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夜游问道:“雾霾为何物?”

    晴朗刻意吊他胃口,换了一边门框,动作慢吞吞的:“五行失衡之后,所产生的一种杂质,和星域的魔化瘴气差不多,却比魔化瘴气毒多了。[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我那处界域,顶多再撑几万年,五行早晚断绝,终将不复存在。”

    夜游不以为意:“无妨,你不是快要升官了么,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正等着你。”

    他已向夜初心询问过晴朗的世界,名叫天域,拥有上千万年的历史,比星域的文明程度高得多,幽冥兽早年一直想要拿下他们,但从未赢过。

    因为星域是个平面世界,天域却属于立体世界,由许多界域重叠在一起,每一个界域被称为一府,晴朗的官职正是府君。

    类似于星域的界主。

    天域的修行者们,建立了神仙体系,晴朗为鬼仙,但他并不是鬼。“仙”这个等级,相当于星域十九阶以上。晴朗现如今的修为,大概在二十阶初期左右,至于阴司最强者冥王,应是二十二阶巅峰。

    鬼仙之所以可以掌控轮回,和文明程度有关系,他们早已参悟出天地奥秘,打破了阴阳世界的屏障,掌握了轮回道的运转规律。就像弯弯拥有轮回手一样,人为干涉转生,并建立死后审判制度,赏善罚恶。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打破阴阳世界的乃是神族,而“神”,则是突破了二十二阶的大能,只不过谁也不曾见过。

    晴朗一看夜游的表情,就知道夜初心又把自己给卖了,卖的连条裤衩都不剩:“从资源和环境来说,跨世界生存不现实,普通人比较容易,修为越高越是困难。”

    晴朗才不要带他们回去,这是严重违反禁制令的行为,“再者,你应也从你女儿口中得知,一旦被阴司发现,你们会遭驱逐,除非哪天我晋升成为冥君,不然很难护住你们。”

    没有改变的未来里,夜初心嫁给他八千年,也是一直被金屋藏娇,不敢带出去见人的。

    夜游重新坐下来,慢条斯理地道:“没关系,任何困难我都可以解决,可以克服。”

    晴朗裹了裹领口,往门里走了几步,笑着,但目光犀利:“我瞧你的神色,根本不将我们阴司放在眼里,奇怪,你有这个自信去征服一个未知的古老大世界,怎么就怂到不敢在星域待下去呢?”

    对于他的调侃,夜游无动于衷。

    “晴朗。”夜初心收敛泪目,视线冷凝,“注意你的态度。”

    晴朗不加理会,挪到桌前坐下来,他可不是吓大的:“莫说什么怕他们死的鬼话,说白了,星域带给你太多折磨和痛苦,人在面对痛苦时,总会下意识选择逃避。”

    他眯起眼睛,竖起手掌遮了遮嘴,做出一副悄悄话的模样,“理解,拿着同一根棒子打狗打多了,狗见了那根棒子,哪怕叫的再凶,也是胆战心惊的……”

    夜游不语,慢慢朝他看过去。

    素和收回凝视夜初心的目光,指向晴朗,咬了咬牙:“你小子是不是找死?恩?”

    他可以骂夜游疯狗,怎么骂都行,却听不得旁人指责他半句不是。

    说起来,一屋子人将岁数加起来也没有晴朗年纪大,只因为夜初心这一层关系,素和理所当然的将晴朗当成后辈,一个极为看不顺眼的后辈。(.mhtxs. )

    就这,夜初心在说起自己的梦时,还尽量美化了一下晴朗。

    他们争执之时,简小楼一句话也不曾说过,她将脑袋搁在夜初心的肩窝里,两只眼睛睁的很大,夜游数落她的话她听到了,素和为她辩解的话她也听到了,同时,意识海深处阿贤一直喋喋不休。

    ――“小楼,千万稳住心境,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刺激之下,天人大境界的门竟然敞开了,与你一步之遥啊……”

    ――“你听见我说话了没有?天人心魔快要出现了,用你的剑心去战胜天人心魔,你就从十二阶直接迈入十四阶了,快快打起精神,成败在此一举……”

    杂乱的声音争先恐后的涌入意识海里,简小楼的意识似乎也跟着一起四分五裂。

    一个意识不停在问自己,如果重来一次,还会不会脑子一热进城去?

