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夜游抽出一缕神识进入玉简中。<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令狐智派来送信的心腹执事小心打量他的神色,却瞧见他本就不多的表情越来越平淡。

    一封信能有多长,他看了足足一刻钟。

    执事双手托着玉盒,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两鬓滑落。

    终于,夜游轻飘飘的将玉简扔进盒子里,遮住那颗狐狸头,合上盖子,平静地道:“回去告诉令狐智,这份赔礼我不接受。别人欠我的,我通常喜欢自己拿回来,怎么拿,拿多少,我说了算。”

    执事手臂僵硬:“前辈……”

    “滚。”

    毫无起伏的一个字,宛如一块滚烫的铁锤在心脏猛然砸下,令狐智交代的其他话,执事哪里还敢再说,抱着玉盒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

    山顶飞舟上。

    第五清寒和医仙已经离开,只剩下素和自己。

    “是你将卫霖杀了?!”简小楼震惊的看着他。

    “是啊。”杀了一整夜,受了伤,依然精神抖擞,半点儿也不疲倦,素和拎着酒壶,倚着船舷站立,“第五人渣也有份,没有他,恐怕有点儿难度。”

    说着,从储物戒中抽出那柄紫韵剑胎,斜斜抛过去,“收好了,这可是你当年拿命抢来的,莫再随随便便送出去。”

    “你是怎么知道的?”

    简小楼接过剑胎,直想捅死他,“谁让你擅自动手了?!你知不知道卫霖意识海里有紫龙王留下的法源禁制!你指不定已被紫龙王锁定,还因此连累了第五前辈!”

    若非这道禁制,简小楼早就告诉他们了。

    夜游、素和,再加上第五清寒,三个人联手还能干不过卫霖那些护卫们?

    报个仇将自己的命搭进去,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着什么急啊你!”素和掏了掏耳朵,厌烦的斜她一眼,“我先卸了他的禁制才杀的,你真当我是傻子?”

    “卸了禁制?”简小楼微微一愣,她想起戚弃的话,那道禁制的确可以卸去,“你会?”

    “必须的。”

    “我怎么不知道?”

    “老子活了四千多年,过的桥比你走得路还多。”素和冷呵呵地道,“何况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能什么都知道?”

    简小楼终于缓了口气:“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素和凑过去问:“哎!你是怎么知道卫霖意识海里有禁制的?”

    简小楼正准备提戚弃的名字,素和眼眸沉了沉,旋即又放松:“渣龙上来了。”

    瞧见夜游是自己落在甲板上的,简小楼走过去他面前,眉梢一蹙:“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将弯弯自己留在屋子里?”

    与他错开身,正准备下去,被夜游抓住手腕。

    她倒吸一口冷气,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

    她没来得及说话,听见夜游低沉中伴着煞气的声音:“简小楼,你究竟将我置于何地?”

    似乎是第一次听他连名带姓喊称呼自己,简小楼莫名紧张起来:“怎么了?”

    “怎么了?”

    两人原本并排,夜游拽着她的手腕一使力,将她拽来面前,金瞳冷凝,直视她的眼睛,“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瞒着我,却告诉素和?我只问你将我置于何地!”

    “我也没告诉素和啊!”简小楼怔怔道,“我原本……”

    “你觉得我没用,瞧不起我?”夜游面无血色。

    “胡说八道些什么。”她头疼,“那个卫霖意识海里有紫龙王设下的禁制,我不敢告诉你,怕你一冲动去把他给杀了,咱们就得永无宁日的被追杀……”

    “为何素和就能杀?”

    “素和他能卸掉卫霖的禁制。”

    “所以还是因我无能?”

    她无语:“当然不是,我一开始也不知素和能杀,并没有告诉他,托第五前辈帮我卖掉剑胎,准备花钱雇飞星门出手……”

    夜游还是那一句:“总之我无能。”

    简小楼的神色认真起来:“事情已经过去,我和弯弯平安无事,只是我气不过想要报仇。迟疑不说,只是不想你再因此陷入险境,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努力寻求一个最佳解决办法。”

    夜游淡淡地道:“我果然无能。”

    简小楼彻底不知该怎么与他沟通,她算是瞧出来了,夜游根本就不听她说话,自己在那里想当然。(.mhtxs. )

    素和尴尬的站在一旁,简小楼已经解释的相当清楚,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他准备跳下飞舟,不参合。

    夜游忽然喊住他:“素和。”

    迟疑着顿住身形,素和无奈之下也解释了一句:“渣龙,你真是冤枉她了,她受了这些委屈,为了不给咱们惹祸,愣是忍住没说。我是自己发现的,没忍住,说动手就动手了。”

    夜游慢慢看向他:“你有空叫上第五清寒,没空支会我一声?”

