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论雄性的能力,盛前辈认输,接下来,我与前辈比一比‘勇气’”

    夜游说着话,抬起右手臂,衣袖过长,手臂得向上倾斜出足够的弧度,导致袖口顺着小臂滑下,才能露出手来。[$$.mhtxs.]

    他将掌心向上,五指微微弯曲,积聚起一抹莹白的灵气团。

    气团在手心里跳跃,逐渐凝结成一柄淬着寒芒的短剑。

    盛冽仍在“吃软饭”这个问题上拧巴着,脸色青绿交加,丹凤眼里溢满戾气,剑柄被他握的咯吱作响,凭谁看,都是一副下一刻便要拔剑出鞘将夜游砍成肉酱的架势。

    但被数千双眼睛注视着,约好文斗,擂台上他若动手就是输了。

    紧绷唇线,调整心绪,盛冽气定神闲的道:“不知‘勇气’怎么个比法?”

    倚着擂台的灵丝围栏,夜游玩笑似的抛起手中短剑:“依照规矩,只要前辈与我不动手残害对方,就属于文斗范围。那么你我自残,并不超出范围吧?”

    盛冽不明所以:“自残?”

    “对,我先捅自己一剑,前辈跟着捅自己一剑,尽量避开要害……当然,若是前辈自觉厉害,非得朝自己要害上捅,我也不会拦着您……”

    盛冽愣愣张着嘴尚未说话,被夜游打断,“我捅,您跟,我再捅,您再跟。我不敢捅了,算我输。你不敢跟了,算您输。”

    “你不认输,我也不认输,那怎么办?”

    “过程中,你我不得动用法力疗伤止血,且看看你我谁先晕过去,谁先死,谁输。”

    “这不公平,你是龙,肉身……”

    “也对,那我刺自己两剑,前辈只需跟一剑就是了。”

    “你……”

    “再不行,我三剑,您一剑……”

    盛冽怔怔无语,这小白龙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围观弟子们纷纷止了笑,仔细打量夜游的神情,见他意态悠闲,瞧不出有多认真,但慵懒的眼神下透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坚毅,证明他绝不是胡乱说说而已。

    于是有人发出了抽气声。

    “早说了盛冽臭不要脸!夜游是龙族没错,他也不看看自己十六阶修为,肉身淬炼的程度还比不过十二阶的龙?”

    简小楼是仙音门座上宾,仙音门弟子自然站在夜游这边,朝着火云宗弟子们吐口水,“该不会娶的老婆太多,把身体都掏空了吧!”

    仙音门弟子话音一落,其他门派弟子开始跟着瞎起哄:“确实过分,不过,就算夜游三剑,盛前辈一剑,盛前辈肯定也不敢应战啊,哈哈!”

    讲真,见不到盛冽在人前脱裤子,看他自己捅自己似乎也挺有意思。

    “是啊是啊,莫说会大伤元气,那一剑剑捅下去,哇,血肉模糊,没准儿还‘牵肠挂肚’,得多恶心人啊。”

    “‘牵肠挂肚’这词儿用的甚妙!世人皆知,盛前辈最爱重仪态,泰山崩于前而不乱一根头发丝,肯定不敢答应!”

    “怕毁了仪态就不敢应战?盛前辈果然比夜游更适合吃软饭啊!”

    “噗哈哈哈哈哈……”

    起哄声越闹越热乎,盛冽转晴的脸色再度阴云密布。

    偏偏他们火云宗弟子半点儿眼色也没有,一个个怒不可遏义愤填膺:“盛师伯,一人一剑,和他比!”

    “盛师伯,堂堂儿郎,顶天立地,何惧见血!”

    “盛师伯,捅给他们看看!”

    “盛师伯,您还犹豫什么,捅捅捅,证明您不是吃软饭的!”

    妈的!盛冽被架在这里进退两难,气的快要吐血!

    骆一寒给他师侄使了个眼色。

    稍后,万象宗弟子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样不好吧,盛前辈乃这次行动的主事人,代表天下道盟来相助仙音门的,我们与太阴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岂能为这点小事儿自残?”

