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你和渣龙选择瞒着我,是谁的主意?”

    寒了心,同时寒了脸。(.mhtxs. )

    素和转个身,站在廊下的台阶上看向简小楼。

    简小楼则顶着皎皎月光立在台阶下,需要微微仰着头才能与他四目相对。

    月色是倾斜着的,她的身影前投,被素和踩在脚底下。

    自突如其来的僵硬中回缓过来,简小楼在心中整理出许多种回答,最后统统摒弃,实话实说:“是夜游的意思,他让我先不要告诉你。然而素和你一定得相信,他并非故意瞒着你,更不是防备着你,因为尚有许多疑点……”

    “你着什么急?”素和冷笑着打断,“我只是问一句罢了,我有怀疑渣龙的企图么,有指责他半句么,你就先忙着替他解释?”

    “我没有解释,我只是怕你……”

    “怕我多想,怕我因此对渣龙生出芥蒂,怕我对他不利,还是怕我先从你肚子里的孩子下手?恩?”

    “不是……”

    “不是?不是什么?”

    素和闷闷哼了一声,双手环胸,用女人的身体摆出一副公子哥的架势,“为了研究你的红莲,渣龙跑去八寒地狱将我给抓了,我被他锁住神魂成为他的奴仆。故而在你心中,从一开始我素和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为了保自己的命,什么都可以出卖,对吧。”

    简小楼想说当然不是,可惜当时她的确这么想的。

    她甚至认为素和根本活不了太久,指不定哪一天夜游就把他给吃了。

    何曾想过他的出现,原本就是这条因果链上极为重要的一环。

    “你一个练气小修敢与我耍横,敢对我呼来喝去,敢在太息林地问我讨要星晶,根本不是将我视为你的朋友……”有意停顿了下,素和勾唇冷笑,“从始至终,我在你认知里只是渣龙的奴隶、他的跟班。渣龙可以使唤我,你自然也可以。”

    简小楼怔了怔,发觉自己竟然无法辩驳。

    “你不必流露出愧色。我一再忍你让你,也是因为渣龙喜欢你。你在我眼睛里,不过也只是渣龙的附属品,一个恃宠而骄、并不怎么可爱的宠物罢了。”

    素和轻轻扬起的嘴角,笑意越来越冷,“男人么,不都是一个样子,你们相隔天涯,吃不到嘴里的总是格外惦念着。今日渣龙有兴致捧着你玩儿,我就陪着他刀山火海的玩儿,往后他玩儿腻了,吃腻了,将你弃之不顾,我连看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简小楼紧紧抿唇,拳头松了攥,攥了松。

    “素和,你过分了!”

    “你以为我恼了故意羞辱你么,我告诉你,我从前真是这么想的。”

    素和说的是心里话。他父亲有许多女人,他哥哥们也有许多女人,就连曾被群嘲吊死在一棵树上的素因、苦苦追了青苒数百年的素因,如今也一样。

    有些话、有些事素因怕是早已忘记,素和却还铭记于心。

    那时为了抱得美人归,素因死乞白赖没脸没皮,求青苒瞧他一眼,甚至连自残的烂招都用上了。身为苍岭王的长子,背靠他父亲的权势,真要娶一个鸾族长女并不困难,但素因不屑一顾。

    他向幼年的素和解释什么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告诫素和人与人之间除了血统天分的差距以外,余下只有“坚持”二字以作区分。付出的越多,才越懂得珍惜,所以永远不要畏惧付出,似因果报应,回报只分早晚。

