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素和先问了一句:“你还有没有力气?”

    简小楼其实也就是靠一口气撑着,瞧见素和心头一松,这口气就泄了一半:“还行吧。<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不要逞强,对付他我一人足矣,你先去歇着吧,省的拖我后腿。”

    “……”

    简小楼真将紫韵剑给收进鞘里去,准备飞下去。

    素和盯着她的剑:“用上了,感觉如何,是不是很不错?”

    简小楼起初也觉着不错,经过磨合发现了点问题:“有些短,而且太轻了。”

    素和皱眉:“你个子小,拿那么长的剑做什么,轻一些不是更趁你的手。”

    一听就是个剑盲,简小楼嘿嘿笑道:“我第一次用剑就是问情剑,那柄剑六十二斤九两,我用惯重剑了。”

    “你就先凑合着用吧,知道铸材花了我多少钱,短时间内你也找不来比这把剑更好的了。”

    “那倒是。”

    素和的杰作,这柄剑从材料到铸造手艺都是无可挑剔的,早就超过了紫韵剑胎的价值,简小楼自然是爱不释手的。

    但总觉着缺了点什么。

    他二人隔着阿猊聊起了天,阿猊的表情变的诡谲起来,怒意夹杂着冷笑:“素和,你是一点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早知道,我就提前杀了那只八哥。”

    “你不敢。”等简小楼飞下去之后,素和的脸色幽沉几分,“你不敢改变历史,不是为了渣龙,是为你自己。”

    “呵呵,这才是我听过最忘恩负义的话!”阿猊缓慢妖化,皮肤表层生出黑色的鳞片,宛如套了一身战甲,“我在赤霄为你们守了十万年,但凡洞主嘱托之事,我哪一样不曾做到!没有我的劳心劳力,焉有你此刻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说过了,你不敢改变历史,若是历史发生改变,你的存在将会成为一个谬论。”素和的手指划过火焰刀刃,划出一条血线,见了血的火焰刀烈焰暴涨,“再说了,我们创造的这段历史,你阿猊瞧着劳苦功高,其实最大的赢家就是你,不然便只是一条泥鳅罢了,哪有今日得化蛟龙的造化?”

    这一点阿猊是无法反驳的,居高临下冷冷睨一眼夜游。

    简小楼此刻已经回到夜游身边去了,感受到他的视线,仰头凌厉的瞪过来,送他一个眼神杀。

    “我照顾他三千年,他信你不信我……”

    “那是我素和值得信任,你不值得!”素和横刀眼前,打断他总是挂在嘴边的辩解,“不要试图颠倒因果,也不要总给自己骨子里的卑劣寻找理由,换做是我,渣龙处处提防着我,我顶多气恼,绝不会有你这般心思!”

    多说无益,素和目光冰冷,眼底渐渐漫出杀意。

    自从十八阶之后,他鲜少动手杀人,但对于该死之人,他绝不会心慈手软。

    ……

    塔门口,简小楼搀扶着夜游进入塔内:“素和是怎么一回事?”

    夜游勉强笑了笑:“他不是说了么,他有两颗内丹。[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

    一抬眼瞧见他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珠子,简小楼竖直了脚尖用袖子给他擦了擦:“你感觉还好吗?”

    问什么屁话,长了眼睛都能看出来他有多辛苦。

    “我心情很好。”

    “如果你好好的,我的心情也会很好。”

