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尚未动手,神子峰上行已是风起云涌,这是六人身上的气机造成的影响。<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躲避洪水猛兽一般,广场上其他人纷纷往仙音殿里撤离,大殿拥有保护禁制,只要这六人不刻意攻击大殿,应是安全的。

    夜游有担心过简小楼的肉身,能否顶得住这几人的威压,又觉得有金羽在,自己没必要瞎操心。

    于是他跟着素和,从边侧绕行,也朝着大殿走。

    素和边走边说:“你的脸怎么这么臭?有金羽在,小楼不会有事的。”

    夜游的脸更臭了:“自己的妻子,却要别的男人来保护,你这种无家室之人,无法体会我的心情。”

    素和直抽嘴角:“你有病吧,谁的醋都吃,那是别的男人吗,那是人家亲爹!”

    夜游闷着头走路。

    素和服了:“别忘了你也有女儿,回头你也会有女婿。”

    夜游皱了皱眉,对,他更得上进了。

    不然以后自己的闺女自己救不了,让女婿去救,那才更悲惨。

    此时,大广场上除了那六人,只剩下被束缚住的书灵,以及祭台上大白狗。

    迟迟不动手,是因为戚绍元和独千里仍在考虑。

    这不是一件小事,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

    一,放出里面那个“树妖”,她还剩下多少法力,具不具有危险性。

    二,沙萝毁坏掉沙漏法宝,三人的诅咒是会消失,还是跟着沙漏一起消失。

    三,万一沙萝真出去了,会造成什么损害。

    四,最重要的,他们三个打不打的过金羽、扶摇子和松云子。

    书灵面露微笑,对自己的命运并不担心,安静等着他们考虑。

    一计不成,他还有后招。

    不过,有件事他内心颇为不安,那就是简小楼先前挣扎的很猛烈,渐渐没动静了。

    他从未想过伤害她,心中担心她的状况,可惜神魂被金羽凝固住,动弹不得。

    **

    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简小楼毫不知情,书灵先前对夜游说她还有痛感,只是在骗夜游罢了。

    她激烈反抗书灵的压制,可不知怎么回事,她被一个漩涡给吸了进去。

    自己意识海内,为何会有个漩涡?

    浑浑噩噩,她在这个漩涡内浮浮沉沉。

    不知多久,她听见有人在说话,男人的声音轻缓柔和,像是微风徐徐拂过耳根。

    ——“醒一醒。”

    谁?

    ——“再不醒来,要你打屁股了。”

    谁啊?

    简小楼努力醒过来,撑开眼皮儿,只隐约知道面前有人,可惜模糊一片。好似镜头晃动,又似虚化后的照片,视线难以聚焦。

    约莫过了一刻钟,才渐渐恢复正常。

    她面前站着一个和尚,穿一袭单薄的米白色僧袍,皮相约有二十出头。身姿秀丽,肤白盈润,素面如玉,很柔美的长相。但脸颊清瘦,唇薄而无颜色,既没有佛修的庄严,也没有禅灵子的圣洁感,气质有些偏冷。

    简小楼眨了眨眼睛,她在做梦么?

    只见和尚一手捻着佛珠,一手背在身后,弯腰正看着她。

    事实上他是闭着眼睛的,但简小楼感觉的到,他在“看”着自己。

    并非以神识窥探,而是通过气息流转。

    此人是个瞎子。

    正常的瞎子,可以通过神识视物,他与厉剑昭差不多,不只眼珠存在问题,连眼识都遭了损害,只能根据气息感知外界。

    天气十分寒冷,和尚长如蝶翼的睫毛上挂着霜,寒风灌入他宽阔的袖口,卷起袖子,露出半截略显纤细的手臂来。

    “阿贤?”他发出声音,嘴唇却没有动。

    不只是个瞎子,还是个哑巴?

    等一下,阿贤?

    贤?

    简小楼禁不住怔了怔,她想说话,说不出口,想挪动身体,同样办不到。慢慢的,她的视角开始出现变化。

    原本是躺倒在地的,现在站了起来。

    视角从倾斜向上转为平视,复又向左侧倾斜,向右侧倾斜,不断出现变动。

    简小楼惶惶然,身体不是她的,难道完全被书灵吞噬了么?

