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最终,花静水苦着脸说容他考虑一下。(.llbiquge.com 乐乐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 首发

    变异不是一件小事,不可能一口做出决定,何况这变异药还不知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万一搞的像他太师伯,那可真悲剧了。

    会议还没散,简小楼将莲灯留下先行走人。

    回去将商讨结果告诉了夜游,止不住的感慨:“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世上真没有海牙子办不到的事儿。”

    不,不是海牙子。

    应该是海?达尔文?爱因斯坦?牙子。

    夜游也是颇感惊奇,过后与她一起感慨:“敢情我们龙族,还不如海乌有本事。”

    简小楼摸着下巴:“你是不是想到傲视了,花静水若是能匀给他一条触手……”

    傲视堂堂一条金龙,一身硬骨头,子孙根被素和切了就完了,整个蓝星海都断了传承。

    龙族总是骄傲自身繁殖能力天下第一,结果却干不过变异触手系。

    不过,简小楼认为若是海博士愿意去研究,肯定拯救得了傲视。

    夜游的确想起了傲视,却没有接她的话,刚服用过补血丹,盘腿坐在床上运气吸收。

    “算起来,傲视是你表哥,与你一脉同源。他对你没有恶意,还将你从海心里放了出来。”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简小楼倚着打坐台,低头看自己的脚,“傲视的个性其实很爽快,海心之事,估计都是符萦的计谋,傲视只不过帮凶……但是夜游,我眉心那根针是他亲手刺进去的,你理解不了我当时的绝望和无助,此生我都不会原谅他。”

    “你想哪里去了。”怕她误会,又生嫌隙,夜游连忙解释,“我刚才只是再思考,该怎样化解傲视与素和之间的仇恨,傲视已经知道三千三百年前,闯入蓝星海虐待他的是素和,一直揪着素和不放。”

    “傲视知道了?”这事简小楼真不清楚。

    “傲视已经闹去了苍岭。”夜游垂了垂眼,“小楼,素和因为我们曾吃过的苦,再也无法偿还了,我现在满心想着,不能让这个恶果延展,继续困扰着他,所以我们要解决的,除了戚弃,还有傲视。”

    简小楼思忖道:“可我们暂时杀不了傲视,他太强了,还有十七阶的符萦看顾着……”

    哎,与蓝星海之仇不容易报啊。

    强不强不是重点,符萦占据了符娇的肉身,杀死符萦等同杀死符娇,不论承不承认,符娇是夜游的亲生母亲,杀她等同弑母,天理不容。

    朝歌诛杀了傲视的爹,取他一身修为供养弯弯,这仇也算是报了。

    只要符萦不再下手对付他们,彼此相安无事,简小楼甚至想着这一页就此揭过去,就当做了一场噩梦。

    夜游捏着眉心:“和蓝星海之间无论怎样解决,是我的事情,我不想再将素和牵扯进来。如今素和在苍岭,不再是无足轻重的角色,他的每一步都不能行差踏错。”

    这一段日子,夜游真的想了很多。

    戚弃,傲视,等这些问题解决之后,他得远离素和,或者想办法让素和远离他。

    他没有忘记,小楼身上存在“色戒”诅咒,他的天运一直都在崩溃,此生注定风波不断。

    *

    一晃眼,他们在仙音门待了一年。

    不知出于哪个理由,花静水最终接受玉无涯的一番“好意”,简小楼有点好奇儿以他这稳重的个性,去泡乌那那,究竟泡到没有。

    半年前,任明朗养好魂魄从她莲灯离开,回到自己的肉身之后,她与夜游搬去了较远的客居,过着隐居似的生活,鲜少出门。<strong>.mhtxs.</strong>

    直至今日夜间,一阵急促的擂鼓之音突然划破寂静。

    这意味着太阴王朝的女悍匪们,踩到仙音山外妙音林的线,激发了绵延万里的阴阳五行大阵。

    一刹那,天光骤起,灵气涌动,五色结界罩宛如一顶瓜皮小帽,“咣当”盖了下来,将太阴女匪们隔绝在妙音林外。

    所以即使麻烦,她们不远千万里也得带着战兽,依靠战兽的力量冲击结界罩。

    “做好准备了么?”

    平静就此结束,稍后一场硬仗要打,夜游难得束起长发,换上简小楼从前买给他的、带有腰封袖封的玄色紧身法衣。

    收起那副没睡醒的懒惰,眉目透出几分锐利。

    简小楼仍是一套平时穿的绿裙子,重新裹上黑斗篷:“不瞒你说,我有点害怕。”

    眉目又温软下来,夜游捧着她的脸,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现在呢?”

