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老夫恭喜简姑娘寻到生路。[.mhtxs.]”

    书灵的声音。

    简小楼睁开眼睛,依旧是天书世界,依旧和书灵、戚弃呈三角形站立,她知道这一次不是假的,自己千真万确从幻境中走出来了。

    第一件事,急迫的问询:“书灵前辈,我是输是赢?”

    书灵微微笑:“戚大小姐不过二十日便被送了出来,你赢了。”

    简小楼心花怒放:“赢了就好!”

    书灵赞许道:“简姑娘心细如尘,洞察力惊人,老夫佩服啊。”

    简小楼连忙摆手,笑嘻嘻地道:“不不不,前辈谬赞了,与洞察力无关,都是书灵前辈太过儒雅英俊,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多留意了一些。”

    书灵哈哈大笑,从婉约派一下转为豪放派,中间连个过渡都没有:“虽是在拍老夫的马屁,但老夫喜欢!”

    简小楼讪讪道:“也不全是拍马屁。”

    自从来到星域世界,她也算阅男无数,瞧见帅哥总是忍不住多瞅几眼。

    天书书灵虽只是一抹虚影,像是全息技术产生的激光特效,但从他的脸型、气质来看,倘若拥有实体,必定是个帅到飞起的书生。

    简小楼从不认为自己好色,美好的东西谁都喜欢,她是带着观赏的心态。

    她与书灵聊的投契,一旁戚弃怒到脸色都不太正常了。

    精致立体的五官,因气恼而显得扭曲:“简小楼,你耍诈阴我!”

    “我是耍诈阴你,你也不遑多让啊。我还不知道,这漏洞和生路可以设定到最后一刻钟才出现。”

    简小楼转头看她,在设定“人工智能”这个幻境时,她确实觉着自己有点阴险,但经历了方才那一幕,改变了她的看法,这本身就是一个谁比谁更阴险的陷阱游戏。

    戚弃张了张嘴,她抢先,“书灵前辈既然准允,证明没有超出范围,输了就是输了,戚大小姐输不起?”

    确实输不起,戚弃现在极度后悔,不该被简小楼刺激一下,冲昏了头。

    她若不应战,即使被嘲笑也无所谓,因为她有权利不应战。

    可是现在她应战了,输了,若是不遵守规则,不愿赌服输,就不只是被嘲笑的事情。

    戚弃咬了咬牙,从储物戒中取出素和的神魂锁,扬起手臂抛了过去:“给你!”

    简小楼接过手中,赶紧藏进储物戒里去,再将玉简取出。

    书灵作为见证者,在里面落了款,标注这场邀战简小楼获胜。

    双方再次在玉简内盖了个戳。

    成了。

    *

    天书世界内的百日,之于外界,不过六个时辰。

    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远远朝妙音林望去,五颜六色的光芒起起伏伏,像极了百鬼夜行,有几分恐怖。

    人是不会发光的,妖、魔的气息有颜色,人的灵气则趋近于透明。

    那些光芒,来自兵器和法宝。

    简小楼和戚弃进入幻灵天书以后,五行结界内外,太阴与太阳依旧在对峙——主要是白灵珑不动,她不动,结界内的仙音门作为防御的一方,自然也不动。

    众人众兽百无聊赖,木头桩子一样站着,似乎都在等待比斗的结果。

    但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盛冽不耐烦,但也不能说话,否则等于邀请白灵珑赶紧攻击。

    再看身旁的骆一寒,一直面带微笑,一看就知道是在和司空楚楚传音,但司空楚楚压根儿不会搭理他。

    作为挚友,盛冽觉得骆一寒没得挑剔,唯独对司空楚楚动了真感情,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一副非她不娶的模样特别有失风度。

    尤其是被司空楚楚的雷火神拳揍了一顿,还摆出一张迷弟脸,简直了。

    “静水啊,您觉不觉得白灵珑有些奇怪。”文之初密语。

    “怎么个奇怪法?”花静水不解。

    文之初摸摸下巴:“她和戚弃一贯不和,先前戚弃压她一头,站出来挑衅,她不吭声。如今戚弃进入天书与人比斗,她居然安静候着,不下指令继续攻击咱们的五行大阵。”

    花静水斟酌道:“也挺正常吧,简前辈深不可测,同戚弃比斗十拿九稳,白灵珑等着看她笑话,让众人一起看她笑话。”

    文之初点头:“有道理。”

    花静水经他一说,疑惑起另一桩事:“可是师父,她至今一句也不问乌那那,这真不正常。”

    文之初微微一怔:“可有派人看着牢房么?”