    不消时,这具身体低下了头。简小楼的视野里出现一条毛茸茸的狗腿,足有两寸长的白毛,挂着一抹血渍。她看到“自己”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头,舔了舔腿上的伤口。

    然后“汪”的叫了一声。

    “我勒个去!”简小楼震惊着,脑海里浮现出祭台上那条大白狗。

    她现在的情况,像是被锁在大白狗的一颗眼珠子内!

    眼球外的覆膜宛如一个曲面屏幕,她以被动姿态,通过这只狗眼看世界。

    大白狗一直被锁在仙音门,眼下却是自由的,她看到的“世界”,八成是个很古老的世界。

    自穿越来星域世界之后,简小楼经历的“玄幻”事件多不胜数,冷静的很快,经过一番分析,她认为,这或许是大白狗的记忆世界。

    大白狗不是丢失一颗眼珠子么?

    那颗眼珠子指不定就在书灵手里,书灵抢占了她的肉身,将她的魂魄锁进眼珠子内。不知怎么地,触发了眼珠子保存下来的记忆。

    简小楼忧心忡忡,闲来无事,当成连续剧看看倒也无妨。

    悲剧的是,眼下被书灵操控,外面还不知闹成了什么样子,哪有闲心理会这些。

    但她无计可施,不看也得看。

    “大师,它没事了吧?”

    又一个声音。

    从背后传出的,简小楼听得出来,这是书灵的声音。碍于视角,她看不到背后,唯有等待大白狗转身,才有希望看到书灵的庐山真面目。

    和尚缓缓直起身,双手合十:“阿贤偷酒喝,被贫僧呵斥几句,心生不满,醉醺醺跑下山去,险些遭了大难,多亏遇到施主出手相救。”

    书灵笑着道:“大师养的这条狗,倒是有趣的很。”

    “汪汪!”不满被称作狗,阿贤转过身,朝着书灵吼了几嗓子。

    简小楼通过狗眼,终于窥见了书灵的长相。

    在幻灵天书内看到他的虚影时,简小楼就知他必定是个英俊不凡的男子,唯一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天书内展现出的儒修气质,恰恰与之相反,剑眉挺鼻,阳刚凌厉,颇为英武。

    “阿贤并不是狗。”天行大师也跟着温润一笑,并未解释太多,“还不知施主名讳?”

    “雪中生。”他道。

    原来书灵的本名叫做雪中生,这名字有点怪,简小楼记下了。

    天行大师微微一讷:“雪中生?”

    雪中生自顾自的拂去石凳上的霜,坐下来:“我是木灵……换成你们可以理解的文字,是个大妖怪,真身为雪松。”

    天行大师默默点了点头。

    雪中生扬起眉:“我是妖,大师不收妖?”

    “万物为生灵,人与妖在本质上并无不同。”

    “哦?”

    “最重要的一点,贫僧区区十八阶,施主恐怕得有二十阶以上,贫僧未必打得过。”

    雪中生大笑:“天行大师倒是坦白。”

    天行大师莞尔:“施主知道贫僧的法号?”

    “昊元界佛道第一寺、涅槃寺的佛子,鼎鼎有名,我岂会不知。不然,如何知道这狗的来历,将它送还回来?”手腕架在圆形石桌上,雪中生以手支头,懒洋洋地道,“非我好心,顺道路过,借机来看看传说中无色无相、无欲无求的地藏佛子。”

    “施主现在看到了,如何?”

    “一般般吧,与普通和尚没什么两样。”雪中生眯起眼,“你们这些和尚真是奇怪,好好的,修什么不语禅,几千年不说话。或是修什么不动禅,一坐又是几千年。传闻中,你天生无眼,是不忍见苍生受苦。天生无舌,是早已洞察天机,不可泄露?”

    “原来施主也是来问询天机的。”

    天□□晚,风动,竹叶轻舞。暮霞的垂映下,天行大师缓步走去他对面坐下,石桌上摆放着一个红泥小火炉,无火,砂壶内的茶水是冷的,他给两人各斟一杯,“怕是要叫施主失望,贫僧没有这个本事,那些不过谣传。[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何况世间从不存在天机,诸般波若,皆有因果。”

    雪中生沉吟:“因果?”

