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金羽训人的功底深厚,板着脸训了一刻钟不带重样。[.mhtxs.]

    第五清寒挨训的功底同样深厚,保持垂首聆听的姿势一动不动。

    戚绍元三人将第五清寒打量个遍,想说话又忍住,不然肯定得遭迁怒。从前的金羽瞧着冷漠,骨子里就很强势。这二十万年过去,气场更是不一般。

    同样的岁数,同为十九阶,他们三个一直被困在这方寸之地,不能与金羽相比。

    玉无涯一直看向广场左侧栈道口处。

    那里远远站着一个男人,同第五清寒一起沿着栈道上山,来到顶上之后,他放缓脚步走在后面,等第五清寒将目光吸引走了,才又徐徐向上行了几步,显露出身形。

    清瘦,秀雅,修长身躯裹在一袭描着翠竹的长衫内,有股生人勿进的气质。

    重点是,他带着半边面具。

    而且他这勾银丝的面具与众不同,以鼻梁骨为分界线,左右分。

    西河柳的目光,也从人群中定在他身上。

    海牙子大人?

    西河柳只见过他一面,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多看几眼,蓝眼成了黑瞳,鱼尾化为双腿,的确是他。

    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见他一直看着自己,西河柳心中颇为欣喜他竟还记得自己。

    毕竟在医道上,海牙子是神一样的存在,连师父亦对他佩服到五体投地。

    正准备请安,他又将脸转了过去。

    “怎么回事?”

    扶摇子从仙音殿里走出来,手中短笛换成甘蔗,吃一口吐一口。

    花静水和玉无涯一起转头,眼睛里滑过一抹神采。

    他们太师伯又长高了,二十岁左右青年人模样,五官也长开了,瓷白精致,证明他从前不是吹牛,的确是个万里挑一的美男子。

    只不过,修为才恢复到十八阶。

    花静水本想抱拳,手里提着根萝卜不方便,也就免了:“回太师伯,实在不凑巧,第五公子的问情剑损毁了。”

    “损毁了?”扶摇子吐了口甘蔗渣,喊道,“金羽,简姑娘手里只是柄普通的玄铁剑,连一千年份都没有,可见重点不在于剑,而是剑诀。”

    “对啊。”神鹰早想说了。

    金羽停止训斥,看向第五清寒的目光像要吃人。

    戚绍元终于可以问:“第五……简小楼的问情剑,是不是你传授的?”

    怎么又和小楼扯上关系了?

    第五清寒斟酌着回道:“是。[.mhtxs.]”

    “那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机缘巧合,在一次历练中,得到了记载剑诀的功法。”

    戚绍元琢磨着还要问什么,金羽冷着脸道:“你不会怀疑他也是殷红情转世吧,你还有没有追魂镜了,再取出来照一照?”

    戚绍元面露窘态。

    金羽背起手:“去刺!尔后立刻远离祭台!”

    第五清寒想询问一声,自己为何要去刺那条大白狗的眼睛,出于对金羽的信任,他咽下疑惑。

    刷。

    他从腰间抽出备用之剑。

    剑锋寒芒一展,剑势显露,除西河柳外,众人眼前一亮。

    第五清寒疾步走向祭台,加速,似一抹剑光,直直刺向大白狗的独眼。

    大白狗憨憨蹲坐着,感受到剑气威胁时,眼球覆膜突然凸了出来,似结界,抵挡住他的进攻。

    核心大门并未开启,大白狗也不像攻击神鹰一样攻击他。

    第五清寒收剑退离祭台,转头听候吩咐:“尊主,然后呢?”

    金羽蹙眉:“再试一次。”

    第五清寒又试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扶摇子咬着甘蔗,自言自语:“看来剑诀也并非重点,问题还是出在简姑娘本人身上。”

    独千里道:“毋庸置疑,她绝对是君上。”

    戚绍元睇了金羽一眼:“我信,神鹰也信,独独金羽不信。”

    金羽懒得与他们扯,语气不善:“你们与其在这里猜,不如讨论一下看门狗的眼珠子,究竟落在你们哪一个手中。”

    神鹰冷笑:“我们怎么会有?”

    “莫说,真有可能在我们谁手中。”金羽点醒了戚绍元,殷红情死后,她所有宝物都被他们给瓜分了。

    独千里沉思片刻,两只手带了四枚储物戒,他摘下一枚。

    哗啦啦……

    独千里捏着储物戒,倒垃圾似得向外倾倒法宝,足足堆成一座小山,看的乌那那几个小辈眼睛都直了:“当年从君上手里得到的东西,除了星晶和剑胎之外,法宝尽在此。”

    神鹰也摘下储物戒,为难道:“时间太久了,有些送了徒弟,有些拿去以物换物……”