    素和讪讪道:“此事你插手不好,卫霖的禁制我能破,我二人足够了。好吧,他提醒过我,我确实欠考虑。是我的错,你要怪怪我好了。”

    他口是心非,根本不知夜游计较什么。

    当年杀魔九子嫁祸给他,不是他一肩扛下来的?

    五年前青龙来寻仇,他同样半句也没解释,直接杀了省得他再去找夜游麻烦。

    “你知道我从前是如何想的么?”夜游仍旧抓住简小楼的手腕不放,目光望着素和,“如果历史注定你我会死,而历史证明,最终陪在小楼身边的是你,我心里想着,若你能喜欢她,自此代替我照顾她,我死也瞑目了。”

    素和嚅动着唇,心烦意乱,正想说你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去。

    却又听他道,“可我还没死,你着什么急?”

    他的声音冰凉,素和全身血液冷冷的一凝,旋即指着他喝道:“你他妈少像条疯狗一样逮谁咬谁!老子若真有这个想法,便让老子不得好死!”

    夜游讽笑:“你的结局我们都清楚,可不是不得好死?”

    素和被噎的额角青筋爆出,忍不住又想同他动手!

    “够了!”简小楼冷着脸甩了甩手臂,甩开夜游的钳制,她的脾气也冲上了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去,我走了!”

    夜游低头:“你要回赤霄?”

    简小楼只是不放心弯弯准备下去而已,闻言伸出手:“是,我要回赤霄,二葫给我!”

    夜游绷了绷唇线,一摊手将二葫祭出,寒声道:“走!走了之后不要再回来!”

    知道他在说气话,简小楼仍被气个半死,铁青着脸掐了个诀,神魂退出珊瑚肉身,并将肉身重新化为几簇珊瑚枝,钻进葫芦里走人了。

    爱闹闹去,眼不见心不烦!

    人影消失之后,像是给夜游当头泼了盆冷水,他恍然一怔,稍显无措的站在原地,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啊。

    明明只是太过后怕,怎会搞成这个样子?

    许久之后,他沉默着将珊瑚枝和二葫一起收进储物戒中,倒也不担心简小楼真被气的不回来了,即使不顾念着他,也肯定舍不得女儿。

    “哼。”

    素和冷笑一声,“你心里舒服了?”

    他掉脸准备走人,飞舟也不要了,身形却陡然顿住。

    方才被脑充血的夜游气到脑充血,这会子沉静下来,解开飞舟禁制罩,隐隐发觉有几分不对劲。他在此地也住了一段日子,林间鸟蝉鸣啼声从未断过,此刻为何如此安静?

    感知过罢,气场一瞬炸开!

    刷,火焰刀入手:“渣龙,杀气!”

    夜游被他强大的气场冲撞回神,岂会怀疑他的判断,立刻凝结出水灵气罩,同时心头一紧:“弯弯还在下面!”

    “莫慌,在这里。”

    随着话音,半空飘下来一抹白色身影,徐徐落在甲板上,正是戚弃。

    弯弯趴在她肩头,被隔音罩护住,睡的正香。

    夜游五指微曲,杀意已然在掌下凝出实体:“女儿还我!”

    素和扬臂一拦:“咱们打不过,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夜游明白素和的意思,在他们四角十丈处,有四位十七阶强者,以两人为中心,结出了一个四象法阵。

    嗡……

    随着戚弃打了个响指,头顶瞬间撑起蘑菇状、厚实的灵气罩,罩子下释放出黑光,遮云蔽日。

    夜游第一反应是:“有人花钱买我的命?”

    “少自作多情,你的命有这么值钱?”素和挖苦他一句,“是冲着老子来的!”

    “你大哥?”夜游也觉得自己的命,大概不值飞星门动用如此夸张的阵容。

    素和沉默不语。

    戚弃凝视他的脸:“三千三百年,你连一丁点变化都没有。”

    素和收起火焰刀,负手回望过去:“你也没什么变化。”

    抚着弯弯的背,戚弃眸光阴冷,“她就是当年棺材里的那个孩子?”