    简小楼想翻白眼,可她翻不动,一想起即将面对什么,双手有些抑制不住的微微发抖,系个斗篷带子,系了半天打不成结。

    夜游握住她冰冷的手,搁在自己手心里暖了暖。

    系带结好,再压下她的斗篷帽檐。

    简小楼一个深呼吸:“走!”

    ……

    离开洞府,两人来到仙音大广场。

    简小楼的感觉像在参加运动会,只见广场上整齐列队,三千内门弟子身着同款水蓝色校服,手持乐宝,神情各不相同。

    有凛然的,也有焦虑的。

    有兴奋的,也有恐惧的。

    无论是哪一种,他们的身姿总是一样挺拔,如松似竹。

    仙音门下并非没有怂包,从文之初决定和太阴王朝死磕到底那日,已然公开表示过,门派有难,想走趁早,并会根据他们入门时间的长短,发放辛苦费与路费。

    陆陆续续,内外门加起来走了大概六百人左右。

    大浪淘沙始见金,余下这些,皆是愿与仙音门共存亡的弟子。

    最前排,自然站着掌门亲传,以身背古木瑶琴的花静水打头,赤手空拳的司空楚楚第二,一字排开。

    玉无涯站在尾端,面色沉静,毫无表情。

    内心却凄楚不已,担心妙音林外、他的妻子白灵珑,担心仙音门内、他的众多师兄弟,还担心会生出什么他预料不到的变故。

    愧疚感充斥着他的内心,却又无能为力。

    稍后,他这奸细身份很可能就要暴露了,又该怎样面对师父。

    简小楼站在广场东侧,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她看,弟子实在太多,一时间分辨不出这目光从何处而来。

    巡睃之际,听见夜游传音:“你认识那个少年人?”

    “谁?”

    夜游伸手遥遥一指:“他。”

    简小楼顺着夜游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花静水身后数三排,最尾端站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

    那少年长眉斜飞入鬓,凤眼勾魂,鼻若悬胆,唇红齿白。

    五官尚未完全长开,却已显露出过人的英俊。再瞧他的个头,比起简小楼高不了太多,扔进男人堆里过于低矮,可不知为何,浑身透出一股不容小觑的气场。

    瞧他站的位置,应是某位长老新收下的小弟子。

    简小楼多看了两眼,总觉着他颇为面善,不知怎么地,想起篱笆禁地里那个小宝宝。

    可不正是扶摇子。

    一年时间,扶摇子发愤图强,也只成长到这个地步。

    修为约有十三阶,不敢轻易暴露,便以长老亲传弟子的身份现世。

    扶摇子随意拿着把短笛装模作样,眉梢微挑,唇角轻勾,含着一股邪气儿,肆无忌惮的盯着简小楼,偶尔还移下视线,充满挑衅的睨一眼夜游。

    因他年纪过小,一副毛都没长齐的模样,夜游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便在这雾雨笼罩,电闪雷鸣,迫在眉睫的时刻,一副标准凡间道士装扮的文之初,走出大殿,站在台阶上。

    弟子们纷纷行拜礼。

    文之初朝天拱了拱手,抑扬顿挫地道:“一百二十六万年前,先祖于这神子峰顶焚起一炷敬神香,竖起两块青玉碑,我仙音门自此在太阳岛立下道统,日月为证,天地共鉴!”

    “仙音门传承至今,吾辈以乐为器,以善为道,手中无利刃,胸中有沟壑,不恃强凌弱,不卑躬屈膝,勤勉自身,匡扶正道,兢兢业业,从未懈怠!”

    “今日太阴贼匪犯我仙门,吾辈不堪受辱,誓为正义与尊严而战,即使力敌不过,哪怕基业倾覆,但只要门下弟子一息尚存,我仙音道统不绝!”

    文之初望向阶下众弟子,掷地有声,“愿否!”

    宽大的道袍无风自动,他声音洪亮,如潮水般一**推向广场每个角落,一众弟子们慷慨激昂:“愿!”

    “愿否!”

    “愿!”

    “愿否!”

    “愿!”