    “是啊,若是盛前辈因此受伤,我们怎么办?”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算是给盛冽否决自残找了个漂亮的借口。

    简小楼啧啧嘴,这风向转的真快,成了夜游别有居心残害忠良了?

    她拔高了声音:“盛公子,我都不知你如此顾全大局,之前你逼迫我上擂台时,我还有些生气呢,若不是我夫君来了,我被你激的正准备上擂台,像之前重伤乌那那一样,打你个后半生不能自理!”

    说话时,她余光冷冷瞥向骆一寒,警告意味十足。

    骆一寒打了个寒噤。

    盛冽快要把剑柄攥碎了!

    他想当众拆穿简小楼的真实修为,证明她是一个招摇撞骗之人!

    可她招摇撞骗了吗?

    似乎她从来也没说过自己是何修为,都是大家凭空臆测的,重创乌那那又是事实。[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

    盛冽眼睛涌出红丝,这夫妇二人实在奸诈!

    简小楼不屑道:“不服?是你自己先上的擂台,不是谁逼着你上去的,先前为何没有考虑这么多?现在想想真是可怕,若我上了擂台,你打不过我,为我所伤,莫非我还要背个破坏道盟大事的罪名,被指责为奸细,被逼着不得不输?你倒是很会盘算嘛,我说怎么够胆向我挑战!”

    对!

    众弟子回过味来,纷纷指责盛冽。

    一个骆一寒趁火打劫已经够膈应人了,盛冽一个领头带队的,不顾全大局,竟将争夺女人摆在第一位,和太阴那些女流氓女强盗有何区别,真是恶心!

    前辈怎么了,天骄怎么了,此时人多,法不责众。

    能多骂几句骂几句,全都是赚来的。

    任明朗在她意识海里无奈道:“楼前辈,您不劝着,怎还刺激他呢?虽说我们也不指望天下道盟能帮什么忙,不趁火打劫就不错了,可您还真希望看着您夫君捅自己刀子啊。”

    “担心什么,盛冽不会答应。”简小楼暗暗笑了笑。

    这两题存在的意义,是耗掉盛冽的否决权,顺便给他一通羞辱,帮她报仇。

    简小楼心里爽翻天。

    可是,她盯着夜游的手,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

    夜游的手指骨节分明,似葱管,盈润细长。除却小指凸出的尖甲约有半寸,其余四指的甲片修剪的颇为圆滑整齐。

    以他推推动动、拨拨转转的懒散个性,自然是简小楼给他修剪的。

    不是嫌蓄甲太娘,夜游的相貌气质虽与“英武”八竿子打不着,但绝对不属于“娘炮”类型。龙爪原本就长,若将人胎指甲剪掉,龙躯的爪子便也秃了。爪乃龙之杀器,越尖利越好,却怕他不小心挠着弯弯娇嫩的皮肤,还是给他剪了,只留下右手小指。

    两三年前,因弯弯开始换牙,没事总喜欢咬他指甲磨牙,也被简小楼剪秃了。

    夜游指甲的生长速度,她了若指掌。

    七、八个月光景,长不了这么长。

    她心中不由得泛起了疑。

    盛冽被怒火冲上了头,有几分失去理智。捅就捅,怕什么,他还真不信自己会比一条十二阶的小白龙先晕过去!

    盛冽两片殷红的唇瓣才刚嚅动,却听夜游道:“前辈不好选择的话,此题先放着,我再来说第三题,咱们来比一比‘毅力’——站。”

    “站?”

    “恩,站。”

    “怎么个站法?”

    “你我卸去护体灵气,就在擂台上站着,谁先倒下谁输。”

    “即使没有防护,不催灵气,在这仙音广场上,你我站个小半年也没问题,你闲,我可不闲。”

    “所以,需要劳烦文门主启动这广场上的四时阵。”

    夜游转了转头,目光遥遥望向仙音大殿,拱了拱手。

    ……

    四时阵?