    花静水摇头:“音牢遍地禁制,无人看守,寻常人也进不去吧?”

    文之初眨眨眼:“所以没派个人守着?”

    “没有,除了玉师弟,一个弟子也没有留下。”花静水道,“师父您说的,门下弟子必须共同进退,向太阴女匪彰显我仙音门戮力同心的气势、众志成城的风貌,所以大家全都下山来了。”

    文之初面皮一抽,用五官写出一个“囧”字。

    花静水低头看瑶琴,无奈。

    他师父这点最有意思,特看重“面子”。

    平素不修边幅,道袍上布满补丁,表达自己身外无物,仙风道骨。

    然而针对门派服饰,他身居掌门之位的两万年来,改良了几十次,确保仙音门弟子们齐刷刷一列队,完美的无可挑剔。

    花静水有时候感觉,他师父将他们都当成了“作品”,代表着他这一生的荣耀和功绩。

    但他不会反感,“徒弟”原本就是“师父”的“作品”,他必须努力使自己优秀,配得起师父的栽培,撑得住师父的荣耀,才对。

    文之初提议:“这样啊静水,为师不太放心,你回峰上看看去吧。”

    “没这个必要吧?”花静水皱眉头,“五行大阵一旦启动,除了十九阶谁也进不来,再说咱们峰顶到处是法阵、禁制,怕什么?”

    “还是去一趟吧,为师这眼皮儿一直跳啊。”峰上确实出事了,但文之初没那么神,感应不到,他纯粹是借题发挥,眼下这仗打不起来,抓紧一切机会让花静水去和乌那那独处。

    花静水岂会不知,头疼着道:“徒儿遵命。”

    从人群中向后方退,听见一阵喧哗:“要出来了?”

    他停下步子转过头,神识朝素和的方向探过去。

    戚弃和简小楼进入幻灵天书之后,天书渐渐合拢,被素和拿在手里。

    这会儿突然金光大作,灵气震动。

    素和还没来得急将天书抛出去,刷,一道光芒从书里飞了出来。<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是戚弃,面色不善,但气息稳固,并没有狼狈之态。

    素和记得,当年她与寇瑛比试,从书中出来时,虽赢了,精气神都虚耗的不成样子。

    不等众人揣测是什么情况,又一道光芒飞出。

    简小楼落地一连几个趔趄,素和扶了她一把,待她站稳后,迅速将手收回来。

    “埋名。”戚弃喊了他一声。

    素和收回检视简小楼的神识,看向戚弃:“干什么?瞧你这那张脸臭的,我看是输了吧!”

    他语带讥诮,听上去蛮不在乎。

    实则紧张极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的比平时剧烈一倍。

    之前他只担心简小楼的安危,无暇在意结果,如今她安然无恙,他的注意力自然回归到“输赢”上来。

    盼着她会赢,又觉得不太可能。

    被迫看热闹的太阴太阳修者们,也将目光集中在戚弃身上。

    “当然是……”简小楼才刚要开口。

    戚弃制止了她:“埋名,从此一时起,你是属于她的了,我与你夫妻缘尽,恩断情绝,此生不再纠缠于你。”

    她这一言出,宣告了比斗输赢。

    太阳岛这边都接受了简小楼是位“大能”,赢是很正常的,并没有什么感触。

    太阴女修者们则是震惊不已,戚弃十四阶时,赢得过十六阶的寇瑛,如今十五阶,却输给一个九阶女修?

    这世界太玄幻了!

    她手下三位长老也认为不可思议:“大小姐,您真的输了?”

    戚弃道:“输了。”

    目光仍旧锁在素和身上,隔着黑斗篷,看不到他的表情,“你是不是很开心。”

    素和不说话,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他愣住了。

    “不止。”简小楼传音给戚弃,“按照我们的约定,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素和的真实身份,不能将素和做过星域盗匪的事儿,传扬到四宿去……”

    之前订立赌约,将灵气嵌入玉简时,戚弃没有认真去看里面的内容。

    如今听到简小楼报出一大堆要求,也不觉得意外。

    戚弃冷笑:“知道了。”

    她不是那种得不到便要毁去之人,不然三千三百年前,不会放任素和离开。

    那就好,简小楼放心了。

    戚弃话锋倏然一转:“他的事已了,四千年前你辱我之仇,今日夺夫之恨,以及我妹妹一条命,咱们来清算清算!”

