杀戒而来!

    他琢磨着自己父亲早年的经历。

    王御圣当年在异人时期,就引动超凡中心诸多异人围剿,现在到真圣境界了,估计要惹出更大的风暴。

    “千年原始血战?四圣围猎无劫真圣,这还真是巧了,为你父亲的行动提供了便利。”

    在路上时,刀伯研究如今的各种状况与局势,相当的满意,这种大环境很适合王御圣出手。

    “你父亲肯定会利用这场原始血战。”说话间,刀伯带着他进入宇宙边荒,前往极其荒芜之地。

    王御圣的回归肯定要悄无声息,不能惊动那些“老朋友”。

    “要等上一段时间。”刀伯显然和王御圣早已约好大致的时间范围。

    他们到了宇宙极深处,在一片死寂之地停了下来,这里星光都暗澹了、十分荒凉。

    刀伯在这里向着无尽深空裂缝发出某些特殊的波动,传送信息。

    在等待的日子里,刀伯详了解这次的原始血战,想更好的利用起来。

    “7纪前的终极破限者——晨暮,竟然重现世间,却被后世人强势斩杀?了不得的大时代!”

    乌天点头道:“出手的是孔煊,我怀疑,这个毛头小子曾化名为秦诚,还曾和我有段不错的交情,一起探险,共同抄过某位真圣的后院。”

    “强势斩杀终极破限者,这种人绝对极为超纲,给我看一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灵,来自哪个种族。”

    “人族。”王道用手一划,将毛头小子孔煊的形神具现出来。

    “嗯?这样的目光,别说,这个毛头小子和你年轻时有点像。”刀伯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异样之感,但它看了看,倒也没有多想。

    事实上,王煊那个时期,以精神棺椁大法遮掩自身,不算十分彻底,还远未到如今的5.0版。

    两个月后,刀伯严肃起来,道:“差不多到子了。”

    外宇宙、一个黑发披散的中年男子,身上道韵流转,腐朽宇宙因他而生辉,这片星海都因他而缭绕着浓郁的生机。

    他的容貌和王泽盛有几分相似之处,此刻,他回首,对身后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子点了点头,进行告别。而后,他

    目光所向,前方的虚空无声地崩碎,一条通道正在开辟!

章节目录

免费科幻小说推荐: 我的父亲叫灭霸 快穿之拯救反派老公 快穿之我是富二代 行舟万界 我的山寨手表 末世重生女主她内力深厚 诸天从叶问开始打卡 我被迫成为生存游戏NPC后 末日神国启示录 这个地球全是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