    素和“恩”了一声:“你不要伤害她。”

    “你还真将她救活了。”

    “是。”

    “弯弯的父亲,你口中那个男人,是夜游?”

    “恩。”

    “很好,你心愿已了,可以安心随我回去了吧?”

    素和垂了垂眼:“你这是做什么?当年不是你放我走的,如今又来抓我?“

    戚弃挑着眉笑起来:“抓?埋名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是拜过太阴石的夫妻,我一日不写休书给你,你始终都是我的人。”

    夜游在心里谋划该怎样抓住戚弃,以她的性命逼迫那四位十七阶。

    听着两人奇怪的对话,他半响摸不着北。

    “当初与你拜太阴石只是权宜之计,你我之间从来清白……”

    “事实已成,你狡辩无用。”

    “你非得抓我回去做什么,明知我是个断袖,不喜欢女人。”

    “我知你放不下他,一起带走就是了!”

    戚弃忽然指向夜游,恶狠狠地道,“人前与我演好一对眷侣,私底下你怎么宠他都成!”

    什么鬼?

    夜游拢着眉峰听不下去了:“戚少门主……”

    “不想我死你就闭嘴!”素和一手心的汗,传音给他,“渣龙,无论她说什么你照单全收,稍后我再解释给你听!”

    夜游立在那里不动弹了。

    素和同她打了七百年交道,对她极为了解:“你想抓个人质控制我,一个就够了,将弯弯放了去,毕竟从前为了养活她,你也出过不少力,算是你半个女儿。”

    这一句说进戚弃心坎里去了,难怪在令狐智府上她看不过眼出手相助:“放去哪里?”

    素和道:“南宿望仙山,交给金羽,我俩随你走。”

    “路上不会逃?”

    “你带了四位大供奉来,我二人逃得掉?”

    “好,我答应你的交易。”

    眼见戚弃吩咐手下要将弯弯带走,夜游哪里肯。

    瞧他准备豁出去拼命,素和传音劝阻:“渣龙,我以我在飞星门七百年的经历告诉你,飞星门一诺千金,会将弯弯平安送去金羽那里。而眼下咱们是根本逃不掉的,将弯弯送走,咱们才能无后顾之忧。”

    从他与戚弃的对话中,夜游差不多猜出一些事情,但听素和亲口说出“七百年”,他仍是一震:“那七百年你留下来了?”

    “是啊是啊!”素和烦躁透了。

    “是为了弯弯的养分供养,你做了星域盗匪,入了飞星门,还被逼着娶了戚弃?”夜游难以置信。

    “是为了弯弯留下来的不错,但入飞星门做盗匪,娶戚弃完全是为了救自己的命。”素和不愿回想那些糟心日子,“稍后你就明白了。”

    ……

    戚弃知道他们在嘀咕,由着他们嘀咕。

    本想抽取夜游一缕神魂制成神魂锁,抽了半天抽不动。

    神魂锁不是随意可制的,得在对方意识虚弱时才能抽取,龙族神魂力原本就强,极难抽出。

    派了个十七阶大供奉将弯弯送去南宿,再将两人关在飞舟舱内,戚弃启程归家。

    这一路飞了得有几个月,飞舟朝着一片荒芜黑暗的星空不断前行。

    夜游一直观察舱外的情况,法力被禁锢住了,无法窥探太远,也无法抽出《小星域全书》。但在他的记忆里,这里应是星域大世界最西北的地方,尽是混沌乱流,并没有界域存在。

    “出来!”

    舱门被人打开,夜游走了出去,去到甲板上,见到了素和。

    他与素和是分开关押的,这还是头一次见面。

    “到了。”戚弃背着手上前,展袖祭出一艘造型奇特的小飞舟,她扣住素和的肩膀,带着他跃入小飞舟,夜游则被一位大供奉带了上去。

    小飞舟穿越重重乱流,不知怎么七拐八拐,夜游眼前出现一处小世界。

    这处小世界极为怪异,并非标准的天圆地方,而是古怪的沙漏形状。沙漏是平放着的,中间有个狭窄的链接点,两侧是两个宽阔的界域,大小相等,相互对称。

    素和朝那界域扫了一眼:“渣龙,你还记得当年在太息林地,先知族给咱们传的话么?”