    后来素因守得云开见月明,将青苒娶进了门,眼珠子般的疼爱。尽管青苒从未要求过什么,素因洁身自好,将那些妄图爬他床的女人拒之门外。

    他再来告诉素和,有些事情只能和喜爱的女人做,否则与禽兽无异。

    转个脸又抨击起人族来,指责人族的道德与文明未必都是正确的。比方说他们羽族求偶,未开灵智前多半是一夫一妻,修成了人却要摒弃本性。

    就连比翼鸟族都开始妻妾成群,真是笑掉了牙。

    或许因为年幼,也或许是对大哥盲目崇拜,素和把每个字都纂刻在心中。

    再看现在的素因,岁月将他磨砺的沉稳持重、冷漠无情。甚至于有几分变态,活生生将温柔娇俏的青苒折磨成了深闺怨妇。

    起初素和没少为他大嫂出头,经常顶撞素因。

    他总以为是这个缘故,素因才会渐渐疏远他,讨厌他。

    直至此番回到四千年前,素和终于清楚原委,竟是青苒喜欢上了顶着自己肉身的第五清寒。青苒拿自己当替身,这个秘密大抵是被素因给发现了……

    素和开始理解他大哥,心疼他大哥。

    人族百般情绪中,最没有道理的就是爱情。天长地久、无微不至的精心呵护,竟还抵不过旁人的一面之缘、惊鸿一瞥。

    真是悲哀。

    只是素和仍旧不认同素因的所作所为。

    说好的坚持呢,娶进门就算抵达终点了么?当初喜欢人家时,人家就不喜欢你,如今还是不喜欢你,人家有变过么?

    归根究底是素因太贪心,总想得到更多,最后却连自己的初心都失去了。

    倘若换成自己,管她心中有谁,能与她做这一世夫妻,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报了。

    哪有不珍惜的道理?

    不过素和身上毕竟流着苍岭凤族高贵骄傲的血液,他存在这样的心思,却不认为其他男人也该有这样的心思,更不会像第五清寒一样,对与己无关的女人有什么怜悯之心。[.mhtxs.]

    所以从前他真就这么看待简小楼的,一个夜游一时兴起的玩物而已。

    “既是‘从前’,那么现在呢?”

    简小楼其实不太明白,讨论赤霄天变,为何牵扯到他们两人对彼此的看法上去。

    他眼下该关心的,难道不是从她口中得知往后的局势发展么?

    素和正陷在纷乱的思绪里,经她过于认真的一问突就火冒三丈:“现在?你竟还问我现在?莫非你认为我现在不拿你当做朋友,看待你仍是隔着一层渣龙吗?!”

    “我……”

    “你什么你?!我算看明白了,你就是条喂不熟的狗、养不亲的白眼狼!无论再怎样掏心掏肺,你也不会放心里去,认定我是个贪生怕死、卑鄙无耻的奸邪小人!日后我若与渣龙闹起来,一定是我的错,一定是我背信弃义,一定是我狼心狗肺,一定是我素和该死!”

    说着快步冲下台阶,刷一声拔出简小楼腰间宝剑,强塞进她手里去,“你先前不是想杀我吗?来啊!趁着我失去法力,干脆现在就把我杀了,若不然,往后我一定会把渣龙扒皮抽筋,你可别后悔!”

    简小楼惶惶向后连退几步,剑掉落在地上。

    他气急了,弯腰捡起来一剑刺过去。

    简小楼躲也不躲,任凭剑尖戳向她的心口,却只轻轻落在法袍上。

    “你不敢啊?”

    “你冷静一下。”

    “哈,你当然不敢!因为这身体是你的,现在还得求着我帮你养孩子,我还有利用价值,你哪里舍得杀我?!”

    她被骂的接不上嘴,有几分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素和一贯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而她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脾气。每当压的她无力反驳时,素和得意洋洋的模样,尾巴都要翘上了天。

    此一时看他,仍是盛气凌人,却莫名透出几分悲凉。

    像极了先前她冷漠的驱赶小黑离开时,小黑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情绪――仿佛天地间一只孤鸿,无地容身,无处可去。

    直到这一刻,她总算将素和与小黑对上了勾。

    心里很疼,眼睛泛酸。她怎么会那么对待小黑?

    当时忽然在废墟里找到夜游的《小星域全书》,再从阿猊口中得知夜游的死讯,带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实际上她当时还不够成熟,未必有多深爱夜游,更谈不上与素和那点友情。但听闻夜游惦念了她两万多年,死前还留下六星骨片,无怨无悔重启这个因果轮回,她怎可能不感动。

    有多感动,她就有多憎恨素和。

    才会百般刁难小黑。

    然而她与夜游之间的爱情是情,与小黑自出生起朝夕相伴、生死相依的亲情就不是情了?