    又一个意识问,如果出城之后,夜游因为自己一时的耽搁,死了,自己会不会后悔?

    再一个意识直接骂道:没本事你逞什么英雄?冷漠的世界里你做什么圣母?不分轻重,不知好歹!

    却又有一个意识安慰道:还记得青枫子前辈的话么,有些事,你不做,我不做,谁来做?哦?分不清轻重?且问什么是轻,什么是重?

    恍恍惚惚之中,简小楼似乎又看到了城中那口井。

    天倾地斜,江海倒灌,她站在尸山血海之中,双手持着一柄造型诡异的剑。

    她长发凌乱,满脸血污,目光坚毅。

    井中爬出一只幽冥兽,她便斩杀一只,一只接着一只。

    疲倦,痛苦,但又充满希望,因为总有杀干净的一天。

    井口绿光爆涨,这是又有幽冥兽飞出来的前兆。

    她攥紧了剑,踏着尸体飞身而起,先下手为强。

    然而井下却飞出一条毒蛇,她的瞳孔骤然一缩,她好像……认识这条毒蛇。

    她的剑只不过顿了一下,毒蛇已经一口咬在她肩膀上,毒液入体,浑身麻痹。毒蛇尾巴一甩,击中她的腹部,她被一股巨力打飞出去,仰面喷出一口血。

    “娘?!”

    现实之中,简小楼同样喷了一口血,身子一软,从床边滑了下去,万幸夜初心与她挨着,及时抱住了她。

    “小楼!”夜游一瞬出现在床边,在她胸前**位点了几下。

    “看你干的好事!”素和前一刻还为了夜游去骂晴朗,转头直想抽出火焰刀捅夜游几刀!面目可憎,捅死拉到!

    “心脉明明无碍,怎么回事?”夜游话说的重,神识从未离开过简小楼,一直检视着她的身体,明明没有什么问题。

    夜游将她放平在床上,伸手往她灵台上探,尝试唤醒她的意识,才刚刚触碰到灵台,简小楼又吐了口血。

    素和本来不方便上前,却顾不得了,一把将夜游推去一边:“你是不是傻,看不出来她被天人心魔困住了?”

    夜游被他推的一个趔趄,怔了下:“天人心魔?”

    素和也是刚刚想起来:“她之前同我说,她摸到了十四阶门槛……”

    “她为何没有告诉我?”

    “你可有给她机会说?”

    夜游哑了哑:“现在该怎么办?”

    龙族修炼,拼的是血脉与肉身强悍,心魔的影响并不大。他入十四阶时轻而易举,没有遇过什么天人心魔。

    剑修的心魔有所不同,素和也不清楚,扭头看晴朗:“你知道吗?”

    晴朗撇清关系:“我一不懂剑,二无心魔,我哪里知道。”

    夜游思忖片刻,吩咐夜初心:“弯弯,去趟宝相殿将禅灵子给请来。”

    “好。”夜初心立刻出门。

    几息的功夫,禅灵子来了,听闻他徒弟困于天人心魔,非但不忧虑,很是为徒弟开心,进门时,嘴角是挂着一丝笑意的。

    一窥探简小楼的状态,神色倏然一变。

    禅灵子看着简小楼,夜游三人看着禅灵子,一见他变了脸色,三人的脸色也跟着起了变化。

    夜初心最先沉不住气:“大师,我娘她……”

    禅灵子不敢多做试探,收回灵气:“一般是要剑心稳固之后,才会进入天人心魔,她的剑心尚不够强大,有折断的前兆。”

    素和目露惋惜:“那此番岂不是进阶无望了?”

    夜游默然,十分心疼中藏了一分庆幸,城中一战,若令她步入十四阶,怕是更不会走了。

    禅灵子忧虑:“不是此番进阶无望,禅剑不易修,故而我从未想过收徒,渡不过这一劫,怕要止步十二阶,再也进不得了。”

    素和震惊:“什么?!”

    夜游则是愣在那里说不出话。

    禅灵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身天人心魔就是非常凶险的,没有想太多,反还安慰夜游:“放心,暂且无碍,我徒儿也不是那么轻易被击垮的人,何况有个地方,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夜游立刻问:“哪里?”