    文之初诧异着传音:“静水啊,咱们广场上有这个法阵吗?”

    花静水认真思索一番,点头:“确实有,我若没记错,应是个三等法阵。”

    仙音门能在太阳岛站稳脚跟,于天下道盟内拥有话事权,除却扶摇子,还有便是其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

    仙音门创派老祖是位一等一的大符阵师。

    这一模一样的神子峰与仙女峰、两峰脚下呈“s”状的绣春江、以及外围呈环形的妙音林,共同构造成一个占地近万里的阴阳五行阵。

    并非老祖眼光好,会选址,这与自然界无关,是他老人家耗费几千年功夫,雕山、挖渠、种树,亲手创造出来的。

    再说这仙音大广场,也是由老祖建造,每一个凹凸,每一寸距离,全都经过精密计算。

    那两块高耸入云、压在阴阳两点上的道基碑,可不只用来书写门规那么简单。

    大广场上共有大大小小二百三十六种阵法,平时用到的不足五种。

    所以不怪文之初一时想不起来。

    文之初更诧异了:“他怎么会知道?”

    花静水琢磨着道:“兴许是任师弟告诉了楼前辈,楼前辈又告诉了他吧。”

    肯定是了!

    文之初在心里骂了一声逆徒,面朝夜游微笑道:“文某乐意之至。”

    ……

    盛冽对阵道颇有研究,自然知道“四时阵”为何物。

    是个三级法阵,在阵中,一个时辰便要历经春、夏、秋、冬一整个四时,一般是体修用来淬炼体魄的。

    这可真比捅刀子简单多了。

    然而盛冽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太简单了,不像夜游的风格。

    所以一时之间,他陷入沉默,反复思索,没说应是不应。

    夜游微微拢眉,瞧上去有几分不耐烦:“前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已一再退让,索性不要比了,直接让您赢了,可好?”

    盛冽僵了僵手指:“我同意与你比。”

    夜游收回匕首,淡淡道:“关于‘勇气’,前辈并未否决,莫说我仗着龙身强悍欺负人族,这场‘毅力’之比,前辈随时可以喊停,以作否决,咱们再回去继续较量‘勇气’。”

    “可以。”

    无论盛冽怎么看,自己都不可能输。

    而且他开出的条件,处处有利于自己,若再推三阻四,说不过去。

    文斗形势就这么定了。

    两人齐齐向文之初拱手行礼:“请。”

    催动广场法阵,文之初驾轻就熟,只见他手臂一抬,长袖随风飞舞,拖着长腔喝道:“阵起!”

    一刹那,春光乍现!

    早已暗沉的天色透出明媚光泽,凝目红尘,满眼苍翠,耳畔仿佛还伴有春燕的呢喃,这种感觉不似幻境更胜幻境,简小楼觉得神奇极了。

    一个猝不及防,瓢泼大雨疏忽而至,淋了众人一个落汤鸡。

    再来,鸡蛋大小的冰雹,劈头盖脸。

    四时阵的范围覆盖整座广场,不拘于斗法擂台,广场上众弟子都被殃及,连忙撑起防护罩。这些人的修为全都高于简小楼,骤然释放出的力量冲撞的她站立不稳,内息紊乱。

    她强忍喉头一抹腥甜,退出了人群,朝着洞府方向走去。

    此刻众人目光都被擂台吸引,倒也没人注意到她。

    只有任明朗的声音:“前辈为何走了?”

    “他二人不知要站多久,有什么好看的?”

    简小楼闷着头回到洞府,解开禁制,入内,稍稍停顿一会儿,“还不进来,我关门了啊!”

    一抹白影凭空闪现,钻进洞府内,简小楼这才锁上门禁。

    任明朗惊了一跳:“谁?!”

    一感知,竟是真龙之气。

    是夜游啊,他不是正在擂台上挨冰雹吗?

    简小楼指使着莲灯,将任明朗给封印起来,不许他再向外窥探。

    白光化回人形,夜游颇为意外:“你如何知道的?”

