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mhtxs. )

    酉正二刻,本是日落月升之际,却犹如阴阳逆转,渐渐趋近于黑暗的苍穹骤然明亮。

    澄明万里的长空,一时间霞光蓊郁,璀璨多彩。

    火海冰道破裂消融,一众天道宗弟子多半忘记飞起,指着天幕上的火光惊愣难言。

    凤凰?凤凰宫里原来真有凤凰!

    千丈高空上,黎昀正被一闻道君的剑招攻的招架不住。

    黎昀体弱,本就不擅长斗法,加之先前分出身外化身耗费过多精力,唯有不断割接空间匆匆躲闪。瞧见素和成功涅槃,心中大定,再观他引动的气息,万幸,还是有些修为在身的。

    见到传说中翱翔九天的神火凤凰,一闻道君禁不住分了神。

    不怪他们眼皮子浅,见惯了大世面的宇文青同样一眨不眨的盯着看,太真界妖修不成气候,没有龙凤二族,他只见过雕像。

    听闻十几万年前太真界内曾有一对儿龙凤出现过,天武剑宗设下天罗地网,妄图抓了那一龙一凤,说是要在太真界繁衍龙凤种族,其实是想作为门派战宠用来显摆,结果被那对龙凤诛杀不少精英弟子。

    宇文青也起了心思,若是抓只凤凰给自己拉车,那该多威风。

    “素和,我是黎昀!”

    黎昀先传音自报家门,他不确定素和是否还拥有小黑时期的记忆,万一忘记是他带着他来的,一扭脸飞跑了,自己搞不好会死在这里。

    素和没有回应,只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又一头钻回火海中去了。

    黎昀心头打起了鼓。

    “抓住那只凤凰!”宇文青俨然将自己当成了少主,颐指气使的差遣起一闻和一枯。

    一枯道君心中愤懑,他们天道宗尚未决定归顺,便摆出这副嘴脸,若是归顺之后,依附于八道盟,往后岂不是任人驱使?

    一闻道君同样不满,毕竟是久居上位之人。

    黎昀见状双手结印,在自己与敌人间碎出一道空间鸿沟,趁机逃跑。

    “想跑?”一闻道君冷冷一笑,一拂长袖,仙大葫从袖内飞出来,“收!”

    仙大葫倾斜着漂浮于空中,葫口对准黎昀,突,喷射出一束光,光芒将黎昀牢牢罩住。

    黎昀挣扎未果,当机立断准备舍弃肉身,听见素和从下方传来一声轻喝:“回来!”

    仙大葫摇摇晃晃沉了下去。

    怎么回事?

    一闻道君目光一凛,单手掐诀却操控不住。

    一枯道君见势不妙手中拂尘一甩,打出一股强猛的气势,白丝疯涨,硬生生缠住了葫芦腰。

    啪!

    拂尘白丝从正中整齐断裂,一枯道君被自己的力量反噬,向后倒飞了数丈,猛喷出一口鲜血。

    “臭小子,想从我手里抢东西?”云翳下,素和托着大葫飞了上来,披散着长发,却穿着天道宗的门派弟子服。

    一闻道君怔了怔,假扮他们的弟子?

    这火红的头发和眼睛,怎么着也不是个人。

    他拱手施礼:“前辈是火海下那只凤凰?”

    一枯道君吞下两颗疗伤丹药,从远处飞了回来,怒道:“将大葫还来!此乃我天道宗震宗之宝!”

    “葫芦原本就是我的,现在我收回了。<strong>.mhtxs.</strong>”素和懒得与他们解释,将大葫收进储物戒里,飞到黎昀身边,上下打量他,“黎昀?你这是附身在谁身上了?是你带我来的,渣龙融合成功了没有,他和小楼人在何处?”

    他张口便问了一连串问题,黎昀微微愣:“你不记得了?”

    素和摇头:“隐约有点印象,暂时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剥离意识假内丹之后,将内丹扔进小涅槃池,稍后陷入沉睡状态……哦,几十年前强迫自己醒来过一次,引着小楼前去简家投胎……”

    黎昀点了点头:“还记得从前的事情就好,意识剥离太久很容易遗失记忆。”

    素和迫不及待又问一遍:“渣龙和小楼人在何处?”

