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素和一直认为夜游与自己最大的不同,是他心眼多,喜怒不形于色,特别沉得住气。(.llbiquge.com

    不像自己,情绪容易外露。

    其实夜游这样也不好,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遇到无法报复的对象,郁结于心,只能原地爆炸。

    啧啧,有点暗爽是怎么回事?

    幽冥银龙只会两句简单的人族语言,或者说是一些简单的字,他朝着夜游摆摆手:“我不是……”

    三个字后,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兽语,又冒出几个字,“贵族……”,再是兽语。

    他试图解释自己是个有腔调的贵族,为数不多接受过人族文明教育的大好青年,绝对不会说这种没素质的话。

    简小楼马上翻译:“他说他不是好惹的,虽然血统只是个二等贵族,但嘴炮能力却在幽冥兽族里排第一!”

    她接收到了素和的意思,可她现在又觉得这条银龙似乎受不了刺激,便想多刺激刺激他,像夜游之前刺激阿猊一样,先从精神上予以打击,顺便报一报先前被他打伤的仇!

    幽冥银龙被她气的翻白眼。

    学人话!这次回家之后一定要发愤图强学人话!

    再难学也要学!

    他指着简小楼,红着眼睛:“臭娘们!”

    简小楼义正辞严:“‘小宝贝’这三个字可不能随便乱喊!”

    “你要不要脸?”

    “谢谢,我一直都知道我长得美。”

    “*&%&……”

    虽然听不懂银龙在说什么,也看的出来他被气的暴跳如雷。

    屠三剑感慨万千,说人家嘴炮排第一,到底也不知道是谁嘴炮厉害。

    慕明思擦擦汗,这两妖一人到底从哪个界域来的,一个比一个奇葩。

    夜游早看明白了简小楼在满口胡诌,但不可能去拆穿她,只管栽到银龙头上去:“那就试一试,有本事将我打的跪地求饶,我的女人你随便带走。”

    “你自己留着吧!”幽冥银龙脸红脖子粗,吼了一声,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带走简小楼了。

    血脉再强他也不稀罕,打一辈子光棍他也不要娶这种贱嘴的婆娘,不然寿元至少会缩减一半!

    还是星域的龙厉害,这样的婆娘也能忍受。

    银龙再看向夜游时目光中多出三分敬仰,就差抱拳喊一声:英雄!

    夜游不解其意,莫名其妙。双掌下沉,内力溢出,“不要浪费时间,怎么打,妖身还是人相?”

    银龙沉下心,憋住气,不再说话,省的再被简小楼翻译成乱七八糟的低俗语言来抹黑自己。

    抹黑他,就等于抹黑了他的种族。

    他现在可是深渊在星域的门面担当,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深渊的精神风貌。

    银龙认真想了想,摊平一只手,做出悉听尊便的手势,表现出足够的风度。

    简小楼提醒:“夜游,他懂得隐身术,之前被我破了,这会儿不知道恢复了没有。还有,我之前拿剑刺他的时候,力量会以剑为媒介反弹回来,水镜谷邱子赢刺他之后及时丢剑,就不会出现我这种情况。所以,最好不要使用兵刃什么的,避免和他的气场建立连接……”

    忍无可忍,银龙将手里的三棱刃投掷标枪一般砸向了简小楼!

    素和双翅在面前一拢,咣,三棱刃打在刀翅上!

    三棱刃又飞回银龙手中。<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素和被力量震的向后稍退两步。

    银龙磨牙道:“我本身就已受了伤,又只能发挥五成左右的法力,与同类正大光明约战,你这样揭我老底不公平!”

    “公平?跟你讲什么公平?”简小楼险些笑掉大牙,“先前你和你那只恶心的蟾蜍在巷子里围堵我,以大欺小打伤我的时候,为何不见你和我讲公平呀?”

    简小楼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又对夜游说,“他怕我的血,你取些我的血吧……”

    夜游一眼也不看她,伸出手:“戒指给我。”

    简小楼摘了戒指,扔过去。

    夜游将储物戒吸入手心,带在左手无名指上,再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根覆盖着银色鳞片的棍子。

    简小楼微愣,傲视的天地玄黄棍?

    分明是故意和她对着干啊,“我和你说了不要使用兵刃,尤其是这种含有金属的,你不要大意,他不是那只蝎子精,真的很强……”

    “闭嘴!”

