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正想着,素和的心口又是重重一痛,眉梢一蹙,嘴角流出血来。(.mhtxs. )

    夜初心有些被吓到了:“二娘?是不是涅槃时留下了什么隐患?”

    “不是……”

    素和越来越确定是红莲内丹之故。

    真内丹虽已脱离自身,始终是自己三万多年凝结出的精华,宛如五脏六腑,属于身体的一部分,彼此有所感应并不奇怪。

    那为何从前感应不到?

    是“时间线”的缘故吧,毕竟从前内丹一直他体内。

    素和抹去唇角血渍,竟然受了伤,反应会不会太大了点儿?

    不是什么好兆头,往后那盏红莲岂不是成了自己的软肋……

    等一下,素和微微怔。

    这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重点,重点是,小楼受伤了?

    先前她与阿猊在伏魔塔斗法时,也是落了一身的伤,他都没有任何感应,此番,她一定是遭受了足以致命的重创!

    素和倏地直起腰,脊背紧紧绷直,脸上仅存的一点血色慢慢消失,立刻摩挲着小指上的骨戒,尝试与夜游联系:“渣龙?渣龙?你在哪里?”

    *

    夜游一直以逼近极限的速度赶往赤霄,速度并不低于素和。

    怕路上和简小楼走岔,他将神识铺展开,以自身为中心,于方圆万丈结下一张细密的网,保证哪怕一只灵虫飞过,也逃不开他的眼睛。

    刷刷刷……

    眼见着距离赤霄并不远了,二十几道气息从他神识网内掠过,没多久,再是好几十道气息。他们都奔着同一个界域而去,夜游瞥了一眼,那处被人频繁穿梭的界域,估摸着就是幽冥裂隙开启的空洞界了。

    他没有前去看一眼的心思,小楼虽也爱凑热闹,肩上担着他的生死存亡的情况下,不可能随便拐弯。

    倏地,一道神识凝聚在他身上。

    力量阴冷强横,给他带来不适感,由此可知,这道神识的主人至少十九阶,而且是个女人。

    太真十九阶以上的女修有两个。

    天山剑阁画乐蓉,天武剑宗薛湄。

    画乐蓉是七绝师父青枫子的师妹,年纪比七绝大得多,奈何天山剑阁不出世,夜游从前不曾见过她。

    至于薛湄,生于赤霄天变之后,更是没见过,不知道是哪一个。

    当然,不管是谁夜游都不在意,他还没有霸道到这种地步,自己可以窥探别人,别人自然也可以窥探自己。

    但此神识久久不收,肆无忌惮,明摆着是想得到回应。

    此举惹得夜游厌烦,不耐的皱了皱眉头,好一个自命清高的高阶女修,连琴雾心都得甘拜下风。想和自己攀上话,又不肯主动开口,逼着自己先开口。

    夜游不理睬她,飞自己的,随她爱看不看。

    最终还是对方先沉不住气。

    ——“道友乃龙族妖修,外界来的吧?”

    “与你何干?想要降妖伏魔不成?”夜游顿时觉得薛湄的可能性大一些,天武剑宗出了名的多管闲事。

    ——“道友说笑了,你我动起手来,我并无必胜的把握。只是想说我记得你,与七绝颇有交情,十多万年前太真分裂时,你与一只凤凰曾帮助七绝建立灭道盟,算是灭道盟的元老。”

    夜游眸中掠过一丝惊讶,猜错了,是天山剑阁画乐蓉。

    ——“分裂之战,我天山剑阁未曾参与,只因界内没有龙凤,稍加留意了下罢了。”

    “所以呢?”夜游平淡的道,“无缘无故与我传音,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记忆力惊人?”

    ——“道友真爱开玩笑。”画乐蓉轻轻一笑,“道友可是为了幽冥裂隙来的?”

    “不是。”

    ——“看来道友早已知悉幽冥裂隙一事,那为何途径空洞界上空而不入呢?”

    “我为何要入?”

    ——“如今裂隙初开,道友身为血统高贵的妖族,再辅之以修为,对付幽冥兽必定事半功倍。你我既然距离此地最近,不妨合力暂时先将裂隙封印,为城民转移、道盟调派人手争取时间。”

    “抱歉,我没兴趣。”

    ——“道友,事关星域苍生……”

    “苍生与我无关。”

    画乐蓉似乎有点无语,隔了一会儿才再度开口。

    ——“道友从前协助七绝建立灭道盟,我私以为你也认同灭道盟以强扶弱、万物平等的理念。”

    夜游极速飞行,眸色幽深的看向前方黑黢黢的星礁石群:“那时我闲着无聊,现在很忙。”

    这是实话。

    当年插手此事有三个原因。

    一:与七绝有交情。

    二:与天武剑宗有私仇。(.mhtxs. )

    三:素和非得掺合。

    无论“丛林法则,强者为尊”,还是“以强扶弱,万物平等”,有关理念信念的东西,夜游从来不予理会。

    自己的人生举步维艰一团糟,遑论什么道义理想,天下苍生?