    手臂一抬,昊天尺入手,不由分说攻向简小楼。

    杀气弥散,素和闪身挡在简小楼面前,却被简小楼从身后抓住手臂:“收灵气!”

    简小楼掐碎了张符,跺下脚,两人身体虚化,原地消失了。

    昊天尺影没有捕捉到他们的气息,划出长线攻击在一头巨兽身上,那犀牛状的巨兽七孔流血,身体像是被吹起的气球,迅速膨胀,四脚离地一尺,嘭,炸了!

    血肉喷在周围巨兽身上,巨兽们又开始躁动。

    戚弃手持昊天尺,神识扫了一圈,哪里还有简小楼和素和的踪影。

    她握有阵牌,一定是回到五行结界内了。

    “白灵珑,你还等什么!”

    *

    太阴王朝的女修们再次发动攻击,巨兽们撞击五行结界罩子,后排裂天弓手接力。

    仙音门弟子则以音波功攻击前排巨兽。

    箭雨密布,声浪滚滚。

    力量冲撞太过强烈,上空云层搅动翻滚,雷链穿梭,一场暴雨将至。

    这都不关简小楼的事儿了,帮也帮不上忙。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通过夜游给她的乾坤挪移符,带着素和回到仙音门弟子后方。

    这乾坤挪移符与阴阳挪移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乾和坤,天与地,提前将“坤”挪移符引燃,定在一处,画地为牢,再捏碎“乾”符,就能瞬移回“牢”中。

    当然,比着阴阳挪移镜,乾坤挪移符有效时间短,可传送距离更短,只能使用一次。

    一切尽在掌握,简小楼抬头四下环顾:“咦,夜游人呢?”

    “之前传讯时,他说海牙子大人可能有危险。”

    “可能有危险?这里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会有什么危险?”简小楼抬头看向高耸入云的神子峰,神识连半山腰都窥探不着,“咱们还是上去看看吧。”

    “海牙子在神子峰顶?”

    “是啊。”

    “走吧。”

    “先等等。”

    简小楼从储物戒中取出素和的神魂锁,以及邀战玉简,递给素和。

    素和接过手中,先解开神魂锁,再看一眼玉简:“你还真赢了。”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相信了这个事实。

    “那必须的!”简小楼挺了挺腰,“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嘁,我看你是瞎猫撞着死耗子,纯属侥幸吧?”素和将玉简扔还给她,拔步向神子峰走,“有渣龙做你的幕后军师,赢了也同你没关系!”

    “我承认,他的作用是很大,但主要还是靠我啊!我!”

    简小楼追上去,与他面对面,倒退着走,指头戳着自己的心口,“虽是个斗智游戏,我也是拼了一条老命、九死一生才出来的。你了解戚弃,肯定知道她有多狠,我同你讲讲她创造的幻境,她让我在幻境里……”

    “我不想知道。”

    “哦。”

    隔了一会儿。

    “她让你在幻境里做什么了?”

    “她让我杀自己、吃人肉、入魔宗,要多变态有多变态,最后还差点儿阴沟里翻船,被她蒙骗着销毁玉简。”

    素和走一步,她得走两步。

    素和逐渐放缓脚步,讶异道:“吃人肉?”

    “设定是人肉,不过书灵前辈在幻境里换成了猪肉,我分得出来。”简小楼笑着摆摆手,“不用说谢谢,也别太感动,和戚弃这场比试,我又涨了不少见识,学了不少东西。”

    “感动?”素和的步子又刻意迈大了一些,冷冷一笑,“我求着你帮我了?”

    “你怎么会求人帮忙,是我求着你,哭着喊着非得要帮你。”简小楼陪着笑,转个身,跟在他身后,走上神子峰的盘山栈道。

    “难道不是吗?”