    夜游偏过头,冷视着她,目光刀子一般锐利。

    简小楼打了个寒颤,呆呆看着他。

    夜游虽然正在气头上,也意识到不妥,目光收的很快,神态也在一瞬做出改变。

    素和见状不妙,连忙插嘴:“渣龙,他确实很强,方才你也看到了,手中那玩意儿随手一丢,我都有些招架不住!”

    夜游点头:“所以我得亲自试试。”

    只听简小楼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夜游是海牙子的教出来的,这一点和海牙子极为相似,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幽冥银龙手里的三棱刃似乎是力量法宝,和玄黄棍属于差不多类型,两者或可相抗。

    但在硬拼之前,夜游攻击不备,先将意识力和气劲儿双管齐下。

    顿时,汹涌澎湃的朝着银龙碾压而去!

    夜游只是做个尝试,素和擅长武力硬拼,他则精通于神魂震慑,幽冥兽肉身强悍,构造奇特,不知神魂意识的强度如何。

    遭受到神魂攻击,银龙灵台一荡,双膝发软,险些跪倒。

    他心下一个凛然,好生厉害!

    旋即举起冰晶状的三棱刃攻向夜游。

    夜游对他的神魂力量有了个谱,和星域差不多,并没有特别强悍。但因为肉身强悍,神魂被严密保护,如在蚌中的珍珠,很难撬开那层外壳。

    收回神魂震慑术,夜游攥着玄黄棍一跃到了半空。

    城中禁飞的禁制,对他们这样的修为影响并不大,银龙也一踏脚,追着他飞了上去。

    简小楼还有点没从那句“闭嘴”里回过神,她仰头看着夜游与银龙大开大合的比拼力量,目光从招式落到夜游的脸上。

    大概是下颚绷的有些紧,原本的柔和不见了,显得酷戾冷峻。

    她又垂头,扫一眼地上那只被摔的稀巴烂的毒蝎子,回忆起方才他的那股狠辣,微微恍惚了下。

    夜游复活以来,一直都是病歪歪的状态,简小楼真没感觉到相隔两万八千年,他有多大的变化。

    如今化龙成功,修为恢复,只初初显露这么一点,俨然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小楼。”

    她听见素和传音。

    “怎么了?”

    “你要知道,渣龙和我不一样,我算是子承父业,他从一个没有背景的守山洞主,爬到一人之下,走的很不容易。最后的那些年,他的确变了很多,心狠手辣,不折手段……”

    素和点到为止,她没必要知道太多,“有时候连我都不适应,还因为某些事情与他意见相左,我们拌过嘴,动过手,有过很不愉快的回忆。但你必须相信,无论什么改变,他还是我们认识的那条龙,有些东西,从未变过。”

    “我相信啊,从来没有怀疑过。”就像她与禅灵子说过的那句话,无论夜游本质如何,肯为了她的存在和女儿的性命自绝于赤霄,这个男人就值得她相守一生,“我会接受也会适应,适应不了就让他改。”

    “那就好。”素和错开话题,感叹了一声,“渣龙不愧和傲视是一脉海心里出来的表兄弟,你瞧瞧。”

    简小楼早就发现了,夜游不太会使用棍子,也不会傲视的绝学惊世三棍,但他模仿傲视出招的模样,模仿的分毫不差。

    想起傲视,简小楼问:“素和,你还恨不恨傲视?

    素和愣了愣:“都死了又转世的人了,恨不恨有什么意义?”

    简小楼道:“那你往后会不会讨厌厉剑昭?”

    素和啼笑皆非:“你怕我找他麻烦啊?”

    简小楼讪讪笑了笑。

    “其实,近些年来我对于我在他大婚之日砍了他命根子这事,有些后悔。”

    “后悔?”

    “那时的我太过偏激,现在如果我恨一个人,我会杀了他,而不是想着如何折磨他。”

    “你也是顺应因果。”

    “不是因果,关于傲视断了子孙根这事儿,一直只是传闻。我受到启发,亲手创造出了这个历史……怪只怪造化弄人,那时的我刚步入十四阶,心境不稳,心态扭曲。”

    提及心境,简小楼问道:“素和,十四阶的心境状态很重要么?阿贤说我已经触摸到了十四阶的门槛,可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

    “问的什么傻话,天人大境界的第一步,你说重要不重要?天人,什么天人?倘若世间有仙,那就是人与仙之间的一道鸿沟。十四阶之前,还可以依靠丹药、功法、勤奋、资质。十四阶以后,主要是心境和悟性。心境是整个天人境界的基石,心境不稳,万年道行一朝散的不要太多。”

    素和解释着,心里有些震惊,她这个年纪竟然触到了十四阶的门槛,天道亲闺女啊这是。

    简小楼思索:“可你当时跟着戚弃做了盗匪,还能成功步入十四阶?”