    可笑。

    ——“如此,便罢了……”

    传音中断。

    夜游继续飞行,距离空洞界越来越远,距离赤霄越来越近,一路上仍是不断看到有人往空洞界赶,与自己背道而驰。

    嗡……

    他腰带上悬挂的六星骨片震动起来。

    这枚六星骨片正是埋在囚龙山底那一枚,简小楼还给了他,醒来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联系自己。

    除了素和没别人。

    夜游想要早些见到简小楼,不曾停下来,边飞边取下六星骨片:“怎么了?”

    ——“你在哪儿?和小楼碰头没?”

    “没有,我即将抵达赤霄,你与弯弯到了天山剑阁没?”

    ——“还没到?”素和急急催促,“你在那磨蹭什么呢?”

    夜游委屈脸,他哪里有磨蹭。

    ——“赶紧的,小楼受伤了。”

    夜游的脸色倏然起了变化:“她受伤了?你怎么知道?”

    ——“我好端端飞着,莫名其妙遭了反噬,想来想去只能是两种情况,莲灯被人损毁了,或者小楼受了重伤。”顿了下,“按照她的速度,现在应是抵达了赤霄才对。赤霄内部,能够重创她的人不多,我猜,她是被八道盟的人给堵在了赤霄外面,我们先前冲出赤霄,他们见拦不住,估计调派了高手。你一路看着点情况,赶到赤霄以后,别闷着头往里面冲……”

    “我知道了。”夜游声音低沉,“素和,将弯弯先放在天山剑阁,你也过来,以防万一。”

    ——“以防什么万一,你堂堂十九阶,还化了应龙,一人若是搞不定那些杂碎,我过去顶个屁用。”

    夜游两撇秀气的眉毛一拢,说的也是,现在素和只有十六阶。

    ——“你找着她之后记着支会我……和弯弯一声,省的我们担心。”

    “好。”

    星空中,夜游与素和通过消息之后,收回六星骨片。

    他的心情蒙上一层厚厚的阴霾,脸色更是沉郁的可以拧出水,光芒骤闪,化了龙,以突破极限损及心脉的速度飞向赤霄。

    *

    这厢素和收了骨戒,捂着胸口,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夜初心抓紧他的手臂:“二娘……”

    素和回神,按了按她戴着金属手套的手:“没事的,你娘的肉身是件法宝,自我修复能力比龙族还要厉害。”

    “来者何人?”

    他们已经落到了天山剑阁的山门附近,六名剑阁弟子从天而降,将他二人围住。

    夜初心拱了拱手:“在下叶心,这位是我义父素和,前来拜见万掌门。”

    一名弟子拔剑指向他们:“掌门岂是你们说见就见的!”

    素和眯了眯红眸,十二阶的小家伙,对着前辈满脸倨傲,不愧是隐世不出的古老大派,够拽。

    夜初心不是头一次来,早就见识过了,拱着手继续请求:“还望通传一声,只说我名叶心,为幽冥兽而来,万掌门会见我的。”

    听见“幽冥兽”三个字,六人面色惶然一变。

    “在此稍后。”

    一人转身御风而去。

    素和两人在剑阁弟子的监视之下,原地等待。

    素和不断用手揉着胸口,闷疼闷疼的,他有些焦躁不安,恨不得立马赶到赤霄去。

    但夜游已经去了,他过去也没什么意义。

    不一会儿,那名通传弟子折返,态度明显恭敬:“两位,掌门有请。”

    素和随着他们飞入山门,天山白雪皑皑,天地一色,建筑多半是木质的,古朴简单。

    最终落到两峰中央的一个凹谷内,有处面积广袤的冰湖,被雕琢成了一个大广场。冰湖岸上,依山就势遍地三层左右的木质楼房。

    其中一座楼房前,围着几个人,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两个大铁笼子,关押着狼人和红狐。

    红狐似受了伤,精神萎靡不振,盘腿坐在笼子里一动不动。一脸凶骇的狼人则在一直撞击笼子,笼子带有法术禁制,每撞一次都疼的呲牙咧嘴。

    红狐有所感应,抬头窥见夜初心,目露喜色。

    弟子引路,正是将他们引到了笼子处。

    “万掌门。”落在雪地上,夜初心拱手致意。

    “叶姑娘,别来无恙啊。”天山剑阁掌门万千柏虚拱了拱手,目光落到了素和身上,“这位是……妖修?”