    简小楼上前几步,扣住他的右手腕,掰一掰他的小拇指。

    夜游微微愣了愣,旋即懂了,左手摸摸鼻梁,尴尬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果然是有道理的。我还想着施展一下苦肉计,让你消消气,岂料一眼就被看穿了。夫人太厉害,这口软饭吃着不容易。”

    “你倒是对吃软饭念念不忘。”简小楼横他一眼,“怎么回事,那是你的分|身?”

    “那么多高阶修士在场,分|身定会被识破。”夜游笑了笑,“还记得我将弯弯背回来时,撒的那个谎么,傀儡娃娃。”

    简小楼一愣:“你真炼制出来了?何时炼的,用什么材料?”

    “咱们还在天海洞时就开始尝试了,以我自身精气、血,肉,炼出两个小替身,养在我意识海内,吸收我的……”

    “肉?”

    后面的话她听不见了,满脑子一个“肉”字,放点儿血见惯不怪,割肉?!

    “就一点点。”夜游比着小拇指,“一点点。”

    “但你不可能一次成功,你老实告诉我,你割了几斤肉?”简小楼真是服了,简直跟海牙子一个德行,神经病啊。

    “替身傀儡,不以血肉炼制,如何瞒天过海呢?”夜游避开回答割了多少肉,他又没称过,惋惜着道,“可惜我养了十几年的两个小替身,一个被戚弃给轰碎了,如今擂台上的傀儡,估摸着稍后也会废掉。”

    “替身傀儡拥有自己的意识?”

    “没有任何意识,是我以意识操控的,我这神魂震慑术既可以震慑对方的神魂,我寻思着,也可操纵对方的神魂,经过尝试,确实可以。现在擂台上的傀儡意识已经放空,擂台有隔绝禁制,盛冽也卸去了灵气修为,窥探不出来。”

    简小楼松开他的手,走去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夜游过去她身边,便于观察她的神色,又坐在她对面:“之前我混账乱说话,你还生气么?”

    简小楼摇摇头:“不生气。”

    半趴在桌面上,夜游托着腮,态度诚恳:“小楼,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学着做人,人的情绪确实复杂……我不曾经过那样的事,我承认我被吓到了,而你和素和又瞒着我,我一时反应不来,情绪控制不住……”

    简小楼喝了口茶,没有接话。

    他微微叹了口气:“我从来都是条不遭待见、满身缺点的龙。”

    “你不用装可怜,我早就不生气了,我们两个之间什么都好说。”简小楼拍着桌子道,“你真正该道歉的人是素和,或许他行事有点儿偏激,但他总是出于一番好意,不该换来你的恶语中伤。”

    “我知道,我道过歉了。”提及素和,夜游的神情显露出凝重,“然而小楼你知道么,我们亏欠素和的,不只是一声抱歉、两句谢谢,就可以抵消过去。”

    “恩?”简小楼看向他。

    夜游垂了垂眼睫,小拇指尖轻轻点在桌面上:“他并没有告知我太多,基本上,是我根据最近打探来的消息,做出的推测。四千年前,蛋壳的灵气供养,不足以支撑弯弯七百年,为了不令我父亲耗尽真气,素和在‘过去’滞留了七百年,赚取星晶来延缓蛋壳棺材灵气衰竭。”

    “啪嗒”。

    简小楼手中茶杯掉落在桌子上。

    残余的茶水顺着桌面流淌,打湿了她的裙子。

    她怔怔看着夜游的脸,难以置信,分辨是真是假。

    “我父亲身为小夜潭主,上万年的岁数,手中也应有点积蓄,可他宁愿耗损真气,也不以星晶供养,便知所需星晶数量之巨大。在当时的时间节点上,存在两个素和,‘小素和’还是个孩子,素和无法返回苍岭,于是他去到域外,投靠戚弃,加入飞星门,做了星域盗匪,还改了个名字……”

    “埋名!”简小楼惊愕起身,戚弃的夫君,那个与夜游一起被抓来的埋名,竟是素和!