    一连重复了好几遍。

    动员工作做的真不错,简小楼一个外人,听罢都有几分热血沸腾,直想要披甲征战、跃马扬刀,何况那些门派弟子了。

    玩音乐的,就是特别懂得制造“声势”。

    动员完毕后,玉无涯被勒令留在峰上,正合他意。

    众弟子在掌门带领下,开始沿着盘山栈道向山脚走去。

    虽说这阴阳五行大阵,足够太阴悍匪们攻个好几十日,可也不能坐等她们攻进来,得先下手,保留的法阵越多,对仙音门越有利。

    简小楼和夜游尾随着队伍,步行至山脚,与仙女峰上的外门弟子,以及盛冽、骆一寒领队的天下道盟众弟子会合。

    盛冽臭着脸,他受的伤才将好一些。

    期间一怒之下带着火云宗弟子撂挑子走人了,回去被他父亲痛骂一顿,又灰溜溜的回来。

    不断告诫自己以大局为重,刻意忽略掉人群最后的夜游夫妇,眼不见心不烦。

    妙音林占地广阔,又行了半个多时辰,简小楼的神识才能窥探到结界外部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一头头巨兽以蛮力撞击着结界罩,这些巨兽她在魔风谷见过,当时的体型远不如现在,怪不得无法收入灵兽袋内。

    噗噗噗噗……

    毕竟是仙音门老祖凿山挖渠、以自然之道结成的风水大阵,任凭巨兽剧烈冲撞,也只是发出一连串轻微的声响。

    嗒嗒嗒嗒……

    除了妖兽,还有漫天射来的金光箭雨。

    再走近一些,简小楼窥探到巨兽背后,数千名身穿战甲的女修们手挽裂天长弓,前一排拉弦射箭,后一排蓄势待发,衔接紧凑,有条不紊。

    裂天弓通常是用来穿透界域禁制结界用的,造价不菲,威力可想而知。

    任明朗豪言他们的五行大阵可撑三十日以上,简小楼原本是相信的,一看这阵势,又动摇了。

    “白将军!”

    文之初作为掌门还没开口,盛冽先声夺人,“天下道盟盛冽,欲要与你谈上几句。”

    他报的是天下道盟,谁也不好说他僭越。

    轰隆隆!

    先是巨兽停止进攻,一分为二,向两侧后退。

    哗啦啦!

    再是挽弓的女修者们分立两侧,让出一条宽一丈的通道来。

    白灵珑背着长刀从阵营后方走上前,面容冷肃,和简小楼第一次见她一样,动静之间,只有霸气两字可堪形容。

    白灵珑停伫在兽后与人前的位置,道:“谈什么。”

    她说话时,后方人墙通道内,又走出一行人来,简小楼微微眯起眼睛,正是她要等的人,戚弃。

    戚弃身后跟着四名披着黑斗篷、隐藏身份之人,三位长老,以及素和。

    黑斗篷遮掩身形,主要作用为法力隔绝,高矮胖瘦是遮不住的,走姿站姿更是无法掩藏。

    简小楼略略扫过一眼,就知哪一个是素和。

    夜游也一样。

    他二人看向素和时,素和也在看他们。

    可惜他们藏在人群后面,素和找了半天没找着。

    盛冽向白灵珑拱了拱手,还没来得及说话,戚弃从灵台抽出昊天尺,抢先道:“残害舍妹的禅剑行者楼简,人在何处?!”

    白灵珑只蹙了蹙眉,要为玉无涯争取时间,放任戚弃为所欲为。

    盛冽好想指着后面大声喊:在这!就是这个人!

    但也只是想想,一言不发,与骆一寒站在一起看热闹。

    “是我!”

    这厢人群也主动让开,留出一条通道,简小楼走上前去,停在结界前,“戚大小姐,又见面了。”

    这个声音,戚弃一怔:“简小楼?”

    简小楼放下斗篷帽檐:“是。”

    真到这一刻,她反而不紧张了,心里在想,明知很快会被认出来,被拆穿,为何出门前还要多此一举披上斗篷呢?

    因为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比较装逼比较酷呗。

    “你……”戚弃半响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若我没记错,你才九阶吧!”

    “是啊。”简小楼将敛息纱也给抽了。

    这下轮到仙音门一众人目瞪口呆。

    文之初:“?”

    任明朗:“楼前辈你……”

    花静水:“楼前辈你……”

    一干弟子:“……”

    司空楚楚竖起大拇指:“拽!”

    ……

    戚弃沉着眉峰道:“凭你,怎可能杀得了我妹妹,又怎可能重创乌那那?”

    简小楼摩挲着指骨关节,慢慢道:“不必理会这些,雕虫小技罢了,大小姐来的巧,我正要找你。”

    不等戚弃言语,她背起手拔高声音:“赤霄界迦叶寺简小楼,欲邀太阴岛戚大小姐一战,文斗,内容与规则全都由戚大小姐决定,大小姐接是不接!”

    作者有话要说:  闲着没事来个第二更。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