    “是啊,谁说不是我跟谁急。”

    简小楼从前看不惯他,爱和他吵架。

    自从照顾他一整个孕期,对他的个性不说了如指掌,至少习惯成自然了。

    “这还差不多。”素和仰首挺胸的攀栈道,从一开始的恼怒,到之前的紧张,再到结束后的难以置信……

    这种感觉太矛盾,他从来没有为那七百年后悔过,也很讨厌她和夜游非得插手他的事情,但当简小楼真办到了,帮他脱离了戚弃的纠缠,他的心情……

    美炸天了!

    若不遭过那些罪,怕也体会不到这种美,值了。

    嗡……

    他正拼命抑制住自己不随便轻扬嘴角,心道这么点小事高兴个什么劲儿,储物戒里陡然出现震动。

    素和解开禁制,一本书册飞了出来。

    那本书高高飞起,飞过他的头顶,简小楼也看到了:“咦,你将幻灵天书带进来了?”

    素和呆了一呆,才想起之前他拿着幻灵天书,没顾上还给戚弃,戚弃也忘记问他讨要。戚弃出手攻击简小楼时,他为了祭出火焰刀抵挡,顺手丢储物戒里了。

    简小楼眼馋的盯着幻灵天书:“这是好宝贝。”

    素和鄙视道:“天书得还给戚弃,你休想打主意。”

    简小楼道:“可戚弃并没有收服他啊。”

    “那也不行!”素和正色道,“天书虽不认戚弃为主,却是戚家老祖传给她的,开启的口诀只有戚家知道,算是家传宝物,你若霸占了,戚家饶不了你!”

    原本戚弃入内后,天书该由大长老保管。

    见素和抢了先,顾虑到素和与戚弃的关系,才没有张口讨要。

    “我不拿她的天书,她就能饶了我?”

    “那也只是戚弃自己,若是抢了天书,戚家老祖都得出来收拾你!”

    “好吧,我只说是个宝物,又没说我要。”

    “如此最好……”

    素和伸手去抓幻灵天书,书册却像条滑不溜丢的泥鳅,从他指缝里游了出来,绕着简小楼转了一圈,突然钻进她储物戒中去了。

    两人俱是一怔,简小楼呵呵:“我真不想要,不过看来天书很喜欢我啊。”

    素和瞪着储物戒:“哎!我说书妖,快点出来!”

    书灵不满的声音,自简小楼储物戒,传入她的意识海:“告诉这只扁毛畜生,没大没小,说谁是妖?”

    简小楼咧咧嘴,她可不敢说。

    素和最讨厌三句话。

    “你这只扁毛畜生。”

    “你这红眼儿怪物。”

    “你这只鸡。”

    她以意识道:“前辈何不直接同他说呢?”

    书灵叹气:“老夫被困书内,是无法与外界交流的。”

    简小楼讷了讷:“那您怎么可以与我交流?”

    书灵道:“因为你入过老夫的书中。”

    “原来如此。”

    素和眉一竖:“你在与书妖说话?”

    书灵连忙道:“简姑娘,莫要听他扯谎骗你,戚家老祖戚绍元无法离开这个法宝世界,不过是只本领高强的困兽罢了,没牙老虎,怕什么?”

    简小楼睁了睁眼睛:“无法离开?”

    她对戚家老祖不好奇,只是揣测书灵的意思,莫非他要背离戚家,认自己为主?

    书灵一盆冷水泼下来:“老夫**自主,不可能认人为主,只是得此良机,恰好脱离苦海,希望简姑娘将老夫带走,莫再将老夫送还给戚家,事成之后,老夫定会回报姑娘……”

    听上去对戚家有诸多不满,简小楼也不好询问,看向素和:“书灵前辈说,他不想回戚家。”

    “不行,必须还回去。”素和摇头否决。

    “还还还,可现在还不了啊,等等再说吧。”

    简小楼打着哈哈将话茬子绕开。

    两人继续沿着盘山栈道上山,快步走了两个多时辰,期间暴雨倾盆,拍打在头顶苍穹一般的弧形防护罩上。走到半山腰上方时,明显感受到夜游的神识在窥探他们。

    越走越近,素和的神识也窥探到了夜游,正和一个少年人贴着石壁站着。

    夜游传音给他:“收敛气息,悄悄上来。”

    素和告知简小楼,两人屏息又走了一刻钟。

    扶摇子一直关注着峰顶,直到两人靠近,才抽出神识探过去,一看是简小楼,两只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两人走进他们设下的隔音罩内,素和的神识感知不到峰顶,不明所以:“渣龙,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夜游看向他:“赢了?”