    黎昀:“说来话长,是夜游让我带你……”

    “渣龙真的融合成功了?”素和欣喜。

    “没有成功,他被阿猊算计,融入了傲视的残魂,如今神魂正面临崩碎,还被围堵在伏魔塔内,葫芦姑娘正保护着他。”黎昀柔美的五官挤成了一团,忧心忡忡,“总之,情况危急,一言难尽……”

    心头像是被重物狠狠锤了一锤,喜悦褪去,素和的脸色比暗下来的天幕还要沉:“你慢慢说。”

    他二人站在云层上,面对面传音交谈,视对面三人如无物。

    三人眼睁睁看着,不敢动。

    宇文青撺掇着道:“上去抓他,凤凰没什么了不起的,在赤霄修为都是一个样子。”

    一闻提剑犹豫,一枯拽着他摇了摇头。

    刚才与素和争夺大葫,那股力量太过可怕,一枯心有余悸。

    没用的东西!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宇文青心中咒骂,横了他们一眼,祭出宝剑自己冲了上去:“妖孽受死!”

    素和正听黎昀说着夜游的遭遇,英俊的一张脸黑成锅底,心里端着气,见有人送上门,一摊手祭出火焰弯刀,曲起指节在刀身上弹了下,弯刀悄无声息的灌入强力的内劲,旋转着飞向宇文青。

    削苹果般从宇文青发髻上划过,内劲震碎他束发的玉冠,削掉了半片头皮。

    转瞬间给宇文青换了个地中海发型。

    不等宇文青反应过来,弯刀转了弯折返,刀柄在他后心窝重重一击。

    宇文青面如菜色,绷着唇酝酿一息,才一个躬身连吐几口血。

    火焰弯刀重新回到素和手中。

    这力量!

    一枯和一闻惊愣过后,感受到了恐惧。

    宇文青被震慑的颤抖不止,满眼惊诧:“不可能!你怎么可以使出十五阶的修为!”

    素和这一出手,黎昀也惊讶:“你竟然不会遭受赤霄灵气的反噬?”

    素和愣了愣,他的法力拿来灌溉了聚灵树,涅槃之后修为会从十九阶跌到十阶,但他的意识假内丹内,融入了天行留下的佛陀舍利,如今有十六阶的修为。

    素和忘记了赤霄从未并轨星域,灵气构成与外界不同这档子事儿了,使出的力量被削弱了一阶,但他的确没有遭受反噬。

    渐渐想到一种可能性,素和拍着黎昀的肩膀:“哈哈哈哈,你想想看啊,赤霄现如今的灵气来源于聚灵树,聚灵树改变了赤霄的地貌,而聚灵树是我养的,我是赤霄的创造者,作为父神,当然得有点特权了!”

    “言之有理。”黎昀思索着笑了笑,终于明白夜游为何对素和那么有信心了。来十个十九阶,也没有一个素和顶用。

    但是面对两重大阵,十五阶的力量仍是危险。

    眼风一瞥发现宇文青逃了,“素和,抓住那个人。”

    “谁?”素和望过去,眨眼间,宇文青已经逃远了。

    凤凰一族别的优点不明显,唯独速度极快,素和追上去的同时,取出大葫,将宇文青给收入葫中。

    一枯和一闻心惊肉跳,这就是大世界的力量,听来的和亲眼看到所带来的冲击全然不同。

    按照宇文青所说,星域世界共有二十二个等级,其中十四阶和十九阶是两个大分水岭。

    他们化神境界不到十四阶,眼前的凤凰是十五阶,已是如此可怕,那么十六、十七、十八是个什么概念

    更别提十九阶以上!

    一闻心潮澎湃。

    一枯的心境同样起伏不定。

    黎昀展袖飞到两人面前,朝着一枯拱手:“道君,我明白星域大世界带来的冲击和诱惑,但还是希望你可以仔细考虑。一时的利益与长远发展,究竟孰轻孰重……”

    黎昀点到为止,说的太多难免有危言耸听之嫌,拱手道了声再会。

    素和收了宇文青,并将大葫塞进储物戒中,回来之后取出“穿”,念了诀,化为圆球状的飞行器:“走了,病秧子,咱们耽搁不起。”

    黎昀落入飞行器中。

    素和正准备离开时,目光略过脸色苍白的一闻道君,他依稀觉得自己见过此人。

    驱使着“穿”,他靠近一闻道君:“你曾经是不是打过我?”