    她是昏了头了。

    ……

    他们原本正从小花园追随尹霏霏进入后花厅,第五清寒和尹霏霏已经进到厅里去,发现身后两人没了动静。

    第五清寒准备喊他们一声,被尹霏霏制止。

    他正狐疑素和失去失修之后为何还能以神识传音,一眨眼瞧见这两人快要打起来了。

    第五清寒不觉得反常,提醒道:“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咱们还有事情……”

    “闭上你的嘴,与你何干!”

    素和愤愤提着剑,心中积郁无处发泄,转头瞧见她被月光拖在地上的影子,凶神恶煞的砍了又砍,磨着牙道,“砍死你这喂不熟的狗!砍死你这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啪!”砍到脱力之后,他松手弃剑,大步迈进后花厅。

    简小楼觉得自己活该被骂,也不吭气儿。

    等他走后掌心一吸,将宝剑重新收入鞘中,跟了上去。

    尹霏霏一面在前带路,一面传音笑道:“清寒,你的性格还真变了很多。我记得你最不喜欢女人耍小性子,也很少容忍女人冲你发脾气。”

    随着她进入一间密室,穿行一条向地下延展的甬道,简小楼不好不回话:“她有孕在身,脾气难免燥了些,惹邱夫人看笑话了。”

    尹霏霏问:“她腹中是你的骨肉?”

    简小楼应了声是。

    尹霏霏沉默了会儿:“我并不曾听闻你有娶妻,怎么,因你一直不肯婚配,你家中终是着急了,如今允许你在外面随意留种了?”

    这话未免内涵了,她使用了“如今”,也就是说从前第五氏不许第五清寒在外面有孩子。

    想想也是,第五清寒不是个普通的色胚子,他是第五氏族嫡系一脉的长孙,他修色剑修的不要脸了,第五氏族还得要。

    尹霏霏又道:“能得你如此温柔以待,这姑娘真是幸运,所以遇得早始终不如遇的巧。”

    神识从她娇艳瓷白的脸上拂过,眼底那一抹落寞被简小楼捕捉到了。看上去很像唏嘘与第五清寒的一段往事,但简小楼似乎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做了母亲的人才懂。

    她狐疑着传音给第五清寒:“前辈,您与尹霏霏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

    第五清寒脚步一顿,复又提步:“没有。”

    这么肯定?简小楼更疑惑了:“您有那么多情人,为何膝下没有孩儿?”

    第五清寒倒真坦坦荡荡,一点儿都不避讳:“起初开始修炼问情剑,发现难以自控之后,就开始服用避子丹药。”

    原来还有男人吃的避孕丹药,简小楼拢着眉问:“从未出过茬子么?”

    “出什么茬子?”

    “一不小心留个孩子啊。”

    “我不是说了我有服用丹药?”

    “男女这档子事儿,丹药哪有可能绝对奏效,何况前辈情人那么多。”

    “你是在质疑御丹宗药老的功力么,十八阶大药师,我母族老祖,根据我的体质特意炼制的。”

    好吧,简小楼觉得自己肤浅了。

    他是什么身份,怎可能随意在街边买几瓶不靠谱的丹药乱吃。

    简小楼垂了垂眼,被陶君意骗了一次,开始有些疑神疑鬼。

    行至甬道尽头被一扇玉门挡住,尹霏霏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造型诡异的猫眼石,嵌在玉门凹陷处,咔咔转了两圈,玉门从中间向两侧缓缓拉伸开。

    浓郁的妖气扑面而来。

    果然是个兽牢,里面关押了不少珍惜妖兽,各个住着兽笼单间,应该都是准备拿来炼宝的。

    瞧见有人入内,它们呲牙咧嘴,口水涎了满地,却又听不到一丝吼叫声,看来每个兽笼都有单独的隔音禁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嗯昂……嗯昂……”的驴子哼唧声显得特别刺耳。