    他不是很懂这个词,“常听你们人族说起因果,究竟何为因果?”

    天行大师抿了口冷茶,未曾施展法力御寒,他的唇瓣干涩苍白:“不远处的山头,十日前搬来一只十二阶的鼠妖,与贫僧为邻。鼠妖昨日娶一房娇妾,那娇妾是个人族,家中以酿制灵酒为业,嫁妆便是十几坛子上品灵酒。鼠妖取出一坛款待宾客,酒香千里,馋着了阿贤,偷偷溜去偷他一坛,喝个烂醉。”

    雪中生摩挲着杯盏,并不饮:“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讲来做什么?

    天行大师点点头:“的确是件微不足道的琐事,但我们若以这件琐事为因果链的开端,或许会从一件小事,逐渐演变成一件大事。”

    “哦?”

    “阿贤偷酒归来,贫僧若不训斥,好生规劝,它便不会负气下山,此因果链未成形便以断绝,小事便只是一桩小事。然而贫僧训斥了,它下了山。下山有两条路,阿贤偏偏选了左边一条,被凶兽盯上。施主恰好路过,起了好奇心,出现在贫僧面前。”

    “那又如何?”

    “事已至此,因果链仍未成气候。贫僧有两个选择,驱赶施主离开,或给施主斟上一杯冷茶,贫僧选了第二条路。现如今轮到施主做出选择,离开,或是饮下这杯冷茶。”

    雪中生捏起红泥小杯:“饮与不饮,有何关联?”

    天行大师道:“两条不同的路。

    雪中生问:“哪条是正确的路?”

    天行大师摇头:“路无对错,只看什么人走,怎么走。”

    “恩?”

    “不饮,便只是匆匆过客,这条未成形的因果链又有一次断绝的可能。饮下,施主与贫僧结缘,因果链上便多一人。多一人,多一重选择,更难控制。好比一株小树,根须增多,枝繁叶茂,渐渐参天。”

    阿贤趴在地上,眼睛盯着茶壶。

    简小楼从它的视角可以看到两人的全貌,她感觉,雪中生已被天行大师给说懵逼了。

    雪中生的确是懵了头,他凉凉笑了下,以手掩杯,仰起头一口干了那杯冷茶:“我还真不信,今日喝了大师一口茶,能喝出一棵参天大树出来。”

    天行大师双手合十:“一念魔,一念佛,一念一世界,一婆娑,一极乐,阿弥陀佛。”

    雪中生听不懂,也懒得听,他原本就是因好奇而来:“那大师天生无眼无舌,是怎么回事?”

    “真相有几分残忍,施主愿听?”

    “只看大师愿不愿讲。”

    “在我们昊元界,一直以来佛门昌盛,香火不绝,遍地苦修。直到外域有人拿着裂天弓,朝着我们的界域禁制射了一箭,外来力量开始大肆入侵。”

    “融合乃大势所趋,也是一种进步。”

    “或许吧。不过那些入侵的修者不可怕,带来的‘道’才最恐怖。他们建立的‘道统’分门别类,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总之,使得淳朴的民风骤变,百鬼丛生,群魔乱舞,佛门渐渐式微,佛道之争便这样开始了。为挽回颓势,重新教化世人,涅槃寺每一代都会强行扶持、塑造出一个‘佛子’形象,以作为信徒们的信仰。很不巧,贫僧出世时天降异象……”

    “天降异象?”

    “当年,在疑似佛光落下的位置,有个与贫僧同时出世的孩子,佛子却只有一个。那是位二等世家公子,而贫僧的父母不过低等散修。他们的思想已被外来的‘功利’腐蚀,或许是为了改变贫僧的命运,亦或许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剜掉贫僧的眼珠,割掉贫僧的舌头,编造出一个谎言,说是佛尊托梦,才有了施主听闻的那些谣言。”

    雪中生的表情干在脸上,手中小杯“啪嗒”落在桌面。

    简小楼吸了口气。

    天行大师无波无澜的道:“涅槃寺的大师,也就是贫僧的师父,前来选择佛子时,一眼便看穿了谎言,但他还是选择了贫僧。一是顺势而为,省的再为新佛子造势,二是可怜贫僧……”