    夜游回忆道:“时光兽,空玄界,碧海笙箫。”

    至今时光兽知道是什么了,空玄界在海牙子的《星域全书》中并不存在,碧海笙箫更不知为何物。

    但未来的自己,将这三个词特意叮嘱给先知族,再由先知族告知现在的自己,那么这三个词,一定对他们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比如时光兽。

    夜游一怔:“莫非此地便是空玄界?”

    “是。”两人都被封了法力,无法传音,素和当着戚弃几人的面,大咧咧地道,“这处界域之所以被称为空玄界,指的是游离在空间之外的玄妙世界。

    夜游一点就通,懂了。

    空玄界不是真实世界,而是一个由法宝创造出的生存空间。

    这沙漏是件法宝。

    法宝空间并不少见,类似混元星岛的易宝楼,但如此庞大的法宝、足以媲美一个四级界,闻所未闻。

    “很有趣吧。”素和红眸幽深,“内部更有趣,足以颠覆你几千年来对人族道德文明的认知。”

    “哦?”

    “这沙漏两侧,一侧为太阴岛,一侧为太阳岛,我们即将抵达的是太阴。”

    ***

    南宿,望仙山。

    凤起和凤落围着一个一直哭闹的小丫头看了半天,尔后抱起来去找他们师父。

    才刚靠近金羽寝殿书房外,听见他威严的训斥声:“你们两个又在干什么!”

    凤落抱着孩子,凤起忙不迭拱手道:“师父,有位十七阶人族修者从半空扔下来一个孩子,我们接住一瞧……”

    金羽打断他:“外人扔的东西你们也敢接?扔个炮仗你们接不接?”

    凤起抽抽嘴角:“师父,这个孩子……”

    “本座才刚出关月余,你们带个孩子前来哭闹,是嫌本座寿数太长?!”金羽的声音越发冷沉,如今看这两个徒弟越看越不顺眼,闭关之前命他们好好照顾二葫,结果二葫差点儿死在三元星岛,幸好夜游早早递了个消息过来,说他的乖宝贝无碍,还得了海牙子赠的一具肉身。

    “不是啊师父,这孩子是个半妖……”

    “你们不曾见过半妖,非得稀罕的跑来拿给本座瞧瞧?”

    凤落哭丧着脸:“师父,您放出神识扫一眼就知道了,这孩子头上有龙角,银白发,眼睛嘴巴和二葫像极了。”

    话音落下半响,终于听不见金羽训斥他们的声音了。

    红光掠过,金羽落在他们面前,锐利的目光看向凤落怀里的小丫头。

    真身还在静室中,这只是一道分|身。

    小丫头怕生的很,被金羽严肃的表情吓的浑身发抖,边哭边揉,眼睛肿成核桃,不停喊着爹爹、娘亲和二娘。

    金羽看着看着,面部线条逐渐柔和下来,眉目间充斥着满满的惊喜:“小宝贝,真的是小宝贝。”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小丫头接来怀中,动作生涩粗苯。

    凤起和凤落两人松了口气,之前因为二葫得罪了师父几次,总算干了一点让师父满意的事儿。

    岂料金羽又板起脸逮着他们教训:“你们两个做什么吃的?让一个小孩子一直哭闹?”

    凤起心道你行你上啊,但他哪里敢和师父如此说话,勾着头不语。

    金羽从弯弯周身抽出一缕不属于她的灵气,这是带她前来的、那位十七阶修士的灵气。金羽心念一动,召唤出一只飞鸟,卷线团似的将灵气卷在它腿上:“追!”

    飞鸟扑闪着翅膀离开。

    “速速去查那小白龙和二葫出了什么状况,为何会将女儿送来!”金羽抱着小丫头转身,伫立在门口严厉交代。

    “徒儿领命!”

    好不容易借着机会和师父说上话,两人尚有其他要事禀告,金羽已经进房去了。

    “小宝贝叫什么名字……”

    “本座是你的外公,莫要害怕,谁欺负你尽管告诉外公,外公一定替你出气……”

    “小宝贝莫要哭了,外公心疼……”

    凤起和凤落一脸麻木的站在门外,老早就知道了,二葫和二葫她闺女、她孙女、她曾孙女都是师父亲生的……(.92txt.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