    简小楼寻着声音窥探过去,在左侧角落、一间特大号兽笼里正侧躺着的,果然是时光兽。

    “我、我的……”

    第五清寒只看了一眼,目瞪口呆,想死的心都有了。

    怪不得连混元城主都认不出来,若不是他亲手插|进去的,他身为剑主都不敢辨认。

    宛如凝脂白玉般的剑柄,现在黑黢黢遍布狰狞裂纹,而原本寒光奕奕、锋利无比的问情剑身,刃处遍布锯齿,拔出来估计都能充当锯子使用了。

    神剑之威仍在,但在第五清寒心里它已经废了。

    剑已残,心也跟着碎了。

    瞧着他脚下虚浮快要晕过去,简小楼赶紧传音:“前辈,剑气剑魂仍在,只是外观受损罢了,应该还能补救。”

    尹霏霏面上不动声色,心中略感奇怪,瞧见问情残损,她能估揣出第五清寒会有什么反应,但这反应为何出现在别人身上?

    简小楼稳住第五清寒,询问道:“我可否上前去看一看?”

    “恩。”尹霏霏应了一声,“兽牢内遍布结界,凶兽煞气冲天,时不时还会有妖兽逃出来。这位姑娘有孕在身,怕是容易遭受灵气与兽力波及,是否留在门口?”

    简小楼也是这么想的,第五清寒留下来照看素和,她则跟着尹霏霏穿过数十个兽笼,去到时光兽的笼子前。

    驴子“嗯昂”个不停,瞧见有人来了也不抬头。

    简小楼隔着笼子半蹲下|身,尝试与它传音沟通:“时光兽,能否听见我说话?

    时光兽的屁股对着她,仍旧哼唧哼唧。

    无法听到传音么,简小楼不信,自顾自地道:“插你一剑纯属是个意外,你也真够狠,换了我们三人的魂魄,将我们踢来四千年前,折腾的我们人仰马翻,心里还不解气”

    “嗯昂……嗯昂……”

    简小楼继续道:“小时光,你凝结出实体不久,报复我们消耗过大,现在应该没什么法力了吧?易宝大会即将召开,我们是来救你的,到时候一堆人争着拔你屁股上的剑,花样百出的,你受得了吗?”

    “嗯昂……嗯昂……”

    简小楼思忖片刻,使出杀手锏:“换回我们的魂魄,送我们回去,作为交换,我会把你先前住的灵兽园子买下来,给你当园主,里面养的母马随便你爬。”

    “嗯昂……”

    咦?

    时光兽渐渐止住哼唧,两只驴耳朵支楞了下。

    呦呵,简小楼再接再厉:“往后那灵兽园子什么都不养,专养母马,再从西宿妖域采买更多更好看的送进去,各个膘肥体壮屁股大。”

    时光兽翘起了脑袋,大眼睛里似乎有光。

    它半张着嘴,露出一小半大板牙看着她,一副猥琐的表情。

    像是再确定是不是真的啊,你可千万别骗驴啊。

    简小楼赶紧拍着胸脯保证:“哪里敢骗你,不怕你再把我踢回混沌初开那年去?”

    时光兽驴脸一转,看向了素和。

    意思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钱,让那有钱的款爷过来同我说。

    简小楼嘴角一抽:“可以,他肯定会同意的,他不同意,我打到他同意。”

    这下时光兽整副大板牙露了出来,瞧着小眼神已经开始憧憬自己当园主什么模样了。

    简小楼呼出口气,交易似乎已经谈妥。本身时光兽驮着她时就很乖,并不像个刁钻古怪的家伙,因为遭了无妄之灾才生气报复他们。

    不过眼下的情况时光兽似乎没有法力,要不然不会束手就擒。

    它不会说话,简小楼唯有揣测:“是不是得先将剑拔出来,你养好伤,才能送我们回去?”

    它的耳朵又支楞几下,默认了。

    “你的法力也是有限的吧,在一定时期内只能使用一次?”

