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仙音门这几位师兄弟心里想的一样。[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哪个女人见了他们小师弟都得多瞅两眼。

    即使佛修大能也无法免俗。

    却哪里知道简小楼是真遇到熟人了,这玉无涯不是别人,正是服下“前尘尽消”跑出来破“色戒”的海牙子。

    海牙子特制的“前尘尽消”,据说会令他失去一切记忆和法力。可这才多少年光景,瞧着已是十二阶左右的修为。

    恩,身上没有一丝妖气倒是真的。

    至于记忆保留的怎样,几十万年的老处男之身破了没有,就不清楚了。

    嘶……

    一想起这茬,简小楼的感觉总是十分微妙。

    所以说,人这一辈子,什么年纪就该干什么事儿,该浪的时候浪,该沉的时候沉。

    譬如海牙子,年轻时不浪,待年纪大了给他片汪洋大海他都浪不起来。

    瞧瞧,破个“色戒”跟要他命似的。

    她以意识询问任明朗:“你这位小师弟是怎么入的师门?”

    任明朗也以意识回:“是这样的楼前辈,玉师弟从前在我们仙音山脚下,向一些外门小弟子兜售淬体练气的假药,被执法长老派人抓回戒律阁……”

    “打一顿,关起来,后来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个卖假药的?”

    “确实不是假药,但也没被关起来。”任明朗的声音有几分古怪,“本是审他的,审着审着,执法长老也被忽悠着喝了他的药,当场昏过去,玉师弟取走他的令牌大摇大摆下了山。”

    简小楼眨眨眼:“你们执法长老是何修为,年岁?”

    任明朗尴尬:“十六阶,两万四千多岁吧。”

    “恩。”

    简小楼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淡定点,不稀奇,当事人是海牙子,什么都不稀奇。

    淡定个屁啊!

    海牙子大人请收下小人的膝盖!

    “我宗太上长老、我们太师伯扶摇道君,研究了玉师弟炼制的低品质淬体药,发现他所用的材料,全是仙音山脚下三千林内随处可见的植物,连一株低等灵植都没有……太师伯说他乃丹道旷世奇才,亲自出山抓了回来,以不限量供应‘灵植’为条件,让他入了我仙音门。”

    任明朗叹了口气,“玉师弟也是个可怜人啊,意识海受过重创失去从前的记忆,只隐约记得自己是个丹药门派的核心弟子,师门被魔宗所灭……我们太阳岛从来没有丹道传承,他和您一样,是从外面进来的……”

    斗篷帽檐下,简小楼挑了挑眉:“你们太师伯也是心大,一个一无所知之人,也敢随意让他入门,还与你们一道,成为亲传弟子。”

    任明朗语气骄傲:“楼前辈,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我们仙音门收徒从来不拘一格、有教无类,花师兄还是海乌妖呢,不一样成了我们仙音门大师兄。”

    原来花静水是妖,他有十五阶顶峰的修为,简小楼感知不到妖气。

    仙音门的确有一套。

    道门内收妖为徒不奇怪,奇怪的是竟让妖修成为大师兄。

    通常情况下,妖修连内门都入不了,管你什么顶端物种,是龙还是凤。

    “恳请楼前辈陪晚辈们走一趟吧,青枫林距离我们仙音山已不远了……”见简小楼一直不语,花静水再次开口请求。

    他人胎模样化的好看,眉眼精致,唇红齿白,背着副幽幽散发异香的玄色古木瑶琴,揖着手往那一站,陌上君子人如玉,气韵清灵透彻。

    声音更好听,似泉水叮咚,似琴音婉转。

    很难想象他的妖胎是只海乌妖。

    星域世界的海乌不是海参,简小楼见过,是一种类似章鱼的低智商海兽,存在的意义,基本是为这世界美食文化做出贡献。(.mhtxs. )

    一只低智商海乌,能修炼到十五阶,花静水肯定是得了什么大造化。

    简小楼一直不说话,花静水给玉无涯使了个眼色,玉无涯拱手,接着他的话道:“楼前辈,家师定会备上厚礼相赠的。”

    这下简小楼纠结了,厚礼她不稀罕,海牙子求着她去,她不敢不去。

    何阑、言柳、文语桐三人也纷纷拱手作揖:“楼前辈……”

    “楼前辈……”

    “楼前辈……”

    “楼前辈……”

    一声声前辈真够洗脑,听的简小楼脑仁疼。

    不是她装逼,不解释自己其实是个“晚辈”,想想看,她将任明朗的神魂伤了,差点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伪装成前辈高人尚能掌握点儿主动权。

    否则早被抓上路,还能在这里种蘑菇。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仙音门都得去一趟了。

    不知夜游是否被抓来太阴,若被抓来,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儿,她一时半会着急没什么用处,去到太阴找戚弃,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她对夜游有信心,按照历史,他没有生命危险。

    至于弯弯,相信他能照顾好。

    都说母女连心,简小楼连一丁点不安的感觉都没有,这也是她仍然可以理智分析处境的一个原因。

    她传音给花静水:“花公子,你们仙音门在太阴岛设有眼线吧?”