    几人早已讨论了半天,因为不曾见过凤凰,看不透素和的真身是什么。

    当从夜初心口中得知是凤凰时,目光俱是一震。

    万掌门道:“姑娘可是为了幽冥裂隙而来。”

    他身后一位长老不满道:“三百年前,姑娘曾说裂隙将在天梵界出现,我们宁可信其有,在天梵界内筹谋百年,建立一个从我宗前往天梵界的传送阵……结果位置错了,还提前了十年。”

    又一长老道:“好在天梵界与空洞界紧挨着,我们耗费资源建造的传送阵也不算浪费。”

    紧随其后,有人接着道:“我当时就说,天意岂是那般好推算的,也不知姑娘哪里来的自信如此笃定。”

    这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尽是在责备夜初心。

    素和原本心情就极差,听的头顶直冒火花,夜初心赶在他开口前,先道:“我的不对,不过,我并不是来道歉的。”

    她转头看向兽笼。

    原来是建立了传送阵,怪不得抓住之后,送来的这么快。

    “大人。”红狐嘟嘟向夜初心打招呼,声音小小的,有些羞愧。

    “砰砰砰……”刀刀继续撞笼子,虽不至于撞的头破血流,脑袋上却有一个硕大的包,有节奏有频率,好像已经不认识素和与夜初心了,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等我把门撞开了救你出去啊嘟嘟!”

    “你先别撞了。”嘟嘟耳朵疼。

    “我一定能撞开的嘟嘟!”

    夜初心说明来意:“万掌门,这两只是我的战宠,虽为幽冥兽的混血,却是经过驯化的,并不会随意伤人……”

    万掌门蹙着眉:“叶姑娘,你饲养混血兽做什么?你应该知道,幽冥兽的血统充斥着暴戾,再怎么驯化,都是……”

    素和冷笑着打断他:“那你们怎么不去把七绝给抓回来囚禁了?幽冥兽族与人生出的混血安然无事,与妖混血就一定得死?”

    万掌门直言不讳:“按照我们的门规,的确如此。我们星域的妖兽,虽比不上幽冥兽残忍暴戾,就从本性而言,一丘之貉。”

    这要是换做从前,素和非得和他打起来不可,轻轻一勾唇角,摆出一副不和无知小儿一般见识的态度。

    此时,万掌门手腕上挂着的玉牌发出声音:“掌门,第二批弟子已经准备就绪,是否启动法阵?”

    “启……”

    万掌门才刚说了一个字,空旷的山谷内,一个浑厚的声音铺天盖地压了下来:“四宿界苍岭王素和?”

    素和微微一怔,熟人?

    声音像是从山顶上传下来的,听不出是谁。

    扫一眼万掌门几人,皆是诚惶诚恐。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只是听闻过你的一些事情罢了。”那个声音道,“我是七绝的师父。”

    素和目光凝滞,讶然道:“青枫子前辈?传闻中,你不是死了吗?”

    “放肆!”万掌门几人异口同声的呵斥。

    “哈,你也说了是传闻。传闻中,你和那条龙不是也死了吗?不过我生着,和他娘的死了没差别。”青枫子打了个哈欠,刚睡醒一般,“闲话不多说,如今裂隙初开,急需先行压制,你来的巧,可愿去助我们一臂之力?”

    夜初心立刻摇头:“义父……”

    素和犹豫了下:“晚辈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如今只剩下十六阶的修为。”

    “你是妖,妖对付幽冥兽,比人对付更简单,我们太真啊,每每都是妖到用时方恨少。”青枫子笑了几声,似在嘲讽,不知在嘲讽谁,“哦,对了,我听闻空洞界似乎距离赤霄很近,是吧?”

    虽是个问句,但青枫子收敛气息,不再说话了。

    素和如被迎头敲了一闷棍,赤霄之外第一个界域就是空洞界,幽冥兽若是跑了出来,最先遭殃的一批界域中,就有赤霄。

    当即下了决定:“你们的传送阵在哪里,我也一起去。”

    传送阵直通宗门腹地,外人肯定是不能借用的,但万掌门听明白了青枫子的意思,旋即指了个人为他引路。

    夜初心拽着他不放,面具下一张小脸急出了汗,匆匆传音:“二娘,你不能去!你离那些幽冥兽远远的,越远越好!”

    素和明白她的恐惧,听到她声音颤抖,心疼又欣慰,好闺女,不枉费自己这般疼爱她:“轮回不是已经重启了么,裂隙才刚开启,并没有那么危险。何况在你的梦里,我不是和那些高等幽冥兽斗了几百年以后才死的么?现在传送来的这点小虾米,算什么!”

    夜初心望着他英挺的侧脸,知道自己劝不住他:“行,那我与你一起去。”

    “你不能去,带着这两个家伙回太白门,乖乖等着我们回去。”

    “二娘,你其实小看我了,这五百年我一个人……”

    “那是你一个人的时候。”素和看着她的面具,满目痛惜,柔声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我们身边,就得听话,知道吗!”