    说着话,他起身,从袖筒中取出一个火折子。

    简小楼仔细看了看,天行大师十指干净,没有储物戒。

    古老时代与星域时代交替时,储物戒尚未普及。佛修讲究苦修,不轻易使用法术。瞧这竹林小院,只有茅屋一间,虽雅致,却也磕碜。

    场景摇晃了下,根据视角方位,简小楼判断出阿贤起身了,它走去小院门口,用爪子将木门“嘎吱”一声推开。

    天行大师缓缓跨过门槛,摘去檐下一盏素白的竹编油纸灯笼,点燃后又重新挂了上去。

    简小楼这才注意到天幕早已黑沉,不见月亮,天幕上仅有几颗若隐若现的星子,瞧着明日又是一场好雪。

    天行大师走回院中,阿贤将门阖上,咬着门闩插好。

    天行大师又将茅屋外的两盏灯笼也燃起。

    雪中生看着他萧索的身影,想不通:“大师,你又看不见,点灯笼做什么?”

    不等天行大师回答,他抢着道,“别解释,为了理解你们的世界,我也是念过几天佛经的,大师点灯,是为了方便他人,比如我……”

    “不是。”

    “这是一盏引魂灯,为了山上的幽魂……”

    “不是。”

    “这是一盏警世明灯,寓意是……”

    “其实贫僧只是有些冷,点上灯,亮堂一些,便没那么冷了。”

    雪中生目色一凝,视线从天行大师移到那些灯笼上,沉默良久。

    稍后,他离开竹林小院。

    ……

    第二日傍晚,他又来了,带来一个彩色的油纸灯笼,当做登门礼。

    他与天行大师下棋聊天,一坐就是几天几夜。

    大白狗闭上眼睛睡觉时,简小楼处于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她被囚禁在它的眼珠子里,自然是无法睡觉的,只能听着他们说话。

    天行大师精通佛理,便与他讨论佛道。

    雪中生懂得割裂空间的法术,来往过好几个大世界,接触过许多不同文明。哪怕简小楼非常讨厌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学识渊博程度,和海牙子有一拼。

    两人聊的十分投契。

    简小楼也学到很多知识,得到颇多开悟。

    “大师,你为何总喝冷茶,可有禅意?”

    “没有,只是因为无火。”

    “掐个诀啊。哦,险些忘记大师是苦修,不能随便使用法力。那可以烧炭。”

    “无炭。”

    “不会买?”

    “无钱。”

    “……”

    ……

    下一次再登门时,雪中生带来一大包炭。

    天行大师拒绝,雪中生说是自己亲手挖的,不曾使用法力。两人下棋时终于喝上了热茶。

    簌簌雪落,一局棋下至一半,两人几乎成为雪人。

    “为何不进屋?”

    “屋内狭小,且被阿贤叼回的杂物堆满,并无下脚之地。”

    “那你倒是收拾一下啊。”

    “不必。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得,懒就是懒,头一次见着有人把懒惰说的这般清丽脱俗。”

    雪中生无可奈何的锊起袖子,收拾完屋子,顺手将茅屋修葺一番。下山购买油纸,去林间砍了一些竹子,做成一把大伞,立在院中,遮住石桌。

    天行大师念了声阿弥陀佛:“贫僧是苦行……”

    被雪中生打断:“这是信徒的供奉,你敢不收?”

    “但……”

    “你爱怎样苦行是你的事儿,我反正见不得朋友受苦。”

    “……”

    ……

    数十个寒暑过去,雪中生隔三差五的拜访,每次都带来一个灯笼,以院中竹子为杆,牵起一条拇指粗的绳索,挂上一排灯笼。

    挂不下了,便又牵起一条。

    一条又一条,依次燃起时,两人头顶灯火辉煌,过节一样。

    简小楼快不知道今夕是何年,如果记忆世界内与外界同步,估计弯弯都可以嫁人了。

    她烦躁过,挣扎过,奈何身处牢笼,无计可施。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神魂竟然可以在眼珠子内修炼,总算是找到了点事情做。