    “恩。”夜游点了点头,“素和在飞星门待了一百年,他这个人,平时杀人抢劫从不手软,却极有自己的原则,至少比我有原则。”

    用简小楼的话说,夜游毫无节操。

    在正道看来,夜游的思想中没有是非道德这类观念,因为在他懵懵懂懂三千多年成长期里,唯一接受的教育,来自海牙子。

    海牙子是位智者,智者往往有个通病,他们不会轻易接受大众的是非道德观,甚至对这些“规则”带有强烈的批判意识。

    潜移默化,夜游也很摒弃,闲着没事他不会轻易招惹任何人。可若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他什么人都敢杀,什么坏事都敢做。

    杀完,做完,不会存在任何心理负担。

    素和不同,他心中有个底线。在这条线以上,他可以成为亡命之徒。

    底线之下却是一个禁区,绝对不能触碰。

    比如让他动手去杀与他无冤无仇、不存在任何对立关系的人,若那些人不曾为非作歹,他很难下手。

    更遑论稚童,凡人,弱女……

    故而素和多数只抢,不杀,或者从旁协助。

    他这个星域盗匪束手束脚,惹人嘲笑,但他仍然坚守着自己最后的底线,不曾动摇过。

    “素和在入伙之前,应与戚弃提及过,他只在飞星门待七百年。戚弃看上了他,不信自己征服不了他,更不信有人上了贼船养不出贼心。岂料一百年过去,素和始终我行我素,她大抵生出了危机感。”

    “她做了什么?”

    “她设了个局,带上素和一起,去收拾另一帮占他们地盘、无恶不作的盗匪。星域盗匪在外从来都是遮掩身形的,很难窥探他们的修为、人数,全凭情报……”

    不等夜游说完,简小楼心底一阵泛寒,已然猜出戚弃做了什么。

    这艘盗匪船是戚弃的,里面肯定混了不少凡人、弱女,甚至于孕妇。这些人被控制住以后,裹进黑斗篷里,素和与高手交战时哪有空闲分辨,一靠近他,基本被他手起刀落,砍瓜切菜……

    这就是戚弃的盗亦有道?

    先前戚弃出手救了弯弯,简小楼十分感激她,心里还念着与她的仇怨一笔勾销。

    “此事过后,素和与戚弃大闹一场,要脱离飞星门。戚弃将他抓住,带回太阴岛,扔去十二坊。想来你已知道,十二坊是个专门调|教男人的奴隶市场……”

    夜游觉着还好。

    不吵不闹,乖乖听话,各路高手大能悉心教授各项本事,术业有专攻,有些内容比《小星域全书》还要详尽,他学的不亦乐乎。

    难以理解与他一起来的男人,被折磨的身魂俱伤,形销骨立,还宁死不从。

    但夜游从他们身上,依稀看到了素和当年的影子。

    以素和的骄傲,绝不允许他低头。

    然而弯弯还在戚弃手中,还需要他来养活,被践踏到这种地步,他却连死都不敢死。

    那是何等的精神折磨。

    简小楼阴沉着脸:“你有本事逃出来,怎不将素和救了,丢他一人在那里?”

    夜游微微摇头:“救是能救,但你可曾想过,救了之后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救他不过一时,戚弃知道了素和的真实身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戚家老祖十九阶修为,戚氏一族无论财力、势力都与苍岭不相上下,甚至于更强……倘若此事闹去苍岭,传出素和曾做过星域盗匪,还是西北星域大名鼎鼎的盗匪头子,杀了那么多人,南宿从此再无他容身之地。”

    简小楼咬着牙,重重一锤桌子:“那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做,当然得做,戚弃和素和已在前来仙音门的路上了,此事须得从根本解决。”夜游倒了杯水给她,目光捉摸不定,“小楼,我思来想去,能将素和从这个漩涡里彻底捞出来的人,只有你……”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打个预防针,下面一段剧情有点污,但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污。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