    花静水面色不变:“有,您是否需要我们为您做事?”

    与聪明人聊天真是爽快,简小楼微微笑着道:“我希望你帮我打听下‘夜游’,白龙族,银发金瞳,同我一样是从外域来的,我的储物戒既在戚茵手中,他许是被戚家人抓了进来……”

    花静水方才听任明朗解释过,心中有了点谱,不该问的一句不问。

    行动派,亦或是示好。花静水一言不发,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张金色符纸,他以指尖在符纸上写写画画,勾勒完最后一笔时,指尖轻点符纸,点亮符文。

    符纸还在,符文化光飞走。

    他卷起符纸,慢条斯理的塞进储物戒:“寻人消息已经递出去了,前辈。”

    没得考虑了,简小楼将莲灯重新收入意识海:“行,我随你们走一趟。”

    “多谢前辈。”

    ……

    师兄妹先后从储物戒中召唤出他们的坐骑兽。

    何阑、言柳的一样,是两只拥有金色斑纹的小豹子,文语桐的坐骑则是胖嘟嘟、长耳朵的白兔。花静水召唤出的坐骑兽,啧,一只青色大螃蟹。

    螃蟹壳子平滑开阔,花静水盘膝坐下后,玉无涯坐在他对面。

    唯有简小楼不动,花静水耐着性子询问:“前辈还有何事吩咐?”

    简小楼一摊手:“我没有坐骑兽。”

    “前辈连坐骑兽都没有?”文语桐惊讶道。

    “没有。”简小楼很实诚的摇头,她不会告诉他们,曾经有人以天价给她买过一头驴子代步,后来那头驴子成了她婆婆。

    “我在外一般使用飞行法器、飞舟之类的。”

    空玄界在沙漏法宝内部,飞行法器能够低空飞行,但耗损将会加剧数十倍还要多。

    低空多障碍,飞行远远不如地上跑。

    何阑将手中竹萧往腰间一别:“与晚辈同乘一骑如何?”

    言柳道:“晚辈也愿意。”

    两人双眼中透出希冀,简小楼蹙了蹙眉,他们屁股下的豹子和正常豹子体型差不多,驮着一人,豹子背部基本没有空余。

    文语桐的兔子虽比正常兔子体形庞大不少,也是个一人坐骑。

    她看向花静水:“我能坐你的螃蟹么?”

    花静水做出邀请的手势:“当然。”

    简小楼足下一点,挨着玉无涯坐下。

    何阑和言柳露出失望的表情,齐齐耸耸肩:“看吧,还是玉师弟面子大。”

    “走了。”

    大师兄发了令。

    螃蟹吐出几个泡泡,率先迈着腿开始跑,横着身子跑,速度快到超出简小楼想象。八条腿的果然比四条腿的强,远远将两只雪豹甩在身后,更别提连影子都快瞧不见的胖兔子了。

    ……

    距离魔风谷远了之后,乌云退散,晨曦初照。

    温和细碎的阳光穿透晨雾,洒在青枫林间,阔叶上遍布露珠,折射出绚丽彩光。

    有几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禅意。

    简小楼回头窥一眼魔风谷的方向,此时,还可看见闪电球在乌云中穿梭。

    巨人的天雷拳,仍在拳拳到肉的砸进谷中。

    相隔甚远,都能嗅到咸湿空气里飘着一股血腥气味。

    天恸雷火阵下,魔风谷死了不少人、或者妖兽。

    “花公子,你们就这样走了?不打算趁乱攻进去杀一波?”

    “那是自寻死路。”

    &n苦笑,“我们的本意,只是给她们造成一定损失,拖住她们的脚步,已经达成了。白灵珑和乌那那十六阶,前辈,她们的十六阶不是一般的十六阶,莫说我们,便是连我十七阶的师父都不可能赢过她们任何一个。放眼整个仙音门,唯有我们十九阶的太师伯能收拾她们,然而我们太师伯早前闭了关……”

    提及“闭关”,他神色中隐含的不自然,被简小楼捕捉到了。

    玉无涯拢着手道:“太师伯出关也没用,她们两个只是开路先锋,往后肯定还有十八阶的修士过来,咱们太师伯再厉害,也打不过这么多高手,耗也能耗死他。”

    花静水道:“还有天下道盟。”

    玉无涯勾了下唇:“大师兄,天下道盟派来助阵的天骄是不少,可你说他们来是趁火打劫,还是真来帮忙的。”

    花静水沉默不语,少时,轻轻叹息:“我只是想不通,你的画像是怎么被送去太阴的。总之,我们仙音门此番是遭了大劫。”

    说话时,视线有意无意的飘向简小楼。

    简小楼心里明白,敬业的大师兄开始拉拢她了。

    事关海牙子,她倒真想帮忙,可惜她这点修为,能保护自己已经不错了。

    也不是,简小楼以神识翻查夜游的储物戒,翻到一个红色瓷瓶。

    不错不错,当年离开秋水宫时,海牙子留下的“浮生梦醒”还在。这“浮生梦醒”可解“前尘尽消”,是海牙子为自己炼制的解药。

    心下安定不少,简小楼手捏莲花闭目养神。

    却在意识里询问任明朗:“我有个问题。”

    “前辈请讲。”

    “为何你们的坐骑兽可以装进储物戒内,太阴女修的不行?