    禅灵子道:“我是魔族,当年步入十四阶之后,禅剑心也出现过问题,得遇一位姓画的前辈,将我带去一座大雪山,山巅有方池子,插满了剑,乃集剑道之正气,我在剑池边入定三百日,最终稳固了我的剑心。”

    姓画的前辈,画乐蓉。

    大雪山,天山剑阁。

    插满剑的池子,葬剑池。

    夜游捏了捏眉心,最终抿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

    天霜界,天山剑阁。

    无星无月,天将破晓。

    茫茫雪山北侧某三层木质建筑的阁楼内,慕明思焚香沐浴过罢,披散长发,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坐在台阶上。

    今日初一,又到了例行占卜的时刻。

    本该是打坐姿态,可惜他腿伤未愈,唯有将就一下。

    慕明思身后站着两名负责伺候他的弟子,目望他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龟壳,姿态优雅的上三摇,下三摇,左三摇,右三摇。

    徐徐的,几颗奇形怪状的石子儿从龟壳里蹦了出来。

    慕明思看罢吩咐弟子:“取我的紫衣来。”

    “是。”两名弟子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人下到二楼取了一套紫色中衣,却没有立刻上楼,而是走到窗口,将胳膊伸出窗口,抖灰似的扑闪了好几下。

    慕明思这处洞府外,栽种着一片雪松。

    松树底下站着的弟子,取出玉简写上一笔:慕师叔本月幸运色,紫色。

    不是他们无聊,作为天霜界第一美男子,太真女修最想嫁的男修排行榜第三名,慕师叔的消息转手出去就能卖钱。

    弟子将紫衣送来,慕明思换好之后,再套上朴素的天山门派弟子服。

    该选本月的吉位住处了,慕明思再次优雅的摇动龟壳,哒哒哒,又蹦出来几颗小石头。

    慕明思仔细一看,眨了下眼,再一看,冒出一身冷汗。

    卦象显示:东有血光,西有凶煞,北犯小人,南犯桃花。

    不是吧?

    这是让他去死吗?

    这次不算,慕明思将石头塞回去,重新又占卜一次:“何处是吉位?”

    卦象显示:无吉位。

    “慕师叔,咱们这个月往哪儿搬呀?”

    “往……”事不过三,慕明思苦着个脸,经过一番纠结,吩咐道,“去南边住。”

    看来看去也就“桃花”好惹一些,平时他也没少犯桃花,顶多是麻烦一点罢了。

    天蒙蒙亮,慕明思侧身坐在飞剑上,身后两个弟子扛着五颜六色的日用品,一同朝着他位于南方的洞府飞去。

    ……

    晌午时分,几道身影落在天山剑阁山门外。

    “何人!”看守山门的天山剑修飞了出来,微微一愣:“叶前辈。”

    夜初心拱手道:“还望通传。”

    守门剑修拱手:“掌门吩咐过,若是叶姑娘来……”又看向素和,“或是素和前辈大驾光临,不必通传,请入内。”

    夜游抱着困于天人心魔内的简小楼,问道:“画乐蓉可在?”

    听其直呼太上长老的名号,守门剑修微不可查的皱眉,不知身份,不敢放肆:“画师伯在。”

    夜游正准备抬步,夜初心想起件事儿来:“爹,你们从正门走,我得带着刀刀从南门后门入内。”

    素和不解:“为什么?”

    趴在刀刀背上半死不活的晴朗瞥一眼山门结界,夜游怕他私下里去找厉剑昭,非得将他一起带着:“这层结界,有幽冥兽血统的生物,是进不去的。”

    刀刀连忙诉苦:“是啊是啊一碰到就疼啊大人!”

    “没出息!”晴朗在它脑袋上锤了一记,“我疼的都快晕过去了你听我提过一句吗?”

    “您是没提但您哭了啊大人!”

    “滚!”晴朗刚骂出了口旋即道,“不要滚!”

    刀刀刚弯腰准备滚,又直起来:“究竟滚不滚啊大人?”

    晴朗心道好险,差点儿又是一个过肩摔。

    说话的功夫,夜游与素和早就走远了。

    夜初心牵起刀刀脖子上的项圈:“走了,去南门。”(83中文网 .83zw.com)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