    “别看我当时刀头舔血、疲于奔命,心境可是非常稳固的,活到这个岁数,再也没有比那七百年更稳的了。没有其他杂念,要保护弯弯,要供养弯弯,所有杂念都被我抛诸脑后。”

    “可你回来之后,心态出现扭曲了啊……”

    “所以除了心境,悟性也很重要,佛家不是有句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心境乱了不要紧,能够重新回到一个轨道上就好,无论这个轨道是正是邪。修行之人,怕就怕乱了之后,找不到自己本该坚持的信仰了。比如第五清寒,不就是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疑惑,找不到前行之路,所以毁了剑心?”

    简小楼又要给素和点个赞:“你从来都很懂得如何调整心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那当然了。”素和挑了挑眉,大方接受了她的夸赞。

    但他心底却认为,自己其实一直都很明白别人要的是什么,自小开始,就为了别人对他的要求而努力。

    先前在小涅槃池为何不愿醒来?

    因为功德圆满了,没人要求他了,他竟然找不到一个努力的方向了。

    这或许就是他修为退到十六阶的原因,毕竟天行的舍利,藏有二十一阶的力量,但他如今的心境根本达不到标准……

    夜游才是意志最坚定的一个,是好是坏,是悲是喜,他从来明白所求为何。

    简小楼忧愁自己心境,她浮躁,多变,意志不坚,心境可能会成为她修行路上的一个绊脚石。

    等伤好了之后,恐怕还要重启佛心狱。

    噗通噗通……

    简小楼耳朵里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立刻提醒素和:“又有幽冥兽来了!”

    素和的刀翅停住不动,怕打扰简小楼听声辩位。

    简小楼听了半天,只听见“噗通噗通”,确定不了方向,似乎对方也没有移动。她就有些纳闷了,眼尾一扫,看到井口处,那只才刚形成的玄武阵灵居然流下了血泪。

    她不由一个激灵,井下的力量开始反噬了。

    “小心了。”简小楼提醒慕明思几人。

    “怎么了?”慕明思什么都看不到,干巴巴一口井,一瞧见简小楼那个恐怖的小眼神,汗毛根根竖起。

    他才问出来,井下像是发生了爆炸,一股冲击力从下方冲了上来。

    幸好有简小楼提前预警,他们没有被一波冲跨,但修为最低的华真被冲飞了出去,阵牌脱手而出。

    “快回来!”屠三剑喝道。

    华真吐了一口血,立刻捡起阵牌,重新站回去。

    一个虚影从井下慢慢飘了上来,一个圆滚滚的头,头上两只眼睛,没有口鼻和耳朵,头颅下面有一道光支撑着。

    简小楼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种食物:棒棒糖。

    但它白色的光泽,令简小楼心生不妙。

    “沙!”棒棒糖喊了一声。

    简小楼听成了“杀”,都准备拔剑了。

    上空正与夜游斗法的银龙一惊,想要抽身下来,却被夜游阻拦,只能隔空拜见:“太子殿下!”

    简小楼已有心理准备,果然是王族,还是兽王的儿子?

    “素和,你能看的见它吗?”

    “看得见什么?”

    简小楼明白了,看来并不是真身,通过什么法术,幻化出了一道虚影,穿过裂隙而来。

    “你是怎么回事!输得这么惨!裂隙还没开启,就要被封印了!”

    “太子殿下……”

    “连隐身都被破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回来等着军部制裁吧!”

    “太子殿下……”

    “你打不过他,还不赶紧回来!我和主帅商议过了,准备……”

    “太子殿下慎言!那个贱嘴婆娘听得懂我们的语言,或许还能看到您!若不然,我们此番不会输的这么惨!”

    棒棒糖讷了下:“竟有此事?”

    它转动身体,飘去姜媛面前,晃了晃脑袋:“她没反应。”

    在场就剩下简小楼一个女人了。

    它被困在阵里出不来,隔着结界看向简小楼:“你看得到我?”

    简小楼开始装聋装瞎。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