    “您不知道?”

    “知道我还问你?”

    “前辈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任明朗起了疑,“这是个连初入门小弟子都知道的事情,外域我也去过,那里的坐骑兽和我们这里一样啊!”

    简小楼不怕他起疑,任明朗个性耿直,好糊弄得很:“我说过,我是个修禅道的苦行者,甚少入世。何况,多数人知道我就一定得知道么?这是什么歪理?在我那个世界,多数人都知道电视机,你可知道是什么?”

    任明朗讪讪道:“不、不知道。”

    修禅道的他见过,一个个不悲不喜,无欲无求,像是泥巴捏成的假人。

    这位楼前辈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手段狠,脾气冲。

    得理不饶人。

    倏忽想起她曾经失去肉身,如今的肉身还是法宝做成的,任明朗心中又起了可怜之意。

    他温善地道:“前辈有所不知,坐骑兽分为两种,一是纯坐骑,追求速度,身体轻便,可以装入特质的兽袋,短时间放进储物戒中没问题。还有一种坐骑可用于战斗,速度不快,但通常体格健硕,您在魔风谷看到正休憩的那些,已是将兽体缩小之后的了,无法塞进兽袋……”

    “原来如此。”

    ***

    大螃蟹爬出青枫林,穿过茫茫草原,再翻几座陡峭山峦。

    坐骑兽坐着比飞行法器难受太多,简小楼硌得屁股疼,内脏在肚子里上上下下的颠簸,快要搅合成一团。一个短暂的白日,她至少换了十种姿势,再看花静水和玉无涯,雕像一般动也不动。

    入夜,大螃蟹行在一片森林里,穿梭于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中。

    扑啦……

    一只蝙蝠从头顶掠过。

    扑啦啦啦……

    一大群蝙蝠从头顶飞过。

    “停!”

    随着花静水轻喝一声,大螃蟹立刻收脚。

    左右护法一样的两只雪豹追了上来,纷纷停住。

    “大师兄,怎么了?”文语桐的兔子停在豹子中间,仰着头问。

    “妖气。”花静水起身闭目,乌黑长发被夜风撩的飘起,经过一番感受,再睁开眼睛时,一抹慌乱在他眼眸中一闪而逝,“是乌那那!”

    何阑失声道:“追上来了?!”

    言柳则惊疑不定:“不可能吧,她们这么快就破除了天恸雷火阵?”

    花静水道:“只有乌那那自己。”

    文语桐小脸惨白:“雷火阵至少三日才可破除,那只黑毒女王蜂将烂摊子丢给陆龙女,不管不顾的追上来,看来是铁了心要杀死我们!”

    花静水低头嘱咐玉无涯:“师弟,将你的斗篷帽子压下!”

    “压什么压。”玉无涯站起身,眉间隐隐也有一丝慌乱,“让乌那那看到我,咱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师弟说的不错。”何阑抽出竹萧,乌那那追上来,以他们的速度是绝对逃不掉的,“师弟是太阴女王点名要的人,乌那那不敢杀他,必定有所忌讳……”

    花静水不与他们多说,动手拉下玉无涯的帽檐后,一脚踹在他腿弯上,琴弦飞出,似缚仙绳将他捆了个结实。

    飞身跳下螃蟹。

    花静水弯下腰,施了个大礼:“楼前辈,恳请您将我三师弟和小师弟平安送回仙音山,若有来世,晚辈结草衔环,也当报您这份大恩!”

    “啪!”

    他在螃蟹壳上蓄力一拍,螃蟹便再次飞奔,速度比之前快出一倍不止。

    变故发生的猝不及防,简小楼还在螃蟹上,委实吃了一惊。

    等她反应过来,螃蟹早已爬出数百丈远了。

    看来在此之前,花静水只是不想与师弟妹错开太远的距离,才刻意放缓。

    “你们也走!”

    花静水从背后解下瑶琴,吩咐他的三位师弟妹。

    三人都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了,哪里肯走:“大师兄,你一个人对付乌那那根本必死无疑……”

    “加上你们三个不成气候的十四阶,莫不是就有胜算了?”

    目中温和散去,花静水冷厉的看着何阑三人,“你们都很清楚,小师弟关系到太师伯的安危,绝不能有事!”

    “大师兄!”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走!”

    大螃蟹壳上。

    玉无涯来回翻滚,越挣扎琴弦收的越紧:“前辈快放开我……”

    任明朗也在她意识海里哀求:“楼前辈,求您出手相救啊!您乃正道佛修,克制魔族,乌那那是金系,您又身怀业火,她独自追来,单打独斗,不,还有我大师兄相助,乌那那绝不是您的对手啊前辈!”

    “先别吵,让我想想,我想想。”

    简小楼捏着眉心,听上去自己的确是乌那那的克星。

    可她只有九阶,乌那那却十六阶啊。

    折返回去打她,那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请你们一定要认真记着“花静水”这个人物。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