    素和放下斗篷帽檐,脸上还戴了一副面具,只遮到鼻梁:“你这不是废话吗,我都站在这里了。”

    夜游微微笑:“你脸上又没写‘赢’字。”

    素和指了指他,一挑眉毛:“回头老子再和你算账!”

    夜游的视线绕过他,看向简小楼:“还好?”

    简小楼点头:“出了点小意外,但一切还算顺利。”

    “你这小丫头果然有点本事。”扶摇子抱着手臂,短笛别在腰间,半讽半嘲的夸赞了一句,“还真把戚弃给赢了,那小丫头出了名的刁钻阴毒。”

    “你谁啊你?”简小楼正想问,素和替她问了出来,“一口一个小丫头,你自己难道不是个小屁孩子?”

    扶摇子实力翻了个白眼,正准备还击,眉一蹙:“静水也上来了。”

    不一会儿,花静水骑着龙虾绕过弯道跃入他们的视野。

    看到四人凑在一起,将前路堵住,花静水木讷着收了龙虾,步行上前,犹豫着要不要给扶摇子行礼时,看到扶摇子微微摇了摇头。

    他了然,只向另外三人拱手:“简前辈、埋名公子,夜公子。”

    扶摇子问:“大师兄上来做什么?”

    花静水讪讪然:“师父派我去守着乌那那,别被白灵珑派人给劫走了。”

    夜游接着他的话道:“花公子不必守了,乌那那已被独千里救出来了。”

    花静水一时没听清:“独千里?”

    “魔尊独千里,妖圣神鹰,以及火云宗松云子如今都在峰顶,神鹰邀请他们一起破阵,独千里和松云子正在斟酌,已经僵持许久了……”

    夜游将峰顶的情况简略说了说,看看简小楼,又看看素和,目有忧色。

    他说完,简小楼和素和的脸色果然都难看起来。

    别的他们不在意,只在意玉无涯。

    花静水显然不敢相信:“玉师弟是独千里的人,入我仙音门下,只为破解广场上的连环阵?”

    扶摇子的态度,确定了这一点。

    “太师伯,弟子得去通知师父。”花静水心乱如麻,传音给扶摇子。

    “你通知他有什么用?”扶摇子冷笑道,“那顶上是三个十九阶老不死,咱们门派中,如今还有大量前来助阵的天下道盟弟子,他们一定听松云子的。”

    “但是松云子……”

    “你觉得他很无耻?那老王八蛋还有更无耻的,他会颠倒是非,为自己歌功颂德,说自己为了修好法宝,改变阴阳颠倒,宁愿做一回无耻之辈……”

    素和问了一句夜游之前问过的话:“神子峰上的广场,真有通往法宝核心的大门?”

    夜游摇头:“据这位小弟讲,广场下,镇压着一头血统强悍的独眼妖兽。”

    扶摇子睇他一眼:“小弟?”

    简小楼正仔细听着,书灵忽然传音:“那独眼妖兽名叫‘贤’,正是法宝核心的大门。”

    简小楼一讶:“前辈知道?”

    书灵恩了一声:“它并非天生独眼,它的另外一颗眼珠,被人给剜走了,两颗眼珠是开启大门的钥匙,缺一不可,同时也是维持法宝阴阳平衡的关键。”

    “正是因为缺少一颗眼珠,所以法宝损坏,不再转动,阴阳逆转?”

    “是的。”

    简小楼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又很奇怪书灵为何要告诉她。

    是向她示好,求她带他离开法宝世界?

    书灵的声音没有起伏,却莫名有点冷:“若无那颗眼珠,谁也打不开法宝核心,神鹰想取得里面的传承,痴人说梦。”

    简小楼试探着问:“您知道那颗眼珠的下落?”