    她开始修炼,伴着天行大师的木鱼声,心静的快,入定的也快。

    从九阶到十阶,只用了不到十年。

    但她没有立刻着手突破十一阶,专注于巩固境界,打好基础,又用去了数十年。

    她不知稍后从眼珠子内出去以后,这些修炼来的神魂之力还存不存在,就当一场历练,对自己总是有益无害。

    天行大师不入世,终年住在翠竹山上清修,但他偶尔也是下山的,前往涅槃寺拜见他的师父。

    大白狗随行在他左右,却不进佛殿,只在殿外卧着打盹。

    这一日,天行大师从佛殿出来时,神情有几分凝重。

    折返翠竹山的路上一言不发,尔后在院中独坐七日,满腹心事。

    大白狗察觉到主人的不正常,卧在他脚边,时不时抬头伸出湿润的石头舔舔他垂着的手背。

    天行大师反手摸摸它的头,仍是不语。

    简小楼想着与雪中生有关,一定是沙萝的事情大爆发了,而天行大师估计猜到此事与雪中生脱不开干系。

    终于,雪中生再次到来。

    打了个招呼,熟门熟路的在院中坐下。大白狗与他厮混的熟稔,摇着尾巴过去蹭蹭他的小腿。

    “怎么又喝冷茶。”雪中生皱眉责备着,见炉中炭火已熄,去取炭块。

    “为什么?”天行大师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

    雪中生微微一愣,踟蹰着道:“你知道了。”

    天行大师收回手,捻着檀木佛珠,仍是那一句:“为什么?”

    雪中生将炭块丢进炉子:“为了生存。”

    “生存?”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母亲乃木灵族之王,我为继承人。界域是有寿元的,我们的世界太过古老,快要消亡了,我这等境界自然不怕,但我的种族可能因此灭绝。所以,母亲与我不停穿梭异世界,希望为我族寻找一个新的栖息地。”

    “但你们却在毁灭我们的世界。”天行大师沉沉道,“已有三个界域彻底消失,六个界域地质改变,五行断绝,即将湮灭。如今周围界域人人自危,纷纷迁徙,你们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那是沙萝在改造适合我们生存的地貌。”雪中生以钳子挑了挑炭块,漫不经心地道,“我们木灵,说白了就是植物,植物不比动物,非常依赖环境,新的栖息地不易寻找,找了几千年也没找到,我们唯有动手改造。”

    天行大师询问:“如何改造?”

    雪中生解释道:“沙萝会吸取界域内原本的地灵,转化为我们需要的地灵,以此来改变地貌。然而我们尝试了九个界域,改造之后,五行无法连接,都失败了。”

    “那你们下一步……”

    “继续改造,每个界域情况各有不同,多多尝试,总有成功的一天。”

    天行大师垂首不语。

    雪中生燃起炉火,托腮看他:“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天行,我们木灵也是众生,我们需要生存。”

    “你们的生存,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之上。”

    “天行啊,你们星域世界自从裂天弓出现,大融合开始,高等界域为了争夺低等界域,死了多少人你可知道?你也没去管不是么?因沙萝而死之人,连皮毛都算不上,你为何管我?只因我来自异世界么?目有歧视,可不是你的众生慈悲道。”

    “不……”

    “你们自相残杀,掠夺资源,奴役统治,是为了更好的生存。而我们只是为了繁衍活命,需求最低等的生存罢了……”

    “你可知,如今西北二十四个界域结成联盟,准备对付你们。”

    “对付我尚有可能,对付我母亲他们是找死。”雪中生微微抬着下巴,表情携着轻蔑,“除了自然枯竭,谁也没办法杀死她……”

    “那你呢?”

    “尽管放马过来,为了我的种族,我愿流尽所有鲜血。”

    两人谁也无法说服谁,沉默以对。

    沉默中,作为看客的简小楼思考了很多,关于“生存”。

    幼年,父母教导基本的“对错”。

    拜师之后,师父教导“善恶”。

    随着阅历增长,站的位置高了以后,渐渐明白这世上除了“对错”与“善恶”,还有“立场”。

    而所有一切,统统指向一个词——“生存”。

    她想起赤霄的疯魔岛。托起疯魔群岛的那颗宝珠,力量即将枯竭,迟早有一日,疯魔群岛会掉落海中。

    疯魔岛屡屡进攻中央大陆,是为了魔族的“生存”。

    南灵佛族抵挡他们,是为了人族的“生存”。

    说魔族残忍,人族为了炼丹制药,残杀妖族,扒皮抽筋,难道不残忍么?