    “可是……”

    “弯弯,你是不是嫌我老了,做不成事了,必须你来保护啊?”

    夜初心苍白的唇瓣颤了颤,哑巴了。

    ……

    素和被人引着穿过几间暗室,来到藏着传送阵的小木屋里。

    传送阵外站着四个身穿护体铠甲的剑修,三男一女,整齐的十七阶修为,瞧见素和走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惊觉他身上透着妖气,目光中立刻充斥着戒备与杀气,还有一丝丝不屑。

    他们不打招呼,素和亦然,信步走去一旁站着。

    负责启阵的长老道:“传送阵启动一次,以你们的修为,只能传送四人,现如今临时加入一个,你们得先退出一个。”

    “什么?”唯一一名女修问道,“方长老,这个妖修是哪里冒出来的?”

    “姜师妹,他是青枫子师伯亲口邀请的。”方长老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法理解。

    “青枫子师伯?”四人皱眉的皱眉,摸下巴的摸下巴,想了半天才想起“青枫子”是谁,面上纷纷变色,齐刷刷盯着素和狂打量。

    腰间两侧各挂一柄剑、背后还背着一柄剑的矮个子男问:“喂,你是个什么妖,我为啥看不出来?”

    素和置若罔闻,转头瞟了方长老一眼:“还走不走了,废话这么多。”

    姓姜的漂亮女修挑起柳叶眉:“我们飞去空洞界,也就两三日时间,使用传送阵,是为了抢占先机,动用的都是门派核心力量……再说,让我和一个不认识的妖物合作,我怕他……”

    “没听见你们得有一个把位置让给我?”素和面无表情,直接怼回去,“你怕我,你让位退出啊!”

    “你……”姜媛瞪圆了眼睛,“谁说我怕你了!”

    “不怕就闭嘴,你也知道抢占先机重要,废什么话?”素和扬手指向一人,“那个头发最长的,你退出,位置让给我。”

    被他点名的英俊剑修一怔:“请问妖兄,为何是我?”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

    “……”

    英俊剑修并不生气,微微笑着,对素和刮目相看。此行危险重重,他本身并不是很想去平乱,一听有人得让出位置,他就动了点心思,寻思着如何不着痕迹的退出。

    此妖修观人于微,不简单啊。

    想多了。

    纯粹是因为他是个小白脸,长的太帅,素和不怎么喜欢。

    姜媛却不同意:“不行,慕师兄是我们几个中最博学广识的,他必须在!”素手一指,“黄师弟,你先退出,等下一批,或者飞过去。”

    “是,师姐。”

    素和归位之后,方长老长身而立,一拂袖,口中朗声念道:“九天之力,来!”

    若不是离得有些远,素和一定会给他后脑勺来一锤:“启动一个传送阵,往阵眼里放上几块儿晶石就可以了,还九天之力,你怎么不把如来佛祖也给搬来?”

    方长老讪讪收了袖子,灰溜溜去给阵眼添了几块九棱晶石。

    素和站在传送台上,目光有些游离,他最近暴躁的次数似乎有点多,自从继任苍岭王以来,他自认经过岁月沉淀,沉稳了不少。

    如今没有王冠在顶,求仁得仁,所以开始放飞自我了?

    素和忍不住笑了一声。

    “启阵!”

    传送阵爆出浓雾,嗖嗖嗖嗖,四道光芒消失不见。

    ……

    等素和睁开眼睛时,出现在天山剑阁在天梵界的据点。

    天梵界距离空洞界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他们抵达空洞界,抵达仙城东城门。

    素和听姜媛几人问询城内现如今的情况。

    听说原本的四只幽冥兽一只也没打死,反而又多出了三只。

    听说此次违反常理,裂隙初开,竟然冒出来一条银色幽冥龙,抓了水镜谷少谷主邱子赢还有一个小女修为人质,如今被天山剑阁十九阶大阵法师画乐蓉给困住了。

    素和听着听着,思绪偏去了一边。

    他的胸口已经不痛了,看来小楼没有再受伤。

    他摩挲着骨戒,想在入城之前问问夜游找着人没有。

    心有顾虑,还是没有问出口。

    虽然夜游之前曾说,他若死了,他希望自己可以和小楼在一起。但素和再了解夜游不过,他若活着,自己但凡有一点越界,他必定又会像一条逮谁咬谁的疯狗。

    而今自己可以感应到小楼受伤,他不行,肯定已在心里怄上了。

    哎,真是烦。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素和从前都没办法与他们保持距离,现在更是不可能了。

    他已没有了家,这一家人是他最后的家人。

    要做他们的家人,他就得时刻提醒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

    姜媛回头喊了一声:“进城!”

    素和收回心思,祭出火焰刀,跟着他们进入被封锁的仙城。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