    一闻道君不明所以。

    “简小楼养的那只八哥鸟。”素和提醒他。

    “你……”一闻道君错愕,竭力维持着镇定,手心刷的冒出冷汗来,脸色更加苍白了。那小姑娘养的八哥鸟,竟是一只凤凰?他不仅抓过那只八哥鸟,还将那小姑娘收进过大葫中……

    显然素和只是觉得他眼熟,想不起来这些,没等一闻道君说话,驱着“穿”嗖一声飞离火海。

    尚有要事在身,没空与他纠缠。

    简小楼与天道宗、与一闻道君之间的仇怨,黎昀是知道的,想了想并没有告诉素和,不然以素和的个性,有可能直接动手宰了一闻道君。

    赤霄岌岌可危,太真八道盟和七绝的灭道盟势必得选择一个,倘若素和真这么做了,一枯铁定会带着天道宗归顺太真。

    天道宗几乎代表了整个赤霄界道修一脉的力量,他们那一票至关重要。

    ……

    飞行途中,素和问东问西,将简小楼去了一趟五千年前的事情都问了出来。

    “黎昀,你是怎么来的赤霄?”

    “七绝带我来的……”

    素和问完了赤霄的形势,又问起四宿的情况:“我的母族如何了?”

    黎昀回了三个字:“没落了。”

    素和点头,并不觉着意外,云雀的天分摆在那里,靠着他这棵摇钱树才吃穿不愁,但是他们自己不争气,大把资源供养着,阖族连个十四阶都修不出来。

    没落是迟早之事。

    素和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

    “苍岭如何?”

    “素因步入了十九阶,苍岭很好。”黎昀补充了句,“素因比你更适合为王。”

    “那就好。”

    等素和安静下来,终于轮到了黎昀:“我喊你时,你为何又回凤凰宫里去了?”

    “我的储物戒还在宫里藏着。”素和揪了揪前襟儿,嫌弃这套不合身的天道宗弟子服,“而且我涅槃之后,没有衣服穿,你让我光着屁股来助你?”

    又问,“你那有备用的法衣么?”

    黎昀耸肩:“没有,要不咱们去城里买一套?”

    “不了。”素和摆了下手,“哪里有时间,何况赤霄的法衣品质低略……咦,有了……”

    素和将大葫掏出来,放出了昏过去宇文青,扒了他那套大红袍子,“他这套法衣品质不错,先凑着穿吧。”

    宇文青被扒的只剩下一条衬裤,又被扔回大葫里去。

    素和脱去不合身的弟子服,黎昀趁他换衣裳的时候问:“素和,你涅槃时为何结冰了?”

    素和裸着上半身,才将衬裤给穿上,闻言微微一顿。

    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潜意识居然不想醒来,他自己也很意外,明明为了活下去他辛苦打造小涅槃池。

    怎么会不想醒来?

    或许那两万多年过的实在太苦了,压抑进了心底,心态又出现了一些问题。

    素和慢慢披上袍子,闷声不吭的低头系腰带,心里一阵后怕,渣龙和小楼还在等着他,自己居然伤悲春秋、自怨自艾的不想醒来。

    软弱?

    命运何时给过自己软弱的机会。

    “你不想醒来?”黎昀问了一句。

    “是啊,不想醒。”穿好法袍,素和坐下来,“一醒来就是渣龙这了,渣龙那了,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了。”

    “你怎么瞧着满腹怨言?这与夜游说的不一样,他说你会很想他。”

    “他说的话你也信?”素和嘴上奚落着,心里却涌起一阵不安与酸楚。

    他懂得夜游的意思,找他来解围是碰运气,即使他不被灵气反噬,修为可以恢复多少谁也不知道。

    夜游的身体状况应是非常糟糕了,不然以他的个性,不会摆出这种临别一面、交代遗言的态度。

    还有小楼,已经撑了三十几日,现在不知是个什么模样。

    素和心里一阵疼,双手掐诀,驱着“穿”加速。

    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加速了好几次。

    黎昀皱眉:“你才刚刚涅槃,身体吃得消么?”

    “吃不消,但渣龙不是想我了么?”素和将穿的速度调整到了极限,“虽然我一点也不想瞧见他那张衰脸,但他复活以后的第一个愿望,我总得满足他一下。”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