    小有小立场,大有大立场,总而言之,但凡有生灵的地方,为了生存,争斗永无止境。

    这才滋生了“信仰”。

    儒家的舍生取义,道家的无为不争,佛家的度己度人,都是为了应对“争斗”而产生,试图从“心境”上教化生灵,减少“争斗”……

    壶里的水“咕嘟咕嘟”,煮沸了。

    雪中生伸手将天行大师杯中冷茶倒掉,提起壶柄,满上热茶,腾腾雾气缭绕在两人中间。

    天行大师叹道:“你所言不虚,如今世道纷乱,遍地凶徒,贫僧管不了,但贫僧不希望你也是其中之一,你……可懂?”

    雪中生低头吹了吹杯中茶。

    天行大师继续道:“此次联盟,我涅槃寺也参与其中,贫僧实在不愿与你沙场相见,你……又可懂?”

    雪中生摇晃着红泥杯盏。

    天行大师再道:“阿生。”

    大白狗仰着头“嗷呜嗷呜”,依恋的噌着雪中生的小腿。

    雪中生紧紧抿着唇,放下杯盏,没有道别就离开了。

    半个月之后,他回来:“天行,我说服了我母亲,我们准备放弃星域世界。再过三个月,阴月阴日阴时,便可割裂空间结界,我要走了。”

    天行大师愣了愣。

    雪中生微微笑:“等安顿下来,我再回来看你。”

    天行大师问道:“在哪里安顿,再前往新的异世界,以沙萝继续改造?”

    雪中生点头:“这是我的使命。”

    天行大师露出悲悯的表情。

    雪中生眉目一凛,似是动了气:“你应该明白,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大让步!”

    撂下一句话,他拂袖走人。

    简小楼知道历史,雪中生终究没有离开,失去肉身,被锁进了幻灵天书内,而他母亲,则被镇压在地藏佛像下。

    简小楼看着天行大师,觉得一定与他有关。

    果然,雪中生离开后,天行大师前往涅槃寺,在殿中待了很久,再出来时,他脸色苍白,神情沮丧。

    回到翠竹山,他将自己关在茅屋内,伏案默写佛经。

    大白狗蜷缩在他脚边,偶尔将下巴搁在案台上,简小楼看到,他默写的佛经,正是《地藏十轮经》的心经部分。

    简小楼心绪一荡,天行大师被称为地藏佛子,莫非也会《地藏十轮经》?

    或者这套功法本就是他创造的?

    从他身上,简小楼看不出来“佛子”的光环,一间茅舍,一个瞎子,一盏青灯,一遍遍默写着心经,整整两个月未曾间断,足见他的心有多乱。

    终于他起身,佛手捏莲,便真有一朵光莲浮在指尖。

    光莲飞出窗子,不知去往何处。

    三个月后,雪中生来了,临走前,他来最后道个别。

    和从前一样,带来一盏油纸灯笼。

    不同的是这盏灯笼没有花色,素白底。

    雪中生坐在石凳上,翘着脚,亲手在灯笼面上描丹青,大白狗转了几次视角,简小楼才看清楚,他描的是一株雪松,挺拔苍翠。

    天行大师坐在他对面默默喝茶,并给雪中生斟了一杯。

    雪中生描好之后,举着灯笼左看右看,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挂在头顶上方的绳索上。

    他毫不设防的端起茶盏一饮而尽:“再见了天行,我唯一的朋友。”

    天行大师正色道:“贫僧最后再问一次,真的不能收手么?”

    雪中生终于察觉他的态度有点奇怪,不由皱起眉头,运转真气,竟有不足之感。他茫然的看一眼自己面前见底的杯盏。

    毒?

    他的脸色冷了下来:“你告诉我,我若收手,我的族人该怎么办?我都已经放弃了星域,异世界的死活,与你们究竟何干?”