    “这些日子,我差不多掌握到了分寸,神魂没有进一步碎裂的倾向。”夜游垂头看着她苍白的脸,发紫的嘴唇,灵力虚耗过渡的典型表现。

    他觉得自己也是够窝囊的。

    大杀四方时她不在身边,最无能最没出息的样子全给她看见了。

    简小楼没有注意到这位老人家复杂纠结的内心世界,她一边和夜游说着话,一边打量形势。她师父那边以一敌二,一点问题也没有。

    凤落以一敌三则很吃力,尤其是瞧见素和之后,他脸红脖子粗,一直想要从三人攻势中抽身而出。

    情绪不稳,力量收放忽强忽弱,被赤霄灵气反噬的极厉害,北境妖王的兽头虚影将他的肩膀咬穿几个洞,汩汩向外冒着鲜血。

    背后中了一刀,不知是谁下的手,皮肉外翻,深可见骨。

    “哎呀!我是帮还是不帮?真是烦人!”简小楼烦躁的揉着头发,不帮不道义,帮了之后他一转脸就得去攻击素和。

    素和正与阿猊在高空厮杀,魔火克制业火,两人势均力敌。

    看到阿猊不再以黑魔气攻击,手持着一柄和夜游那柄如出一辙的三叉戟,攻势快而猛烈,简小楼知道他是破釜沉舟了。

    “先不要帮,他死不了。”夜游替她拿主意,“你传音给黎昀,喊他过来。”

    “好。”简小楼在三十丈开外的人群里搜寻黎昀的身影。

    地上横七竖八遍布尸体,两重结界被打破之后,天门邪修和北境妖修绝大多数都逃走了,剩下负隅顽抗的,三寺僧人们正与他们较量。

    入眼的场景是惨烈了点,简小楼经过分析认为自己这一方是占了上风的,她也就不去搭把手了。

    弟子们总得有个锻炼的机会。

    “黎前辈!”神识窥探到牵着大白狗的黑袍人黎昀,简小楼与他密语。

    黎昀牵着狗小心翼翼靠近伏魔塔,进入塔中:“葫芦姑娘,夜游。”

    先将“透”取出,递了过去。

    简小楼替夜游收下。

    夜游问道:“黎昀,你有没有能力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我现在必须离开伏魔塔,阿猊一直不敢攻塔,是怕塔内的机关,性格过于谨慎之故。但狗急跳墙,被素和打恼以后,可能会化形冲击伏魔塔,先弄死我再逃跑。”

    “虚空通道?我恐怕只能割裂空间,而且只能割裂十丈左右,等从空间里出来,你还是会被外间涌动的灵气冲撞到”黎昀稍稍寻思,毫不犹豫的从灵台抽出一颗透明的水纹泡泡,“不过,此物倒是可以借你一用。”

    “这是什么?”简小楼用手指戳了戳,兹兹有水声响起。

    “烟云罩,我们烟波海底天然生成的宝物,防御力不错的一件宝物,可以隔绝外力波及自身。”黎昀一弹指,水纹泡泡飞到夜游头顶上。

    啵……

    泡泡炸裂,一层层五光十色的光圈旋转而下,笼罩着夜游,旋即消失不见。

    夜游道了声谢:“这是你拿来保护神魂用的吧?”

    黎昀点了点头:“你现在比我更需要它。”

    简小楼看向他:“黎前辈,我发现你真是一条好龙。”

    她想起自己当年有多厌恶心机腹黑的黎昀,正是黎昀逼着她进入第五清寒体内,陪他一起前往火球的。

    然而心机深重与心地善良,有时并不冲突。

    “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拿你们当朋友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我姐姐。”黎昀微微笑了笑,“咱们走吧。”

    他闭上双眼,双手掐诀。

    随着法诀渐渐凝结出一把剪刀,对着空气咔嚓一声,剪出一扇门。

    黎昀进入门中,消失于眼前,简小楼搀着夜游走进门内,周遭还是一样的场景,但与方才已是身处两个空间。

    夜游酷似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走两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歇。

    支撑空间需要大量灵力,黎昀耗不起,提议道:“我背着你吧?”