    “从前在殷红情手里,但她已经死了二十几万年了,如今下落不明。”书灵沉默了一会,道,“殷红情你该知道吧,初代太阴女王。”

    “知道。”简小楼在太阳岛待了这么久,自然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奇怪的是,她好像从前就听过,却又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这女人是个传奇。

    她不是法宝世界土著,甚至不是西北星域人士,来自东南星域某个顶级修真界。

    夜游给她解释过,赤霄就属于东南星域,殷红情是位剑修,很可能和七绝一样祖籍太真界,因为太真剑道传承五花八门,不说全民修剑,也差不多了。

    殷红情之所以跨越重重星域,前来西北,据说是来寻找她师父,最终应是没有寻到,定居在法宝世界内。

    “殷红情喜欢她师父,然而,她师父收养她,却是因为她长的像她师母。”书灵淡淡地道,“这个女人,性子偏执、暴戾、古怪,她活了将近百万年,二十一阶顶峰修为,得到了不知多少旁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最想要的,却永远无法染指……”

    简小楼默不作声,越来越觉得,书灵是在回忆,而不是讲故事给她听。

    “当然,她的下场也很惨,被这几个她一手提拔起来的男人联手诛杀。”

    “杀了?”简小楼不信,“前辈,她不是进阶失败陨落的么,即使不是,那时她已二十一阶,神鹰几人应该还不到十八阶吧?”

    “她是一直无法突破,但她寿元还有很长。有一次窥天道,算出自己大限将至,于她而言,其实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若真有,大抵是太过孤单,她突发奇想,想要个孩子。”

    简小楼恍然:“怀孕之后,她境界下跌了”

    书灵不置可否:“于是他们五人联手将她诛杀,联同她肚子里的孩子。简姑娘,你说他们狠不狠心,绝不绝情,殷红情腹中骨肉,有可能是他们五人中任何一人的,可他们还是密谋动了手,夺了她一身造化与传承,不然岂能一个个神速的修炼到十九阶?”

    “是挺残忍,不过书灵前辈,我听闻他们都是被殷红情从界外抓进来的,强迫为炉鼎。”简小楼不由联想到素和,万幸戚弃对他是真爱,“他们被折磨了不知多少年,想杀她,想脱离这种生活,或者想从她身上得到补偿,不正常么?”

    书灵沉默半响:“恩,你说的对,但愿你能一直如此认为。”

    简小楼多嘴问了一句:“您说五人?除却神鹰,独千里,戚家老祖,还有两个?”

    “一个当场被殷红情打死了,另一个没有被她诅咒,在殷红情死后,离开了法宝世界,和你这位朋友一样,也是一只扁毛畜生。殷红情乃人族,却对妖修情有独钟,她总说妖比人有情,你说可笑不可笑。”

    “……”

    书灵对妖修果真是恶意满满,简小楼不好回答。

    毕竟夜游也是妖,她也算对妖修情有独钟。

    ……

    简小楼和书灵聊天的功夫,夜游也在询问扶摇子:“那头独眼妖兽会不会伤人?”

    他怕阵法破解时,会伤及玉无涯。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扶摇子耸耸肩,他也是听师父说的。

    “老祖耗费诸多心血镇压,应是头恶兽吧。”花静水和夜游的顾虑一模一样。

    简小楼传音,将书灵告诉她的事情,讲给夜游听了一遍。

    夜游听罢拢了拢眉:“眼下的情况,我觉得最好把文掌门请来,由你们自己将法阵全部打开,让神鹰他们看一看,这样既不会破坏掉法阵,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也能让他们死心。”

    扶摇子不是没想过,但文之初办不到,可以操控所有法阵的只有他。

    神鹰来时小心翼翼,似乎并不知他修为倒退一事,看来玉无涯还算有点良心,未曾告诉神鹰,只说他人在闭关。

    可他一上去,十有*会暴露。

    扶摇子有些心烦,调侃道:“你一个吃软饭的,教我怎么做事?”

    “哎呀!”

    素和看这小屁孩子不爽很久了,正准备损他两句,扶摇子先悠悠开了口:“你也是个吃软饭的。”

    瞧见素和要动手,花静水连忙去拦:“有话好说,好说!”

    夜游微微笑道:“这位小弟,你先前不是还说,你往后兴许要和我们一起吃软饭么,按照太阴的规矩,我是你二哥,他是你三哥,你这么说话不好。”

    素和火了:“你才是三哥!呸!谁要和你们一起吃软饭?!”

    简小楼懵了下,什么情况?

    花静水也看向扶摇子,怎么回事?

    扶摇子却与他争论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依照太阴的规矩,要排位置也是按照修为和年纪,我才是老大!”

    夜游扬起眉:“你恐怕不知,我们还有个大哥,他年纪……”

    “你们那大哥怎么着也没有二十万岁吧!”

    扶摇子话一出口,立马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被这小子给阴了!(.mhtxs.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