    再瞧戚绍元的脸色,他也是,比方说那本幻灵天书。

    三人讨论,金羽不参与,除了一柄红尘剑和剑诀,他什么都没拿。

    那两样东西,也是殷红情主动给他的。

    推演到自己大限将至,担心完不成她师父的嘱托,交给同在因果链上的他来做,还逼迫他发了心魔誓。

    讽刺的是,以殷红情的修为,即使怀孕修为下跌,他们五人也并非对手。

    多亏了那柄以她血为引铸造的红尘剑,与她同源,金羽那一剑才能刺的毫无障碍。

    半截红尘剑断在她身体里,她在那样愤怒、痛苦的情境下,还以传音警告金羽,她可以死,剑不能断,必须得传给第五清寒,否则化为厉鬼也要缠着他,也要与他纠缠生生世世。

    金羽或许忌惮着心魔誓,或许被殷红情的执着给震慑到了。

    离开法宝世界之后,私底下一直在修习铸器,用了将近十万年的时光来修补剑胎,重新打造了一柄剑。

    根据殷红情师父推算出的大致时间,在天残星等待第五清寒一十二年。

    最终等到他,了却这场因果。

    ……

    戚绍元三人在堆积成山的宝物前筛选,金羽将第五清寒叫到一边又一通训斥。

    仔细询问他宝剑损毁的程度,告诉他,回去之后将宝剑送去望仙山。

    他来修,修不好的话,他来重铸。

    第五清寒诧异他还会铸剑。

    不过火凤族天赋异禀,生来自带高级火种,最合适成为宝师。可惜宝师需要超强耐性,凤族多半脾气燥,静不下心,最终成为大宝师的并不多。

    金羽交代完宝剑之事,犹豫着问:“你是怎么认识的二……简小楼的,还收她为徒?

    “结缘于火球,不打不相识。然而她已有师门,晚辈并未收徒。”

    “你与二葫交情如何?”

    “生死之交。”

    “怎样评价她的品性。”

    “至真至性,重情重义。”

    金羽听罢默然。

    第五清寒的评价如此之高,看来她的品性不错。

    金羽不信殷红情还能转世,他只是想不通,为何简小楼神魂内拥有他的精气,还精纯无比。若非与他存在血脉关系,只可能像二葫一样,是他以精气孕育出来的灵物。

    戚绍元解释,是因为几千年双修。

    夫妻间双修久了,拥有对方精气是很正常,不过他和她之间,并不像他们以为那般。

    殷红情总是疯疯癫癫的说,在当年那个时间上,世间唯有他和她,与她师父的因果息息相关,抓他回来,只是想与她师父的因果距离更近一些。

    所以被她囚禁的几千年,她从未拿他做过炉鼎。

    不然以他的个性,必定自绝。

    当年虽然憎恼,金羽只想过逃离,并没有起过杀心。直到有一天,殷红情跑来问他,她的大限将至,他有什么看法。

    他以为她又在发癫,便随口说了句好走。

    因此触怒了她,这个疯女人给他灌了几瓶子□□。

    金羽这一世受过最深重的侮辱莫过于此,是他必须杀她的理由。

    故而戚绍元的解释不成立,殷红情无论转世抑或重生,神魂内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精气。

    但追魂镜显示的场景中,明明唯她一人……

    思索中,余光扫见玉无涯走到西河柳面前,拱手弓背,小心翼翼:“请问,您可是医仙西河柳前辈?”

    一声“前辈”将西河柳喊呆住了。

    金羽正心烦,终于忍不住传音道:“海牙子,你一直在这里装模作样,我不拆穿你,你倒是告诉我,你准备做什么?”

    什么海牙子?

    玉无涯不明所以,先不忙着搭理他:“前辈?”

    西河柳迅速做出反应:“正是,不知你有何事?”

    玉无涯紧绷的神色松懈下来,知他个性孤僻,从不轻易救人,直接撩开袍跪下:“求医仙为晚辈的孩儿诊一诊病,只要您能指出一条生路,晚辈愿拿意识海内所有丹道传承作为报答……”

    西河柳掀了掀唇,神不愧是神,段数太高,自己完全不知该怎样演下去。

    金羽被他下跪的举动惊了惊,再一看白灵珑也走过去,跪在他身边,不由满头雾水。

    孩子?

    他这一把年纪,还能再生个孩子?

    金羽无语的想笑,意识海忽然就被“孩子”两个字充斥着。

    对,孩子!

    追魂镜显示的影像,不只殷红情,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倘若二葫不是殷红情,必定是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这样便解释通了,为何她会有自己的精气……

    金羽面色惶然,只觉得一个闷雷在他耳边炸响,连连向后趔趄两步。

    怎么可能,那孩子不但活了下来,还是他的血脉!

    二葫是他亲生女儿?

    想不通时,金羽脑子很乱,想通之后,反倒比先前还要乱。

    太多念头浮出来,他理不通顺。

    只是面朝正在宝物堆里挑挑拣拣的三人喝道:“你们倒是找着那颗眼珠子没有?!”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