    简小楼瞧一眼黎昀的状态:“还是我扛着吧。”

    夜游愣了愣,简小楼搀扶着他手臂的手换了个位置,往他怀里一拱,直接拦腰将夜游扛在左侧肩膀上。

    这个姿势她一点都不陌生,战天翔因为地魂昏过去几次,都是被她这么扛回家的。

    但夜游一身鳞片和骨头实在太重,压的简小楼呲牙咧嘴,挺不直腰。

    夜游脑袋朝下,银白长发从后脑勺倒铺向前,大概是脑子有点充血,导致他有一瞬间的怀疑人生。

    *

    赤霄界外,太真洪荒界,八道盟联盟驻地。

    宫殿巍峨,内饰气派华美,圆桌前八方势力正在商讨有关赤霄的事情。

    后殿院落中,宇文世家家主朝着殿门拱了拱手:“晚辈知道不该来扰您清修,但我家老祖前去赤霄看了下,揣测那层火罩子至少得三十万裂天弓才有可能射穿,联盟正在加紧赶制……射穿以后,星力入内同化灵气又得许久……”

    殿中无人回应。

    宇文博自顾自地道:“晚辈家那混小子还在里面,联系不上,老祖说您也许会有办法……”

    “将宇文青的魂灯给我。”里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是是。”宇文博伸出手,一盏油灯入手。

    殿门开启,两个十四阶的婢女款款走出,恭敬的从他手中接过魂灯,双手捧着又进入殿中去了。

    殿门旋即阖上。

    好大的架子!

    宇文博弓着身,心中不满,但此事还只能麻烦这位天武剑宗的剑皇,听闻他是天武剑宗开山老祖殷红情长子一脉的后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嗖……”

    宇文博正在心中思量着,但见一柄巨剑冲出殿顶,破空而去,瞧着方位,似乎是赤霄。

    宇文博震惊,剑皇人还在殿内,竟可以操控着剑进入赤霄?

    莫非已经突破二十阶了??

    *

    如夜游所料,阿猊真被素和给打恼了,黑光一闪,现出妖身,一条百丈长的黑色蛟龙,在半空中扭动盘旋。

    蛟龙与黑龙,乍一眼望过去相同,不过蛟龙的角不分叉,且是三爪。

    对于妖修而言,血统是个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

    他朝着伏魔塔飞了过去,缠绕住伏魔塔,尾端堵住伏魔塔的门,想要将整座塔连根拔起。他听夜游提过,伏魔塔是件法宝,法宝运转需要力量,伏魔塔的力量来源于地心。纵然内部设有再强的机关,塔离开地面之后,如同被砍了根的大树,将会失去生机。

    他便将伏魔塔给绞碎,绞死塔里那两个人!

    阿猊现在夺夜游龙珠的心思都被一个强烈念头压了下去,他要夜游死!

    素和不知夜游已经出了塔,心头一震,伸展刀翅释放出无数火焰刀,朝着蛟龙削去。

    当年削夜游,是夜游卸去了所有防御,蛟龙也算是半条龙,龙鳞龙气岂是那般好攻破的。

    更何况素和丹田里也不剩下多少存货。

    即使同样化出妖身,凤凰脆弱的小身板子也撞不过蛟龙。

    作为迦叶寺的根基,伏魔塔是南灵佛国的地标建筑,禅灵子一看地标萝卜似的要被□□,立刻抽身飞向伏魔塔。

    他落在塔顶上,施展《不动明王经》,单脚一踏,似一座山压在了塔顶上。

    怀幽第一时间朝他杀来。

    缺正要上前帮忙,感知异动抬头一看,瞳孔急速收缩:“那是什么?!”

    ……

    简小楼扛着夜游走出空间,将他放下地。

    瞧他又是满头的汗,正准备询问他的身体状况,手中紫韵剑剧烈颤动。

    这是剑与剑之间产生的共鸣,而她的紫韵剑似乎在畏惧!

    简小楼骇然抬头,竟瞧见一柄足有三丈长的巨剑,从苍穹直直落下。

    剑身上似乎还有字?

    ――“赤霄:以剑为证,势必取之。”

    看来是太真界某个剑修大能对赤霄下的战书,剑道修为强悍到何种境界,才可以操控着一柄巨剑穿透赤霄的火罩子?

    瞧着巨剑落下的方位,似乎是……伏魔塔?

    糟糕!

    简小楼疾呼:“素和快躲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