    “所以,不收手?”

    “不收手,除非死!”

    天行大师面容痛苦:“你其实可以欺骗贫僧,说你离开之后不会再去改造其他世界,不会再去害人,贫僧也不会知道。”

    雪中生目光坚毅:“我不会欺骗我的朋友!”

    “你这邪魔倒是耿直。”

    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头顶压了下来。

    大白狗没有抬头,简小楼看不到此人的相貌,只知小院外刷刷刷至少落下数百位佛修,纷纷拂袖,佛印自袖中飞出,佛光将小院笼罩,结成一个大阵。

    雪中生仰头冷笑道:“老秃驴,若不是看在你乃天行师叔,我上次就送你去见佛祖了,手下败将,焉敢在我面前猖狂!”

    上方的声音道:“天行,还不出手?”

    天行大师缓缓起身:“阿贤,过来。”

    大白狗低低“汪”了一声,垂着头走到天行大师身后。

    “对不起。”天行大师默默道了一声,尔后手捏莲花,周身骤然现出金光。萧索清冷的气质全无,整个人宛如一尊佛,不,就是一尊佛。

    简小楼惊叹,她师父修习《不动明王经》,半步金身,只有白莲微光,天行大师这是修出了地藏金身啊!

    雪中生凄凄一笑:“你告诉我,他们准备怎样对付我。”

    “拿下你,要挟你母亲木萝,让她束手就擒。”

    “你们杀不死……”

    “镇压。”

    雪中生闭了闭眼睛,至始至终也没有责备天行大师一句。

    摇身一变,他现出妖相,绿发尖耳,锐利的指甲如藤蔓疯长:“那么,为了我的母亲,我得拼死一搏了……”

    简小楼通过狗眼看到这一幕时,或许因为知道结局,心情难免有几分沉重。

    明明雪中生将自己锁进眼珠子里,操控了自己的肉身,看到他倒霉,该拍手称快才是。此时,自己却像个圣母,爽快不起来,只觉得造化弄人。

    另一方面,她从天行大师身上看到了《地藏十轮经》的威力。

    当年师父将此经传授给她时,饶是再怎样妄想,也绝对想不到《地藏十轮经》厉害到这般程度。

    若是知道,她怕是不敢收。

    记忆场景仍在继续,中了毒的雪中生落败,一切如历史,他母亲为保他一条命,甘愿被佛宝镇压。

    镇压之后送去哪里是个问题,因为谁也不知她有多长的寿命,还有那些恐怖的沙萝,以当时的条件,找不到彻底杀死它们的办法。

    涅槃寺商讨的结果,决定将地藏佛像送进去了贤的左眼珠子里,连同那些沙萝。

    简小楼终于知道,贤虽没有什么法力,却不老不死,疑似拥有谛听血统,它的两颗眼珠子,分别藏有两个空间世界。

    左眼为修罗狱,右眼为佛心狱。

    修罗狱代表着“惩罚”,什么惩罚不清楚,但会加速消耗被囚者的生命力。

    至于佛心狱,简小楼非常了解,是个修行之地,她就曾无意之中进入过地藏经的佛心狱。

    简小楼心中疑惑,她进入的佛心狱,和大白狗右眼的佛心狱,有什么关系么?

    她不清楚,她只知道雪中生之前对她撒了谎。

    并不是殷红情挖了大白狗的眼珠子,法宝损坏,阴盛阳衰,和大白狗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大白狗和沙漏法宝之间没有关系,沙漏法宝,是涅槃寺害怕沙萝跑出来才制造的,铸造法宝的材料专为应对沙萝。

    即使有一天沙萝从修罗狱中逃出,它们也无法腐蚀掉沙漏法宝,有着双重保障。

    但这有个前提,得将大白狗留在沙漏法宝内。

    此时,沙漏世界中还是荒凉一片,大白狗被天行大师亲手锁在一处山脉内部。

    “阿贤。”天行大师半蹲在大白狗面前,闭着双眼,面容冷清,揉着它的头,“害怕么?”