    继续支楞耳朵。

    不一会的功夫简小楼问了十几个问题,差不多明白个大概。

    问情剑是第五清寒的,与他神魂相通,拔剑这事恐怕还得第五清寒亲自动手。可是这头贱驴子耐不住疼,尹霏霏也说了,一旦吼起来整个城主府都能听到。所以先得将它扛出去,飞入星域之后再拔。

    兽笼存在禁制,她方才以神识尝试了下,强行开启是不可能的。

    还是得请尹霏霏帮忙。

    不过……

    简小楼心中正有所思,听见第五清寒喝了一声:“小心!”

    她立刻起身,只见背后石壁突然裂出一道缝隙,从里面伸出一条触手,缠住尹霏霏的手臂,就要将她往石壁内拖。

    “何方妖孽!”

    简小楼出剑的速度极快,一剑砍断那条触手,将尹霏霏抓了回来。再是两条触手伸出,简小楼借力将尹霏霏扔去身后,手腕一转再砍断两条触手。

    不对,第六感告诉她,这绝对是个陷阱。

    果不其然,后颈赫然一痛,有一道力量灌体而入。

    转过头,瞧见尹霏霏正冷笑看着她:“尝尝我的这颗毒火种,你会很喜欢的。”

    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简小楼指出一道灵气控住她,尔后手臂一翻,一颗黑色火种被她逼出体内:“这东西伤不了我。”

    尹霏霏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你是金系,这颗毒火种是我……”

    因为简小楼防备着她,从第五清寒口中得知她是个丹修,通常丹修也惯用毒,所以从神魂内运转了红莲业火,封闭周身大**。

    区区一颗毒火种,哪里是她业火的对手。

    她很无奈:“出钱雇飞星门杀我的那个斗篷人就是你吧。”

    尹霏霏见她面色无虞,当真毫无损伤,露出一股悲愤欲绝的表情:“没错!可惜飞星门全是一些饭桶,竟没能杀死你!”

    “这么些年了,好端端的,不是说都过去了么?”

    简小楼想生气都气不起来,被渣男伤害过的妹子,报仇也是天经地义。

    尹霏霏突然尖利的吼道:“过去?我同你此生此世永远也过不去!你知道我们的儿子是怎么死的吗,是被你父亲、他的祖父亲手杀死的!”

    第五清寒正极闪过来,听见这话他震在那里。

    简小楼动了动唇,其实在甬道时她就已经有所猜测,奈何第五清寒坚持认为他不可能有孩子。此事若是换在其他女人身上,兴许是个意外。但尹霏霏是名丹修,他有张良计,她有过墙梯,永远也别小觑女人的心思。

    至于非得给他生个孩子的目的,想来应该有许多。

    “不可能!”

    第五清寒挥手解了她的禁制,双手死死扣住她的双肩,“我父亲不可能这么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跑来里头,素和那边只剩下自己,简小楼连忙出去。

    素和原本正紧张兮兮的盯着里面的状况,见她走过来,立刻将脸转去一边。

    简小楼与他说话:“我和时光兽谈妥了。”

    素和冷哼一声。

    “它可以换回我们的魂魄,送我们回去,但有一个条件。”

    素和又冷哼一声。

    简小楼恍惚觉着这场景有些熟悉啊,刚才和驴子谈判时,不就是这个样子:“你过去同它说,你会把灵兽园买下来让它当园主,再雇些人手伺候它。”

    “凭什么?”素和不去,“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凭什么让我出钱?”

    “谁让你在灵兽园时一副土豪脸呢,那驴子就认准你的大腿了。”简小楼好言相劝,“回头这钱让第五清寒给你出一半,你只需先应承一声就行了。时间紧迫,你难道真想尝试一下生孩子啊?”

    素和斜她一眼:“这孩子是我的保命符,似我这种贪生怕死之人,还是继续待在你肉身里好了,安全。”

    简小楼陪着笑道:“你哪里是贪生怕死,你分明是能屈能伸大丈夫,顶天立地真男人啊。”

    脸上的冷漠隐隐有些绷不住,素和轻咳一声道:“就这?”

    简小楼一愣:“什么?”

    尔后渐渐醒悟过来,他是要她继续夸,夸到他心里舒服为止。(.92txt.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