    “嗷呜……”它低声呜咽,用头蹭着他的胸口,依恋不舍。

    天行大师道:“因起于你,果也会终于你,会有人将你放出去的,那个人,便是你新的主人。”

    “嗷呜……”它往他怀里拱,使劲儿噌,甩着头。

    简小楼被“镜头”晃得头晕。

    天行大师捧住它的脸,迫使它再闹腾不得:“是我对不住你,若有来世,你为人来我为兽,我还你。”

    “嗷呜……嗷呜……”大白狗不停悲叫着。

    就在简小楼以为自己往后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过日子时,大白狗突然亮出锋利的爪子,将自己的右眼珠子抠了出来。

    简小楼的视角骤然开阔,从之前的半弧形,变成一整个圆。

    天行大师脸色一变:“你这是做什么?”

    “嗷呜……”大白狗右眼眶血淋淋,恐怖之极,“嗷呜……嗷呜……”

    简小楼被囚在这颗右眼珠内,一边修炼,一边至少观看它五十年的记忆,隐约明白它的意思,佛心狱对天行修行有益,他得拿着才行。

    还有,它被锁在沙漏世界中,不知要锁多少年,希望天行带着它的眼珠子,代替它去看一看世界。

    天行带着眼珠离开山脉很远,简小楼还能听到背后悲凉的“嗷呜”声。

    ……

    涅槃寺食言了。

    他们答应雪中生的母亲,会留下雪中生一条命,却在镇压木萝之后,决定处死他,以业火烧了他的树根。

    天行大师没有反对,却早有准备。

    业火焚烧时,暗中收了雪中生一缕魂,藏进贤的这颗眼珠子里。

    简小楼看着一团绿色的灵魂体漂浮在自己面前,她伸手去摸,意料之中,触摸不到,因为根本不在同一个平面内。

    她身处正常节点上的眼珠子里,而雪中生这缕残魂,存在于记忆中。

    之后,天行大师还俗了。

    在涅槃寺诸多高僧轮番劝导下,态度坚决。

    本身便是苦修,天行身无长物,离开昊元界时只带了两样东西,贤的右眼珠,以及雪中生亲手描的那盏灯笼。

    那一战如此惨烈,灯笼丝毫无损。

    天行飞出昊元界,进入星空,一路向东。一面蕴养着雪中生的残魂,一面寻找可让他附身的宿体,同时还在寻找可供木族迁徙栖息之地。

    战乱年代,他这一路波折重重。

    因他将玻璃状的眼珠挂在腰间,简小楼也有幸见识了古老时代向星域时代过渡的这一段历史。

    每日天行打坐,她也修心养性,跟着入定。

    毕竟她着急出去,也是办不到的。

    又是五十年,如白驹过隙,她的神魂突破了十一阶。

    简小楼开始觉得,被囚禁在眼珠内并非坏事,而是一场天大的机缘造化。

    不是谁都有机会贴身跟在一位十八阶佛修身边,且这位佛修与她修习的是同一种功法,还修出了地藏金身。

    即使只是记忆,足够她观摩学习。

    至此,她在大白狗右眼的记忆世界中,已经完整的度过一百年。

    ……

    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本体,失去供养,眼珠力量渐渐不足,记忆开始出现中断。正看着,倏然黑屏,片刻之后,再有影响时,已是几百年后,几千年后。

    跨度有长有短,黑屏了十几次之后,简小楼早已算不出距离天行离开昊元界,过去了多年。

    只知道天行突破了二十阶。

    如今的他,乌黑长发以一根简简单单的绳子绑在脑后,一袭米白色的衣衫,不是僧袍,也不是法衣,凡尘男子穿的那种。

    他依然没有储物戒,苦修的习惯仍未改变。

    而雪中生的残魂还在这颗眼珠内,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宿体,尚未醒来。

    一日,天行落在东方一处界域里,听闻这里有位专门打造各种“另类”宝物的宝师,慕名而来。

    夜已深,他燃起那盏描着雪松的灯笼,独自走在山间。

    苦修者的习惯,但凡能步行的,绝不会飞行。

    以他的速度走出这座大山,估计得几日,简小楼准备打坐修炼时,听见两个令她惊讶的声音。

    ——“朝歌,你快看那有个瞎子,还提着一盏灯笼。”

    ——“嘘,礼貌。”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